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的秘密工會

評論
評論

本文編譯自 〈The Secret Guild of Silicon Valley〉,譯者老鄭,遍歷網路、行動裝置應用以及硬體領域,喜歡思考科技在生活間的角色以及各種可能性。目前在竹科工作,希望有日能開發出每個人都喜歡的科技應用。

幾星期之前,我和我朋友在舊金山一起喝著啤酒,其中一位朋友開玩笑的跟我說:「你僱用太多文青 1 了,這樣公司規模永遠沒辦法變大,試著找些懂 C++ 的胖子吧。」

這句話挺有趣,也讓我思考起來,到底誰是「懂 C++ 的胖子」,或是其他人說的「幫 Google 維護 Server,有落腮鬍的那堆人」。又為什麼當你找到了一位,其他的同夥就像肉粽串似的跟著出現了,他們似乎彼此都認識?

問題的原因在於矽谷的頂尖工程師們,不論他們有沒有意識到,其實他們都是矽谷某個秘密工會的一員。這是一個工匠的組織,成員通常有幾種共同點:

  • 他們的工藝是創造軟體。
  • 他們通常會選擇 C、C++、Java 來當作工具——不是 Javascript 或是 PHP。
  • 他們會穿帶有諷刺性的 T 恤,這是他們的品味。
  • 他們不是住在大廈裡的那種文青,甚至不住在城裡。他們通常住在灣區某個靠近通勤車站的地方。
  • 他們會約在星期四晚上一起玩桌遊。
  • 他們內斂、理性,有點像星艦奇航裡的史巴克。

他們並不熱衷於發推特、部落格或是在研討會上發表演說。他們比較在乎建構以及分享傳遞程式碼。他們通常使用網路聊天室,會提交 Apache 專案裡的錯誤修正,有時間時他們會替 Github 上的專案做備份。

他們是軟體界的遊牧民族,在矽谷過去 40 年間由上而下傳承過來,且他們默默的、一步步穩健建構了世上最成功的公司的基礎架構。當他們離開這些公司時——如 Netscape、Sun、Yahoo——這些公司也就跟著漸漸凋零死亡。

如果你想要創立一間科技公司的話,你會需要這些人,但是你沒有辦法從傳統的僱用方式來找到他們。他們早就接過各公司招募部門例行性冷冰冰的電話、冷冰冰的 email、冷冰冰的 LinkedIn 訊息,而他們的回應也同樣是冷冰冰的。

真正屬於這個工會的成員可能會因為一個即時訊息而離開一個 Facebook、Google 的新工作,或是那些同是他們成員正在辛苦建立的新創公司。表面上成功的公司如果不能夠吸引這個秘密工會的工程師的話,他們將會在技術的效能以及穩定性上遭遇困難——就如同早期 LinkedIn 與最近 Twitter 遇到的困難一樣。

企業主或是高階管理者很難成為這個秘密工會的一員,因為要加入這個秘密工會通常需要一段學徒的養成,很少人有這個天份以及耐心去完成。但是要得到這個秘密工會的認可是可能的,要使這些成員們相信你的公司是一個讓他們能夠每日精進,積沙成塔地發展他們的工藝的殿堂。

這種公司通常是以工程導向的文化開始,每個技術上的決策都是依據技術本身的優點而不是個人的喜好。工程導向的文化也代表允許這些工匠們自己設計新工具來解決問題,而不是用效能低落的老舊方案。這也是 Google 以及 Facebook 這兩間名符其實矽谷的工藝殿堂能向工程師們驕傲展示的核心價值。

最後,這秘密工會與公司的無形契約就是他們的付出絕對不會付諸流水。對於這個工會而言最有吸引力的點就是承諾開發出來的產品將會傳遞到幾百、幾千或甚至幾百萬使用者身上,並為他們產生價值。這是一個讓人心動的交換條件,對於一些努力在建立工程界名聲的公司——如 foursquare——也是負擔得起的。

矽谷的這個秘密工會勢力廣大卻難以參透,而他們成員之間的相互影響早已決定了好幾間矽谷巨人的起落。對於新創公司而言,如果能夠找出並僱用這些幕後的無名英雄,將會成為明日的成功教材。


  1. 譯文裡的文青是我主觀的從英文裡的 hipster 翻譯過來,hispter 翻譯成文青並不算確切,但是也算是能反映出原作者的意思。原作者在文章最後也提出了解釋,用 hispter 只是為了凸顯出屬於秘密工會這些工程師的特質,希望讀者也能了解到這意義,翻譯成文青本身亦無任何貶低意味。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