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Graham 教你怎麼在這個變動中的世界當一位專家

專家之所以會犯錯,往往是因為他們是舊世界裡的專家。有沒有辦法避免?能不能擺脫陳舊的信念?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可以的。
評論
評論

本文編譯自 Paul Graham 寫的 〈How to Be an Expert in a Changing World〉。

如果世界是靜止不變的,我們對自己的信念就會越來越有信心。信念經受的考驗越多,它出錯的機會就越少。大多數人對自己的觀點就有這種類似的絕對自信。對於一些改變不大的東西,比如人性,他們完全可以有這種自信。但是如果你的觀點涉及到的東西是變化著的話,對自己的觀點就不能抱以同樣的信任了。而實際上,除人性以外大抵其他的一切都是會變的。

專家之所以會犯錯,往往是因為他們是舊世界裡的專家。

有沒有辦法避免?能不能擺脫陳舊的信念?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可以的。我幾乎花了將近 10 年的時間去投資早期階段新創公司,作為新創公司投資者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須破除陳舊觀念。大多數真正好的創業點子剛開始看起來都像是糟糕的想法,很多看起來特別糟糕的點子,因為世界發生了一些變化,就把它們從壞變成了好。我花了許多時間去學習辨識此類想法,我採用的這種技術也可以應用到一般想法上。

第一步是對變化要有明確的信念。如果你有意識地提醒自己這個世界不是一成不變的,你已經在開始尋求改變。

去哪裡尋找這種改變?有意義的變化通常來自於意想不到的地方,因此,變化是很難預測的。

所以我放棄了這種無謂的嘗試。採訪中有人要我預測未來時,我總是被迫臨時編些貌似可信的說法,就像沒有準備就去考試的學生一樣。但是我沒有做好準備並不是因為我懶。就我而言,對未來的看法難得有正確過,所以不值得那麼嚴格對待,最好的策略就是積極保持開放心態。不要嘗試給自己指明正確的方向,相反地,要承認自己並不知道正確的方向在哪裡,並且對風向的改變保持高度敏感。

做假設是 ok 的,哪怕這會對你造成一些限制,因為這同時也會激勵你。有追求和努力去猜答案都是令人振奮的。但你要控制好自己,不要讓你的假設變成確定的東西。

我相信這種被動的做法不僅對評估新想法有效,對想出新想法也同樣有效。想出新想法不是為了想而想,而是要努力去解決問題,然後在這個過程中不忽視那些怪異的預感。

風向的改變起源於領域專家下意識的想法。如果你的確是專家,那麼你自己任何怪異的想法,或提出的明顯不相干的問題,事實上都是值得去研究的。在 Y Combinator,如果某個想法被認為是瘋狂的,那其實是一種恭維——實際上,通常比稱讚「這是個好點子」更棒的一種恭維。

新創公司投資者對於修正陳舊信念有著異乎尋常的誘因。如果他們能夠比其他投資者更早發現某些看似毫無前途的新創公司實際上並非如此的話,就能夠賺上大錢。不過這種激勵因素並不只是金錢上的。投資者的觀點將會受到直接考驗:新創公司找到他們,然後他們必須做出肯定或否定的回答。而且很快他們就能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對 Google 說不的投資者(有好幾個)下半輩子都會牢牢記住這件事。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任何對想法下賭注而不只是對想法品頭論足的人也有類似的激勵因素。也就是說,任何人想要有這樣的刺激都可以,只需把說變成賭:如果你公開把某種論斷寫下來並保留相當一段時間,相對於大多數人輕描淡寫地說說而已,你會發現自己會對把事情做對更加關心。

避免陳舊觀念的另一個技巧是一開始把焦點放在人而不是想法上。儘管未來的本質是難以預測的,但我發現在哪一類人能創造未來方面自己預測得相當好。

把寶押在人身上而不是想法上為我這個投資者省下了無數的時間。比方說,我們認為 Airbnb 是個糟糕想法。但是我們能感覺到,他們的創辦人是真誠的、有活力的,有獨立思想的。於是我們停止了懷疑,資助了他們。

這也是一種應用很廣的技巧。讓能冒出新想法的那一類人包圍住你。如果你希望能迅速發現自己的觀念已經陳舊,那就去跟這樣的人交朋友,他們的發現會讓你的觀念變得陳舊,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辦法了。

不成為你專業知識的囚徒本來就已經夠難的了,但是今後還會更難,因為變化在加速。這並不是最近的趨勢:從舊石器時代開始變化就已經開始加速。想法導致想法。我並不指望這一點會變。但是我也可能是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