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種工程師——Coder, Hacker and Architect

雖然在中文裡,大家都叫做工程師,但其實根據工程師喜歡做的事情、心中對於程式的想法,可以分成幾種類別的人。這邊簡單的以我的認知,把寫程式的工程師分成三類:寫程式的人、有目標而寫程式的人,以及熱愛程式本身的人。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 St. Threath,以網路領域為自己的志業,同時喜歡科技和人文這兩個極端,夢想是到矽谷的偉大航道創業。目前和創業夥伴一同開發和經營美食 app「愛食記」。原文刊於作者部落格《St. Threath》〈 三種工程師 --- Coder, Hacker and Architect〉。

從小時候開始,工程師在我的心目中就不是一份太高尚的職業。

工程師必須要用沒人聽得懂(也沒人有興趣)的語言,去架構出能被使用的東西。這些東西可能是建築物、車子、機器、電路板、軟體等等⋯⋯

一般大眾會將一樣產品的功勞歸給「計畫者」(如 Steve Jobs)以及設計、行銷、管理者,而工程師似乎就是一些可以被替換的零件,沒有人會記得他們的名字,而他們所做的事情也可以被其他人所取代。

後來我自己加入了軟體工程師的行業,對於工程師的想法也有所改變,在這邊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對於「工程師」的看法。

雖然在中文裡,大家都叫做工程師,但其實根據工程師喜歡做的事情、心中對於程式的想法,可以分成幾種類別的人。這邊簡單的以我的認知,把寫程式的工程師分成三類。

第一,寫程式的人(Coder、Employee、Worker)

這種類型的人單純的只是為了工作、功課、任務而寫程式,雖然職務名稱叫做工程師,但是寫程式對他們來說只是獲取成績、金錢的工具,寫程式對他們來說枯燥無味,但為了生活,他們繼續產出他們的程式碼。他們喜歡簡單的任務,最好是一看到就知道要怎麼做,最好有別人的程式碼可以直接套用。而當他們的程式可以過關,他們就開心的回家睡覺去,連一秒都不想看到程式碼。

第二,有目標而寫程式的人(Hacker、Doer、Entrepreneur)

這種類型的人並不是因為熱愛「程式」本身而開始寫程式,他們寫程式是為了要達成某些目的。這些人雖然不是天生的程式高手,但是很會用別人寫好的套件去兜出一些應用,當有一個好的點子時,他們第一件事不是去想:「我本身不是學這個的,我要怎麼樣才能找到別人來幫我做⋯⋯」他們會去找既有的資源架構,嘗試做出原型(Prototype),有時候雖然做出來雖然有點破(像是下圖右方的機器人),但他們樂在其中,並且常常不眠不休的寫程式。我自己會將 Mark Zuckerberg(Facebook)、Drew Houston(Dropbox)、David Karp(tumblr)這些創辦人歸在這類。

圖片 來源

第三,熱愛程式本身的人(Architect、Theorists、Change Maker、Geek)

這類工程師喜歡程式本身,他們欣賞程式設計的架構、可擴充性、可被測試性。他們喜歡最新的科技,並且會主動的去接觸、試用它們。他們喜歡寫有架構、能夠被別人重複使用的套件(Library)。他們樂於貢獻自己所知所學到這個世界,並且常常在想有沒有什麼最新科技、理論能夠套用到某個工具或服務上,讓這個服務更快、更大、更好。他們是三種類型的工程師中技術最高超的一群(如上圖左方的人),也常常是能夠改變整個程式世界遊戲規則的人。如 jQuery 的發明者 John Resig、Linux 發明人 Linus Torvalds、個人電腦發明者 Stephen Gary Wozniak,還有許許多多的 Google 工程師們。

Steve Jobs & Stephen Wozniak, photo credit: empireonline

 

寫到這裡,我忽然想要澄清一個大眾對於工程師的誤解。當大家看到一個東西、軟體不好用,或是 UI、UX 設計上有問題時,常常會說製作這個東西的人用「工程師思維」在設計。又或是團隊在討論一樣東西時,PM(Product Manager)或管理者常會對工程師說:「你那是『工程師思維』,站在『使用者』的角度來說⋯⋯」工程師常因為大眾對自己身分的刻板印象,被弄到連發言權都沒有,或是提出的意見不被重視,但事實是怎樣呢?

如上面所說,工程師分成三種。而所謂的「工程師思維」,充其量只能形容第一種人(Coder)的所作所為。

Coder 的工程師思維

Coder 因為只想把事情做到交差了事,因此他們每天的任務就是把上面說要做的事情完成,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因此,假設管理者、PM 在 Spec、Feature 中沒有把整個使用流程、步驟、使用情境全部拆解成任務,這些 Coder 是不會自動幫忙把 UX 做好的,當他們發現這個系統使用起來會有問題,他們會選擇默不吭聲,因為提出一個好的意見,只代表自己的工作會增加 --- 而這是讓 Coder 最不開心的事情。

在充滿 Coder 的工作環境,做出來的東西就有機會充滿「工程師思維」(不好用、UX 爛),因為這些東西只是一堆 Feature(Coding 任務)的結合。要營運這樣的公司必須要有很強的 PM 和設計者,能夠有效管理員工、定義產品,才能讓 Feature 拼湊出好的產品。

Hacker 的工程師思維

而第二種人(Hacker)是最討厭別人說他們有「工程師思維」的人,因為他們其實是普通人和第三種人(Architect)的混種。Hacker 知道怎麼完成一樣事情,但技術沒有這麼高超。他們重視目的和 UX,因為他們喜歡使用自己做的東西。當公司要規劃一項新產品時,他們不會因為這項新產品做起來簡單、輕鬆,工作負擔輕而開心(Coder 會),相反地,他們會因為這些東西好用、創新而興奮不已。當有任務下來,Hacker 不會讓使用的細節從眼前溜過,他們會默默的將設計不完整的地方補完。有時候他們甚至會和管理者爭論,這個 Feature 到底該不該有,因為他們認為使用者不會喜歡。

假如在公司沒有權力,Hacker 其實是角色最尷尬的人。至於尷尬在哪⋯⋯,我想這個秘密就留給 Hacker 們了。

Architect 的工程師思維

而第三種人(Architect)的確是有工程師思維,但工程師思維對他們來說應該要是種稱讚。Architect 的工程師思維源自於兩個面相,第一個是他們喜歡有秩序、可以永久保存、重複使用的東西,第二個是他們無私的想要貢獻自己做出的東西給這個世界。當公司或團隊在討論時程時,Architect 的第一個思維會讓他想要阻止大家天馬行空的亂提點子,因為他知道這些點子拼湊在一起,程式或產品架構會是個一團亂(但這時候 PM 會說:「那是因為你從工程的角度去想,但使用者使用起來不會這樣覺得,你這是工程師思維」)。但實際上,一個好的產品設計,從工程上面來看應該也要是規律、優雅而有深度的。若工程設計本身具有規則,使用者在使用時是可以隱約感受到其背後令人舒適的邏輯的。因此我認為 Architect 喜歡秩序的工程師思維是好的。

而 Architect 的第二種思維 --- 貢獻於整個世界,有時候對於末端使用者(也就是我們所稱的「大眾」)來說,會是一個小災難。Architect 會希望把一個東西做到擁有很大的擴充性、以及很多的功能,如此一來任何一種人都可以視自己的需求,去變化使用這個東西。而這種想法最知名的例子,就是蘋果電腦的發明人沃茲尼克,曾和 Steve Jobs 爭論,它希望電腦上面要有很多可擴充的插槽,如此一來各類的科技人才能視自己所需去改裝電腦。(後來 Steve Jobs 沒讓他這樣做,沃茲尼克還小生氣了一陣)。

但 Architect 的第二種思維,常常是他們做出來的東西能影響這整個世界的關鍵。Internet、Linux、python、ruby、C 語言⋯⋯Architect 創造出來的東西,無私的奉獻給這個世界,成為 科技發展的基石 ,因此一般大眾才有機會使用簡單易懂的科技產品。

photo credit: Xiqiao

在我們的環境中,有太多的 Coder、也有許多從 Coder 變成的 Hacker(他們的差別只在有沒有目標,還有去實作的毅力),但比較少真正願意奉獻、熱愛程式的 Architect。

至於我呢? 目前還只是個有目標的 Hacker 而已,距離真正厲害的工程師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但自詡為一個 Hacker,還是希望自己能夠繼續做出對世界有貢獻的東西(之前做的 Timego 也該繼續更新了)。

當你有一個想法,並用自己的雙手實現出來,然後按下一個按鈕,讓幾百萬人都能分享你的成果。我想我們是世界上第一代能夠有此經歷的人。 --- Drew Houston in "What most school don't teach"

後記:

話說這次之所以會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昨天想要在 iPad 上看第一銀行的電子書,但很不幸的,它是 Flash,iPad 無法觀看。而使用 Puffin 它竟然說網頁記憶體用量太大不讓我開,這時我想起自己是個工程師,於是就用 Dropbox 的公開資料夾當做伺服器,自己寫的幾行程式碼當做載具,簡單的做了一個 iPad 觀看版本。做完後覺得,嗯,當工程師還是有一些特殊的地方的。晚上心血來潮,就寫了這篇文章。

我想人們之所以會走向不同的工程師類型,和工作環境、投入的 Project 也有很大的關係,即使在 Google,也有很多聰明的人因為一些因素成為單純生產 Code 的 Coder。

希望每個工程師都能選擇自己想走的路,生活、創業、貢獻⋯⋯ 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

6/16
後來我的朋友有回應一篇文章,提出不一樣的觀點,大家也可以參考看看:
關於工程師(Reply to 三種工程師 --- Coder, Hacker and Architect)

在後面我回覆他的文章如下:

其實假如要我重新再寫一次文章,我可能會照這樣的分類來分。依照熱情和能力分成四個象限,兩個軸,X 軸是有沒有熱情,Y 軸是能力高不高超。
Coder | Hacker(我說的 Architect)
--------+--------
Coder | Hacker(我說的 Hacker)
而在文中說把自己歸類在 Hacker 只是要說自己技術還沒到這麼高超而已 XD
現在看起來,我似乎濫用了 Hacker 這個名詞,因為 Hacker 在程式界似乎包含了「高超技術」的印象,相反地 Architect 反而被歸類在 Manager 之類的角色。

謝謝大家的留言,在一般觀念中大家提到 Hacker 指的是程式技巧高超的人,而這邊是把採用 Funders and Founders 的定義:「Hackers are doers」。不論程式技巧高不高超,只要能實際去做、去實踐自己想要達到的目標,就是個 Hacker。

但這樣的定義似乎不是傳統定義,不好意思因為這樣的標題混淆到大家的視聽。文中所提到的 Architect 是真正的 Hacker(而且是 Super Hacker),因為他們願意做,而且技術又高超,兩種 Hacker 的定義都完全符合。希望文末這樣的說明,能夠讓名詞的定義更加清楚。

《延伸閱讀》

Yipit 創辦人: coding 不是工程師的專利,每個人都要學習程式語言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虛擬時代來臨】你的數位商務如何在元宇宙創造商機?

OSENSE 光禾感知科技在這幾年為了解決虛實場域展演的需求,早已將 AI、AR、VR 技術運用到 Web 與手機上,這次推出的 OEXPO 虛擬商務服務,讓中小微企業用最便宜的價格、最簡單方式就能體驗到虛擬世界的商務應用。
評論
Photo Credit:OSENSE 光禾感知科技
評論

週末晚餐時分,美食一級戰區的台北東區,放眼望去卻只有小貓兩三隻,冷清得像過年。這大半年疫情驟擊,餐飲業績直線下滑,慘況頻傳,內用禁令讓餐廳開一天虧一天,苦不堪言,甚至熬到解封也不見起色。餐飲寒冬百廢待舉,卻有品牌一枝獨秀。它是「庇護所餐酒館」與「補給站健康餐盒」,複合式經營的小小店面前,擠滿男女老幼人手一支手機朝店門口拍,原來吸睛訣竅,就在手機上的虛擬 AR 麋鹿。

「上半年因為疫情肆虐,旗下三間餐廳業績直接歸零,但人事、店租、水電還是持續支出,我真的壓力山大!」川朋餐飲股份有限公司的負責人龍裔夫說,店面可以暫時歇業,但員工的生計可不能忽視不管,「所以我嘗試轉型做調理包,也考慮跟外送平台合作,但在疫情最高峰的 3 個月簡直度日如年,想都不敢想還能有現在店外排隊的榮景。」

幸好龍裔夫平時交遊廣闊,和科技業友人討論後,認為在非常時期,創新科技是行銷唯一補藥:「疫情期間我多方請益,尋找直接有效的宣傳工具,偶然在朋友的 IG 上看到一個設計得很像遊戲介面的3D軟體服務,叫做『OEXPO 智慧展覽系統』,我們店家可以直接在全虛擬環境和客人互動,還可以在宣傳攤位放行銷影片、為商品製作 3D 模型,第一眼看到,我就覺得這麼酷炫的東西,年輕客群肯定會喜歡!」

酷炫 3D AR VR 搶奪後疫情注意力經濟

不像一般餐廳或傳統酒吧,餐酒館的經營除了氣氛的營造、創意調酒與好吃的餐點外,宣傳對象與宣傳方法也很重要。年輕的客群就要用新的科技來勾起興趣,才有進一步接觸及服務的機會。

龍裔夫説,OEXPO 智慧展覽系統酷炫卻不昂貴,每個月不到兩千元,就能輕鬆搭建出充滿未來感的虛擬商店,還能隨心所欲即時更換宣傳素材,並與 FB 粉絲專頁、[email protected]官方帳號等慣用工具串連。

龍裔夫旗下的三家餐館、酒吧在 OEXPO 的世界裡變身為三家比鄰的虛擬商店,不僅可一起宣傳、增加看點,也大幅集中行銷預算,轉投注在 OMO(虛實融合,Online Merge Offline)的導客活動上。比起傳統發傳單、熟客介紹、網路下廣告等方式,OEXPO 智慧展覽系統的 3D、AR、VR 複合式數位內容,更受廣大的年輕客群青睞。

3D AR 體驗新型態虛實互動行銷

「3D AR 商品展示」是龍裔夫最喜愛的功能之一,「我用 3D AR 功能設計了線上與店面串連的行銷活動,上傳一個虛擬模型就能讓所有人在任何地點跟它同框拍照,標註我的餐酒館再分享到社群媒體上,就有店內消費折扣或滿額禮,來店的客人都覺得非常有趣,在呼朋引伴來店裡玩,不僅創造話題業績也有實質成長。」龍裔夫表示,用了 OEXPO 行銷後,他的餐廳出現久違的排隊人潮,業績不知不覺回升八成,就快回到疫情前的數字了!「我們求的就是業績數字,看到起色是最有感的!」

全球疫情加速數位轉型

AR 擴增實境或 VR 虛擬實境等互動 科技統稱 XR,導入商用領域已經數十年,今年因為疫情重挫商業,及元宇宙話題興起,商用價值再度引起討論。

「數位內容和服務不論是產生方式還是所有權,在未來幾年將迎來突破性的改變」光禾感知科技執行長王友光解釋,「AR 、 VR 等軟硬體技術日趨整合,會更貼近虛實融合的元宇宙,2D 的視覺呈現可能不再吸引眼球。科技要做的,就是為企業乃至個人鋪好通往元宇宙的路,不久大家就會發現,從商務到日常生活,都將迎來翻天覆地的改變!」

Photo Credit:OSENSE 光禾感知科技

OEXPO 的開發商 OSENSE  光禾感知科技將虛實場域展演多年的經驗累積,設計成極易入門的軟體科技服務,協助中小微型企業的行銷及商務拓展。 3D 介面可在電腦、平板及手機上跨裝置順暢呈現,讓用戶以最便宜的價格、最簡單的方式,體驗虛擬商拓為實體業績帶來的幫助,更是協助企業接觸元宇宙商機的第一步。

「OEXPO 的強大,等待使用者各自發掘!」王友光說:「我們保有 OEXPO 系統的多元彈性,現階段我們正在打造虛擬世界的最小單位,並讓使用者能主導這個世界所需的創造力與原創性。就像積木遊戲,光禾感知科技會一直源源不絕地提供未來虛擬世界中應用的科技功能,讓使用者隨心探索、自由堆疊,創造品牌間各自的精彩!」

註冊免費試用

川朋餐飲"庇護所餐酒館"虛擬商店

本文章內容由「OSENSE 光禾感知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