從日本看台灣,華文電子書產業的「破」與「立」

致力於發展EPUB電子書排版設計、現為汪達數位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的董福興,為華文電子書的排版規格問題奔走多年,透過他對國際公眾事務的參與,以及EPUB電子書製作的經歷與堅持,分享日本電子書的發展過程與成效,藉此反應台灣電子書產業的問題,並找出可學習之處。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周怡伶,出自《能力雜誌》2015 年 2 月號

自 2010 年「華文電子書元年」以來,台灣談電子書發展談了許多年,卻一直沒有明顯的獲利模式,不僅是因為台灣讀者的消費習慣尚未改變,某部分原因是由於產業生態鏈與電子書排版規格的不成熟所致。

相較於台灣,日本的電子書產業起步得算早,現今的市場表現也較為熱絡,其在過去透過政府主導所訂定的電子書排版規格,使得他們在作業流程上更為順暢。而事實上,打開台灣出版界常用的排版軟體,可見許多來自日文的影子,而非華文的排版設定;因此若欲談論台灣的電子書產業現況與突破方法,也許可以借鏡日本的電子書產業發展。

致力於發展 EPUB 電子書排版設計、現為汪達數位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的董福興,為華文電子書的排版規格問題奔走多年,近年來更以「邀請專家 (Invited Expert)」的身分參與「全球資訊網協會」(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 W3C) 在美國、中國、日本、法國各地所舉辦的國際化工作坊與「技術大會及顧問委員會會議」(Technical Plenary / Advisory Committee, TPAC),與參會者共同協調未來中文應用於 Web 與數位出版的技術方向。透過他對國際公眾事務的參與,以及 EPUB 電子書製作的經歷與堅持,分享日本電子書的發展過程與成效,藉此反應台灣電子書產業的問題,並找出可學習之處。

政府主導,日本電子書跟上國際

董福興表示,日本的電子書發展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 90 年代時,日本開始將所謂的活字印刷、照片排版(日本稱之為「寫植」)轉向使用電腦排版時,有些電子產品公司與技術商同時推行電子書,稱為第一波電子書發展期;第二階段是 90 年代至 2010 年,此階段為日本電子書的沈悶期,但手機小說漫畫走在熱潮上,到 2010 年達到 656 億日圓產值,占電子書市場規模 80%;第三階段則是 2010 年至今,被稱為第二波電子書發展階段,為國家所主導的產業轉型。

日本由國家所主導的電子書產業轉型,是由文部科學省(等同於台灣的教育部)、總務省(等同於台灣的內政部+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經濟產業省(等同於台灣的經濟部)三部會聯合產業代表開會,其會議全名為「數位網路社會推動出版品流通懇談會」。

透過三部會聯合產業代表在此會議的討論,最終得出以下結論,並執行於日本電子書產業界:1. 採用國際標準格式 EPUB;2. 技術上實現日本排版需求;3. 保障方便性 (Accessibility);4. 讓書籍資料能夠共通;5. 讓印刷與電子書產生綜效;6. 整頓數位出版製作與流通的基礎。

針對國際標準格式 EPUB 這點而論,當時日本為了與國際接軌, 將過去常用的 2 種私有格式,即夏普 (Sharp) 公司的 XMDF(eXtensible Model Data Format) 格式及 Voyager 公司的 dotBook 格式,轉換為中間格式,以方便轉成 EPUB3,而此時正好是 EPUB3 的制定期,直到 2012 年 EPUB3 規範全部制定完成,日本國內的電子書店紛紛趕著支援如:樂天 Kobo、BookLive! 等,而國際服務,如:Amazon、iBooks store、Google Play Books 也陸續支援,且拓展至亞洲,使得日本出版產業在與這些國際電子書店合作時,能夠將電子書上架、無縫接軌。

另外,董福興指出,針對排版文化,從傳統印刷出版到桌上出版 (DeskTop Publishing, DTP) 時代,日本有一份工業標準 JISX-4051「日本語文書の組版方法」來加速排版數位化轉型;而從桌上出版到數位出版時代,日本的專家們在 W3C 也制定了一份包含直排文字等需求的 JLREQ「日本語組版處理の要件」以便於 CSS 等規範制定,讓 Web 與電子書能達成日文書排版的需求。這些明文訂下的標準讓日本產業界,幾乎都能在 1、2 年內跟上國際進度。

再者,日本有公版書書庫, 即「青空文庫」。青空文庫的倡議者富田倫生,受到 Voyager 公司影響而開始做電子書,一開始也使用 dotBook 格式的他,後來決定重新以純文字作為青空文庫的標準,並且留下清楚的排版規範,因而使得青空文庫的內容可以被重新再利用、轉成 EPUB 3 格式。10 年累積的 1 萬 2 千部公共領域作品,也加速了日本讀者接納電子書的速度。

綜觀以上,由於日本產業界有國際標準格式、明訂的排版標準,也有公版書書庫的文字,因此在電子書產業發展上更具有發展優勢。

剖析台灣電子書 3 大困境

反觀台灣。董福興表示,台灣政府其實早在 2009 年就投入補助 EPUB2,但由於 EPUB2 當時以支援西方文字為主,造成無法直排、指定字型等書籍排版表現不佳,影響讀者對於電子書的觀感,更遑論帶來實質收益,當然也無法投入更多資金持續研發,與國際市場的標準越來越遠。而 2011 年,資策會 EPUB 小組解散,台灣遇到了一段空窗期,一直到 2014 年一些台灣的電子書店才開始嘗試性支援 EPUB3。

董福興認為,2015 年對於台灣電子書產業而言,隨著本土電子書店在技術上的跟進,以及國際電子書平台進入亞洲,將會是第二波機會,台灣是否能掌握這次的機會,徹底改善電子書的產業環境,則有賴於現存問題的解決,並透過大型通路新服務進駐海外市場。董福興指出台灣的電子書困境有以下 3 點:

困境 1:使用者體驗不佳

日本過去在制定電子書格式,如上述的 XMDF、dotBook 時,皆強調使用者的閱讀經驗,即關注紙本書在轉換成電子書之後的樣貌,例如︰dotBook 已經可以做到日文直排與各種排版細節的呈現,讓電子書讀起來就像是紙本書一樣。董福興表示,不論是在日本或是美國,業者在製作電子書的當下,皆思考一個議題:「怎麼讓電子書排起來更像紙本書?」

董福興也指出,中文電子書第一不是沒有設計,要不就是花花綠綠,或者不重視細節,像是段落頭尾不對齊、加入不必要的段落間距、段首沒有縮排、全部使用黑體等。電子書的排版應該要從過往紙書的編排學習,雖然目前沒有人以科學實驗研究易讀性,但過去排版的積累,自然有其道理。這些細節若能做好,就能讓閱讀更為順暢,提供更好的使用者體驗,讓讀者願意付費購買。這也不限於電子書,現在有不少印刷書反而照著網頁常見的排版,犯了相同的問題,這是整個出版業界都需要在意的事情。

同時也必須重視近用性 (Accessibility) 問題,盲人不能閱讀印刷書,但 EPUB 電子書可以透過文字轉語音 (Text to speech, TTS) 等協助讓他們也能「讀」到內容。電子書讓無法閱讀的人不再是社會福利所「照顧」的接受者,而是與常人一樣的消費者。

BOX:解決方案:

針對華文電子書的標準排版方法,董福興正參與 W3C 的中文排版需求特別任務組 (Chinese Text Layout Task Force),與其他專家共同撰寫「中文排版需求」(包含簡體中文、繁體中文、蒙古文、藏文、維吾爾文等文字),預計於 2016 年底完成。

困境 2:產製流程不合理

董福興指出,事實上不論是台灣或是日本,同樣都有這個問題:由於出版產業是成熟的產業,且出版社仍舊把紙本書視為首要,因此工作流程固定、不易變更。現在的編輯工作流程為,編輯透過 word 檔撰寫原稿(即具有編輯指示的結構化內容),接著經過美編編排成印刷用製版(即擁有內容與樣式的圖像化版面),最後再印刷成書。然而,在印刷成書後,這些原本有結構的內容,便成為無結構的圖像。雖然出版社都能提供印刷用的 PDF 檔案,但 PDF 不符合行動時代讀者對電子書的想像。而此時若欲把紙本書數位化做成 EPUB,則必須重造結構,再運用 CSS 設計版面,成為電子書,不但耗時也無法節省校對與編輯成本。可想而知,這是一個不合理的產製流程。

BOX:解決方案:

董福興說明,真正理想的產製流程為,編輯不論在編輯原稿、網頁文章或是部落格時,就應該使用 Markdown 或 HTML 將內容結構化,並且將校對過程提前,原稿完成後便可在後端選擇排版印刷成書或是加上 CSS 設計做成電子書,當然也可以發表網頁,減少重作工的過程;而這需要透過職業訓練,成為編輯的必備技能,進而讓產業鏈上下產生連結。

困境 3:資訊流通繁瑣費時

董福興舉例說明,一家出版社若有 1 百本電子書要上架電子書店,目前的做法只能一本本慢慢上架,等於要重複 1 百次相同的過程,此時若要再上架另一電子書店,則必須再重複做同樣的動作,勞神費時。而在電子書上架販售之後,也同樣要經過繁複的結帳過程。

而如何使用制式化的資料格式 (metadata) 跟供應方式,快速地將內容建檔、自動上架、結帳,對於出版社而言,才能相對節省人力與時間成本。

BOX:解決方案:

董福興提及美國經驗說明,EDItEUR 組織(http://www.editeur.org/)訂定了 ONIX (Online Information Exchange) 標準,即線上資訊交換標準。出版社基於 ONIX 輸出書籍資料後,可以提供經銷商與書店直接輸入。ONIX 檔案包含了許多商業交易欄位,就像是平常使用的經銷商表格,但更為共通、便利與數位化;先應用於印刷書,也應用於電子書。事實上,美國的亞馬遜 (Amazon) 與最大零售連鎖書店 Barnes&Noble 都利用 ONIX 檔案作為輸入資料的來源,只可惜台灣尚未走到這一步。

華文電子書的未來:擴大海外市場

不論是紙本書或是電子書,其存在於世上的意義是被人閱讀,因此它必須以知識保存與流通便利的前提下,被製作出來。在數位便利的時代,電子書是未來的閱讀趨勢,為了跟上國際的腳步,台灣出版產業除了必須解決現有的產業困境之外,還得製作出量多且符合數位閱讀習慣的電子書站穩本土市場,最終再以拓展海外華文電子書市場為目的。

董福興說明,國際性的電子書平台,如 Google Play Books 已經針對整個華語區開放,可以看見來自印尼、馬來西亞、澳門、香港等地的訂單,Apple 的 iBooks store 雖然尚未拓展到東南亞,也有來自居住於澳洲、日本、美國、加拿大等地,且有富裕經濟能力的華文讀者所下的訂單,另外樂天 Kobo 也打算於近年拓展在東南亞市場的業務。

當這些國際性電子書平台的觸角可以延伸到世界各地的華文讀者時,過去以海外華文紙本書市場為重要業務之一的台灣出版社,便能再次透過這些國際性平台將華文電子書擴散出去,不僅提升海外讀者取得並閱讀華文書的便利性,更能夠減少過去因紙本書國際運送、退貨等問題所產生的成本。

另外,董福興提到,國際電子書平台能夠協助出版社、甚至是作者直接走出國際。例如:哆拉 A 夢作者藤子.F.不二雄的第二代與電子書製作商合作,申請日本國家協助數位內容走出國際的 Cool Japan 計畫補助,提供彩色化的數位漫畫,並將作品翻譯成英文、簡體中文等,直接在 Amazon、iBooks store 內販售,直接走出國際,不像過去得靠版權經紀尋求合作出版社,才能讓作品以其他語文在海外上市。

透過 Cool Japan 計畫,創作者將作品直接送上國際舞台,已經逐漸在日本發酵,未來台灣若能跨越產業門檻,也能讓數位內容廣為流傳於國際。當然這中間需要強力的電子書製作及翻譯團隊,台灣數位出版若要真正走出去,仍有待全產業鏈「動」起來改革。

【本文出自《能力雜誌》2015 年 2 月號;訂 能力電子雜誌 ;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發表會前預告片預測三星 Galaxy S22 系列重點規格與賣點!

三星 Galaxy S 系列年度旗艦預計將在二月初發表,每年新機都能看出三星對於整年度手機市場發展的推展方向,許多新規格與新功能也都值得關注,編輯匯整先前網路流出的資訊,本篇文章將為大家一次帶來新機的亮點預測。
評論
Photo Credit:Samsung
評論

對於許多熱愛科技的朋友來說,2022 年的到來也意味著新一波的產品更迭潮即將到來,光是年初的 CES 2022 美國消費電子大展,就已經成為各類科技品牌搶先發佈今年新品的戰場,不過對於現代人不可或缺的智慧型手機來說,真正的開戰時刻才正要開始。像是受到大家關注的三星新一代 Galaxy S 新旗艦,也在日前正式發表了今年度 Galaxy Unpacked 發表會的預告,將在 2 月 9 日(台灣時間 23:00)正式「揭密」今年新機的真貌!

不過依照過去的慣例,早在幾個月前,三星新一代的 Galaxy S22 系列新機,就已經有許多「馬路消息」在網路上流傳,差不多也能拼湊出手機的整體輪廓。雖說還要等到過完農曆春節才能看到這款新機正式發表,編輯還是提前整理好外媒曝光的相關資訊,搶先了解全新的 Galaxy S22 系列會有哪些重點特色。

三星官方的展前預告片這麼短,裡頭藏了哪些玄機?

今年三星仍舊依循過往的慣例,在發表會前先放出了幾則預告片,來吊吊大家的胃口,順便也為新機發表會暖場一下,讓網路上多一些討論話題,而今年的預告片也十分「短小精悍」,而且乍看之下讓人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影片中的一些影像代表什麼意義?不過事實上這些內容都是有跡可循的,就讓編輯來為大家深度解析…

從影片中一閃而逝的兩支手機「剪影」來看不難發現到,左邊機身邊角較圓弧,右邊機身邊角較偏直角,可以明顯看出分別是過去 Galaxy S 系列與 Galaxy Note 的外型設計對比,而兩個剪影最終合而為一,也暗示了先前流傳此次新機的頂級系列「Galaxy S22 Ultra」即為過去 Galaxy Note 系列「繼承者」的定位。

影片中的兩支手機剪影,左邊很明顯是過往 Galaxy S 的設計,而右邊則是 Galaxy Note 系列偏方正的外觀。Photo Credit:Samsung

外媒曝光訊息提前揭露三星 Galaxy S22 五大重點特色!

一直以來,三星的 Galaxy S 系列就是受到全球關注的重要機種,早在半年前就陸續在網路上可以看到許多「超前部署」的馬路消息,不過隨著發表日的逼近,更多外媒的提前爆料可信度也愈來愈高,下面編輯也為大家整理出Galaxy S22 系列到底有哪些被外媒提前曝光的重點特色吧!

#重點一:S Pen 成為標配,手感更提升

今年 Galaxy S22 系列的馬路消息中,最大的爆點莫過於「S Pen」這個過去 Galaxy Note 系列最大的特色將正式成為「標準配備」,相較於先前 Galaxy S21 Ultra 與 Galaxy Z Fold3 對於 S Pen 的支援屬於外置式配件,Galaxy S22 Ultra 可能會比照過去 Note 系列內建有筆槽,讓 S Pen 能有一個「家」。

不過除了僅僅將 S Pen 直接整合至手機中,根據國外媒體 XEETECARE 的爆料,Galaxy S22 Ultra 內建的 S Pen 甚至可能會有新的升級-輸入延遲將降至 2.8 ms 的水準,相較於過去 Galaxy Note20 系列的 9 ms,延遲僅 1/3 左右,這也讓使用者在螢幕上書寫繪畫時,能體驗到更高的流暢度。

外媒的影片進一步曝光 Galaxy S22 Ultra 所內建的 S Pen 將具備僅 2.8ms 的超低延遲,這也意味著實際的體驗將會再升級。Photo Credit:XEETECARE

#重點二:4nm 製程處理器

根據過去三星 Galaxy S 系列的慣例,不同國家發售的機型可能會採用不同品牌的處理器,而過去幾年大致可區分為高通的 Snapdragon 與三星自家的 Exynos 系列,而今年預料也會是這樣如此,而且和去年相同的是,無論是高通或是三星的處理器,都將會是三星的 4nm 製程打造。

網路上流出型號為 SM-S908N 的 GeekBench 5 跑分資料,被認為就是高通版本的 Galaxy S22 Ultra 。Photo Credit:SamMobile

而比較可能導入台灣市場的高通版本,應該會是去年底已解禁的 Snapdragon 8 Gen 1,同樣採用一個超大核、三個大核與四個小核的八核心組成,目前根據外媒 SamMobile 的報導指出,知名的跨平台效能基準測試應用 GeekBench 的線上資料庫中,已經有疑似三星 Galaxy S22 Ultra 的跑分成績出現,整體效能也比前一世代的 Snapdragon 888 有所提升,至於在功耗方面的表現,可能要等實機正式發表後才會見真章了。

#重點三:螢幕規格有亮點

一直以來,「螢幕」的規格就是三星旗艦機種的最大優勢之一,而三星廣泛使用在 Galaxy S、Galaxy Z 系列上的 Dynamic AMOLED 2X 螢幕也曾被全球權威螢幕評測媒體 DisplayMate 選為全球最佳的手機顯示器,而今年的 Galaxy S22 系列是否將在螢幕規格方面有所突破,也成為值得關注的焦點。

疑似三星官方實驗室流出的資訊可以看到 Galaxy S22+ 與 Galaxy S22 Ultra 的螢幕將具備 1750 nits 的超高峰值亮度。Photo Credit:SamMobile

根據外媒 SamMobile 的報導指出,網路上已經有疑似從三星開發實驗室流出的測試資料,推估三星今年新機中的 Galaxy S22+ 與 Galaxy S22 Ultra 都將配置亮度更高的新一代 AMOLED 螢幕,在自動模式下峰值亮度將可達到 1,750 nits 的水準,相較於去年的 Galaxy S21+ 的 1,300 nits 與 Galaxy S21 Ultra 的 1,500 nits 要高出許多,進一步提升手機在戶外陽光直射的情況下的可辨識度。此外,預估今年新款的 Galaxy S22 系列螢幕也同樣擁有 100% DCI-P3 色域呈現的標準,更能完美呈現 HDR 內容。

#重點四:主鏡頭再升級

作為三星的旗艦機系列,相機拍攝能力自然也是不容忽視的一環,而今年 Galaxy S22 系列的相機會有哪些升級,也是相當令人期待的重點之一。根據外媒 GSMArena 引述來自韓國媒體的報導指出,今年三星的 Galaxy S22 Ultra 將會維持去年 Galaxy S21 Ultra 的四鏡頭配置,包括 1.08 億像素的主鏡頭,1200 萬像素的超廣角鏡頭、1000 萬像素的 3x 與 10x 望遠鏡頭各一組,不過比較特別的是 1.08 億像素的主鏡頭將會搭載名為「Super Clear Lens(超清晰鏡頭)」的技術,可以降低光線射入鏡頭時的眩光與反射問題,聽起來蠻像是相機鏡頭表層的鍍膜技術。

外媒曝光疑似 Galaxy S22 Ultra 的規格說明圖有提到後置相機的主鏡頭將配置「Super Clear Lens」的特色功能。Photo Credit:GSMArena

#重點五:外觀設計有新貌

早在去年 11 月左右,網路上就有疑似 Galaxy S22 系列的手機外觀設計資訊流出,而且除了像是保護貼這類的產品推測 Galaxy S22 三款新機的螢幕尺寸,甚至也有疑似 Galaxy S22 Ultra 真機的照片流出,而外媒 FrontPageTech 獨家揭露的內容提前爆料 Galaxy S22 Ultra 將會有類似於過去 Galaxy Note 系列的外觀風格。

去年就曝光的疑似 Galaxy S22 Ultra 實機照片可以發現到相機模組的部份和前一代的 Galaxy S21 Ultra 有很大的不同。Photo Credit:FrontPageTech

此外,外媒公開的照片組也以看到手機清晰的背蓋設計,相較於過去兩年三星廣泛使用的「矩陣型」相機,新設計直接把模組區塊拿掉,採用了挖孔式的相機佈局,視覺上與去年發售的旗艦機 Galaxy A32 十分類似,而且看起來各個相機凸起的程度相較於過去更為平緩一些。另外在顏色方面,根據外媒 Techradar 的報導指出,除了最基本的黑、白兩色會是全系列皆有的「標準款」之外,Galaxy S22 將會有玫瑰金、粉金兩種新色,另外 Galaxy S22 與 Galaxy S22+ 都將會有消光風格的綠色款。至於最高階的 Galaxy S22 Ultra 除了黑白基本色之外,還將會有新款的酒紅色與墨綠色。

目前流出的 Galaxy S22 系列外型設計,除了最大尺寸的旗艦 Galaxy S22 Ultra 之外,似乎 Galaxy S22 與 Galaxy S22+ 都將維持去年 Galaxy S21 系列的設計風格。Photo Credit: Techradar

不只是規格升級,Galaxy Note 系列實質整併也將帶動舊有用戶回歸?

去年三星宣佈將終止 Galaxy Note 這個經典系列的新機推出,讓許多忠實用戶感到心碎,而媒體也推測或許是與全球缺晶片、以及 Galaxy Note 系列的銷售不如預期相關,但從三星官方將許多研發與行銷預算大量投入可摺疊螢幕機種,也能看出或許兼具大螢幕與攜帶性的 Galaxy Z 系列對於三星的市場佈局更為重要。此外,2021 年在 Galaxy S21 Ultra 與 Galaxy Z Fold3 陸續支援 S Pen 的功能也獲得消費者的好評,或許也讓三星發現到與其讓 S Pen 「綁」在單一的 Galaxy Note 系列,或許讓這項功能成為三星生態系的一環,會更佳有利,同時也讓三星維持一年「雙旗艦」的策略:直立型的 Galaxy S 系列與可摺疊螢幕的 Galaxy Z 系列,更易於配置研發與行銷資源,日後的升級維護成本也能降低。

當然,目前傳出即將發表的 Galaxy S22 系列中的頂級款 Galaxy S22 Ultra 將直接成為「新一代的 Galaxy Note」,或許也是三星在深思熟慮後的結果,畢竟 Galaxy Note 系列在全球也擁有數千萬的用戶,對於三星來說自然也是需要積極拉攏的一群人,而 Galaxy Note 藉由 Galaxy S22 Ultra 之名「重生」,相信也能帶動原有 Galaxy Note 系列用戶的「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