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約會 app Tinder 的祕密魔力

約會、配對 app 這麼多,為何 Tinder 可以在眾多的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呢?
評論
評論

很多人都聽過 Facebook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在大學時程經弄過 Facemash「這個女生辣不辣」的服務,還為他自己帶來了不小的麻煩。1

沒想到多年之後,Facemash 在另一個叫 Tinder 的約會配對 app 重生,而且這回不僅只是在哈佛校園,而是蔓延到 全美大學校園 甚至全世界,開始成為人們討論的新創公司案例。Mary Meeker 在 2014 年網路趨勢報告中提到:使用者在 Tinder 上每天「滑」8,000 萬次、成功配對 110 萬次,年成長 21 倍。不僅一般人愛用,就連其他類型的產品都開始效訪 Tinder 的設計,例如社群服務 Buffer 就利用了「Hot or not」的概念推出一個網路文章閱讀 app「Daily」,也有人替當初導致 Yo 爆紅的 Product Hunt 寫了「ProducTind」這樣的 app。

那麼為何 Tinder 可以在眾多的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呢?最近在 Quibb 看到 Dropbox 的產品行銷 Lulu Cheng 寫了一篇文章 2,她說自己試過了 OkCupid、Coffee Meets Bagel、Grouper、HowAboutWe、Nerve、Hinge 和 Tinder,只有 Tinder 最成能促成約會,而且就數字面來看,Tinder 也是目前市面上最成功的 app。

約會 app 有兩種

當我們談到線上約會服務時,總會從「質」或「量」出發,要不就是針對配對品質最佳,企圖達到量少質佳,不然就是在配對數量上下功夫。

第一個方法的問題在於,系統假設機器學習能夠根據問卷填寫的結果(我的興趣、我的工作、我所在的城市等等)推測出我們的個性,進而預測我們想要怎麼樣的約會。沒錯,技術終究會進步,但對我這種連早餐都不知道要吃什麼的人來說,實在幫不上忙。Tinder 的設計反映出一種概念:約會比較是一種偶然的數字遊戲。

當你在用一個以影像為主的服務時,速度很重要。Hinge 每載入一個使用者的檔案要花上 5 到 6 秒鐘,這就表示我不太可能在零散時間當中使用。

隨性但是投入

Tinder 將自己定位成更吸引人的「辣不辣」,不只將使用者的期望維持在較低的程度,同時又讓使用 Tinder 在約外之外變得比較像是一種習慣(有些人根本就是用來聊天),算是一種副產品吧,這就是為什麼有人會跟朋友一起玩 Tinder。彷彿過眼雲煙一般,這種在團體兼做出瞬間判斷的樂趣會讓你頻繁開啟 app,創造更多偶然的相遇。

Hinge 則是一個反例,因為它的服務是根據使用者的 Facebook 社交圖譜,秀出與你有著兩層或三層連結的人,這會導致一個情況,通常你跟這些人的共同好友可能只是大學新生訓練後就再也沒見過的人,要不然就是有數十個共同好友,導致你對初步的接觸抱持著過高的期望。

Lulu 的看法您認同嗎?歡迎大家提出來討論。


  1. 由於這項服務是盜用了哈佛學生名冊(也就是「Facebook」)的照片,因此網站很快就被校方勒令關閉,Mark Zuckerberg 本身也面臨了侵犯全的指控。↩
  2. Tinder’s secret sau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