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野造就命運,行動遊戲一方之霸 Kabam 的傳奇故事

這些社群遊戲,就是來自 Kabam,名字聽來陌生,但它可是美國當下最炙手可熱的遊戲公司,2013 年營收翻倍達 3.6 億美元,截至目前融資逾 1.2 億,投資者包括 Google Ventures、Redpoint Ventures、Intel Capital 等知名創投,估值達到 7 億,正慎重考慮於今年底朝 IPO 之路邁進。
評論
評論

你或許沒聽過 Kabam,但可能曾在「亞瑟王國」當過領主建造城堡,掠奪其他部落,也可能對「亞特蘭蒂斯之龍」著迷不已,欲罷不能。

這些社群遊戲,就是來自 Kabam,名字聽來陌生,但它可是美國當下最炙手可熱的遊戲公司,2013 年營收翻倍達 3.6 億美元,截至目前融資逾 1.2 億,投資者包括 Google Ventures、Redpoint Ventures、Intel Capital 等知名創投,估值達到 7 億,正慎重考慮於今年底朝 IPO 之路邁進 1

img02
▲ Kabam CEO 周凱文(Kevin Chou)

Kabam 成立於 2006 年,時名 Watercooler。是由四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畢業生創辦。儘管矽谷工程師不乏亞洲面孔,但主導公司成立仍相當罕見。Kabam 的華裔共同創辦人 Kevin Chou(周凱文)卻成功帶領公司擺脫 Facebook 的依賴,迅速在手機遊戲領地開疆闢土,與未能即時轉向如今身影沒落的 Zynga 形成強烈對比,但是 Kabam 卻相當低調。

的確,前有 Zynga 在 Facebook 締造一時輝煌,後有來自英國的 King.com 以 Candy Crush Saga 席捲全球,芬蘭的 Supercell 也因部落日記(Clash of Clans)和 Hay Day 迅速攻佔遊戲迷的手機螢幕,它們是媒體鎂光燈的焦點,輕鬆可愛的休閒遊戲從小孩到媽媽都愛不釋手。而 Kabam 的屬性相當不同,專注於將策略性遊戲開發搬上小小的手機螢幕,默默在排行榜與實質銷售中大放異彩。

真正使 Kabam 在遊戲舞台上佔得一席之地的,在於公司領導層精準預見未來的視野。

Zynga 與 Kabam:視野造就命運

美國有許多媒體將 Kabam 與 Zynga 的發展軌跡作為比較,兩者成立時間相近,但從一開始就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Zynga 把賭注通通下在 Facebook,將雞蛋同時放進一個籃子裡,縱使一時輝煌,但現在自食惡果,裁員縮編、股價重挫、CEO 下台,至今還未谷底翻身。

回過頭來看 Kabam 的發展,大致可以分成三個階段。

Watercooler:幫助企業代工 app

2006 年,四名華裔學生組成公司,專門幫企業代工網路社群 app,公司取名「Watercooler」即有在茶水間聊天八卦之意。不過他們一直希望能夠直接面對消費者,恰好 Facebook 崛起, Watercooler 成為最早在該平台建立體育與娛樂社群的開發商之一,獲利主要來自廣告。

投入 Facebook 遊戲開發,作社群網站的暴雪

然而好景不常,2008 年隨著美國經濟危機衝擊廣告業,他們急尋廣告以外的泉源。2009 年人人瘋狂在開心農場彼此偷菜,Watercooler 也切入 Facebook 遊戲市集,但他們不跟風,而選擇另闢蹊徑,走人煙稀少的路:針對專業玩家設計的複雜戰略遊戲,目標是做「社群遊戲界的暴雪(魔獸世界、暗黑破壞神等經典遊戲的開發公司)」,雖然總客群不若小情小調的遊戲多,但多是願意付費的玩家。

2010 年 Watercooler 改名為 Kabam2,同時師從暴雪,非常重視數據。Kabam 成立研究團隊單獨維護、分析遊戲數據,並投入 400 萬美元資金支援,用以作為新遊戲開發的基礎,並且測試玩家的喜好。

成功的關鍵戰役:轉向行動平台

img03
▲ Kabam 非常受歡迎的手機遊戲《亞瑟王國》

重心從 Facebook 轉向行動平台,無疑是 Kabam 出奇制勝的關鍵。2011 年 Facebook 的遊戲熱潮尚未冷卻,Kabam 的業務也一如往常,但周凱文卻意識到智慧型手機大行其道的趨勢,在先後融資 3000 萬美元與 8500 萬美元,並收購 Facebook 遊戲開發商 Gravity Bear 後,2012 年 Kabam 發表第一款行動遊戲《亞瑟王國:北方之戰》就大獲成功,一舉成為當年 iOS 平台收益最高的遊戲 app3

自從投入遊戲領域,除了隨著平台移轉重心,Kabam 的主要路線並沒有變過。戰略、RPG 以及角色扮演一直都是核心,「亞瑟王國」、「亞特蘭提斯」特別受到年齡偏高的男性歡迎,靠著這些深度玩家的貢獻,單一使用者的消費額比 Candy Crush Saga 還高。

img04

▲ 與電影公司合作推出《哈比人》遊戲

另一方面,與好萊塢電影公司的緊密合作也是它異軍突起的重要原因,Facebook 時期就與娛樂產業建立的關係,使它得以跨入熱門電影《玩命關頭》、《哈比人》,甚至老片《教父》等遊戲題材,兩者相輔相成,豐富了 Kabam 的遊戲類型,為影迷帶來觀影深度,也刺激了電影票房,2012 年獲得華納、米高梅投資。

未來將朝 IPO 邁進,展望中國市場

目前 Kamba 來自自有平台網頁遊戲與 Facebook 遊戲的營收只佔總營收 30%4,行動儼然是最大棵的搖錢樹。此外,去年 3 月 Kamba 也開始從海外代理他們較不擅長的遊戲種類如三消型,這些代理遊戲也為它帶來 4000 萬美元收入;而自有遊戲平台 Kamba.com 除了自家網頁遊戲以外,也開放給其它遊戲開發商,收入按一定比例分成。

2013 年,Kabam 發行了 20 款遊戲,擁有 4 款收入超過 1 億美元的產品,在 iOS 收益排行榜中名列冠軍。未來除了朝 IPO 邁進,他們這一年主要的發展目標之一是引介中國、日本、韓國手機遊戲進入歐美市場。

其實 Kabam 與中國淵源很深,2010 年決定向行動裝置方向前進,就在北京設立辦公室,充分運用中國開發者的經驗,加之來自歐美的外籍策劃,締造出色的成績。2013 年初,Kabam 更在此地成立 5000 萬美元的開發者資金 5,顯然相當看好中國遊戲開發者的實力。

曖曖內含光,或許是對 Kabam 最貼切的形容。既無巨大的名氣,也不是媒體寵兒,在玩家人數上也敵不過 Candy Crush Saga,卻安靜地在遊戲領域闖出一片天。它面對市場變化的敏銳度,是遊戲開發者們可以借鑑的絕佳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