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治國換腦治國,十位網路大神開講精華全都露

毛治國積極啟動科技內閣的換腦計畫,第一個動作就是找十位網路高手來幫一級部會主管上課,但若只以網軍視之,就太小看這十位平均年齡不到四十歲的高手了。
評論
評論

 

作者洪綾襄,本文出自財訊 469 期,Inside 獲授權轉載。

毛治國積極啟動科技內閣的換腦計畫,第一個動作就是找十位網路高手來幫一級部會主管上課,但若只以網軍視之,就太小看這十位平均年齡不到四十歲的高手了。

這十位不但是『神』,還是被稱之為『大神級』的人物!」1 月 24 日,行政院長毛治國特地撂起最火紅的網路用語,慎重介紹要來幫內閣特訓、換腦袋的十位網路大神。

這幾位大神的功力可不只是一般鄉民網軍等級,因為光是谷歌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峯與中華優購總經理葉奇鑫,就是台灣網路產業界的大老級人物;其他幾位也都是開放資料平台與公民參與的經營者,包括長期推動開放資料的英國開放知識基金會台灣代表徐子涵、台灣開放資料計畫的負責人張維志、智庫驅動發起人劉嘉凱,以及流線傳媒、《科技報橘》總編輯張育寧,與《病後人生一站式服務網站》站長羅佩琪。

柯家軍最受矚目

翟本喬、戴季全、王景弘

然而,更受矚目則是這三位:有「翟神」之稱的和沛科技執行長翟本喬、richi 虛擬貨幣中心創辦人戴季全,以及台灣網站前端技術網路社群發起人王景弘等曾在台北市長選戰中協助過柯文哲的網路名人。

翟本喬目前擔任台北市府無給職的資訊顧問,先前郭台銘為三創BOT案怒槓柯P時,被老郭重金投資的翟本喬還曾半開玩笑地說:「怎麼愈看愈覺得兩個人很像?」有柯文哲網路軍師稱號的戴季全,現在的任務則是協助北市府與立法院、行政院之間的溝通;而王景弘則是打造柯文哲競選官方網站、線上募款、野生官網的最大幕後功臣,今年 1 月加入政務委員蔡玉玲辦公室擔任研究員。

九合一選戰大敗後,國民黨意識到與網路族群的溝通不足,又亟欲向年輕世代展現新作為,毛內閣的施政重點有別於過去以財經基調,改以「科技內閣」為主軸,並宣布啟動「內閣換腦計畫」,責成國發會主委管中閔規畫「網路發展趨勢研習營」,找來各界網路好手幫平均年齡超過六十歲的毛內閣特訓網路趨勢。

當天只見上百位行政院部會主管坐在台下乖乖聽這群最小 26 歲、平均不超過 40 歲的網路高手暢所欲言,從網路ABC,一路講到資通訊發展、數位生活和網民行為模式等。一月底這十位講師還要再幫兩百位各司處長上課。

一位講師透露,張善政接任副閣揆以來,密切與資訊、文創、影視業者接觸,構思各種創新創業、育成與群眾募資平台,和碩董事長童子賢、三立總經理張榮華、夢田文創執行長蘇麗媚都曾被請益;科技內閣真正要做的不只是用網路打選戰,而是如何用資訊科技串聯、整合既有產業。

最年輕講師

26 歲女站長來場震撼教育

要換腦袋,當然就要接受震撼教育。面對上百位父執輩年紀的官員,網路高手一樣大膽直指政府運作效能的癥結。

其中最年輕的羅佩琪,現年僅 26 歲、卻以一人之力經營《病後人生》網站長達兩年多。她坦言自己是一個中風父親、視障母親的女兒,也是一個氣切阿公的孫女,大學畢業沒多久父親便中風,醫藥費高達兩百萬元,她在申請保險、補助的過程中,發現一些制度上對病人的不友善或資訊不透明之處,因而決定成立網站,把自己的經驗分享給有需要的網友。

「各級政府不是沒有網站內容,只是各自為政,資訊散落在各地,」政府編制不符所需,她便從使用者角度出發,從內政部、衛福部、國稅局等找到各種資訊,重新編輯整理成懶人包,光這個動作,就打破政府部會,重新分類勞保申請、稅、喪葬等 15 個大類別,更貼近民眾需求。

精於整理術的羅佩琪的報告形式,也迥異於傳統落落長的制式公家規格,由於她早已把個人簡歷、病後資訊傳播的演講簡報放在雲端,因此當天她的講稿只有兩頁:一頁目錄,一頁 QR code,一掃就能下載全文瀏覽。

28 歲的王景弘也是在會後便立刻公布自己當天分享的內容逐字稿,並主動貼到批踢踢「討鞭」。他坦言,與國發會資訊管理處處長簡宏偉在去年 7 月經貿國是會議青年網聚上認識時,他還是個在會場上強勢發言的憤青;今年 1 月中,他已經在行政院政委辦公室任職了,簡宏偉親自來邀他,但講題卻是《網路選舉與網路治理》,他一看就大笑,「處長,這擺明是要陰我吧!」但最後他去分享的,不是如何成立網軍,而是分享透過網路進行公民參與的經驗。

不談換腦,先談醒腦

在激進中想像未來

親身參與去年 318 占領立法院、324 占領行政院的王景弘表示,體認到台灣的人民雖然對政府的信任崩裂,但其實還沒準備好革命流血,應該要有一個力量來重新凝結信任,甚至是意見上的置之死地而後生,而這個途徑,只能透過網路。

因此他決定參與選舉運作,並藉此進行網路公民參與的實驗。過去代議政治,國會只能容納一、兩百人的意見,還再另外細分為委員會;但現在網路世代可以同時容納成千上萬人同時在線溝通,一起討論解決彼此的問題。

「我其實完全沒有花時間準備講稿,因為某種程度上我是去提醒的,」王景弘甚至認為,如果官員再繼續自外於網路這個知識體系,很快就會被淹沒;而且就算他們完全沒有聽進去也沒有關係,現在早已不是攔轎申冤的時代,網路參與不會因為官員沒聽進去就消失。

當天以《創新創業與法規調適》為題分享的戴季全則透過臉書表示,「換腦不敢,醒腦倒是可能的。」他認為,網路在產業發展與經濟體系上同樣產生巨大衝擊,行政院不面對不行。但行政院不能違法行政,所以未來癥結與壓力點會集中在立法院。「未來一年我們看看會震掉多少立委,創造多少新浪潮。」因此行政院各部會在醒腦之後,應準備好各種立法修法的「政院版本」,愈多愈好,匯集民意。

「老實說,我不認為官員們能夠立刻做回應,就像是本來講中文的人,上了一堂英文就會講英文了嗎?」王景弘直率地承認,也許相對於官員們,這個世代的想法是激進的,但他們的激進是有所本的。「所有對未來的想像都是在激進與現實中拉扯;不先想像激進的未來,就沒辦法想像出可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