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碼農嗎?去監獄裡找一個!

說起美國時下最熱門的職業,非寫程式的碼農莫屬,免費帶領人們程式入門的課程遍地開花,現在,與社會隔絕的監獄,也跟上了這股潮流!
評論
評論

不用等到下輩子,更生人翻身的機會來了!說起美國時下最熱門的職業,非寫程式的碼農莫屬,免費帶領人們程式入門的課程遍地開花,現在,與社會隔絕的監獄,也跟上了這股潮流!

從監獄裡誕生的創業家

位於科技勝地舊金山灣區的聖昆丁州立監獄裡,有 18 名囚犯們排排坐,正全神貫注盯著電腦螢幕,拚命為自己敲打出獄後煥然一新的未來。由舊金山創投 Chris Redlitz 與妻子 Beverly Parenti 創立的「最後一英里」(The Last Mile)公益組織 1,2010 年發起了這個饒富意義的專案,從現代科技開始,為這些在智慧型手機流行之前就已入獄的受刑人暖身,讓他們懂得如何用 140 字在 Twitter 上,跟上世界的節奏。

爾後,由 LinkedIn、Quora 等工程師上陣,授與他們創業精神。穿著藍色制服的囚犯,甚至已能上台侃侃而談自己的點子:有人想成立食物分配的新創公司,把過剩的農產品有效送入貧困社區,也有人希望解決低收入區域的肥胖問題。犯罪的原因往往很複雜,但他們已準備用科技改變自己,以及弱勢階層的未來。

根據 2013 年的報導,6 名已經出獄的 The Last Mile 畢業生,有 5 人找到新創公司的實習或正職工作,最後一位呢,已經成立自己的網頁諮詢公司。更多畢業校友的資訊,可以在 The Last Mile 的網站 查詢 ,20 幾名羅列出的學員,都已展開人生新旅途。

缺碼農的公司 ,這裡有很多洗心革面的更生人

而後,去年 10 月,The Last Mile 開始為有心繼續向上提升的受刑者,提供每天 8 個小時、每週 4 次、為期 6 個月不等的程式課程 2,相當緊湊。他們的老師大部份都由矽谷一帶的工程師義務教課,當受刑人順利結業,Chris Redlitz 計劃與 Prison Industry Authority 合作,媒合監獄裡的程式高手與願意僱用更生人的企業。就像烘培蛋糕、製造傢俱一樣,也給懂程式的前受刑者,一個機會。


The Last Mile 畢業校友

Chris Redlitz 說:「我找不到理由不試著教他們程式,聖昆丁有很多聰明人,他們有很大的潛力成為專業的工程師。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把工作留在美國?」

不過,要把程式帶進監獄裡,並不是那麼簡單。特別是監獄內禁止上網,造成許多麻煩。Google 程式教學組織 Hack Reactor 使用 Google Hangouts 遠距教導更生人寫程式,但那是監獄內唯一許可的對外連線。現在最迫切的問題是要生出一套不必上網,卻能營造適合寫程式的環境的課程機制。

用滑鼠、寫 code,同時並進

世界不斷急速流動,待在監獄的光陰卻是恆常靜止。很多受刑人根本連電腦都沒碰過就入獄了。The Last Mile 讓他們與現代科技接軌。很多人自零開始,滑鼠跟 HTML,一起從頭學。

「我因為襲擊被判刑 14 年 8 個月,在我進監服刑之前,我有一支掀蓋手機⋯⋯Nextel⋯⋯不過那實在不是一支聰明的手機。」一名學員 Aly Tamboura 說,The Last Mile 給了他適應社會的技能,讓他得以提前熟悉已因科技發展幾乎變形的職場。

另外一個學員 Larry Hinston 充滿信心的說,「成為從監牢誕生的電腦工程師,是我的目標,我要重拾自信,帶著那些技能返回街頭,我也要找機會創業,它(The Last Mile)給了我希望,激勵我持續勤勉不懈。」

儘管曾經走上歧途,然而,他們正奮力掙脫牢籠,企盼迎接燦爛的未來。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