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TED 要強制員工在夏天「集體休假兩週」?

自 2009 年以來,TED 就強制施行「夏季停工」的政策,全體員工同一時刻一起放假。《Fast Company》資深編輯 Ariel Schwartz 某天與 TED 執行製作 June Cohen 聯繫上,她說明 TED 何以打破傳統,
評論
評論

一般而言,美國人一年之中有兩次放長假的時段,一次是耶誕節與新年之間的假期,另外一次則是抓緊夏天尾巴出門度假。雖然大部份公司都在耶誕假期通通休息,但是夏天可就不一定了,大多企業都是採取讓員工輪流休假的方式,即使會有一堆麻煩的事,比如找代理人,代理人即使自身難保,還得應付請假者的工作,導致整體效率降低。

TED 是少數「強制」員工集體休假的企業組織。如果七月底八月初有上 TED 網站,可能會發現沒有新的影片。寫 email、打電話、甚至飛鴿傳書,用盡各種方式聯絡 TED 工作人員,大概都不會收到回音。

因為大概正在某片海灘快快樂樂做日光浴,或者正在挑戰登上哪座高山呢。

自 2009 年以來,TED 就強制施行「夏季停工」的政策,全體員工同一時刻一起放假。《Fast Company》資深編輯 Ariel Schwartz 某天與 TED 執行製作 June Cohen 聯繫上 ,她說明 TED 何以打破傳統,

我們都很清楚,計劃一趟旅程有多困難。大部份人甚至都會覺得,請個兩週長假很有罪惡感。如果有什麼突發事件,我們也會傾向乖乖取消。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制定了強制休息時間,這是一個對於生產力以及幸福感都是很重要的政策。

June Cohen 指出,人人喜歡在晴朗的夏天出遊,但辦公室全年無休,所以同事們必須互相輪流請長假。不過縱使如此,長期少了一兩個人,依然削弱了整體戰力。

那麼,何不就讓所有人同時開開心心放假去呢?June Cohen 說,在長假之前與之後,都是辦公室生產力最豐沛的時刻,「集體放假帶來的工作效率超高,我們全部都按照同一份時間表工作,假期結束返回辦公室的時候,我們全部都覺得精神飽滿、士氣高昂。對團隊有益的事,就是對公司的業務有益。」

與 Ariel Schwartz 通完電子郵件後,June Cohen 就要啟程前往一個收不到手機訊號的熱帶雨林探險了。

TED 的休假福利令人稱羨,除了這兩周的強制休假之外,耶誕新年假期當然不可或缺,另外還有一個禮拜的自由假。

誠然,還是有些技術人員以及對外洽談合作的團隊還是得在全體員工休假之際,繼續留在辦公室奮鬥,確保網站運作不會發生問題,並能即時回應合作夥伴。

June Cohan 說,她會把 TED 的強制休假政策推薦給其他公司,不止為了員工好,「對於士氣、生產力、快樂氣氛感染四處,集體休假帶來的效果,美好得超乎預期⋯⋯而且,想像一下,放自己兩個星期假,不用再收到電子郵件、工作一切嘎然而止,你會有多放鬆呀!」

不過話說回來,Ariel Schwartz 在文末寫到,美國人過度強調工作,比起世界其他國家總是比較不甘好好放假休息,聽在我們耳裡應該很不是滋味吧。一年只有一次新年長假,或許加上幾天特休的台灣人,夏天已近尾聲,您有假可以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