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找我吵架!」高壓面試法找人才:Gogolook 創辦人專訪

無薪實習的公司看過來,你知道台灣有公司連實習生都配股嗎?
評論
評論

撰文:周怡伶,原文刊載於 《能力雜誌》,Inside 獲授權轉載。

管理人才並不容易,對於新創公司而言更是如此,創業初期最怕遇到天兵型員工,上班要來不來或是帶媽媽一起來!不過,這些問題 Gogolook 從來沒遇過,即便員工平均年齡不到 30 歲,人才流動率卻相當低,這都仰賴於開放的企業文化,以及勤溝通的管理技巧。3 關鍵、3 方法,突破現有人才困境!

員工無法獨立自主是誰的錯?你也許會批評這一代的年輕人抗壓力極低,或是爸媽不敢放手讓孩子自己闖,但是走著瞧(Gogolook)創辦人暨執行長郭建甫可不這麼認為,「其實現在的學生都很棒,勇於衝撞體制,我覺得問題在於企業給不給學生機會 speak-up(暢所欲言)。」

Gogolook 目前員工約有 40 人左右,最年輕的員工才 23 歲,但其團隊開發的防詐騙 app 軟體 LINE whoscall 被 Google 前執行長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稱讚真好用;2013 年 12 月,whoscall 還被 LINE 母公司以新台幣 5.29 億元高價收購。這些,靠的是 Gogolook 平均年齡不到 30 歲的團隊人才。

在企業大嘆員工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不敢表達自我意見的同時,郭建甫反而強調,「我覺得企業得先看看自己有沒有接受員工意見,或是承認自己偶爾也會下錯誤決策的勇氣。」郭建甫接著表示,「很多台灣企業都覺得很敢講的員工,對於企業而言是一種危機,但我自己倒是樂於員工挑戰我,因為網路事業本來就不能用過去的法則經營,鼓勵員工衝撞過去的價值觀才是好事!」

三關鍵密碼,人才走著瞧!

對於用頭腦賺錢的新創公司而言,郭建甫說:「公司最重要的就是人才。」而 Gogolook 內部又聚集了各界好手,能一路穩穩地走到現在,有賴於其獨特的人才管理密碼。

關鍵 1:聚焦特質,找對的人上車

郭建甫聽到有員工面試要家長陪同、要求主管給孩子減輕工作量等情況,直呼「這根本是外星人吧!」沒遇過外星人員工的郭建甫接著說,「其實,我們花很多的心力面試新進員工及實習生,除了聰明之外,有些本質是我們希望從員工身上看到的。」以下歸納整理 Gogolook 團隊的員工特質,以供主打創意力的團隊參考:

  1. 與公司有相同理想、目標一致;
  2. 喜歡跟 CEO 吵架(有建設性的吵架);
  3. 為了實踐公司的核心價值,就算是 CEO 做了錯誤決策也要勇敢講出來;
  4. 懂得堅持自己的意見,但是了解他人的想法之後,也可以被說服;
  5. 具有態度、擁有熱情;
  6. 不畏懼挑戰(郭建甫習慣醜話說在前,應徵新進人員時採取高壓面試法)。

但是,一個問題浮現了:這些員工哪裡找?

事實上,從郭建甫的經驗看來,除了他花費許多心力篩選人才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懂得跟員工溝通、勇於被員工挑戰、鼓勵員工暢所欲言,人才特質的養成有時不只是員工的問題,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個具有創意力的員工來到封閉的環境也可能變得毫無活力;若想要打開員工的心房,使之願意與企業大方交流、貢獻好的想法,主要得依靠開放的企業文化。

關鍵 2:形塑企業文化,員工自然敢講話

企業要相信,每一位員工身上都有無限的潛能,團隊的氛圍容易影響員工的工作態度。如果一家企業的文化鼓勵員工說真話,新進員工一進來開會看到隔壁的資深員工敢講話,那麼原本就習慣直話直說的新世代,當然也敢大膽講出心底話。

郭建甫舉例笑說:「我記得好像是產品規劃組發生的事情吧,之前有一個實習生對著正職員工罵,他說:『哪有人這樣做事情!』不過我們也不覺得怎麼樣啊。我們反而擔心員工太有禮貌,因為這樣他們做出來的東西就不會超出我的想像,就是要鼓勵員工挑戰!」郭建甫接著補充,「我很珍惜任何與員工溝通、交流想法的機會,所有的想法我們都會丟出來大家一起討論,遇到對產品設計爭執不下的情況,我們就做實驗啊!讓市場來決定哪個決策最好,所以 Gogolook 至今沒有做過太不好的決策,我想這就是群體智慧吧!」

Gogolook 形塑一個開放、不怕挑戰的企業文化,不著痕跡地將此 DNA 深植於員工的心中,進而影響到他們的行動及思考,如此他們所設計構思的產品及服務自然就能深得人心。

關鍵 3:實習生最大,保存潛力股

在 Gogolook 團隊裡面,不論是商業營運、全球行銷、社群經營、使用者經驗、資料探勘、iOS 開發、網頁前端開發等,都有優秀的實習生利用課餘時間加入,甚至連身為執行長的郭建甫底下的助理都是實習生,「我們會賦予實習生重大的任務,不會因為是實習生就只把簡單的行政工作丟給他們做,像是我的助理大概來實習 1 年了,我面試的時候就先把一些很困難的問題丟給他,要他去想解決辦法,例如說:『為什麼使用者會卸載軟體?』老實說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郭建甫補充,「我們面試實習生同樣採取高壓面試法,這也確保了我們找進來的實習生,都是真心想要幫助公司,而不是來這裡混一個實習經驗,讓履歷很好看而已。」因此,Gogolook 的實習生不但認同公司產品及文化,主動性也都非常強,Gogolook 也因為他們的加入更有機會找到潛力股,「重用實習生的好處還有許多,像是我們能因此獵到長期人才,畢業後直接加入公司轉正職。」


(照片由《能力雜誌》提供)

3 方法降低人才陣亡率

從 2010 年開發 whoscall 至今 4 年,Gogolook 員工數從 10 人到現在擴張至 40 人、辦公室從小型居家換到辦公大樓,但是這期間的員工流動率卻很低,打破年輕人動不動換工作、或是新創公司不穩定的刻板印象;Gogolook 究竟怎麼辦到的?以下整理歸納 Gogolook 與員工攬牢牢的 3 方法:

方法 1:勤溝通 常關注 凝聚團隊

事實上,Gogolook 是一個極為扁平的團隊,彼此之間平起平坐、沒有高低之分,「比如訂便當、倒垃圾之類的事好了,如果員工不做,那就是我自己去做,大家平等一致,做事情沒有高低之分、職別也沒有高低之別。長久下來,員工便會覺得自己跟執行長一樣,在公司裡面具有同樣的價值,做的事情一樣重要,他們會知道自己是被重視的一份子,自然會喜歡這裡。」郭建甫說。

除了經常關注員工,勤溝通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我從以前到現在都會堅持花半小時的時間跟員工 1 對 1 聊天,當然以前 10 人團隊的時候可以密切溝通,大概 1 個月一次,現在則拉長到 2~3 個月一次,」郭建甫接著表示,「跟員工溝通可以加深他們對公司價值的認同,基本上每位員工身上都流著 Gogolook 的血緣,離開的人大概都是因為想出去創業才走的,當然碰到這種情況我們就會鼓勵他擁抱創業夢。」

方法 2:方向一致、價值觀相同

此外,在最一開始的時候就先找到合適的人才,當然也可以降低陣亡率,「我會想要了解員工加入我們的動機是什麼?比如說,我們剛成立的時候,當然沒辦法給員工很高的薪水,曾有宏達電的工程師來應徵,薪水真的是直接砍一半的啊!這時候了解他想加入我們的原因就很重要,當我們的方向一致、價值觀相同的時候,用人成功的機率才會大,當然我們現在的薪水比以前好多了啦!」郭建甫表示。

方法 3:把錢給到位

針對員工薪水及福利的部分,郭建甫則強調 Gogolook 不是一家老闆獨大的公司,每位員工都配有股票,甚至連實習生也都有配股,「成功的果實必須共享,榮耀是大家一起爭取來的,發展到現在我們的薪水一直都比其他 startups(新創公司)好上許多。」

方法 3.5:生存手冊知分寸

除了上述 3 個方法之外,郭建甫亦提到了一個尚未完成,但是相當有趣的計畫,「我們打算寫一本新人生存手冊,內容涵蓋了公司部門、員工組成、每位同仁的個性及喜惡、公司的未來決策,以後新進員工第一天來上班,都要先閱讀這本生存手冊,這樣他就可以了解公司內部的邊邊角角,知道怎麼跟團隊裡的每個人溝通。」的確,加入陌生團隊容易產生疏離感,沒有默契之餘又不知道哪些話可以講、哪些話不可以講,如果知道隔壁的資深同仁喜歡喝咖啡,休息時間約他喝一杯拿鐵、聊聊天,不是挺好?

成為改變世界的有機體

談到 Gogolook 的未來展望,郭建甫難掩興奮之情,直說希望打造一個讓世界變得更好的組織,「這世上有一些不正確、不平衡的事情,我們想要吸引更多價值觀正確的人才加入,而且是具有熱情與態度的人才,大家身上都流著相同理念的 DNA、可以讓世界更好的 DNA,當大家都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就是一個龐大的共同體,我們可以一起做創新、做改變,讓世界變得更好。」郭建甫熱切地說。

接著,郭建甫分享 Google 的熱氣球計畫(Project Loon)為例。去年,Google 宣布以熱氣球推行無線上網資源,藉此讓網路匱乏地區也能享有上網體驗,一年過後,此項計畫仍然進行得相當順利,同時加入 LTE 通訊技術,大幅提升連網品質表現,若是整體實驗下來具有可行性,則可有效填補全球 48 億無網路人口和 22 億網友之間的數位落差。

「我認為像這樣創新又可以影響人類社會的企業才能夠永續發展,也許下一個 who 或是下一個 call 就可以提供讓世界變得更好的服務,所以我們不追求短期利潤,我只希望把公司往好的、良善的方向帶。」

郭建甫以組織為重,將個人退居其後,「我認為如果哪天 Google 的創辦人或是執行長不在了,這家公司還是會存在,這個有機體還是能靠著人才不斷成長壯大,改變世界。經營一家公司最重要的是如何把人才聚集起來,把好的 DNA 帶進來,集合成一個龐大的組織,一起發揮影響力,而我就是這樣看待 Gogolook 的未來。」


人機合一新型態微創手術,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精準持鏡機器手臂,穩定內視鏡影像提升手術品質

隨著科技進步,微創手術已成為一般外科治療的趨勢,「精準微創」更是現階段的目標。新型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可以模擬人手多角度操作持鏡,提供穩定的影像畫面,輔助主刀醫師精準切割、縫合患部,提升手術品質、縮短術後恢復時間。
評論
評論

談到開刀房、手術室,你腦中浮現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小小的手術台旁擠滿多名醫護人員,手上持著不同的器械各自忙碌?

沒錯,一台成功的手術是由一整個醫療團隊,每個人各司其職,並保持良好的節奏與共同合作的默契,才能確保病人獲得妥善治療。

看懂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開刀房人員配置

以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來說,手術房內會有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來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同時還會有兩位分別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與協助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手術房內除了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之外,還有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以及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扶鏡助手扮演了手術過程中相當重要的「眼睛」角色,因為扶鏡助手操作的內視鏡,便是將極細長內含光纖、鏡片的鏡頭放入體內,再利用影像傳輸,將體內畫面傳導至螢幕上。由於內視鏡可以深入腹腔,傳回人眼無法透視皮膚所看到的手術部位,加上具有影像放大的作用,協助醫師更仔細觀察病兆、找對下刀位置。

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人工持鏡」考驗醫護體力、耐力

然而,內視鏡的操作,並非想像中的簡單。除了操作過程十分考驗「扶鏡助手」和主刀醫師之間的默契外,一場腹腔鏡手術動輒三、四個小時以上,要保持長時間穩定地「人工持鏡」,相當考驗醫護的體力與耐力。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坦言,「對於長時間的腹腔鏡手術來說,鏡頭畫面的穩定度非常重要。但是,當手術時間超過一個小時以上或步驟、位置較複雜,持鏡助手就容易感到疲憊、集中度下降,開始跟不上醫師的手術工作速度。」

再者,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也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造成手術畫面模糊,增加主刀醫師及開刀團隊產生視覺暈眩的可能性,進而拉長手術時間,提升手術困難度。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

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CP值高

為了滿足不斷上升的內視鏡手術需求,醫界也追尋更佳的手術方式。於是,內視鏡結合機器手臂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由此產生。

其中最知名的「機器手臂」就是大名鼎鼎的「達文西機器手臂」,但達文西手臂的體積龐大、造價昂貴、維修費驚人,每次使用的開機與耗材費高達20-30萬。對於一般民眾來說,是一筆相當高額的支出,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

為解決醫師臨床手術的多元與便捷需求,友信醫療集團代理引進由德國開發的「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有兩種不同型號,滿足不同的臨床需求,打破對機器手臂的既定印象,不僅體積輕巧、操作容易,關節活動角度靈活,更可直接架於開刀床邊軌上,手臂移動範圍能完全涵蓋整個病人,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且大部分的配件可以重複滅菌使用,每次開機約1-2萬元,導入成本低、CP值高,對於醫院及病人來說負擔降低許多。

除了費用門檻較低,劉信誠主任分享到,與傳統人工持鏡相比,機器手臂持鏡的畫面較穩定,還可以由醫師主動控制畫面,提升手術的流暢度。

另外,在執行微創手術的縫合等精細動作時,穩定、不晃動的畫面也能讓主刀醫師在視覺上較舒適且不易感到疲倦,增加手術的準確度,達到「精準微創」的目的。

▲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則可以提供流暢且穩定的影像。

胸腔鏡手術應用範疇多!日本研究揭「人手持鏡」與「機器手臂持鏡」的差異

劉信誠主任指出,近年來微創手術已是目前臨床上的主流。根據統計,在醫院開刀房所進行的手術中,傳統開腹手術對比腹腔鏡微創手術的比例,已經將近1:9。

如同微創手術的主要目的,在於縮小患者的手術傷口、降低出血量及術後疼痛的發生,因此在進行手術時間較長的微創手術,機器手臂持鏡更顯重要。

根據日本研究發現,機器手臂相較於傳統人手持鏡,不會增加手術準備時間,熟悉持鏡手臂操作的醫師更可以降低18%的腹腔鏡手術時間;且因內視鏡影像穩定,手術下刀、縫合位置更精準,在減少內視鏡穿刺套管拉扯傷口下,患者的出血量也會降低、術後恢復速度也更快,大幅降低住院天數。

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來說,便是針對消化系統、婦產、泌尿等外科手術需求所設計。透過內視鏡穿刺套管(Trocar)註冊點作為移動與旋轉的中心點,記憶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在術中提供穩定內視鏡影像的同時,也能避免內視鏡拉扯擴大手術傷口,對外科醫師提升微創手術精準度,保有穩定支撐和靈活定位能力有所助益。

▲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透過電腦登記Trocar穿刺套管作為移動/旋轉的中心點,記憶腹腔鏡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避免拉扯手術傷口擴大。

小腔室也能輕鬆進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體積更輕巧、角度更靈活

相較腹腔、胸腔等部位,對於耳鼻喉科與顱底手術,醫師要面對更小的腔室,為避免觸碰重要的神經組織及血管,更需要仰賴內視鏡精準的移動與角度。另一款新型持鏡機器手臂具有6個關節的機器手臂、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可以提供360度橫向移動視角,及垂直90度的視覺角度,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穩定提供內視鏡影像輔助醫師進行手術。 

▲具有6個關節的另一款新型機器持鏡手臂,能夠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

除了上述提到的持鏡機器手臂與傳統人工持鏡之間的差異,對醫院及醫師來說,持鏡機器手臂在人力調度上更有彈性,可以減輕醫護的視覺疲勞與持鏡姿勢疲勞。

對患者而言,持鏡機器手臂提供的穩定手術影像畫面,有助於提升手術品質,減少手術時間及併發症,讓患者安全快速地回到工作崗位或生活上。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