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大爆炸以來最酷炫霸氣的 CEO:Larry Page

被美國《財富》雜誌將評選的「2014 年度商業人物」的 Google CEO Larry Page,還被稱作「全球最有膽識的 CEO」。由 Larry Page 極力推動的終極實驗室 Google X,處理著各式各樣的新奇構想,從無人駕駛車到熱氣球連網計劃,創意又大膽!還有許多新奇的點子正在神秘地進行研發,可以看出 Google 的野心不是穩固現有市場,而是推出轟動世人、改變世界的發明。Google 這艘大船由 Larry Page 掌舵,正帶領著全人類駛向未來的大洋中!
評論
評論

本文轉載自 tech2ipo

這個標題乍看上去有點聳人聽聞,但是讀完整篇文章後,也許您會覺得標題上這麽描述僅僅是一種稍顯保守的形容而已。Google 這個曾經致力於在網路搜尋領域專精的公司,如今已經羽翼展開,讓想象力在它的翅膀底下翺翔!而更值得讓人欽佩的是,Larry Page 這個掌門人,竟然很好的將理想與現實結合在一起,不僅有情懷,更獲得了商業上的巨大成功。他是怎麽做到的?他又是怎樣一個人呢?通過本文,讓我們一起走進 Google 公司 CEO Larry Page 的世界。

Imgur

夢想家「Larry Page」

正如大家所看到的,Google 的核心業務正在蓬勃發展;而另外一邊,Larry Page 正在將大把籌碼壓在新興科技上面:可吸收的納米顆粒,又或者是能夠直接接入寬頻的熱氣球專案。在他的領導下,五花八門的科技專案層出不窮,而這一切似乎又都決定著未來的格局。

其中最為引人注目的就是 Google X 專案,這是一家被人稱之為「奔月工廠」的地方,其中有自動駕駛的汽車,高海拔度的風力渦輪機,又或者是漂浮平流層中的無數可以搭建網路的氣球,這些專案的誇張程度甚至促成了一個廣為人知的笑話:有一天,Google 實驗室裡的科學家走進了 Larry Page 的辦公室,展示出他即將震驚世界的發明:時間機器!但當這位科學家要將所謂的「時間機器」插上電源插頭展示給 Larry Page 看時,Larry Page 問他:「為什麼會需要插插頭呢?」這個笑話在 Google 實驗室裡流傳著,可以看出 Larry Page 這位大老闆是如此緊迫地想要推動科技進步,一絲一毫都不曾鬆懈。

在他的腦海里,有一些詞和普通人的理解是不同的。比如在我們眼中的「不可能」,在他的腦海中會被解讀為「應該會成功」。他的想法跟理念並不僅僅是領先那些工程師和科學家幾步,他似乎居住在一個未來的平行空間。領導 Google X 專案的 Astro Teller 接受採訪時,談到 Google 的網路熱氣球專案(Internet balloons project)如果進展順利,整個網路的頻寬將會因此提升 5%,但 Larry Page 問他們為什麼不能是兩倍快、三倍快?Astro Teller 說:「Larry Page 的雄心壯志簡直突破天際,他不斷的提醒我們一定要挑戰極限,一定要通過科技創新打開無限的可能,讓人們期待更多,想像更多。」領導最新「可被人體吸收的奈米粒子(ingestible nanoparticles)」專案的 Andy Conrad 表示,與 Larry Page 溝通是一種非常特別的經歷。在整個交談的過程中,你時而感到壓力,時而受到鼓舞,或是又恐懼又興奮。如果說對員工保持更高的期待,讓他們不斷去挑戰極限是經典的管理之道,那麽很顯然 Page 已經將這方面提升到了另外的一個水準上了。

以下是最能證明「夢想家」頭銜的三個專案:

  1. Google 氣球連網:世界上仍然還有幾十億的人群尚未接入網路,為了改變這一現實,Google 通過將氣球放飛在平流層來搭建起網路。如今,這些氣球能夠在平流層中停留 100 天的時間,在這項測試中,網路速度竟然達到了每秒 10 MB!
  2. 可被人體吸收的奈米粒子:Google 最新也是最為神秘的專案之一,就是進軍醫藥界。這種可為人體所吸收的奈米顆粒,可以標記在癌細胞以及你體內其他需要標記的組織上,科學家能夠憑借這個方式來進一步觀察分析生物組織,一旦有癌變或者其他病變,立刻就能被探測到。
  3. 智慧型機器人:Google 最近收購了一些頗為高調的機器人公司,其中包括了 Boston Dynamics 以及 Schaft。所研發的機器人包括了四條腿的名叫 BigDog 的機器人,能夠攜帶重物,還有兩條腿的人形機器人,它們遇見障礙物,能夠自動的繞道而行。

實幹家「Larry Page」

上述所評價的那麽多,也許會讓你將「夢想家」這個標簽貼在 Larry Page 的身上,但那僅僅只是硬幣的一面。硬幣的另外一面,Larry Page 的角色是「實幹家」,是一名真正稱職的經理人。在過去的十年時間里,在美國這個充滿企業家精神的國度中,他成為了極為非主流的管理案例的一部分。最初,Google 是由「鐵三角」來共同打造出來的:Eric Schmidt 是執行長,創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是總裁。2011 年的時候,「鐵三角」格局消失, Page 成為了 CEO。從此 Larry Page 開始展示他過人的營運能力。他的偶像之一是 Ford 前執行長 Alan Mullaly,現在已經成為了 Google 新一屆董事會成員。受到 Alan Mullaly 的鼓舞, Page 不斷推動 Google 走在尖端,盡可能加速駛向曾經立下的宏偉遠景。他兩次調整 Google 高層,中止了很多產品,將剩餘的產品外觀以及使用體驗不斷整合,依靠工程師將產品不斷簡化。他堅定的讓整個公司都以「數位行動」作為重心,作為 CEO 的三年時間里,Google 比以往更加強大。它的核心產品不斷擴大市場,搜尋、廣告、地圖、Gmail、app 應用、Chrome、Youtube、Android、各條陣線又相互聯系,共生共長,將數位科技的每一個領域都完全覆蓋。

Imgur

Larry Page 於 2011 年當上 CEO,到去年為止 Google 在《Forbes》企業 500 強中位列 46 位,銷售額達到了 600 億美金。雖然股市表現還不如 Apple,但是其發展速度遠超過納斯達克指數的平均增長水平!現如今,Google 已經成為 Apple 眼中排名第一的競爭者。《The Search》這本書的作者,同時也是一名企業家的 John Battelle 這樣評價 Google:「我認為在科技史上還沒出現過像 Google 這樣的公司,無論是從公司的體量上,財務指標,又或者是所涉及領域的廣泛程度,以及其背後的雄心壯志,都讓它足以在歷史中擁有一席之地了。」

Google 在商業上的成功無可辯駁。過去的三年時間,它年均增長率超過 20%,在最近的一個季度它的收入達到了 160 億美元!Larry Page 上位時,當時的現金儲備大概為 370 億美金,現在公司坐擁現金及等價物高達 620 億美金!這一切也讓 Page 更加激進地選擇投資於 Google 的核心業務以及那些處於科學創新邊緣地帶的專案。 Page 這麽說道:「我對 Google 的期許也許和別人不太一樣。我們總想著能做更多一點事,使得我們在改變這個世界上擁有更加強大的能力。」
不到四年的時間裡, Page 為了踐行這句話,已經交出了自己的成績單。如今 Page 連同 Sergey Brin,共同監督 Google X 的開發,將有可能在各個領域帶來突破性技術創新的專案不斷推進向前。過去的一年中,Google 大筆投資於人工智慧、機器人、無人飛機快遞。不僅如此,Google 還在大手筆的投資於數百家初創公司,通過資本的力量不斷在社會上伸展自己的觸角,使得那些科學研究機構、初創公司、學院,都能夠成為它科技創新的後備力量。它花了 32 億美金購買 Nest,就是想實現一個徹底的智慧型家居;它還花了數千萬美金投資於 Calico,這家獨立的生物科技公司的領導人是美國基因工程技術公司(Genentech)前任 CEO Art Levinson,其產品的唯一目的就是抗衰老;Google 還投資於能夠監測血糖濃度的隱形眼鏡專案上,同時還在不斷推進虛擬現實佩戴設備,例如 Google Glass 。

想質疑或者批評 Google?省省吧!

Google 曾經的使命「重組世界的訊息,讓它們變得更加有用,並讓遍布全球各個角落的人們都能自由獲取。」曾經這個使命聽起來是那麽的狂妄可笑,而如今再看這樣的使命,似乎卻又覺得格局不夠宏大了。在 Page 的眼中,他希望這家他聯合創辦的公司能夠繼續以超乎尋常的方式改變世界。正是因為他將理想的專注與現實商業上的成功有機的結合在了一起,使他成為 Fortune 雜誌 2014 年年度商業人物。

對於 Google 所描繪的看似遙不可及的遠景,很多人聽到後也許會聳聳肩笑笑而已。不過看看這個例子吧:在 2010 年 Google 公司率先公布它正在研發自動駕駛汽車時,幾乎沒人認真對待這個新聞。四年後,無人駕駛汽車簡直就要呼之欲出,而與此同時整個汽車產業正在猛砸幾十億美金研發技術想要追趕上這一潮流。這個強有力的證據,揭示了 Page 是如何改造世界,讓它進一步向他的「理想國」轉變的。

Page 的這種宏大願景並不是人人都買帳。Google 的信條「永不作惡」在很多人眼中只不過是樹立良好公眾形象的手段而已。批評來自於 Google 的競爭對手、政府監管部門、以及消費者。他們聲討 Google,認為它在不斷的侵占各種新領域的同時,肆無忌憚地利用它強大的市場影響力來左右控制一些事。在歐洲這樣的聲音尤其尖銳,Google 公司面臨著反壟斷案的調查,並會因此損失幾十億的美元。

除了以上的指控之外,還有一種批評認為 Google 只不過是「一招吃遍天下鮮」,憑借著線上搜尋帶來的廣告業務而賺得盆滿缽滿,然後大手大腳的花錢,投資各種稀奇古怪的專案。但是他們也許忽視掉了這樣的事實:儘管公司絕大部分的收入都來自於廣告業務,但是 Page 在 CEO 任期內已經將業務開始多元化了。很明顯的例子就是 Youtube。根據 Jefferies 投資銀行的估算,Youtube 在本年大概帶來了將近 60 億美金的收入。不僅如此,Google Play Store 還有其他公司級別業務(客戶的對象是公司,購買一些 app 和線上服務)整合起來也會帶來幾十億美金的收入。Android,這個世界上最為成功的,並且是免費的行動平台,正在讓 Google 的盈利重心逐漸向行動端傾斜。 Page 目前所做的各種投資,都認為是謀劃未來的重要行動,更是抵禦現在廣告業務減緩的非常手段。RBC Capital Markets 的分析師 Mark Mahaney 就曾這麽說過:「Google 如果沒有投資在智慧家居、汽車、以及可穿戴設備上,整個公司的估值將會下降太多。」

無論是指責「Google 一家獨大搞壟斷」,又或者是譏諷 Google「搜尋領域發家後胡花錢」, Page 從來不理會這些指責。他表示這些舉動只是源自人們內心更加深切的渴望,也相信這些渴望終將會讓他贏在未來。他決意不重新再走早期商業巨頭的那些老路:持續不斷的做公司最擅長的事,這些老牌公司最終都因為技術浪潮的沖擊逐漸的失去了自己的地位。世界上最頂尖的工程師和科學家們也不願意待在一個只願意玩兒一種花招的地方。 Page 希望 Google 成為那種能夠吸引他們的地方,確保公司不僅僅是在十年或者二十年內高居榜首,而是整整一個時代。

面對產品,永不妥協!

Imgur

如今 Google 高級副總裁 Amit Singhal 於 14 年前加入 Google,他還記得在 2000 年的時候 Google 第一次發布廣告的情景。發布廣告前夜, Page 一個人待在辦公室直到很晚,不停的在 Google 搜尋列裡打各種關鍵詞。第二天 Amit Singhal 走進公司,走廊牆上貼滿了幾十張列印出來的搜尋結果,每一張紙上都有 Page 圈起來的地方,並且做上疑問句的註釋:「這個廣告真的對我們的用戶有用嗎?」又或者「為什麽這支廣告會出現在這里?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這種專注於細節,對高標準毫不放鬆,以及偏內向的性格就這麽貫穿了幾十年。如今的 Page 已經 41 歲,因為幾年前曾經得過一種「聲帶麻痹」的罕見癥狀,雖然現在已經痊愈,但是他從來不提高音量。他滿頭都是黑白相間的頭發,眉毛很濃。面部表情經常在嚴肅的專注以及隨和的微笑中來回轉換,尤其是他在談及某項讓他興奮的技術時。

最近的一個午後,剛好是每周 TGIF(「感謝上帝又到周五」的英文的首字母)時間,他要對 Google 的全體員工談談目前公司的進展、以及未來的計劃。TGIF 是 Google 剛創辦時的一個傳統,一直沿用至今,每個星期四舉辦。每逢此時, Google 全世界各地的員工都可以通過遠端視訊來連線,或是不同時區的員工也可以在自己辦公時間重播這段會議記錄。鏡頭前的的他穿著牛仔褲,紅色的跑鞋,在一件普通的紅色 T 恤外面套著黑色的拉鏈款開襟羊毛衫。當 Page 在會議室裡坐下,他隨手拿出來了全新的 Nexus 6,由 Motorola 制造的 Google 最新的旗艦手機,然後開始侃侃而談。

每逢這個時候, Page 在面向外界介紹 Google 最新進展的時候,他往往是保持對產品最強烈的批評意見。由於他不斷的強調「數位行動」對公司的重要性,以至於強迫自己在一天的大部分時間裡都不能攜帶電腦,只能靠利用手機來辦各種事項。他開會的的時候也就帶著手機上陣,並且鼓勵所有的產品經理以及工程師至少在一個星期里保證一天的時間只使用手機來辦公。如果有什麽是他不喜歡的,他會直言不諱的讓所有人都知道。在他的眼里,CEO 的工作就是做所有人背後的中流砥柱,把每個人都往前再推一把。

Alex Gawley 就曾領教過 Page 的各種指責和批評。他作為 Gmail 的產品管理總監,經常能在 Gmail 裡收到 Page 給他發來的充滿針對性的各種問題。有些時候電子郵件會一下子來好幾封。有些時候 Page 會在信中要求作出更加極端的改變。兩年前, Page 召集 Alex Gawley 以及其他高層開會,表示 Gmail 是很棒,但是它已經 10 歲了,已經非常老了,在沒有智慧型手機和社交網路的時候它就已經存在了。於是 Page 就給研發小組人員一個新的挑戰:在接下來的十年里重新構建一種通訊服務。 Page 警告他們可千萬別想著給我搞一個 Gmail 2.0 版本出來。

最終,為了應對 Page 所提出的挑戰, Alex Gawley 的團隊在今年 10 月份交出了自己的答卷:Google 推出了 Inbox。這是重新設計,只為智慧型手機而生的電子郵件 app。它能夠以「廣告」,「社交」,「財務」等類別來將來信分門別類的整理,還可以讓用戶通過在重要的郵件上進行標記,來做備忘提醒使用,你只要簡單的輕輕手指一刷就可完成。目前 Inbox 服務仍然處在發放邀請碼的內測階段,從迄今為止所收獲的反響來看,大家都非常滿意。在科技圈里享有盛譽的部落格 The Verge 將 Inbox 稱作「未來的電子郵件」。

那是不是說 Page 在電子郵件的各種細節上的關註就意味著他是一個事必躬親的微型管理者呢?(註:老美對這樣的稱呼往往有一定的貶義。)這可不盡然。 Page 管理著的是一家擁有 55,000 人的龐大企業,擁有幾十個產品和分支機構,之所以 Page 能對 Gmail 如此的關注,是因為它在 Google 一系列應用中處於最為核心的地位,它本身就是一個幾十億美元的業務。不僅如此,目前能給用戶提醒各種行程,飛機航班延誤,回家途中交通堵塞情況的 Google Now 能夠繼續發展下去,也端賴於此。Gmail 現在的用戶已經超過 4 億,從這一點上來看,它目前的江山穩固。但是它並不能掉以輕心。在它的身後,是 WhatsApp 奮起直追的身影,它已經擁有了上億的用戶,並且被 Google 的老牌對手 Facebook 以 210 億美元收購。毫無疑問,這是一個競爭極為激烈的領域,CEO 必須讓每個人都能拿出最為徹底的創新精神來才可以。

在過去三年的時間里, Page 將在 Gmail 革新上各種苛刻的要求,對細節上各種反複琢磨,同樣加以貫徹到了 Google 絕大多數的戰略性產品上。例如,他領導的搜尋團隊來提升 Google Now 的性能,並且讓「對話式搜尋」在使用過程中更加的流暢自然。這也勢必要求增加語音辨識研發團隊的規模。當 Google Map 的團隊針對小型企業推出在 PC 端的新產品時, Page 堅持要求他們必須先將其發布在手機上。另一邊, Page 還和 Nest CEO Tony Fadell 進行腦力激盪,話題天上地下無所不包,從空氣水源質量到人身安全,再到智慧型家居。

持續不斷的改革公司結構!讓它一直年輕!

Page 不僅僅在產品上進行各種精益求精的革新,他在公司組織結構上也做提出了同樣的要求。他將作為一個工程師的智慧帶到了管理範疇中,也許這正好彌補了他在公共演講能力以及個人魅力上面小小的不足所留下的遺憾。他從備受信賴的某些專業機構和人士那裡謹慎的聽取意見,然後小心翼翼的將某些想法點子實踐在革新整個公司的治理結構上。在他當上 CEO 不久,他圍繞著產品開始進行公司部門的重組改革,以方便後續產品研發的速度加快。後來證明確實有效。現如今 Page 願意從 Alan Mulally 那裡取經。 Page 說:「我很高興能夠與他共處,在他那里我真的能在如何有效的運營組織上學到很多。」

在十月份, Page 宣布再次重組管理層,這一次他要下放權力。對絕大多數 Google 產品的開發跟蹤都放在了 42 歲的 Sundar Pichai 手中,由他來進行直接管理。這位曾經在重要領域(Android、Chrome 以及其他應用程式)工作的經理人,最近被提拔的速度真可謂如火箭一般。那些 Page 身邊走的很近的人都表示, Page 希望能夠將自己從管理中的官僚結構中釋放出來,他計劃還給自己保留一個非官方的頭銜「首席產品營運長」。在向所有 Google 職員發出的公開信中, Page 表示新形成的管理結構將能讓在繼續推進 Google 核心業務的同時,還能將接下來十年有可能產生重大革新的專案真正落地實施。

穿起白袍的 Google

Imgur

Google 園區中的一個神秘的大樓中,有一群頂尖的科學家正在將 Page 最具野心的專案付諸實踐。他打算讓公司將現代醫藥的格局重新改寫。從外面來看,這個研究機構跟 Google 其他的地方別無二致。但是任何一個想要進去參觀的人,都會被要求發誓不向旁人透露這個機構的具體地理位置。走進去一看,這是完全不同的一個世界。人們必須穿上白色的實驗衣,戴上了專業的護目鏡。一排排的實驗室分布在樓上樓下兩層。房間里全都是各種各樣的設備儀器,有燒杯、球管、巨大的光譜儀、離心機、3D 打印機。100 多名科學家並肩站立,緊張工作,其中有腫瘤學家、心血管專家、生化專家、細胞生物學家、免疫學家、光物理學家、以及核磁共振專家,當然還包括了軟體工程師。在過去的一年時間里,斯坦福、麻省理工、加利福尼亞理工學院、基因泰克公司的這些專家學者紛至沓來,平均每個星期都能到崗 2 人到 4 人。

這些精英所圍攻的研究重點可是肉眼看不到的。它是奈米顆粒,大小大概為人體紅細胞的二千分之一. Google 的想法大概是這樣子的:用化學的方式,通過蛋白質、氨基酸、或者其他基因材料「染色」到奈米顆粒上,然後這些奈米顆粒可以吸附到諸如癌細胞這樣的人體組織上,將納米顆粒放入藥丸中,人吞服之後,它們就可以流經人體內部。利用磁化的可穿戴設備追蹤它們的去向,從理論上來說,整個系統就可以通過持續不斷的監測人體內部環境,達到病變幾乎從萌芽處就能即使被探測出來並且加以治療,這個探測的時間會非常早,幾乎可以做到第一時間。現有的醫療診斷工具探測等發現病癥的時候往往為時晚矣。 Google X 的生命科學專案的總監康納德認為:「這個技術創新將使得藥物第一次從被動型的防守治療,轉而變成主動性的進攻治愈。我們現在去看病,好像是汽車只有壞了才送到修理廠更換下機油一樣。人們在對待自己身體時,理應找到更好的辦法。」

當你聽了上面的設想之後,會不會覺得自己在讀科幻小說呢?但是 Google 卻真的聚攏了生化專家,以及納米科技的初創公司(其中一部分就是 Google 的合作夥伴),啟動了這個專案。儘管大量的障礙困難仍然存在,有科學實踐上的,有法規監管上的,更有社會上的。麻省理工大學的世界頂尖生化專家 Robert Langer 對此評論道:「其他公司不願意做的事,Google 願意做,並努力將理論轉化為現實。說白了,很多醫藥領域的公司都不願意去承擔這個風險。

不過,現在似乎應該沒哪個人願意吞服下打有「Google」字樣的藥丸吧?康納德表示如果 Google 真的在醫藥領域獲得技術型突破,很快公司就會連同其他幾個合作夥伴來將這項科技商業化。其實在 Page 的通盤考慮中,事先已經埋好了伏筆。本文前面提到過 Google 花了數千萬美元投資於 Calico 公司。這個公司的主要科研方向就是防止衰老,提高人類壽命的。如果藥用的納米顆粒獲得技術性突破,那麽再輔以 Calico 的抗衰老醫療方案,你可以盡情放飛想象力去估算一下兩者結合起來的市值會有多少美金?

讓氣球放飛網路的夢想!

Imgur

對於那些無人願意嘗試的創新,Google 以最嚴肅的態度和最飽滿的熱情投身於此。證明這一切屬實還有另外一個例子莫過於「Google 氣球」了。 Page 說他自畢業的時候就對這個領域持有非常大的興趣。他說現在我們大部分的通信都是依靠天上的衛星才能夠實現,這些衛星需要好多年的制造,並且還要花費幾百萬美金,時間和經濟成本巨大,毫無疑問它們是科技創新的絆腳石。所以在幾年前 Page 開始了自己的研究,主要是通過在自家的搜尋平臺 Google 上查找資料,終於發現了衛星的可替代品:Google 氣球。他得出結論:Google 可以通過特殊材料打造一種氣球,讓它取代衛星來給我們提供現在必不可少的網路服務!

Page 既有能力,也有熱情來去鑽研任何新興領域的知識。如今他可以與 Google 氣球專案的任何一個工程師坐下來都能侃侃而談。在去年,他與 Google X 專案的領導人泰勒針對 Google 氣球專案進行探討,指導泰勒 Google 應該通過怎樣的方式,讓氣球在不同的海拔高度,利用不同的風速來加強網路頻寬,最終將網路覆蓋到人口密集地區以及大面積的農村地區。泰勒對此評論道:「我和他之間的對話,永遠是他帶著我往前跑,事實上我有可能在某個領域花下去的時間還是他的好幾倍!」Page 也對此有自己的看法:「你作為管理層不能僅僅停留在管理的層面,你需要比專業人士懂的更多,這樣才能激發起你的員工的鬥志以及雄心。正巧我在這方面做的不錯。」

擁抱未來!

這也許是刻意為之的管理技巧,也許不是。總而言之, Page 這種紮根於研究的管理理念能夠解釋 Google 公司為何會如此與眾不同。

當然,再怎麽富有遠見卓識的人都會有犯錯的時候。Google 曾經就在能源、慈善等領域有過嘗試,但都不了了之,除了那些無疾而終的產品之外,已經推出的產品也有不少讓人失望,比如 Google + 就是一個例子。當然,足夠的成功案例已經讓投資人願意追隨 Google 一生了。如果 Google 的醫療專案再次取得成功了,徹底改寫了癌症治療的格局呢? Page 將這一系列的投資看作是「一籃子投資組合策略」,其中有短期的,又有長期的。 Page 曾經這麽說道:「只要你真正把錢投了進去,你就要確信絕對會在其中賺得真金白銀。當然這其中有風險,但是我願意承擔下來。」確實,如 Page 這麽充滿野心的 CEO,也許最大的風險就是不去擁抱未來。

來源:Fortune


精選熱門好工作

平台營運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Brand Management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PopDaily 資料分析師 –【行銷部】

數果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