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 Secret、Whisper 一窺不能說的秘密

現實生活中,將私人社交圈八卦搬上網路的匿名發文app Secret、Whisper,造成使用者熱烈迴響,兩款 app 分別在上月獲得約 2.9 億台幣與約 2 億台幣的融資。而這些 app 的崛起,也使 Facebook 回頭重視匿名性的特殊魅力。
評論
評論

自古自今人類沒有停止過想要窺探他人祕密的欲望,除了透過狗仔窺探名人,人們更熱切地交換身旁友人的八卦消息,就如同《Gossip Girl》劇中讓大家匿名上傳八卦的「Gossip Girl」部落格,一則則匿名的八卦交織出主要角色的愛恨情仇,更是成為想窺探八卦的人生活的必需品。

現實生活中,將私人社交圈八卦搬上網路的匿名發文 app Secret、Whisper,上線短短時間果真造成轟動,兩者分別在上月獲得約 2.9 億台幣與約 2 億台幣的融資。紅到在中國馬上就有幾乎一樣的複製品──「秘密」、「小聲」app。

Facebook 也對匿名傾心

結合網路的匿名特性,人們脫離身分與外在條件(甚至道德)的束縛,大膽分享秘密,這便是 Secret、Whisper 等的特殊魅力。而 Facebook 的實名制讓許多青少年卻步,因為他們不想在上傳瘋狂派對照片時,還要煩惱怎麼躲過家長和老師的眼睛。據 Re/code 報導,Facebook 預計同 Secret 合作發展匿名服務;Facebook 執行長 Mark Zuckerberg 也在在先前受《彭博商業周刊》訪談 時表明:有時候真實的身分是一種負擔,未來將發展讓使用者將可以匿名登入發文的 app。

以實名制建立影響力的 Facebook,如今也無法逃出匿名的魅力,準備發展與原先背道而馳的匿名服務。可想而知這是 Facebook 為了力挽 逐漸下降的青少年使用者 所做的決策。然而,目前許多服務皆綁定 Facebook 帳號,而匿名化的發展完全悖離 Facebook 的產品 DNA, 這樣服務會不會成功,而使用者是否信得過曾經有隱私問題前科的 Facebook?恐怕還是一個問題。

惡意發文的弊病

匿名發言具有獨特魅力,然而這也帶來了許多極化、謾罵與對立的言論,甚至激化網路霸凌,這也使得 Secret 的價值備受質疑。而內部也充斥許多科技圈的八卦,對許多投資人、創辦人造成了傷害,Netscape 創辦人 Marc Andreessen 與 Upfront Ventures 天使投資人 Mark Suster 都在 Twitter 發言批評 。Marc Andressen 表示 Secret 激發出人類負面的一面,分化人們的關係,讓人們的靈魂憂傷;實在有必要認真探討這樣的服務到底合不合理?價值何在?

天使投資人 Mark Suster 更是表明對 Secret 的厭惡,公開說已經把 Secret 刪除了:

 

Secret 創辦人 David Byttow 回應前述惡意發文的批評表示,他們正在努力解決這個問題,不僅會仰賴使用者社群的檢舉,公司也將會擴增內容過濾團隊,事先過濾明顯惡意的內容,例如直接描述他人名字的毀謗訊息,有必要會介入移除。此外,也正在研討將社群使用者的年齡門檻設為 17 歲以上,並預計未來在提及自殺意圖的內容旁,會自動跳出防治自殺的資訊。

David Byttow 更有信心的表示 Secret 與 Whisper 、 ProtSecret 或 Ask.fm 不同,Secret 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看見且回覆訊息的公開社群,使用者僅能看見自身社群或與社群已有互動的貼文,而且社群使用者很常分享求救的訊息,而所屬的社群成員會集合起來幫助與支援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Secret 的發展現況

Secret 創辦人 David Byttow 也在近期對 GigaOM 的訪談中表示,公司的成長快速,四月底將從原先的 2 人團隊增加為 12 名員工,他也認為他們的服務命中人們的需求,是大家會想要使用的服務。David Byttow 也指出 Secret 與其他社群網站不同的特別區位:

一則 Secret 的活躍壽命比一則 Twitter 推文和 Facebook 貼文還要長 1.5 倍,壽命長度界於一篇部落格文章和 Facebook 貼文的中間點,30 天前的 Secret ,都還有許多人在討論。 Secret 也特別移除貼文的時間戳記(time stamp),因為我們希望每則 Secret 給人是歷久不衰的感覺。

而 David Byttow 也坦承目前還在思考如何使「不喜歡匿名」的使用者想要使用 Secret 的服務,不過他認為匿名有其吸引人之處:

建立在真實身分的社群網站 Twitter、Facebook 等確實發展得很好,但是匿名在某些情況會派上用場:特別是使用者需要聆聽他人真實的回饋和真實想法,於是我們就創造 Secret 這個讓人們的身分和想法可以切分開來的溝通管道。

David Byttow 也表示他不喜歡 Secret 被稱作「匿名」app,因為 Secret 有提供每責貼文的出處脈絡(編按:至少都是在個人社交圈內的消息):

就如同每個人有許多不同的面向,而網路沒有辦法很好的呈現出來。 Google+ 試圖用社交圈的概念補捉,但它太過於表淺,也很麻煩,而 Secret 掌握了整個概念──你的性格與身分的每個面向──倒過來不處理社交圈的事情,讓焦點放在人們訴說的內容本身。

像 Secret 這樣的服務需要存在。 因為人們不僅需要表達我們的所思所感,也需要一個空間去瞭解身旁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及旁人最真實的想法和感受。 Secret 讓更多真相在世界上曝光,而我認為這可以使人類前進/成長。而把這個服務變成對世界有用的產物,是我們的責任。

僅管匿名服務火紅度持續攀升,但爭議也持續不斷。若 Secret 能界定清楚惡意與良善的發文界線,保護人們的隱私,並促進人們善意行為的使用,才是匿名 app 真正能永續發展的前提。而這也是想要涉足匿名服務的 Facebook 未來需思考並解決的課題。

資料來源:

1. Facebook Explores Anonymity Features
2. Q&A: Secret CEO David Byttow on runaway growth and the ethics of anonymity
3. Secret CEO Responds To Cyberbullying Critic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