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 研究:讓機器人當老闆,員工會比較開心

評論
評論

近幾年來,隨著網路的進步,讓我們有機會得到更多的數據來作為各種研究的基礎,像是市場研究以及學術研究。我們往往會發現在各大社群網站上,如果要使用他們的服務就必須同意對方使用我們一些資料的權利,而這些資料可謂無所不包,像是你打字間的間隔、你在哪個消息按了贊以及你瀏覽過哪些網站等等。在與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電腦視覺(Computer Vision)等門學科的合作之下人工智能有的不少突破,Google 也在今年發表了無人駕駛汽車,並且預計兩年內正式上路測試 1。 科技究竟要帶領我們走向何方?這個疑惑相信也時不時的出現在大家心中。在去年台灣的高速公路國道收費員因國道採用遠通的電子收費系統造成了千民以上的人員失業。究竟在未來,機器是否可以取代人類?這個問題隨著時間慢慢地受到大家的重視。

機器人帶領人類?

究竟機器是否可以取代人類?這個問題我們在這裡就不做探討。但是 MIT 的電腦科學以及人工智能實驗室(CSAIL)最近有一個研究反而是探討了究竟人類是否可以被機器人所指揮?根據他們的研究,讓機器人在生產與製造的方面管理人類的工作,不止更有效率也更受到工人的喜愛。(文章由作者編譯)製造業在長期以來被認為,使用了自動化的生產線是有利的,可以讓人類可以避免不斷重複而且無趣的工作。

研究動機

MIT 這份研究的領導人 Matthew Gombolay 博士生說這個研究的目的在找到一個甜蜜點讓人們可以對這份工作有滿足感,並且有效率。

我們發現這個答案其實是給予這些機器更多的自治權,如果它可以讓人們與機器人之間的合作更順利。

實驗分組

他們將實驗分成了三個組每一組都有兩個人類與一個機器人分類如下:

  1. 手動組(由人類手動完成任務)
  2. 全自動組(所有的工作都讓機器人指派與分配)
  3. 半自動組(一個人自行決定他要做什麼,另一個人則由機器人所指派)

在影片中任務有兩種一種是提取,一種是組裝,人類可以同時做這兩種任務而機器人只能做提取這項任務。同時兩個人無法同時進行一種任務。

實驗細節

請觀賞如下影片: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J0Pmk_UDY4]

實驗結果

schedule
圖片:實驗結果

研究結果發現全自動組並不是最有效率的一組,但這樣子的方式仍然受到受試者的喜愛。這些受試者通常會說「我和機器人互相理解」、「機器人提升團隊的效率」、「機器人明顯的知道我要什麼」。 Gombolay 也強調了給予機器人控制權並不是像我們想像電影 AI 裏面擬人機器人來進行任務。他們所代表的是,我們由人類所產生的演算法來進行所謂的委任、排程以及協調工作。 與自己著手想出一個計劃相比,它更像是開發一個工具來讓我們可以自動化的完成產生計劃。 這個演算法也可以幫助我們立刻的改變現在已經有的排程,假設如果出了問題,這就是機器人勝過人類的地方,因為它可以立即藉由演算法做出改變,而如果是人類的話大多數得花非常多的時間才能想出替代方案。

研究團隊

mit interactive group
這個研究由 Gombolay 以及 MIT 的大學生 Reymundo Gutierrez 以及 Giancarlo Sturla, 還有 Interactive Robotics Group(機器人互動)的助理教授 Julie Shah 所創。機器人互動組是 CSAIL 的一個部門,主要是研究如何使機器人在較難以預測的環境中與人互動。並借由這樣的研究使人可以直接在工廠這樣的環境與機器人合作。 Gombolay 也說,在未來同樣的演算法也可以被應用在人與人之間的活動上(像是醫院資源分配)、無人載具的搜索與救援或者人與機器人一對一的合作。像是機器人可以幫助人們在一些格外需要小心的建設工作。

圖片:MIT  Interactive Robotics Group at CSAIL

演算法統治世界

在最近的各種書籍以及 文章 方面,我們可以發現所謂的核心是演算法而不是電腦。演算法像是電腦的腦,而電腦的數據處理以及運算能力就像是個強大的四肢,演算法才是真正下命令的「部位」。 前一陣子看到一篇文章 2 關於電腦在 15 年後可以談情說愛,當時覺得匪夷所思,仔細回想起來卻又覺得不是那麼的遙不可及。未來的事情還不敢說,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在 50 年代末因為技術性失業而產生的失業潮很有可能重演,如果在政府沒有完善的配套措施,包含社會福利以及第二職業的培養,或者更有遠見的看到未來的趨勢而先在教育上進行改變。 希望隨著科技的演進,像當初出現在駭客任務上的電影畫面,人類受到電腦人的控制的未來不要上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