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人生:自我監控的資料狂人 Nicholas Felton

我們真能紀錄所有的資料嗎?我們每天的生活是否就是資料的匯集?設計師 Nicholas Felton 用自己的資料向世人展現「量化人生」的初步樣貌。
評論
評論

1974 年的一天,美國費城附近的德拉瓦河(Delaware River)上,一個年輕人從一艘由台灣開往美國的貨船向下一跳,偷渡到了美國。1

紐約時報中文版今年四月在一篇 報導 中刊登了藝術家謝德慶的專訪。謝德慶是行為藝術家,他最為知名的是 1970 年代末期到 90 年代五件為期一年行為藝術。在《一年行為表演 1980-1981》這件作品中,謝德慶連續一年,每天 24 小時每個小時都打卡(即便是睡覺中也要起來打卡,所以他有「遲到」過幾次),每次打卡都拍照,而且是在定點,這樣的作法恐怕就連當今最愛自拍的網路名人都得認輸。

large_3404841415

▲ 謝德慶的自拍照(照片來源:Levent Ali

資料狂人 Nicholas Felton

nicholas felton 2

▲ Nicholas Felton

The information designer Nicholas Felton likes data: the more data, the better.

資訊設計師 Nicholas Felton 喜歡資料:資料越多越好。2

兩天前,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報導 〈 A Life in Data: Nicholas Felton’s Self-Surveillance 〉,介紹了一位資訊設計師 Nicholas Felton,這個人或許將「量化人生」做了最佳的詮釋,他對記錄資料的執著讓我想到謝德慶的「一年行為表演」。


▲ 紐約時報幫 Nicholas Felton 拍的短片。

Nicholas Felton 是前 Facebook 設計師,他的專長是資訊設計(Information Design),也會幫忙媒體製作視覺化的資料圖表,他曾入選 2011 年 fast Company 雜誌美國 50 大富影響力設計師名單。(這邊 可以看到他的其他作品。)

21 世紀版的謝德慶「一年行為表演」

nicholas felton

他自 2005 年起至今,每年都會發表《The Feltron Annual Report(Feltron 年度報告)》,將前一年關於自己、朋友和家人的各種行為量化之後以圖表的方式呈現,內容涵蓋通訊(電話、實體信件、簡訊)、地理位置、讀過的書、聽過的音樂、食物等等。這些紀錄經過他的整理、分析之後會製成精美的圖表,以紙本的形式出版。(這裡 可以看到 Nicholas Felton 歷年的報告,在圖片檔名後面加上「@2x」可以看到高解析度的版本。)

FAR13_03

以他最新一份的年度報告為例,主題是通訊。Nicholas Felton 將自己所有的通訊行為都做了記錄,從簡訊、實體信件、對話、電話、Email 到 Facebook 訊息他都做了記錄,總共有 94,824 項紀錄,平均每天大約有 260 筆的通訊紀錄,最多一天有 1,355 筆,最少也有 53 筆,有 78% 集中在工作日,22% 在週末,一天當中通訊最頻繁的是中午 12 點,最少的則是凌晨四點,兩次通訊紀錄間的最長間隔是 6 小時 9 分鐘。他對通訊的主題也做了紀錄。

FAR13_11

當然還有發生通訊的地理位置,以及通訊鎖使用的媒介。Nicholas Felton 一共在 2,864 個地點進行過對話,所有的通訊一共提到了 3,326 個地點。

FAR13_04

面對面談話佔了 Nicholas Felton 每個月通訊方式的 13.1%,簡訊最多,高達 46.4%,其次是 Email 的 33.5%,Facebook 訊息則佔了 4.8%,實體信件為 1.8%。他還會記錄自己跟多少人通訊,過去一年他一共跟 5,699 個對象做過某種程度的通訊,他也將每一種媒介最多次的排行榜,包含性別比例等等。

FAR13_08

Nicholas Felton 甚至紀錄了自己收到所有可以紀錄的文字字數(7,673,242 字,Email 就佔了 6,904,901 字)、最常出現的單字!其中一共有 126,550 個單字(只有 32,881 個字可以在牛津字典查到)。(他還把所有可記錄的對話都印下來。

這位設計師透過各種裝置,盡可能的蒐集身邊各種可以量化的資料(被稱為科學管理之父的 Frederick Winslow Taylor 一定很羨慕他),除了電腦軟體、智慧型手機,還有穿戴式裝置(FitBit、Nike Fuelband 和 Basis 手錶),他還用了 Automatic 來蒐集車上行車電腦的資料。

先前,他參與設計了一個 app「Reporter」,這個 app 會在一天之中不定期地跳出來問使用者幾個問題,諸如「現在在做什麼?」、「跟誰在一起?」、「今天喝幾杯咖啡?」或是「今天有沒有閱讀?」等等。如果各位讀者跟我一樣基於好奇買來使用,就會發現要持續紀錄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這還只是 Nicholas Felton 紀錄的一小部分而已,這也是為什麼我看到紐約時報這篇報導會聯想到謝德慶的原因。

reporter app

經過這一年,Nicholas Felton 從自己搜集到的資料得出了一個簡單的結論:

I need to do a better job of engaging in more meaningful communication and spend less time with trivial email and social media.

我在進行有意義的交流這方面還需要做得更好才行,花在瑣碎 Email 和社群網站的時間應該要減少。

「資料」不是表面上看起來很無聊的東西,資料在日常生活中無所不在,除了生物與環境會產生資料,機器之間更是不斷地產生大量的資料,如果將機器的資料轉化成言語,那麼我們很有機會體驗超人的感覺——周遭將有聽不完的聲音。

蒐集這些資料表面上看似荒謬,但 Nicholas Felton 解釋,零售商知道消費者在什麼時候會買什麼東西、電信商隨時都知道你(的手機)在哪裡⋯⋯ 一筆一筆的資料代表了我們每個人部分的特徵與識別,這些資料會被追蹤、被操控,甚至被用來對付我們自己。

知道誰可以取得這些資料、對這些資料做些什麼,是非常重要的。

就像謝德慶的行為藝術展現自己如何度過生命,Nicholas Felton 用自己的資料向世人展現「量化人生」的初步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