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中)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是黛博拉,本文轉載自她的部落格文章 〈 伯樂(中)〉。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上)

說到日本的轉職,基本上篩選過程是經過書面審查與面試兩道關卡後,再來判斷是否錄取。

大多數日本企業在工程師的招募上也因循上述的做法,只憑履、經歷與口頭面談的結果便決定人選,與業務、行政等職種的篩選方式並無太大的不同。片山良平始終覺得納悶的是,既然大家想找的是真正會寫程式的工程師,為什麼總是本末倒置?先行確認應徵者是否具備良好的 coding 能力後,再來進行書面審查或面試也不遲啊…。

片山良平認為,本末倒置的原因有二。其一,書面審查具有提升企業端面試效率的意義。徵才是企業活動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但與為數眾多的應徵者面談則相當花費時間與勞力。不可否認,從履、經歷之個人的過往功績來判斷此人是否值得一見,是非常合理的舉動。但不少應徵者為了在書面審查勝出,總會費盡心思包裝一番。比方說履歷表上寫著「在歷時五年、金額為數億日圓規模的專案中撰寫 Java」,看起來好像很了不起。如果再加上「東大畢」三個字,感覺上又掛了百分之兩百的保證。不過,在看不見全貌的巨型專案中只負責小部分,並一五一十地按照上面交代下來的規格實作的 5 年實務經驗,與單獨一人從 requirement definition 到建構基礎環境、設計、開發、測試、運用…等包山包海的 3 年實務經驗,在實力上有著天壤之別。如果從寫的人的表達方式,到讀的人的認知之間完全契合事實且毫無失真,那是最理想不過了。但片山良平表示,從他面試工程師的多年經驗來看,要從書面看出一個人真正的技術實力,是相當強人所難的事。

其二,面試官等第一線工程師無暇閱讀應徵者寫的程式。片山良平表示,若規定書面審查資料中必須付上程式作品,判別這些作品好壞的工作自然是落在第一線工程師的頭上,而非人事部。然而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需要徵才的部門不是因為有人離職,就是因為現有人手無法消化與日俱增的工作量而急著補強戰力。不管是以上哪一種情況,有能力看 code 的人本身便已忙得不可開交,實在很難撥出時間審核應徵者的作品。徵才時一舉命中合適人選的機率極低,通常業界是以 10 選 1 的比例來淘汰,而光是面試就要花上「出席面試官人數 * 給每位應徵者的 1 小時面試時間 *10」的工時。再加上履歷表與程式作品的審查,更是吃掉這些大忙人更多分秒必爭的時間。此時若有 CTO 在並抽空專注於徵才事宜便無大礙,只可惜具備如此體制的公司仍屬少數。因此,雖然一小部分的企業已經覺醒,但絕大多數仍難以跨出徵才時實施 coding 能力審查的一步。

elm200 這位仁兄在 2011 年 8 月左右前往 Twitter 總部面試的經驗談 ,片山良平認為這是諸多值得參考案例的其中之一。elm200 原本便有意前往矽谷工作,無意間在 Twitter 的 timeline 看到 Twitter 徵求日籍工程師的消息後,便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投了履歷表。競爭者眾,elm200 心想自己應該在書面審查這一關便會被刷掉。沒想到幾天後竟接到 Twitter 人事部將安排電話面試的通知,完全沒做好心理準備的 elm200 在慌張之餘只好使出拖延戰術,將電話面試定在還勉強來得及惡補對策的日期。透過網路徵詢日裔美籍現役工程師等高人的意見後,elm200 了解到所謂矽谷式的面試,是由第一線的工程師輪番上陣,並疲勞轟炸似地進行一連串技術上的盤問,與日本有很大的不同。高人除了面授機宜,還介紹了兩本自習用的優良參考書籍 Cracking the Coding Interview: 150 Programming InterviewQuestions and Solutionsプログラミングコンテストチャレンジブック (程式競賽挑戰指南)。資料結構、演算法等自然是重頭戲,Cracking the Coding Interview 前半段概論部分所描述之 Google、Apple 等美國西岸的面試情境與美國人對面試的看法,與日本現狀天差地別的程度,深深震撼了 elm200。

平日不燒香、臨時抱佛腳。遠離高生產力 coding 有一段時日的 elm200,準備起來還頗吃力。首次電話面試的日子很快地來臨,接起電話後竟出乎意料地傳來一陣日語。當時 Twitter 總部有好幾位優秀的日籍工程師,因此 elm200 的 2 次電話面試皆由同鄉所主持。開門見山的第一道題目都是「為什麼會應徵 Twitter 的工作」,接下來盡是技術相關的問題,每位面試官所花的時間大概在 30-40 分鐘左右。elm200 覺得自己在第一回合的表現尚可,但第二回合卻應答地不怎麼順利,也頗為氣餒。將電話面試結果與高人分享後,elm200 得到的建議是「在美國不管是什麼事,勇往直前就對了」。因此,elm200 寫信告訴人事部希望獲得在舊金山總部面試的機會,理由是自己在 face to face 的表現會比電話來得更好,而 Twitter 也爽快地答應 elm200 的要求。

其實,elm200 並不是專程為了 Twitter 而飛往美國。原本他便計畫前往矽谷探路,進行在當地工作之可能性的“市場調查”。天時地利人和,Twitter 的面試得以包含在此次行程中,elm200 覺得自己的運氣非常好。面試日期定為 2011 年 9 月 1 日的上午和 9 月 6 日的下午,踏進 Twitter 舊金山總部大門後映入眼簾的便是寬敞、品味不凡的 cafeteria。cafeteria 的存在與辦公室巧妙地融合為一,洗鍊的整體室內設計讓 elm200 像是走進了大觀園。elm200 的首位面試官是位非常亮眼的美女。日本人對美國工程師的刻板印象通常是「邋遢、不修邊幅的男生」,有眼不識泰山的 elm200 一開始還將這位面試官誤認為人事部職員。她開口的第一句話是「要喝點咖啡嗎?」,並領著連忙點頭的 elm200 至擺放咖啡壺的地方,由 elm200 自己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光從走進總部大門到現在,連枝微末節之處都讓 elm200 感到這裡與日本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2 回合的面試下來,以一對一的方式,elm200 總共見了 8 名面試官。每位在 30-40 分鐘的時間內提出數個問題,並請應徵者回答解決對策或在白板寫下 pseudo code,並逐漸提昇至應徵者可能不易招架的難度。elm200 表示面試官所提出的,乍看之下多半是資料結構或演算法的理論性問題,但皆與第一線工程師們平日所搏鬥的現實問題有著很大的關聯,相當犀利、精闢。elm200 過去所服務的小公司所經手的多半是 prototype 的成品,仍停留在「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做出會動的雛形」的階段。而當時已擁有 1 億規模用戶的 Twitter,則將重點放在 scalability 與 security。可以想見對 scalability 與 security 考慮得不夠周詳的工程師,很難獲得 Twitter 的青睞。

姑且先不論面試結果,接下來 elm200 從親身經驗所感受到美、日兩地人才篩選基準的差異,才是更令人省思的部分。

〉〉借鑑矽谷,日本如何尋找技術人才(下)


精選熱門好工作

行銷企劃專員 (網站活動)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Server Developer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資深行銷專員(MK)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