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者的「心」方向:填滿三個能量桶

儘管在科技公司的文化裡,不睡覺,長工時,甚至不斷挑戰體能極限的行為是被廣為推崇的。但 Verresen 認為這並不會帶來長期的成功。當有客戶需要她幫助時,她會收集足夠的數據資料,為客戶制定獨特的策略,目標只有一個:能量最大化。
評論
評論

編者按:本文來自 First Round Review,他們準備的文章既講故事,還同時向創業者提供可操作的建議,以助力打造優秀的公司。

新創公司高管培訓師 Katia Verresen 的新客戶遇到了個大問題:他急需每天多出 3、4 個小時,這明顯是個奢望。對於一個日日陀螺般忙碌的創業公司創辦人來說,當他已經忙得沒有時間管最重要的兩件事——募資和招人時,他不得不停下來看一看時間都去哪兒了。他找到了 Verresen。

儘管在科技公司的文化裡,不睡覺,長工時,甚至不斷挑戰體能極限的行為是被廣為推崇的。但 Verresen 認為這並不會帶來長期的成功。當有客戶需要她幫助時,她會收集足夠的數據資料,為客戶制定獨特的策略,目標只有一個:能量最大化。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試了才知道。在嘗試了 Verresen 的建議之後,這個客戶感到每天好像多了 60% 的能量。他不僅對公司的未來有了更清晰和明確的規劃,也通過高效利用早晨的時間,從晚上找到了他想要的那 4 個小時。最重要的是,他重新找回了對生活的掌控和在享受生活的能力。

填滿你的桶子

Verresen 鼓勵她的客戶們把下面這三種能量看成三個需要被填滿的桶子。

  • 身體能量: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體力是最能改變卻是最容易被忽視的。
  • 情緒能量:在某一個特定的時刻你的心情如何,是激動,焦慮,還是絕望?情緒對每個人一半以上的行為和選擇有著決定性地影響。
  • 心理能量:這裡的思維能量,不只是腦力,也包含對目標的果敢和堅毅的內心。只有在體力和情緒兩個桶被填滿後,才有可能專注,敏銳地去感知,思維才能發揮能量。

當這三隻桶互相作用時, 出色的表現才有可能持續性地發生。你的生產力會呈現出指數增長,並且能夠更迅速而高效地完成任務。

Verresen 說,對她而言,培訓高管並非僅僅是改變客戶的環境或是行為,而是改變他們的信念系統。當一個人成為領導者時,他們外部的身份就改變了,內在自我認知也要跟上腳步。

如果說人真的不能改變,那我們今天也不會有那麼多偉大的公司了。

為了擁有足夠的訊息來促成這場轉變,Verresen 不僅需要客戶記錄下每週三日自己的行為,她也會選擇與客戶共事的人進行一對一的會面,以確保對於客戶的了解是 360 度的。為了幫助客戶,Verresen 需要了解以天為單位,他們的能量水準是如何波動的,並且能量的波動如何影響他們做出決定。

創業是一項耐力運動

多數人都知道怎樣才能體力充沛:充足睡眠,合理膳食,適度運動。但有執行力的人少之又少。Verresen 說,正因為身體上的很多感官來自於本能,我們有時才無法辨識它們。如果你選擇創業或者身居管理層,當你認真記錄身體的感官時你會發現,大多數時間你處於「戰鬥或逃跑」(fight or flight)的狀態之下。在人們經歷壓力後的兩秒鐘內,機體經一系列神經和腺體反應,會釋放腎上腺素,帶來強大的力量為防禦掙扎或者逃跑做好準備。但與此同時,當進入「戰鬥

或逃跑」狀態,大量能量被消耗。因此盡可能多地儲備能量是很有必要的。

為了得知客戶的體力儲備,Verresen 提出這些問題:通常什麼時候你會注意力集中?你能找到時間運動嗎?你的睡眠模式是什麼?在會議之間你會休息一下嗎,還是一鼓作氣?在會議中你通常會有什麼程度地參與?

接著,Verresen 填充數據,繪製出以時間軸為橫坐標,精確到小時,比較注意力集中程度和身體勞累程度的圖表,精確到小時。當你的行為數據被細緻記錄下以後,回過頭來看,就好像電影回放一般。從圖表上可以清晰地看出在哪些時間塊你最能夠集中註意力,什麼時間塊體力最充沛。從而找到你一天中思路最清晰最高效的時間段。在這些時間段裡面你更有應該把精力用在困難而不容易解決的問題上。而在相對疲勞的時間或是精神高度集中之後的時間段內進行簡單易行的任務。這種時間塊具象化的意義遠遠超於僅辨識出自己是晨型人還是夜型人。

按照個人能量分佈來重新規劃你的日曆,能極大地提高生產力。

Verresen 曾經有過若干個堅信自己夜晚效率最高的客戶,他們都聲稱自己的大多數工作完成於晚上 7 點到凌晨 3 點間。但是當 Verresen 在觀察他們的能量記錄時卻發現,他們夜晚高效的原因是,要嘛白天一直被打斷,要嘛白天有大量會議。只是因為他們唯一能專注做事的時間是晚上,並不意味著晚上是他們生物鐘內最高效率的時間段。並非是他們選擇做夜型人,而是晚睡和睡眠不足令他們喪失了做晨型人的機會。

睡眠並非像人們想像的那樣可以被忽略,通過和睡眠搶奪時間,在 Verresen 看來是人們犯的最大錯誤。Anders Ericcson 的知名研究顯示世界上最出色的小提琴家平均每天睡 8.5 小時才能夠保持頂尖。Verresen 說,她曾遇到過許多表示自己每天睡 3,4 小時足矣的人,然而他們後來付出的代價就是,日後的成就打了折扣。對於想要保持最佳狀態的人來說,8 小時的睡眠是有必要的。

如果實在無法實現 8 小時的睡眠,Verresen 提倡小睡。如果這個再做不到那麼試試每 1.5 到 2 小時間休息 10 分鐘吧。可以站起來,眺望遠方,做一做簡單的伸展運動,或是接一杯水,深呼吸等等。

多數人都知道這些小竅門,但當我們陷入「戰鬥或逃跑」模式時我們通常會告訴自己沒時間做這個,中途停下的成本太大了。短暫休息的目的不是為了做休息時要做的事,而是利用這個時間來舒緩壓力。「戰鬥或逃跑」模式會讓我們心跳加速,這時候就需要深呼吸來緩解。

沒有足夠的體力,何來情緒和思維力量。你的身體能量也會對你身邊的人產生影響。無論是你在會議中的表現,還是微小的身體語言都無時無刻在訴說著你的身體能量。當作為領導者的你變得疲勞或失去耐心時,你的員工們都會感同身受。

如果想嘗試互相培訓,Verresen 建議可以選擇和同事組對,互相觀測圖譜幫助對方找出高效作業時間段。

情緒力量需要學習

對 Verresen 來說,EQ 有著不同的意義。人們通常對情商的定義是,是否通達社交。但其實它可以通過管理情緒而爆發出驚人的力量。

在同一張用來監測注意力和疲勞程度的圖表上,Verresen 也要求她的客戶記錄下精確到小時的情緒變化。

下面這張表是給人類情緒分層的圖譜。表格的最頂端的情緒,能帶來超敏捷超水平的發揮。而在表格頂端的情緒下,你則不只會失去動力,甚至會覺得無助。

02

記錄情緒的目標並非讓客戶們對他們自己和工作感覺良好或打擊他們的信心。每個人都不可避免會有消沉甚至觸底的時刻。創業尤其是個大過山車,起起伏伏在所難免。而記錄和回顧的目的就是給客戶們提供方法和渠道,實現從圖譜下方向上方加速前進。

Verresen 說,填滿情緒這只桶的第一件事是更加了解自己。既然可以偶爾讓身體休息,不如也花一點時間了解自己的情緒——在這一刻,你的心情怎麼樣?了解自己情緒的脈動能夠對自己的潛能做出相應的評估。

如果說身體能量是你的車,那麼情緒能量就是油箱裡剩下的汽油。

Verresen 說:「我總聽到人們說:『我只要熬過下面兩週就可以了』。」聽上去充滿無奈,但不幸的是這種應當是特例的狀態卻變成了常態。問題是,然後呢?你真以為兩週後一切都會好嗎?當我們認真開始關注自己的情緒時,會發現它比我們想像的要更容易預測。

如果數據顯示,你總是在下午 3-5 點間感覺沒有動力,那這就是你可以做出改變的時侯了——從早晨的第一件事開始改變。試想,假設你醒來就心情不好,那這一天都不好的概率就變得很高。但情緒是自己掌控的,所以你隨時可以選擇「刷新」,重頭來過。事實上,Verresen 直截了當地告訴了她的客戶,如果前一天你沒睡飽,就別太指望第二天你的情緒能好。如果你真的太累了,不如就選擇在這一天停止戰鬥,在家工作,取消會議,或是做一些簡單的任務。

另一個調整情緒的關鍵是了解你情緒的觸發器。在客戶記錄了幾天自己的情緒後,Verresen 會問他們下列問題:在他們最積極和最消極的時候,和誰在一起?他們在做什麼?尤其是本來高高興興心情卻突然一落千丈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如果你了解自己的情緒觸發器,那麼你就可以選擇是否要對其作出回應。

要學會抓住情緒並把它們拋諸腦後。Verresen 認為當你從一個會議奔向另一個會議,想一想前一個會議是否會影響他們在下一個會議上的表現和反應。如果我們不給自己留下過渡的時間,情緒就會相應的遷移。為了避免株連,你必須刻意地把包袱卸下。Verresen 告訴她的客戶們,想像你提著沉重地行李箱,只有放下它們才能輕裝上陣。這實現起來並不容易,需要長期的練習和決心。

Verresen 見過的一個格外負能量的情緒是「比較」,

對於高效能人士來說,這更加是致命的。人們或許會以為和更成功的人比較,是對自己的鞭策。但其實深埋內心的是不安全感和對於改變的無力感。「比較」會帶來憤怒和不滿,而它們則會蒙蔽你的雙眼讓你看不到其他可能性,並且降低效率。

對外的直接表現則是對直系同事失去耐心,這有可能帶來更惡劣的影響。創業公司的領導者們本身的高效率使他們對共事者也要求頗高。領導者們有時會混淆究竟自己是沒耐心還是單純希望大家一起提高效率,進而徒增焦慮感。為了解決這個問題,Verresen 要求她的客戶們回憶一些他們行事高效的時候。在那些時候他們為什麼如此高效?當客戶被引導思考時,會發現他們當時感覺很好——不是焦慮,不是超長工作,不是對未來的激動, 而是感覺很好。只有在心平靜氣解決問題時,你才能有這種「好」的感覺。

正如你能告訴你的心慢慢來一樣,你也可以告訴你的大腦,利用美好的回憶多從正面思考。當去回憶你的一些成就時,你能感到心理上的改變。又或者,如果你悲傷到無法工作,可以去想一些你特別感恩的事情,可以是你的家人、隊友。這是一個你能感到安全和歸屬感的時刻。當這些美好的細節一點點浮現,你的大腦會清空當下的不快,通過化學反應產生正能量,對自己和他人都增加肯定。這也並不容易做到。正因為我們在弱肉強食的食物鏈中生存太久,人性很多時候會傾向於消極面。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可以輕易忘記美好的時刻。即使成功了,他們關注的不是當下成功的喜歡而執著於下一個難以攻克的目標。

我們如此輕易地刪除成功,難怪看不到未來的希望。

慶祝和重溫近期的成就,是讓大腦清醒的最好方式。尤其對於高管和創始人來說,他們有責任提高整個團隊的士氣。他們需要讓每個成員都能找回情緒力量。

心力的改造力量

真正的清醒來自心力和信念。在填滿了體力和情緒能量這兩隻桶後,內心才能夠發揮作用。強大的內心就是一個優秀的領導者和一個傳奇領導者間的區別。

信念是一種把你從你的想法中解救出來的能量。每一天我們都有百萬個能引發壓力、焦慮、沮喪的想法。這些想法也有百萬個拖你後腿的途徑——但是,你不一定要相信它們。

企業家們憂心忡忡。他們擔心要花更長的時間,擔心僱傭了錯誤的人,擔心下一輪融資無法成功,等等。這些事情的唯一共同點就是還都沒有發生,它們卻扭曲了現實,直到突然有一天你發現,你已經失去勇氣了。另一個創業者的共性是:他們似乎從未盡全力過,結果也一直都沒有令他們失望,從小學到大學都是如此。他們用最少的心力依然能成功。但當你要建立一個公司時,事情就沒那麼簡單了。

心力能讓你更加宏觀地看待公司和團隊。當你的心力強大時,你的思維就好像攝影機,可以記錄下一切細微的情況,它能讓你潛心觀察而不是直奔結論,其靈敏性能讓你就事論事就人讀人。當你更善於控制自己的思維時,你能看到心力帶來更多正能量。在冥想中人們學會了,如何將偏離的思想引導回來。同樣,Verresen 建議她的客戶們辨識出破壞性地思維模式,引導自己專注於手中正在進行的任務上。當你在沒有任何雜念的情況下觀察自己的內心時,就是心力發揮作用的時候。

心力不足會反應在下列情況出現時:

  • 你發現自己陷入對超出掌控的事情的焦慮中。為什麼那個人要辭職?事情最後是怎麼崩盤的?是我的錯嗎?
  • 你甚至無法集中注意力幾分鐘。長期在 Gchat 或 Facebook 等社交網絡上游盪而不去做極待解決的事情。
  • 光是想到下一個任務就已經覺得不堪重負。
  • 你在被動地做著當下的事情,沒有在向長遠目標邁進。

這些的產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你畫地自限,被自己困在了當下,困在了一個壞的情況裡。為了能夠重置心理能量,你要做的是把所有困擾你的東西寫下來,貼到牆上,在周圍留白,你需要空間思考。

給予一些東西空間的同時也要給它時間。Verresen 建議每週選擇兩個 1.5 到 2 小時的整塊時間作為冥想期。它們需要被實實在在地放在行事歷上以確保無人打擾。最好也不要在這兩個時間段後安排會議。這兩塊時間應當選在註意力高度集中的時間段內,以確保可以放空,重置,思考當下和規劃未來。這兩段冥想,也應當在你感覺安全和舒服的環境之下進行。Verresen 建議不要在你通常的工作環境中,以避免任何形式的干擾。

當人們有了空間,他們能夠大展拳腳。當他們感到狹窄,他們的能力也會縮水了。

同時,Verresen 也建議,合理規劃一下一定會有人打擾的時間段。可以選擇安排一些一對一的會談,也可以設置一些公開的互動時間。特別是當一個公司在迅速成長並且不斷有新人加入時,如果要保證“開門政策”(open door policy) 卻不設置一個固定的時間是不現實的。Verresen 認為許多領導者都認為他們在幫助員工和同事解決問題方面表現出色,但與此同時代價是有限的精力可能讓他們忽視了更嚴重更優先的問題。

把三只桶子放在一起

融資是科技公司創辦人體會過的壓力最大的經歷。這彷彿給三只桶分別都加了重量。在保證公司正常運營的同時,要經歷無盡的會議,和投資人不斷地交流。一份一份募資簡報被修改,被拒絕,被接受,被撕毀。

要不斷去想那些你完成的、好的、積極的、成功的事情,想一想那些令你傾佩的共事者。只要你在這個行業中一天,你就要堅信自己在做的事情,並且堅信資金遲早都會到位。你不能提前被擔憂和焦慮打倒。就像在飛機上你必須先戴好自己的氧氣罩才能去幫助別人一樣,你必須先管好自己。確保你得到了充足的睡眠,了解和控制自己的情緒,捨棄那些擾亂心志的想法。

融資是場馬拉松,但多數人卻把它當成百米衝刺,一次把資源耗盡。Verresen 認為,你需要用心力在去做簡報的門口找到你的自信,不要把正常的消極的情緒看成是失敗的預兆。你需要深思熟慮融資策略,假如你

真的迫切需要完成這一輪融資,那就不要太在意你為什麼和這個投資人合作。當然,需要牢記的是,你需要的不只是金錢,更是一群有戰略眼光的合作夥伴。Verresen 說,這筆資金到位之後的打算,才是長遠看來能否成功的決定因素。

很多時候,一輪又一輪融資期間的巨大壓力和恐慌會淹沒了這一輪結束時帶來的欣慰。但請記住,一旦獲得了資金,要徹底慶祝。因為它可能在未來某天給你注入一劑強心

針,推動你的前進。Intel 的 CEO Andy Grove 主張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但 Verresen 卻認為只有因為不屈不撓而無所畏懼的創業者才能存活,並享受沿途的風景。

[ 本文編譯自:firstround.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