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職網站的終極目標是被關掉——104 創辦人楊基寬專訪

時序即將進入四月,大學畢業生的求職季節也即將來到。從求職網站開始求職之旅似乎已是再平常不過的選擇,最近 Inside 有機會採訪到創辦人暨董事長楊基寬先生,來看看他談 104 的過去與未來吧。
評論
評論

時序即將進入四月,大學畢業生的求職季節也即將來到。從求職網站開始求職之旅似乎已是再平常不過的選擇,最近 Inside 有機會採訪到創辦人暨董事長楊基寬先生,來看看他談 104 的過去與未來吧。

訪問在楊基寬的辦公室進行,牆上掛著大大的賈伯斯海報,彷彿從 Apple Store 搬來的桌子上擺著《Jony Ive》、《Hatching Twitter》等先前引發廣大討論的原文書,連正體中文版都還沒出,已是這位渴望擁抱新時代的網路老將的讀物。

不只找工作,為你找方向

楊基寬在大螢幕上秀出「不只找工作,為你找方向」這 10 個字,道出 104 的願景,「這樣講可能有點奇怪,但 104 成立的目的就是幫每個人都找到方向,那麼就可以把公司關掉了。」他為公司設立了很高的標準:只要還有人找不到職業生涯的方向,就代表 104 做得不夠好——正如同地藏王菩薩發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相反地,當一個人找到職業生涯的方向之後,其實他就不見得再需要 104 人力銀行了。

「這樣說或許有點不自量力,」楊基寬說,「但人生就是要做不自量力、沒把握的事。人生只有一次,何必用來做完全有把握的事?」

夢想搖籃

很多人將「找到一份好工作」視為人生非常重要的事,但楊基寬說:「人生最好的選擇不僅是找到一份工作,而是找到你熱愛的工作,也就是夢想。」他說,過去 104 一直在媒合求職者與雇主,但他們的使命不只如此,104 希望可以導引出一個人的方向,而一個有方向的人,在執行自己的夢想時,難免會受限於資源。

他認為,一個國家有沒有競爭力,除了政府有沒有產業政策、企業有沒有競爭策略之外,104 鎖定在另一個不同於一般觀念的因素——是不是每個人都有在追夢。他假設,如果全台灣有 1000 萬上班族,各個都有自己的夢想並且好好地去執行,那麼他相信台灣的競爭力會比現在更強大,當然也就不會再有薪水 22k 的悲歌。

因此,結合「找方向」與「執行夢想」兩大問題,104 成立了「104+夢想搖籃」。

不僅募集資金

不同於 Kickstarter 或國內的 flyingV,104+夢想搖籃是一個群眾「募集」平台,可以讓計畫發起人募集金錢以外的東西。楊基寬說,一些夢想之所以未竟,資源不足是原因之一,而資金只是其中一種,所以夢想搖籃不是只有募集資金,還可以募集工作空間、物品甚至是人。根據網站的說明 1,104+夢想搖籃可以募集:

我們希望所有阻礙您實現夢想的資源都能被找到!舉凡資金、人員、貨物、設備…等,只要是您圓夢所亟需的,皆可公開募集。

104+夢想搖籃採取「先圓夢,再付款」,針對成功達到募集目標的專案以及上架銷售的商品收取費用。目前 104+夢想搖籃已經有 13 個專案成功募集,以資金來看也已超過 240 萬台幣。而且如果因為做出來的成果(例如商品)實在太受歡迎,還可以接著申請總計一億元的 104 創投基金作為支援。

楊基寬強調,夢想搖籃這項計畫在剛開始的時候,原始的動機並不是來自於參考 Kickstarter 等平台,「因為問題必須要夠原始,才有機會創造出原始的模式,如果你只是想要模仿其他人,那麼格局是不可能超越模仿對象的。」

楊基寬希望 104+夢想搖籃可以達到一個募集資源之外的效果:激發社會大眾做夢的活力,而夢想搖籃的群眾募集機制,可以讓做夢的人(專案發起人)一定程度知道點子可不可行。他說自己相信只要能夠被證明是好點子、好團隊,那麼就不會輕易地被埋沒。「台灣不缺錢,缺的是好創意。」楊基寬這麼認為。

「當人們不再擔心沒有資源圓夢,就能夠大膽地去找方向、去圓夢了。」楊基寬強調 104+夢想搖籃比較像是一個素人的希望平台,而不是供創投投資的平台。而且這對 104 的會員還有另外一層含意:一般人找到工作後往往就與 104「失聯」了,但是 104 希望未來能夠透過資料分析,主動提供使用者可能會喜歡的夢想搖籃專案,去激發使用者做夢的能力。

104 Plus,找到你的方向

採訪過程中,楊基寬不斷自謙「我們做得非常不好」,但仍穩坐國內人力銀行龍頭,二月剛公佈自結 1 月合併營收為 2.14 億元,較去年同期合併營收成長 22.6%,成績耀眼;不過顧問事業占整體營收逾 67%,為人熟悉的網路事業 6900 萬反而落後一截 2

但是,楊基寬其實一直在醞釀網路大反攻,除了夢想搖籃,104 Plus 更是他寄予厚望,希望重塑線上人力產業的秘密武器。

他以電晶體縮寫 CMOS 比喻這個琢磨四年的服務,C 代表雲端(Cloud based),M 是行動(Mobile),O 為開放平台(Open Platform),S 象徵社交(Social),作為第一代網路人,楊基寬擁抱新時代,104 Plus 支援第三方 app,希望開發者踴躍為 600 萬會員創造需求。

去年底他曾說,「如果過去的 104 比喻為人力網站 1.0 版,美國知名職業社群網站 LinkedIn 為 2.0 版,而明年第一季將正式上線的新 104 則為 2.5 版。」104 Plus 除了是人力網站 2.5 版,也是「為你找方向」使命的具體雛形。

「活著,是為了做夢」,楊基寬指著電腦螢幕上,他在 104 Plus 上,分享給下屬的文章,是為了鼓勵因策劃「夢想搖籃」焦頭爛額的產品經理。

我們很幸運成為目睹 104 Plus 的第一批外人。對照國內人力銀行陳舊死板的介面與大同小異的功能,104 Plus 的確頗有甩開包袱的架勢。

2.5 代社群網站,讓使用者彼此「發生關係」

104 Plus 的個人頁面,「社群」得等正式上線才能公開

每位使用者都有獨立的頁面,分享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可以提筆撰述,也能轉錄在職場上具有啓發性的內容,形式不拘。所有 104 會員又按照其所填寫的職業類別,形成一個一個社群,因此我們能夠看到同業正在閱讀什麼、關注什麼,吸取什麼資訊精進專業能力。

同時,我們可以針對這些內容進行「肯定」,這是 104 Plus 非常核心的功能。不同類型的「肯定」累積起來,便由系統分析職場人格,從而判斷使用者的專長可能落在「溝通」或「創新」等區域;使用者分享的資訊以及收到肯定的數目等其他指標還可綜合計算出「品牌力指數」,你在相同族群中的競爭力高低,一目了然。

螢幕快照 2014-03-27 下午8.26.56
先前寫下台灣太陽花學運新聞的《時代》雜誌記者 Emily Rauhala 的 LinkedIn 頁面,
她的各項新聞傳播技能被許多人「endorse」(認可)。

「分享」聽來很像 Facebook 的理想,「肯定」也有些類似 LinkedIn 的「endorsement」,不過不同於平時充滿小確幸的塗鴉牆,也不若單調的技能按讚,楊基寬說,104 Plus 與傳統「1D 履歷表」分道揚鑣,也不光是追隨 LinkedIn 式的「關係」,這份嶄新的 3D 履歷表除了「個人」與「關係」,也把「群眾」帶進來了,成為呈現個人價值的證據。

使用者在 104 Plus 上建構的自己,將被放到各家企業的人才庫中,而即使使用者尚未打算尋覓下一個落腳處,104 也會隨時推送與自己才能匹配的企業或職缺。

台灣的年輕人受制教育等各種因素,即便工作多年很多人仍「不知道自己要幹嘛」,對於未來的職涯一片茫然。如果藉著點點滴滴的閱讀,分享至這個專為上班族建立的社群中,由對自己毫無知悉的外人貼上標籤,從中摸索出自己的興趣,最終真能「找到方向」,應當就是楊基寬心中,對 104 Plus 的期許。

楊基寬說,目前 104 Plus 已經箭在弦上,即將展開內部測試,5 月就會以邀請制的方式向大眾開放。

找到理想的工作之後,人們依然不間斷地持續分享與專業有關的內容,並與他人互動,畢竟「品牌力指數」最好一直維持高檔。更重要的是,藉由「品牌力指數」產生的排名,能夠計算出使用者在產業中的身價,倘若能力條件對應的身價低於市場水準,該會員就會收到通知,提醒他該為自己爭取薪水了;其所服務的企業也會收到警示,再不提高待遇,人才就要跑了。

你,想幫 104 加薪嗎?

說到薪水,一直是個非常敏感的話題。不過,楊基寬仍不諱言,「要問能拿多少薪水之前,先問自己的競爭力值多少錢?」他攤開 104 的統計數據,最多社會新鮮人瀏覽的職缺大多集中在基層服務業,比如門市店員、餐飲服務生、助理等,反觀台灣工程師的薪水已經回穩甚至上升。言下之意,楊基寬並不認同大眾對普遍低薪的撻伐。

而若把 104 當成一個人,它的人格特質應像楊基寬所形容的戰戰兢兢、永不自滿。目前 104 收取的廣告刊登費為吃到飽模式,每年台積電透過 104 找到幾百位人才,整年刊登費卻只要三萬台幣,「低價有其原始目的,早期訂定這麼平民的價格,是希望革掉招募市場的命。」

但是時代已經改變,為了淘汰過去,也幫自己加薪,104 必須拿出更多附加價值,說服衣食父母。104 Plus 就是他們端出的成果,履歷表 1D 變 3D,提高人資找人的效率與精準度,「當然有資格調整收費模式」。

儘管 EPS 已達 8、9 元,但是他們的目標設在 10 元,每年成長沒有超過兩位數,就覺得是失職,楊基寬為這家成立 18 年的公司打了 7、80 分,「但是總分是 104 分。」

104 Plus,是不是真能為 104 加到 104 分?端視遍佈全台的老闆——求職者、上班族、企業主買不買單。

104 的二次革命

從零分開始,回首過往,楊基寬說,18 年前,30 幾歲、正值人生精華期的他「內心突然有股強大的力量促使我不再工作」。失業期間拿著報紙四處奔波,深刻感受尊嚴掃地的痛苦,這種低壓情緒卻使他靈光乍現,「如果我有這種感受,代表很多人也一樣」,這是 104 人力銀行成立的契機。

作為台灣人力銀行網站始祖,104 能否再次革網路人力產業的命?

嘗過失業的苦處,觀察台灣的求職困境,企圖解決真切的問題,從而建立「人性化」的求職管道。楊基寬認為,這是 104 身為市場領導者的原因。後進的跟隨者看到了它的豐碩果實,卻只想以模仿為捷徑,連「名字」都不敢創新,就像那個猶太人 vs. 台灣人的老笑話,前者在第一個人開加油站時,其他人選擇開張超市與餐館,而台灣人開了加油站後,其他人見到生意興隆,也想自己當老闆,但卻是繼續開了第二間、第三間加油站。

十幾年來,求職網站無論外表與功能都愈來愈像,始終不被歸類在「有創造力的產業」,說不出哪個網站有突出的特色。楊基寬說,有一次他遭外人誤認為其他人力銀行的創辦人,雖覺無奈,「唯有繼續檢討自己」。

作為市場的先進者之一,解決「求職」問題之後,18 年後 104 亟欲再次領頭,甩開對手,朝著更遠大的「方向」而去。

而它寫下的答案,將由你我來批改。



精選熱門好工作

跨境/電商運營專員

魔髮部屋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Android 工程師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後端資深軟體設計工程師

元擘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