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神不宅,科技金童創業變形記

天才、孤鳥、Google 工程師、高齡創業家、柯文哲的免費顧問、鴻海的雲端未來規劃者。翟本喬是可以變成任何形狀的變形蟲,但他選擇做沒有別人能做的事情。
評論
評論

本文轉自 天下雜誌 563 期 ,作者黃亦筠,Inside 獲授權轉載。

天才、孤鳥、Google 工程師、高齡創業家、柯文哲的免費顧問、鴻海的雲端未來規劃者。翟本喬是可以變成任何形狀的變形蟲,但他選擇做沒有別人能做的事情。

「智力測驗二四○」、「Google 天才工程師」……,和沛科技總經理兼執行長翟本喬,似乎就是電影裡,寡言內向、科技宅男的化身。但眼前身高一八○的他,卻留著一頭,宅男不可能擁有、足以拍洗髮精廣告的飄逸長髮。

翟本喬二○一三年以四十七歲「高齡」創業,一四年十月獲得鴻海集團入股四○%,是被科技界期待的雲端公司。資本額七千五百萬台幣,主要做雲端儲存解決方案、管理系統和節能資料中心設計服務。包括中華電信和亞太電信等,都是和沛客戶。

他也是高度參與社會的創業家。台灣企業家多選擇當「政治不沾鍋」,他卻常上臉書暢議時政,聲援洪仲丘事件。太陽花學運期間,力挺 PTT(BBS 網站)言論獨立,被年輕網友封為「翟神」。

翟本喬,很不「宅」。他入世,活躍的很。「我是變形蟲,可以變成任何形狀,」他加重語氣,「但我選擇做沒有別人能做的事情。」

就像最近,翟本喬被新任台北市長柯文哲延攬為市政顧問及網路科技組召集人,協助開放資料,開放城市,還有資訊局長遴選。

一度,他因科技專業,被拱出來接台北市資訊局長,逼著他跳出來否認,「我還要營運公司,我不一定要在那個位置才能幫他(柯文哲),當他的免費顧問就好。」

翟本喬,雖然智商高,卻不是功課第一的乖乖牌。

翟本喬一九七四年成為跳級生、八三年保送台大數學系,是大學第一屆保送生。他每次受邀演講,總不忘自虧,台大數學系八學期,就補考了七次,博士班「寒窗苦讀十年」才拿到學位。

「都在打工,念書是兼職,」翟本喬沒開玩笑,他打工的實績很耀眼。參與電腦交通號誌控制系統設計、核三廠人員輻射安全系統,這都是他大學的「業績」。在紐約大學念博士班,標準普爾請顧問三個月寫不出來的財務系統,他三週完成,讓標準普爾免去賠償百萬美元的違約金。

四年前,正值台灣瘋雲端產業,台灣科技業從大廠到小廠,無不千方百計和雲端掛鉤。廣達董事長林百里跨入雲端伺服器代工,甚至喊出,「我不去紅海、不去藍海,我上雲端。」

這一切,翟本喬看在眼裡。

西天取經,志在中土

在美國 Google 七年,他躬逢其盛 Google 以獨特的企業文化,在雲端時代影響全世界。當年 Google 兩百多個軟體工程師,他是第一個硬體工程師,設計出省電伺服器,讓雲端時代領頭羊 Google,一年省下一億多美元。

比翟本喬大三屆的 Google 台灣籍前輩工程師沈修平曾告訴他,「唐僧西天取經,志在中土。」

沈修平後來成功創軟體公司 CloudMosa,他一席話讓翟本喬了解,不是一個人看完 Google 經典,修行成佛就完畢,還得把經典運回中土,帶來影響力。

他熱血澎湃,想為在雲端產業落後的台灣做點事。

「我很想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如果繼續留在美國過好日子,三十年後我一定會後悔,」翟本喬曾說。

當時,翟本喬有機會和時任台達電董事長的鄭崇華聊想法。鄭崇華當時不懂雲端,但覺得有前途,應當要做。之後,翟本喬打電話給當時的台達電執行長海英俊,表達願意協助。

兩小時後,鄭崇華親自打電話,網羅翟本喬。

翟本喬為台達電做了雲端業務的十年規劃,也常參加產官學研討會議,暢論什麼是雲端。

「在會議中,他很敢說,很會用一般人懂的語言。他心中的雲端產業,不是只有大家想像的伺服器代工,」常在會議上遇到翟本喬,華碩雲端總經理吳漢章形容。

但對硬體起家的諸多台廠,雲端依舊在摸索中前進。

兩年後,鄭崇華退休了,台達電業務調整,接班團隊將發展重心回歸本業,決定放棄成果仍不明朗的雲端事業。

外界和台達電內部都猜,好強的翟本喬會不會拂袖而去?

「他一直期望能為台灣產業做出貢獻,」翟本喬的哥哥、逢甲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主任翟本瑞透露。

翟本喬帶著花三年心血架構的事業,出走創業。原部門裡六十五個人,二十八人跟隨他出走。

「四十七歲,算高齡吧?是我正式第一次創業,」翟本喬坦言。

創業,是讓天才真正雙腳落地苦行的開始。翟本喬獨自擔起募資工作,讓員工安心開發技術。

過去一年,這位昔日科技金童拜訪了六十家國內外創投,歷經一百多場會談。

「他老了很多,」一起從台達電出來,和沛處長龐景德看著翟本喬多次碰壁。

「這陣子,外頭的人情冷暖讓過去樂觀的他,變得更務實,想的比較多,」龐景德不諱言。

鴻海不只帶來「一桶金」

夢想需要資本支撐,即時的一桶金,來自在雲端業務尋求突破的鴻海。

今年十月,鴻海集團旗下負責雲端科技的鴻佰科技和鴻揚創投,入股和沛四○%,取得兩席董事。

和沛內部對鴻海入股,有一番爭辯。許多軟體工程師,對鴻海的製造業文化避之唯恐不及。翟本喬分析優劣說服了大家。

「鴻海看到的價值,是我們團隊能不斷有新東西出來。未來鴻海和雲端有關的規劃,我們都會加入研究,」但對細節,翟本喬三緘其口,只強調未來和鴻海在雲端業務上會緊密合作。

早年創立雲端儲存公司全球聯迅的吳漢章,對鴻海入股和沛,持正面看法。後來併入華碩尋求突破的他坦言,「在台灣做軟體,必須和有硬體的公司合作,才有機會大量驗證使用者經驗。」

「鴻海入股,讓和沛能有使用者的出海口,也能站在比較高的角度,看鴻海雲端業務的方向,」吳漢章觀察。

有了「富爸爸」鴻海,加上和中華電信、亞太電信等核心業務企業儲存的合作,翟本喬的擔子總算輕了點。但他仍需要面對產品差異化的挑戰。

過去一年,許多失眠的夜晚,痛苦、迷惘、衝突,衝擊著翟本喬。

「有好多決定要下,」他坦承,「要將大家帶到哪裡?能為台灣產業帶來什麼新做法、新方向?」期許,是一股龐大的壓力,沉重地壓上他的肩頭。

他,最不想讓自己失望。

一度,錢快燒完了,他問一起出來打拚的同仁,要不要繼續?

「當時很多友商來挖角,但 Ben(翟本喬)有一種特質,以他為中心的向心力很強,」龐景德說。

在內湖科技園區的辦公室內,翟本喬的位子在角落,和員工座位混成一塊,沒有隔間。員工就在他身旁走來走去。接觸過翟本喬的人會感覺,他沒有神童的孤傲味,年輕員工有問題就找他討論,對沒架子的「翟神」有種崇拜和信任。

「他是技術怪咖和企業領導者之間的平衡,」和沛員工評價老闆。

以他的聰明,確實能像變形蟲,扮演多重角色,獨自解決問題。但他學會克制自己,跟團隊一起達成目標。

像洪仲丘事件發生時,翟本喬手骨折在家。看到新聞,他立刻召集任務小組共同討論,馬上動手研發。兩週後,就推出「蒐證雲」,用行動電話撥打一支專線,就能錄音並將音檔存在雲端,想刪除證據也刪不了。同時還申請美國專利。

「Ben 很 Googley(Google 風格)。Google 工程師的文化,就是追求問題解決,互相信任,不會 drop the ball(搞砸),」前台灣 Google 工程師、去年創立 Foundi 的鄭依桓說。

複製自己 讓員工變強

變形蟲,是經過學習才找到目前的姿態。

翟本喬小時候比同齡小孩早熟。「我們一起長大,我看到他的掙扎。他小時候就看我的書,思想比較成熟,沒有同齡玩伴,是一個孤獨的人,」比翟本喬大六歲,翟本瑞剖析弟弟。

天才的孤獨,讓他變成無法合群的「孤鳥」。媽媽常故意嗆翟本喬,「你有什麼了不起?」壓制他的氣燄。在外面和別人起衝突,回家第一件事先罰跪,自我反省。

「博士班老師告誡我,你一個人可以做五個人的事,但你沒有辦法帶五個人的團隊,」翟本喬反省。

在貝爾實驗室、Google,優秀人才很多,他視野變廣。創業,更讓他明白,兵強馬壯才能打仗。

「過去我看到目標,自己衝得非常快,後來我會想,怎麼帶大家做到目標。這輩子如果只做一件事,我就自己做,但要做一萬件事,不可能都自己來,」他加重語氣,「我要先複製自己!」

Google 培養人才的方針正是,「如何複製你自己」(replicate yourself)。

「外界總是看到他的才華,沒看到他的努力,」翟本瑞一路看著弟弟的成長。

翟本喬旺盛的求知慾,讓他有能力當變形蟲。高中聯考完的暑假,同學們玩樂,他獨自到台北工專(現北科大)旁的中央圖書館,順著索書號順序,借閱完館內所有物理類、電子類書籍。

「一次只能借兩本,我就站在櫃子旁翻完,再繼續借。旁邊是光華商場,立刻買零件實作,」這是翟本喬練功的「那年夏天」。

好奇他創業,把「帶給產業新方向」的沉重責任攬在身上,還跑去當市政顧問,不是自找苦吃?

「目標沒設那麼大,永遠不會做到那麼大,」翟本喬目光灼灼,因為未來只會一直來。

延伸閱讀:

世界變這麼快,別期待貴人幫你 —7 個你該具備的工作新習慣

出走台灣不是唯一的選擇:一個矽谷工程師的告白

馬雲:30 歲跟別人幹,40 歲為自己幹,50 歲要給別人幹!

全球高階經理人怎麼讀新聞?還是靠「電子郵件」

專訪 Google 董事長施密特:早點失敗,才會成功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天下雜誌網站》。

※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MarTech Asia 】數位轉型突圍!萬里雲推出機器人寫文案服務,以 AI 加速行銷流程

CloudMile 萬里雲旗下 Martech 產品── ADsvantage (廣告智庫)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非營利人工智慧組織 —— OpenAI 強大的文章產成器 「 GPT 系列」為基礎,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
評論
Photo Credit:CloudMile
評論

 CloudMile  萬里雲旗下 Martech 產品── ADsvantage(廣告智庫)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非營利人工智慧組織 —— OpenAI  強大的文章產成器「 GPT 系列」為基礎,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隨著行銷碎片化時代來臨,消費者的用戶輪廓越來越難拼湊,從獲取資料、數據分析,到廣告文案創作的最後一哩路,行銷人員必須借助更多工具幫忙,奪回行銷效益的掌握度。 ADsvantage 提供台灣中小企業行銷人員、廣告主及電商業者自助管理的廣告平台,大幅縮短廣告行銷人員作業時間。

 ADsvantage 推出新功能,受邀 2021 MarTech Asia 分享 AI 化數據行銷

日前全台最大的行銷科技盛會 2021 MarTech Asia ,阿物科技創辦人暨執行長林思吾號召 26 位業界領袖同台 ,現場及線上共有超過 1,800 位全球及台灣相關業者齊聚一堂,包括行銷科技之父 Scott Brinker、前 Verizon Media 國際事業董事總經理鄒開蓮、全聯實業副董事長謝健南等人,分享行銷科技的重要趨勢及後疫情時代的新生態。 CloudMile 萬里雲營運長高斌恒也受邀分享,各個科技巨頭都紛紛有許多針對隱私權的規範和措施,消費者的線上線下界線越來越模糊。 當今行銷人所面對的難題不只是 SEO、投放優化而已,「數據」才是致勝關鍵,透過將許多流程自動化,省下時間與人力成本的情況下,達到更高的行銷目標,其中包括 Cookieless 時代來臨、深化 OMO 無縫體驗、打造顧客數據平台( Customer Data Platform , CDP )等議題都受到業界高度關注。

豐富跨國實戰經驗的 CloudMile 機器學習團隊,運用超過 500 萬的文案數據庫、橫跨 20 種產業以上的廣告量,結合廣告代理商 20 年以上行銷經驗,創造 ADsvantage 「 AI 智慧寫手」 新功能。 CloudMile 看見客戶對於數位轉型及運用 MarTech 行銷科技推廣商品的急迫需求,希望可運用 AI 技術之力,縮短廣告前期企劃、發想關鍵字詞、寫文案和廣告投放設定,同時還需跨組溝通,尋找資源協助的時程, ADsvantage 廣告智庫即是專為滿足客戶後疫行銷需求的一站式廣告營運平台解決方案。

人工智慧寫手結合電商平台, 加速行銷流程的最佳 AI 助理

 ADsvantage 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 GPT 模型,為矽谷時下最夯的自然語言處理模型,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透過平台能協助客戶透過數據匯流、 AI 分析達到預測的成效,快速蒐集最熱門的關鍵字、文案內容,加速創意的過程並提升廣告效率。

此全新產品適合應用在電商等大型網購平台上,透過機器學習與 AI 科技應用,讓中間產製時間被大幅被縮短,並提升操作數位行銷的「效率」與「精準度」,像是電商平台即可透過採用 ADsvantage 的服務,有效提升自己在數位行銷上的競爭力。

Photo Credit:CloudMile
ADsvantage 全新 2.0 功能上線,推出 AI 華語文案生成工具「AI 智慧寫手」。/Photo Credit:CloudMile

 ADsvantage 產品介紹

運用 AI 科技力助企業數位轉型的 CloudMile 萬里雲,發表關鍵字數位廣告輿情系統 ADsvantage(廣告智庫),提供企業廣告主及電商平台,透過超過百萬的文案創意庫( Ads  idea ) 、 AI 智慧監控工具及 AI 智慧寫手,平均只要 3 秒即可生成一個廣告文案。 CloudMile 透過 Google 雲端、機器學習與 AI 大數據分析技術,致力協助企業落實數位轉型。疫情期間抓住需求開發的 ADsvantage ( 廣告智庫) 服務,透過服務台灣、新加坡、及香港逾 400 家客戶的專業經驗,將傳統的商業廣告運營模式數據化,提供企業廣告主一站式 Google Ads 廣告文案創作 AI 化平台。

本文章內容由「阿物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