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那些事(二):人才發展

一個地方要吸引優才,並不是說給他們一個身份一個護照就可以。如果這個地方經濟發展得好,不只注重單一產業,官僚不亂指一通,自然會有人看到美好前景而湧進來,整個科技行業也會自行發展。什麼輸入優才計劃,極其量只是一個推動力。君不見北京甚至矽谷,有什麼輸入優才計劃的。
評論
評論

作者介紹:Victor Lam,來自香港的 full stack developer。會寫 web 會寫 app,這幾年來遊走於香港、台北、北京、美國等地,加入過不同團隊,又開過公司,跌過痛過失敗過。閒時寫文,記一下所見所聞,娛己娛人。

本文為作者 2010 年在北京生活、工作一個月的觀察,共分四個主題,原刊於作者 部落格點此 閱讀第一篇 〈 北京那些事(一):從抄襲說起 〉。

我去北京,基本上都是做開發。團隊中有一名產品經理,因為工作關係,聊得特別多。原來他在紐約的投資銀行工作了幾年,一心想參與中國的經濟起飛「好勢頭」,毅然放棄高薪厚職回北京,最終加入了這個團隊。

超高的學習能力

其實開始也只是聊一些很表面的事,「為什麼要回國?」「為什麼要創業?」老生常談,在此不表。倒有一條問題,我至今難忘。他問我「你在香港是用 Rails 的吧?你怎樣開始學的?」我很好奇,堂堂一個產品經理,管什麼 Rails 不 Rails,而且團隊開發也沒有用 Ruby on Rails,而是用 PHP 的。

他接著說:「在美國這個東西很火,但在中國卻沒幾個人懂(2010 年),聽說連 Twitter 都在用,我很想知道這東西到底有什麼神奇。」

「有一本叫 Agile Development with Rails 的蠻不錯。」

「你也是看這本嗎?裡面的例子我試過了,但有點不明白 ......」

我看著眼前一位眉飛色舞的產品經理,不停在說著他自學上遇到的困難。那時候我學 Rails 也沒多久,他的疑問好一些我也解釋不了。但作為一名技術人,卻很享受整個討論過程,因為你感受得到,他作為非技術背景的產品經理,沒有拿著一種事不關己的態度去對待一些他不懂的細節,反而力求明白理解。他之後告訴我為什麼要去搞明白 Rails,他說:「我不去明白相關的技術細節,如何帶領開發團隊?我訂出來的要求,開發人員也不會信服吧。」就是這種求真的態度,令我深感佩服。

其實說學習能力,也不單單是在技術上。

有同事知道我是香港來的,很開心的跑過來跟我聊天約我吃飯,開口竟然跟我說廣東話。「小林今晚一齊食飯?」「好呀。」普通話四聲,廣東話有九聲,他們說廣東話,很難說得準,口音一定會有,但總體都說得不錯,至少能跟我溝通。問他們怎樣學的?「以前睇 TVB 啲港劇、睇周星馳啲戲,同埋聽 Beyond 啲歌學嘅。」「有無去過上堂學?」「唔會有得上堂啦。」沒錯,是全廣東話的對答。

自問我的普通話是小時候在家看台灣的電視節目學的,但依然是說得很「普通」。聽見他們能自學廣東話,還要有這種程度,小弟甘拜下風、自愧不如。

吸引真正的人才

北京比其他一線城市,有比較多有名的大學,因此在全國聯招中會收到好學生的比例也較高。年輕一代,多多少少總會嚮往外國的發展,在科技新公司中工作的,留意外國的機會更多。他們很清楚自己的不足,努力學英文,努力學習新科技(或者抄襲),看外國的網站,留意技術的發展,再將知識與身邊的人交流。這造就一種環境,你不去留意這些新發展,你自然會顯得落伍。

中國的經濟起飛,同一時間吸引了很多海外華人第二代,湧至中國找機會。就像剛才那位產品經理那種「海歸」。他們在歐美等國生活多年,看盡外國的好與壞,現在將知識帶回中國。

在北京看到的,還有一種是「老外」。這裡說的老外,不單單是外國人,也包括一些在台灣、香港或澳門的「北漂」。記得有一次,在一個活動上遇到一個老外,他說的普通話比我還要好(那時候我的普通話根本沒人聽得明白,此乃後話)。他在北京待了七年,跟我分享在北京創業的種種難題。例如怎樣跟官員打交道(這不只是給他們送禮就解決得了),還要看得通中國這個市場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打交道原來是一種文化交流。另外又遇見一個香港人,當時他在北京創業,做電子出版的,沒有做得太好,之後公司關門,再去了一家做金流做支付的公司。這位香港人,在北京待了五六年,搞清楚了大陸這個市場,明白了大陸人對事物的看法,當再去創業的時候,自然事半功倍,他現在的公司在行內算是做得不錯的一家了。

在北京,有本土的高材生、滿懷希望的「海歸」,還有去中國尋找機會的「老外」,這三種人碰在一起,所產生的「化學反應」,我覺得正是中國科技創業近幾年急速起飛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

如何吸引人才

這幾年,香港的教育當局經常說要「國際化」。他們做的就是引入了很多國內的學生(是是是,還有一些國外吧)。不計那些靠關係進來的,我認識很多內地生,水平都十分高。但他們很多人,要不畢業後就回老家,要不就畢業後給外國的大學搶了去深造,又或者留下來的原因,是等住滿七年後的那張身份證。結果我們政府花了的錢,變成了幫人家訓練人才的經費。

一個地方要吸引優才,並不是說給他們一個身份一個護照就可以。如果這個地方經濟發展得好,不只注重單一產業,官僚不亂指一通,自然會有人看到美好前景而湧進來,整個科技行業也會自行發展。什麼輸入優才計劃,極其量只是一個推動力。君不見北京甚至矽谷,有什麼輸入優才計劃的。

後記

這次的文章寫了好久,改了好多遍。那些年在北京認識了好多朋友,我問自己好幾天,對他們最深刻的印象是什麼,腦子裡就跳出那年冬天在北京的點點滴滴,根本不可能要我用幾百字去形容他們。

那時候的公司,曾經被稱為「中國創業界的少林寺」,他們訓練了好多高人,這些高人現在去了不同的地方工作,都有很好的表現。到了今天,我們還有聯絡,他們也繼續教懂我很多事。

謹以此文去感謝那些年每天帶我去吃辣椒的朋友們。(對,我去外地其實不是工作,是去吃飯的。 XD)


一圖看懂 最強留才計畫「TCA」

TCA計畫以人工智慧、資料科學、智慧內容、智慧聯網、數位行銷為核心,推出國際人才循環交流模式,整合企業實習計畫與混成式培訓課程,讓在台外籍學生能快速融入本地企業、增強台灣科技人才庫。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在變化快速的產業趨勢下,無論是個人或國家都必須不斷強化競爭力,在變革中保持優勢。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簡稱WEF)提出的《未來工作報告》(the Future of Jobs Report)[1]預測,在自動化科技與疫情的催化下,到了2025年將有8,500萬個現有的職位消失,但也將產生9,700萬個新崗位,這意味著人才技能的提升與重塑事不宜遲。

但實際上,我們應該從何著手?綜觀歷史,文明的精彩總是源自於「開放」。以新加坡為例,根據世界銀行2021全球創新指數(Global Innovation Index 2021[2])調查,新加坡在全球最具創新力國家中排名第八,這得益於他們吸引對外投資及海外人才的豐碩成果。

有鑑於此,為了連接台灣與世界的創新能量,以經濟部、美國在台協會與工業局三單位為核心促成的「人才循環交流推動計畫(Talent Circulation Alliance Program,簡稱TCA)」,就擔綱起吸引與培育優秀人才的責任。TCA 聚焦於數位經濟產業發展相關主題,如人工智慧、資料科學、智慧物聯網、智慧內容、數位行銷、資安、數位轉型等領域,不僅爭取國際上最頂尖的技術、研發和管理人才,也同時連接資源給本地人才,互相激盪交流,更快速促進台灣未來人才的國際力。

結合交流、培育與媒合的一條龍計畫:TCA

TCA 計畫的目標是促進台灣的國際人才流通,培養一批有能力、國際化、數位化的專業人才,提升我國數位人才素質與國際競爭力。不過,要增進台灣產業的未來人才庫,不能靠單點式的努力,而要從頭至尾、一條龍式的打通脈絡,才能更有效地促進人才成長。

因此,TCA 計畫具備三大任務,一是「人才循環」(Circulation)、二是「人才培育」(Cultivation)、三是「人才鏈結」(Connection)。分別著手海內外學生的交流互動、各領域人才的線上線下混成式學習資源,再到與實務界的串接,創造實習與就業機會,讓學有所用;同時也替產業帶進最新的數位應用,讓實習生激發既有產業的創新力、也讓富有經驗的企業提供實務經驗給新鮮人,兩相刺激、教學相長。

除了實務的工作技能外,TCA 也相當注重外籍學生的融入狀況,幫助他們適應文化上的差異,提供國際培訓和實習計畫,讓國際學生更容易融入台灣職場、台灣學生更容易進入海外單位實習,並於兩者間搭起團隊合作的橋樑。

學以致用,與企業實務接軌

TCA 的實習計畫於 2022 年串接了多達 22 家台灣企業與機構,提供 240 小時培訓與實務研習時數,結合 DIGI+ Talent 跨域數位人才加速躍升計畫(簡稱 DIGI+ 計畫,其對象為 230 名大三至碩二的台灣學生)與 TCA(TCA 的對象為 80 名在台就學之大學至研究所的外籍學生)兩項計畫,讓具有國際背景的求職者得以更快融入並站上合適的舞臺,也讓台灣學生更適應與國際人才互動。

為了避免無效的實習模式,TCA 採用的實習方式也相當特殊:「專題實務研習模式」。這種以專題為主軸的實習,不僅能提供企業有實務價值的提案,也讓在台外籍學生與台灣本地學生有機會共同執行跨領域數位經濟相關專題,達到多贏的局面。

例如,在上一屆計畫中,來自巴基斯坦、泰國的研習生與台灣研習生進行合作,在研習單位(財團法人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的輔佐下,開發出「智慧互動瑜珈墊」,透過感測足底壓力判斷使用者姿勢並引導呼吸頻率,可輔助初學者達到瑜伽正念的最佳效果。在專題研習的過程中,外籍研習生與台灣研習生充分進行語言及文化方面交流,並以問題解決為導向,結合智慧織物與數位媒介,最終產出令人眼前為之一亮的產品,並一舉奪得首獎。

在執行的兩年中,此計畫已成功媒合 32 國 138 位外籍生進入 27 家台灣企業與機構進行實習,創造讓人才留台發揮所長的平台。

Photo Credit:TCA 計畫同學提供

線上線下不間斷,免費培訓與資源媒合

此計畫同時提供眾多免費學習資源,包括線上課程與工作坊,讓有興趣的學生們得以共同學習。其中包括「TCA 網路學院」平台,現有 30 門英語授課之數位課程上線,內容針對外籍學生所需的各種知識設計而成,包括實務技能如數位技能、數位行銷,以及文化相關的軟實力課程。

除此之外,計畫也積極辦理諸如數位技能、職場軟實力、文化議題之論壇與工作坊,結合大師對談與企業參訪,讓知識與實務間的距離更為縮短。過去曾舉辦的大師對談講座包括「Hacking for Good : AI in Cybersecurity Forum」,邀請到數據分析公司鄧白氏(Dun & Bradstreet)的高級副總裁兼首席數據科學家 Anthony Scriffignano 博士擔綱演講;另外也和美國在台協會(AIT)於 2021 年共同辦理「看見科技業多元與共融的職場文化」講座,邀請來自科技業的傑出領導者擔任與談貴賓,分享企業如何在職場中實踐 DEIA(指多元 Diversity、公平 Equity、共融 Inclusion 與可及性 Accessibility)的理念,並鼓勵來自不同身分與背景的優秀青年積極投入科技產業。

透過自學課程與大師的觀點分享,讓人才不僅得以學習最前沿的數位技能,更能具備國際視野與宏觀思維,而這些高價值的知識在 TCA 計畫中皆不收取費用,就是希望能降低學習的門檻,讓人才得以盡情吸收各種珍貴的知識。

Photo Credit:TCA 計畫提供

上工啦!全方位國際徵才博覽會與職缺平台

經過了扎實的企業專題實習與超高價值的學習培訓後,最重要的還是讓人才學以致用,最終在產業中發揮價值。因此,TCA 計畫透過辦理國際企業徵才博覽會,以及建置國際人才媒合平台「TCA 國際人才庫」,鎖定國際化、想要跨入數位領域的求職者,提前為台灣的人才轉型做準備,並真正落實「將人才留在台灣」。

以剛落幕的「2022 跨域數位暨國際人才就業博覽會」為例,TCA邀請華碩、廣達、緯創等 30 家企業參與徵才、開放超過 2,000 個職缺,參與求職的人才中,有高達三成為在臺外籍專業人才,連續兩年下來,國際企業徵才博覽會已累積媒合 45 家廠商、超過 700 名人才;而所建置的人才媒合平台,也透過生動活潑的「路線圖」,清楚呈現國際人才來台求學、求職、生活等豐富資訊。

Photo Credit:TCA 計畫提供

透過 TCA 計畫,最終願景是希望得以留才於台灣,在數位轉型的時代積蓄能量、培養我國人才與產業競爭力,打造創新台灣產業。

了解更多
按讚粉絲專頁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1] The Future of Jobs Report 2020
[2] Global Innovation Index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