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生產力循環

人類很妙。我們其實對自己的身體了解不多。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有些微的不同——即使我們都是「人」。雖然沒什麼根據,但我還是想要藉由這次機會,寫些我對於感覺行為和「專注」於創造與開發相關的非科學理論。
評論
評論

本文譯自 〈The Productivity Cycle 〉。譯者為愛料理實習生張宇婷。

人類很妙。我們其實對自己的身體了解不多。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有些微的不同——即使我們都是「人」。喜歡紙上談兵的人類學者及心理學家對人的行為提出了許多定義和理論。但大多數的我們並不是那麼「標準」,甚至超出定義的標準範圍內。

雖然沒什麼根據,但我還是想要藉由這次機會,寫些我對於感覺行為和「專注」於創造與開發相關的非科學理論。

動機與成就感

我從自己與同儕們做過的所有事情中發現了共通的模式。

天性。

我們都具有創造力,大部分的人想要「創造一些事」。我常常在面試和茶餘飯後聽到大家想要「從無到有地創造」(create something from nothing)。因為人總是汲汲營營於表現自己,所以才會急著想要創造新事物、開發新產品,但「需要創造」的事情背後,往往隱藏著許多難題。

我可以理解這種感覺,就好像他們存在於我的 DNA 中,當我無私的貢獻我的時間、精力在開發新專案時,我找到了自我,人類的天性驅使我解決我能力所能及的問題。

我無法自拔地受到「自我」和「天性」的驅使,因為投入全部的心力在創造、開發換取虛榮感和不對稱的開發報酬。當你集中注意力,你將會創造出規模更大、功能越完善的網站。只要適當地調整我的認知和行為,我就可以漠視成就感,從現在起,捨棄自我和虛榮心,回到最簡單狀態來驗證我的理論。

咖啡因是個零和比賽(Zero-Sum Game)


表面上,這是我一天專注程度的示意圖。

我曾看過一篇由 Arvind Narayanan 撰寫令人驚艷的部落格文章-咖啡因消耗量的計算,這真的讓我大開眼界,我看到自己每天「專注程度」的表示圖就像微積分中正弦函數(sin function)所勾勒出的圖形。當然,這是一個過度簡化的表示。但就個人經驗而言,這卻不盡然不正確。我認真工作、感到疲倦、重新振作、餓了、吃東西、打個盹,然後再往前邁進一步,然後洗澡睡覺並重複著這樣的循環,雖然不是正弦波,卻也是一個波,不是嗎?

就像我叔叔雷總是說的「任何正弦波都表示他沒有足夠的樣本!」,雖然我覺得他最後會變成直直的一條線(就像是振幅為零的波動一樣)。

我們的專注(能量)曲線具有波的每個特性,有波長、週期還有振幅。因為在這篇文中假設我們總在專注程度最低落的時間點攝取咖啡因這個刺激物,所以我們在起床或是覺得疲倦的時候喝杯咖啡來幫助我們集中注意力、提昇我們的活力。而這些舉動將會縮短我們專注曲線的振幅。

換句話說,我們藉由攝取咖啡因來減少我們在專注曲線最低點的疲憊感,但也減少最高點的專注程度。

Arvind Narayanan 博士統計此種使用咖啡因的形式對於一些想要避免生產力低落的人確實有用。像是建築師、資料輸入員、卡車司機等在每個時刻都需要專注的職業。從事上述職業的人極度有可能會因為精神不夠專注而釀成大禍。

然而,有創造性的工作者卻不會該種限制。他們總是需要有「清晰的瞬間(the moment of clarity)」來精緻他們的作業。他們需要專注曲線中的振幅來達到專注的顛峰,儘管這會使他們疲憊感增加,並且需設法在最高效率的時候工作。

Arvind Narayanan 博士擁有貨真價實的駭客精神(電腦科學博士,並且是普林斯頓大學的助理教授),他試圖利用這種曲線關係來創造他的優勢。他真的可以利用咖啡因來增加他「專注」的振幅嗎?雖然結論是來自於一些無厘頭的理論,但就我和 Arvind Narayanan 博士的經驗而言,答案是肯定的。

因為你將會在最高點後的幾個小時感到精疲力盡,所以你必須在專注曲線的最高點後三十分鐘喝一杯拿鐵,並盡己所能的工作,然後利用電腦冷卻的時間小憩一會兒。

咖啡因是個零和遊戲,但你可以從他身上獲得好處。及時的攝取咖啡因可以讓你的專注曲線屢創新高,但也會讓專注曲線的低點更低。就像是社會學課堂中提及「富者越富、貧者越貧」的概念。但這也不全然事件壞事,因為他可以讓你的腦力更加激盪!

你需要更多的能量

許多有讀過 Daniel Kahneman 的「思考的快與慢 (Thinking Fast And Slow)」會記得當中的 巧克力蛋糕實驗

Photo by Food Thinkers under CC-by-NC-SA

由史丹佛大學 Baba Shiv 領導的該實驗非常簡單。半數的學生被要求記憶一個二位數的數字,另一半的學生則記憶七位數。當他們背誦完後就走到一個大廳,然後試驗者就問他們是否需要一些巧克力或是水果沙拉來醒醒腦。被要求記憶七位數的學生比記憶二位數的學生多一倍的人數選擇巧克力蛋糕。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現象呢?

簡而言之,我們擁有一個有限的大腦能量。花較多心思記憶七位數的學生沒有多餘的能量去控制自己不要選擇蛋糕。

大腦中的前額葉皮質是主要控制人們在創造、專注還有一些像是短期記憶、假設性問題求解以及意志力的展現等作業。巧克力蛋糕實驗的結論指出在前額葉皮質中的資源是有限的,當你使用前額葉皮質來完成某項任務時,就會影響它完成其他任務的品質。

這也可以解釋了我們的第一個理論。如果我們在專注曲線中有較高的專注程度,那我們就會需要更深層的休息來撫平曲線中最低點。

即使有許多學術研究指出適當的睡眠可以撫平你的疲憊,但我無法保證這是恢復專注力最好的方法。當你無法在你疲憊的時候的長時間的休息,何不提昇你睡眠的品質?

有些人建議使用「咖啡因睡眠法」。當你攝取完咖啡因後的三十分鐘小睡一下,睡眠品質會更好而使你工作更加有效率。

適度

我必須補充一件事, Arvind Narayanan 博士發現,身體再短短兩到三週的時間就會適應咖啡因的攝取量。若你持續的攝取咖啡因,則容易成癮,未來如果有一天沒有來一杯咖啡,就會覺得全身不對勁。但你保持五天不攝取咖啡因,即可得到正常的腺苷(睡眠訊號)量,讓你回復到正常的狀態。

實際應用

我想這一部分是最為重要的,所以我絕不會拖稿演出。

  • 計算出哪些時間點是你的專注力的顛峰,在這些時候努力工作。
  • 當你專注力跌落谷底的時候,休息一下,而非再逼迫自己工作。
  • 三週用咖啡因來減少你專注曲線的振幅,一週停用讓自己的身體休息。
  • 避免其他時段咖啡因的攝取,僅在你計畫中的時間喝杯咖啡提神。
  • 不要忽視你愛的人。

一個月實行計畫

我的工作是一年一個專案,每天都是固定且差不多的工作內容。我親身嘗試了上述的方法,我成功的在這個月中維持了我工作的熱忱與動力,我認真工作並且在我悠閒的時間願意出門走走甚至繼續開發產品。其他月份只要一下班,就只想趕快窩在家裡看電視影集或是透過 Netflix 線上租片看個電影放鬆自己。

親身經歷了這個高生產月,我開始想說有沒有其他跟咖啡因類似、可以提高工作生產力的事物。如果有的話,代價又是什麼?

我真的在一兩個月中掙扎,但不是非常認真的那種。當我覺得無法完成任何工作時,是否有跟咖啡因一樣的伎倆來幫助我回復生產力,也就是說我必須找出:(A)宏觀下的咖啡因,和(B)宏觀下的休息。

宏觀下的咖啡因(Macrocaffeine)

我發現開始一個全新的專案比接續其他舊的、開發中的專案更可以激起我的熱情並提高我的生產力,我可以在截止日前完成這份專案。此外,即使知道某功能不易開發,但我仍願意嘗試。

咖啡因阻斷我們大腦中的腺苷受體,讓我們不會想睡覺。如果我們替換目前手邊的工作清單成一個臨時、更吸引人的清單,就會讓你有攝取咖啡因的感覺,達到提高生產力的效果。

宏觀下的休息(Macronaps)

這與我更加息息相關。

停止過量的工作。

在工作中小憩一下吧,我明白這不會是讓公司賺錢的最佳辦法。但我認為有類似的方法來讓公司員工更有生產力,進而提升公司營業額。有些公司會提供休假津貼,讓你在生產力薄弱的時期休假,再用「讓你好好充電」的陳腔濫調敷衍你,叫你度個假、回到生產循環中的最佳狀態。

除此之外,有足夠大開發團隊的公司會用兩種模式代表員工的狀態:「熱情模式」和「海岸模式」,當一個員工處於熱情模式時,就代表他正處於高生產力的狀態,可以把他安排在叫費心力的大型專案之中;而那些剛完成大型專案、已處於海岸模式的員工則分配到小型、較不迫切的專案,讓他們晚點開始工作、早點回家休息,等待他們回到熱情模式在接續其他大型專案。

還有許多工作室這樣的,讓工程師協助支援團隊處理客戶的問題。若工程師能在生產力薄弱之時協助支援團隊,不僅可以幫自己換份工作、調整心態,還可以減輕支援團隊的負擔,讓他們有機會喘口氣。像我就很樂意在我工作低潮時幫他們看看文件,處理客戶的疑難雜症。

這些方法主要是讓員工在他們在保有一定的生產力狀況下盡情的怠惰。當我們越快回復到高生產力的狀態,我們就可以越快、越認真地參與下個大型專案。

清晰的瞬間

我的專案和成就很少不是來自於「清晰的瞬間」。當然,我想盡可能最大化清晰的瞬間去做我熱愛的事。我不知道讓自己的體力和專注力透支是不是個長久之計,但多項研究顯示:睡眠絕對是幫助你延遲並紓緩工作低潮來臨的良方。

我無法保證這篇文章能引起你的共鳴,或者幫助到你。然而,每個人都會有工作低潮,我們要試圖消除或減少這種狀況。若有個方法可以讓你工作時更有效率,這便是屬於你的可行之道。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