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小林章字體散步

日前來台演講、簽書的《字型之不思議》作者小林章先生在行程最後一天與我們上街拍字,我們便透過他的眼睛重新審視生活週遭的字體,發現了許多平常根本不會注意,但其實相當有趣的事情。
評論
評論

本文轉載自  Justfont 〈 與小林章字體散步  〉,作者為 justfont blog 作者 WINSTON

關於字體散步是這樣的:它是新形態的休閒娛樂。其重點在於散步時必須東張西望,觀看路上字體,如路牌、招牌、指標之屬,乃至於人孔蓋上的字體,都是觀察的對象,然後擇其神來之筆者、莫名其妙者拍下照片並與親朋好友分享。

能體會其中樂趣的人不多。但只要開啟了興趣,就再也回不去了。因爲路上字體街景實在太豐富,形態各異,目不暇給,市井的多樣性與生命力顯現其中。你彷彿能從字的寫法、造型猜測店家或寫者的個性、窺見他們的生活片段。這都讓電腦字庫相形失色了,你再也無法忽視街上那些字。


小林章先生在拍很特別的油漆招牌

日前來台演講、簽書的《字型之不思議》作者小林章先生在行程最後一天與我們上街拍字,我們便透過他的眼睛重新審視生活週遭的字體,發現了許多平常根本不會注意,但其實相當有趣的事情。

台灣人好聰明

在散步前就透過他知道,其實台灣的消防栓、水帶箱很有趣。

等等,不就是個消防栓嗎?有什麼好特別的呢?


噴漆楷體+消防箱

小林先生自己透露,最近養成的興趣是觀察世界各地的消防栓。在德國工作的他注意到德式的消防栓、滅火器上沒有用字體註明,只以圖樣表示之。

到了韓國,或回到日本,也較常見黏上去的金屬立體字。但黏上去容易掉,有的時候施工者也會把筆畫貼錯,看起來就很怪。


施工錯誤示意圖

但在台灣,他發現我們的滅火器、消防栓,有很多是用噴漆體噴上去的。這種帶有手寫楷書味道的噴漆體相當具有台灣特色。據小林先生說,這種噴漆體不但好看,也不會剝落或者施工錯誤,台灣人實在太聰明了!

在南機場夜市週遭

小林先生行程最後一天原本要到(必須去的)故宮參觀。但是比起文物,他更想看富有民間生命力的東西,例如富有手寫感的老招牌——那是字體設計師的最愛。


就一輛計程車的暫停營業通知而言,他寫得非常有誠意

關於這點我們是滿有信心的——因為台灣民眾有時對待字體很認真,例如這輛計程車,誠意十足的寫了四個字告訴大家他目前暫停營業。

或是這個回收場,認真以對的手繪明體也讓人很感動。從這些事物上可以看到一點源自民間的活力吧!

所以這一天我們先到了南機場夜市附近逛。南機場夜市週遭是臺北的老舊城區。這種還沒有系統化更新的地方是字體散步最理想的地點,因為可以找到非常多老式油漆招牌。


例如這個帥氣的楷書、隸書相配的國術館招牌。

或是這個雍容大度的棉被行隸書招牌

以及在旁邊的這個⋯⋯ 以行楷呈現的生化科技美容中心招牌, 傳統味十足(而且提供的服務是挽面、瘦臉)

還有這個壓克力招牌店的油漆招牌。斑駁的痕跡可以讓我們更了解這個字原本是怎麼寫的。(不過,為什麼壓克力招牌店自己的招牌會使用油漆招牌呢?眾人不得其解)

這個夜市內攤販的手感、窄版圓體現在也不常見了。它不是非常精緻,重心的分布不一致,還會有站不正的情況。但它畢竟是夜市攤販,缺失反而能帶來草根市井樸拙可愛的感覺。更何況並非拿來閱讀,也就會站在欣賞的角度看待它,而不是批評它了。


廣東粥攤販

但除了老招牌之外,小林先生也拍了許多我們意想不到的東西。

例如這個⋯⋯ 巡邏箱?


偷渡一下在士林拍到的巡邏箱

巡邏箱上面的字樣是噴漆的楷書。噴漆字(stencil)其實很多國家都有,但噴漆楷書就是道地的台灣特色了,我們也是透過一些日本朋友才知道這件事情。這種字體的模具是從白鐵行誕生的,當天我們也經過了一家很特別的白鐵行。


柔軟的楷書透過堅硬的鐵板表現出來,字體模範就是來自這樣的店家。

但禁止停車的告示又有什麼特別的呢?


小林章先生非常執著地收集世界各國的「停」

在小林先生最新的書中,有個段落專門討論日本的國民字體:圓體。這種字體廣泛應用在日本各種招牌、號誌上,是為什麼呢?難道是因為日本人覺得這樣比較親民,所以到處都用圓體嗎?但是連「停」這種正經的告示都要有親和力嗎?


世界各國的「停」大多是八角形+醒目的黑體或無襯線字體

為了比較各國交通標誌上字體差異造成的不同觀感,他搜集了許多帶有 “stop”、「停」字樣的號誌。所以到了台灣也不免看一下。這個「停」是台灣的路牌黑體(台灣路牌黑體也是有故事的)

注:在小林章先生新書中考證,日本多用圓體告示恐怕不止具有親和力這麼簡單。在實地探訪招牌師傅後,他發現比起黑體而言,圓體的書寫程序反倒簡便許多。這種製作效率或許才是圓體普及的原因。


南機場夜市對面忠義國小的告示上有注音符號

注音符號也引起了注意。注音符號只有台灣使用,堪稱台灣特有種。而且注音符號是基於漢字筆畫而創造的表音符號,是這一點吸引了字體設計師的注意吧!


這要從右往左念

連卡車上的文字方向也引起一行人的討論。傳統上,漢字如果是橫排,閱讀順序是從右到左的。這樣的傳統其實在台灣民間保留許多。不止如此,舉凡郵筒、配電箱上的標誌、字體也要拍。因為手工感的噴漆台電標誌其實設計得很有特色。台電標誌為什麼會很吸引外國朋友的注意呢?可能是因為「台電」兩個漢字相合的形狀本身就接近菱形,這個 logo 巧妙的據此發揮創意。


下次可以欣賞一下沒特別注意過的台電標誌噢

你或許沒注意的字體

散步到這裡,如果都還覺得不特別,先看看這些平常不會注意的字體再說吧。例如道路油漆字:它也是字體,但不是招牌、螢幕或書本上的字體,所以平常也不太被討論。但這個道很有趣,中間是一個王,整個就是王道的意思(咦)。


道路油漆字:道中有王

可是人孔蓋上的字體又有什麼好拍的啊!

人孔蓋是這樣的:撇除字體好不好看不談,人孔蓋字體有趣的點在於多樣性。很顯然台北市(還是應該說全台灣)各工程單位都各自為政(難怪開挖都不先約好的,一個挖完再換一個),前後期施工標準也不同,字體更是手工的。所以往往可以在這種金屬蓋子上看到同樣文字的差異寫法。


相當多元的人孔蓋

例如這個上面的北,比較接近目前教育部標準寫法,但在下個蓋子上卻又變成接近傳統印刷體的寫法了。污也不一樣。這個污是古字寫法,那個污是教育部標準法(而且,不止楷體,還有仿宋體喔)

說到異體,當天看到最特別的寫法其實是這個看起來很一般的電腦字招牌,可是那個文怎麼會這樣寫?眾人百思不得其解。


旁邊的楷書招牌其實寫著「儷文服飾」

還有一些「字」,既不是異體,也不是一般的字:


民宅門窗上的豐富合字

「合字」很常在過年貼在門窗的「斗方」上看到。這種合字特別能表現漢字「圖形化」的特色——利用單字形狀的特色組成新的圖樣,不但視覺要平衡,也要同時傳達意義。例如這裡的「日進斗金」、「福壽喜」、「黃金萬兩」,以及最後一個‧‧‧‧‧‧你看得出是什麼嗎?


什麼知足?

不過一上午逛下來,最讓我們驚奇的其實是


小林章:「那個數字是義大利斜體啊 (italic)」

咦?不就是個門牌號碼嗎?但是當小林章先生說出「那個數字是義大利斜體啊 (italic)」,我們才驚覺,對耶,我們的門牌號碼是 italic 沒有錯,但為什麼以前都沒有意識到這件事呢?(而且話說這個 4 也分太開了)

其實台灣門牌有趣的地方在於一戶可能會有兩塊以上的門牌。例如這一戶人家有一塊官方的門牌,數字是義大利斜體;但另一塊招牌可能是區公所或是里長另外新發的(也有可能是自己做的),數字又變成正體了。


台灣的老式藍色門牌數字是正體,新的綠色路牌數字是 italic 斜體,有時候會並存。

在士林老街

午飯過後我們直接拉車來到士林老街。士林老街就在士林夜市現址旁邊,假日晚上人滿為患。在這附近有一條小西街,蔚為奇觀:整條街的招牌幾乎都是手寫油漆招牌。這在現代電腦化招牌席捲之下反倒變成彌足珍貴的景觀了。


以上這些油漆招牌,全部都在同一條街上, 而且風格近似,似乎都是同一位師傅寫的(士林夜市附近的大西街)

也是油漆字的「請勿停車」:這是很多台灣家戶都會請師傅來寫的告示,大概是一家一戶唯一需要對外透露的資訊:不要停在我家門口,謝謝。每一戶都針對自己的需要客製,甚至自己手寫,便有了多樣性。也因此「請勿停車」體也很值得觀察,與道路油漆體、人孔蓋金屬體是同樣道理。像這個以隸書呈現的告示典雅而不失嚴肅,是由經驗老道的師傅大略打稿描框線後,使用油漆、筆刷,像寫書法一般手寫上去的。


也是台灣特有的手寫隸書

咦?這張是在拍什麼?

原來是拍隱藏在柱子後的攤販。

在台灣也常見的疊圓體

疊圓體源自日文字體「スーボ」。它其實大有來頭。スーボ由字游工房傳奇的創辦人鈴木勉設計,是第二屆石井字體創作獎(1972)的最優秀字體。當時,鈴木勉先生只有 23 歲。這種字體到了中文世界變成了「疊圓體」。它無法使用筆畫組件的方式製作,必須手動組成,製作比較費工。

疊圓體圓上加圓,很可愛,一開始設計的初衷或許是專供童書市場或玩具一類。但因為具有肉感的聯想,也很適合放在食物上。

甚至是放在這種海報上‧‧‧‧‧‧

疊圓體最初在日本開發出的目標市場為童書市場, 但是後來發現是食品界以及情色產業最愛用

走著走著,經過許多有特色的招牌,但招牌太多,時間太少,小林章先生要趕回飯店收行李準備搭機前往下個目的了。這一趟透過他的眼睛,我們看到許多平常不會注意的事情,而且臨走前又多看到了一個:


這個「心」因為顧及整體造型的關係,點被移到了彎鉤之內。這種寫法也在許多老招牌上面可以見到。

goodbye

最後小林章先生一行到了文林路上搭車,離開準備去機場
事後小林章先生也來信給譯者 Tamago 感謝這趟非常有趣的旅程。


人機合一新型態微創手術,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精準持鏡機器手臂,穩定內視鏡影像提升手術品質

隨著科技進步,微創手術已成為一般外科治療的趨勢,「精準微創」更是現階段的目標。新型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可以模擬人手多角度操作持鏡,提供穩定的影像畫面,輔助主刀醫師精準切割、縫合患部,提升手術品質、縮短術後恢復時間。
評論
評論

談到開刀房、手術室,你腦中浮現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小小的手術台旁擠滿多名醫護人員,手上持著不同的器械各自忙碌?

沒錯,一台成功的手術是由一整個醫療團隊,每個人各司其職,並保持良好的節奏與共同合作的默契,才能確保病人獲得妥善治療。

看懂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開刀房人員配置

以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來說,手術房內會有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來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同時還會有兩位分別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與協助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手術房內除了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之外,還有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以及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扶鏡助手扮演了手術過程中相當重要的「眼睛」角色,因為扶鏡助手操作的內視鏡,便是將極細長內含光纖、鏡片的鏡頭放入體內,再利用影像傳輸,將體內畫面傳導至螢幕上。由於內視鏡可以深入腹腔,傳回人眼無法透視皮膚所看到的手術部位,加上具有影像放大的作用,協助醫師更仔細觀察病兆、找對下刀位置。

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人工持鏡」考驗醫護體力、耐力

然而,內視鏡的操作,並非想像中的簡單。除了操作過程十分考驗「扶鏡助手」和主刀醫師之間的默契外,一場腹腔鏡手術動輒三、四個小時以上,要保持長時間穩定地「人工持鏡」,相當考驗醫護的體力與耐力。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坦言,「對於長時間的腹腔鏡手術來說,鏡頭畫面的穩定度非常重要。但是,當手術時間超過一個小時以上或步驟、位置較複雜,持鏡助手就容易感到疲憊、集中度下降,開始跟不上醫師的手術工作速度。」

再者,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也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造成手術畫面模糊,增加主刀醫師及開刀團隊產生視覺暈眩的可能性,進而拉長手術時間,提升手術困難度。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

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CP值高

為了滿足不斷上升的內視鏡手術需求,醫界也追尋更佳的手術方式。於是,內視鏡結合機器手臂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由此產生。

其中最知名的「機器手臂」就是大名鼎鼎的「達文西機器手臂」,但達文西手臂的體積龐大、造價昂貴、維修費驚人,每次使用的開機與耗材費高達20-30萬。對於一般民眾來說,是一筆相當高額的支出,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

為解決醫師臨床手術的多元與便捷需求,友信醫療集團代理引進由德國開發的「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有兩種不同型號,滿足不同的臨床需求,打破對機器手臂的既定印象,不僅體積輕巧、操作容易,關節活動角度靈活,更可直接架於開刀床邊軌上,手臂移動範圍能完全涵蓋整個病人,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且大部分的配件可以重複滅菌使用,每次開機約1-2萬元,導入成本低、CP值高,對於醫院及病人來說負擔降低許多。

除了費用門檻較低,劉信誠主任分享到,與傳統人工持鏡相比,機器手臂持鏡的畫面較穩定,還可以由醫師主動控制畫面,提升手術的流暢度。

另外,在執行微創手術的縫合等精細動作時,穩定、不晃動的畫面也能讓主刀醫師在視覺上較舒適且不易感到疲倦,增加手術的準確度,達到「精準微創」的目的。

▲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則可以提供流暢且穩定的影像。

胸腔鏡手術應用範疇多!日本研究揭「人手持鏡」與「機器手臂持鏡」的差異

劉信誠主任指出,近年來微創手術已是目前臨床上的主流。根據統計,在醫院開刀房所進行的手術中,傳統開腹手術對比腹腔鏡微創手術的比例,已經將近1:9。

如同微創手術的主要目的,在於縮小患者的手術傷口、降低出血量及術後疼痛的發生,因此在進行手術時間較長的微創手術,機器手臂持鏡更顯重要。

根據日本研究發現,機器手臂相較於傳統人手持鏡,不會增加手術準備時間,熟悉持鏡手臂操作的醫師更可以降低18%的腹腔鏡手術時間;且因內視鏡影像穩定,手術下刀、縫合位置更精準,在減少內視鏡穿刺套管拉扯傷口下,患者的出血量也會降低、術後恢復速度也更快,大幅降低住院天數。

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來說,便是針對消化系統、婦產、泌尿等外科手術需求所設計。透過內視鏡穿刺套管(Trocar)註冊點作為移動與旋轉的中心點,記憶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在術中提供穩定內視鏡影像的同時,也能避免內視鏡拉扯擴大手術傷口,對外科醫師提升微創手術精準度,保有穩定支撐和靈活定位能力有所助益。

▲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透過電腦登記Trocar穿刺套管作為移動/旋轉的中心點,記憶腹腔鏡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避免拉扯手術傷口擴大。

小腔室也能輕鬆進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體積更輕巧、角度更靈活

相較腹腔、胸腔等部位,對於耳鼻喉科與顱底手術,醫師要面對更小的腔室,為避免觸碰重要的神經組織及血管,更需要仰賴內視鏡精準的移動與角度。另一款新型持鏡機器手臂具有6個關節的機器手臂、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可以提供360度橫向移動視角,及垂直90度的視覺角度,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穩定提供內視鏡影像輔助醫師進行手術。 

▲具有6個關節的另一款新型機器持鏡手臂,能夠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

除了上述提到的持鏡機器手臂與傳統人工持鏡之間的差異,對醫院及醫師來說,持鏡機器手臂在人力調度上更有彈性,可以減輕醫護的視覺疲勞與持鏡姿勢疲勞。

對患者而言,持鏡機器手臂提供的穩定手術影像畫面,有助於提升手術品質,減少手術時間及併發症,讓患者安全快速地回到工作崗位或生活上。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