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創業者別怕,日本創投並不是開會狂

談到與日本創投來往,三人一致認為「對待創投要像對待女朋友一樣,給他們安全感」,有電話就要接、有信就要回,最好主動回報,千萬不要裝死。
評論
評論

今天下午,Asia Beat Taiwan 2014 的 Japan Session 邀請了台灣三位創業家談談自己與日本創投往來的經驗,三位與談人分別是愛料理的共同創辦人蕭上農、活動通共同創辦人羅子文,以及 Q.L.L.(快速語言學習)共同創辦人葉慧瑜,QLL 剛剛宣佈獲得由日本 B Dash Ventures 領投的 45 萬美金融資 。 主持人由新加坡科技媒體 e27 創辦人 Thaddeus Koh 擔任。

怎麼樣才能認識日本投資者?

Thaddeus Koh 首先問三位與談人是怎麼遇見投資者。

葉慧瑜表示他們參加 Echelon 認識了幾位創投,後來參加日本 B Dash Camp 等創業競賽獲得日本評審肯定,順利得到創投的青睞。

蕭上農則是在台灣育成中心 AppWorks 舉辦 Demo Day 時,帶愛料理貼紙等宣傳物到現場發送,認識當時的 CyberAgent 投資經理 Catherine Chang(CyberAgent 在台灣設有分公司),「就是這麼簡單。」蕭上農說。

而羅子文表示,活動通更早期也一樣是參與創業活動,但因為已獲高通、DCM 投資,現在多半都是透過這些既有投資者的人脈與其他創投搭上線。他也透露,中國創投在與投資對象接洽前已經把對方的身家背景「學經歷、有沒有小三」全部查過一遍,真正接觸的時候只是驗證而已。

對待創投,要像對待女朋友一樣

一般人可能會覺得日本創投做事情一版一眼,但其實在台灣的創業者眼裡未必是如此喔。Thaddeus Koh 就問了三位創業者這個問題。

羅子文說,創業者與創投的時間都很緊湊,重要的事情通常會是在吃飯的時候談。(羅子文表示,他收到來自日本的資金後,曾經自己主動召開過一次很正式的董事會,但最後心得是「希望下一輪的投資者可以接受不要開董事會!」)

蕭上農則表示,由於是台灣公司,按照中華民國法令,需要每季召開董事會,但是董事會通常 30 分鐘~1 小時就可以結束,而每個月則需要回饋業務狀況等營運數字數字,以 CAV 台灣來說,「不太干預任何事情」。

葉慧瑜指出,QLL 跟活動通的狀況差不多,無需召開董事會(board meeting)。1 雙方大多透過網路溝通,氣氛輕鬆。日本創投會用自成一格的公式計算投資對象的 traction,以此判定是否有投資的價值。

三人一致同意,羅子文的說法:「對待創投要像對待女朋友一樣,給他們安全感」,有電話就要接、有信就要回,千萬不要裝死,並且時常 主動 匯報公司最近的狀況,維持良好關係並不難。

挑戰

最後,談及挑戰,以及給創業者面對創投的建議。葉慧瑜表示還是回歸最基本的 traction,公司能不能再繼續擴大規模?她鼓勵創業者積極尋找曝光機會,多多參與國外創業活動或競賽,如果想獲得日本創投投資,「那就不要省機票」,直接飛到當地,機會才會出現。對此蕭上農補充,像 CAV 在台灣與中國設有分支機構,直接與他們接洽是比較直接的方式,飛到 CAV 日本總部不一定有用。

羅子文則提及細節的重要性,他會用 excel 做出鉅細靡遺的 Dashboard,將公司狀況分成章節並且加上連結,方便投資人閱讀自己最感興趣的部分。paperwork 看似繁瑣,但是如果能夠做到體貼入微,就能傳遞出「準備充分」的訊息,創業者面對創投時,也會比較胸有成竹;而主持人也補充自己親身體驗的情況:文件掃描掃歪了,遭到退回重新校正,充分展現日本創投對於細節的錙銖必較。

蕭上農則表示,愛料理反而有遇到的挑戰是「中華民國政府」,曾經因為接受外資經過投審會短暫卡住,但 Term Sheet(投資協議)、 Due Diligence(財務盡職調查)反倒沒有造成困擾,本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同時他還透露,台灣大部份的投資者「四年來從來沒變過」,愛料理四年前剛開始募資時就沒打算找國內投資者,而近期國內某金控來接洽的結果是「對方對我們的估值比我們上一輪還低」,羅子文也補充道,應該讓台灣的 incubator 有自己的 incubator,先教育好這些台灣的創投再說,這一切都足見台灣創業者在國內孤立無援的窘境。

 


  1. 境外公司的規定與我國公司法規定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