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公司沒有退場策略(exit strategy)

本文由 Puppet Labs 創辦人兼 CEO Luke Kanies 撰寫,談自己觀察到現在創業圈的一種病態趨勢,一些個人或是公司的退場策略完全不顧員工和使用者的感受,卻被標榜為成功典範,偉大公司的打造是一場馬拉松,而不是什麼為了錢的短跑。
評論
評論

編者注:本文由 Puppet Labs 創辦人兼 CEO Luke Kanies 撰寫,談自己觀察到現在創業圈的一種病態趨勢,一些個人或是公司的退場策略(exit strategy)完全不顧員工和使用者的感受,卻被標榜為成功典範,偉大公司的打造是一場馬拉松,而不是什麼為了錢的短跑。

Puppet Labs 是一家提供 IT 自動化及管理軟體的公司,客戶 涵蓋 Intel、ARM、美國銀行、思科、希捷、紐約證交所、星巴克、SalesForce、PayPal、Square 和摩托羅拉等等。

2005 年的時候我創立了 Puppet Labs,2008 年我們有三個員工,到 2013 年年底,人數成長到 231 人。在打造這家公司的路上,我被問過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有一個問題似乎始終是人們關注的焦點,特別是在 2009 年我們拿到第一筆投資、開始大量招募新員工之後。

這個問題便是:「你們的退場策略(exit strategy)是什麼?」

我在這裡想為大家解釋一下,為何我們沒有任何所謂的退場策略,並且為何那些想要打造一家偉大公司的人也沒有。

直到最近我才發現自己回答這個問題的答案越來越統一:最好的退出方式便是不需退出。我更加專注於打造更好的公司,協助客戶解決最緊急的問題。

一般對於一家新的新創公司,會有四種結果:破產失敗、被收購、上市或是自給自足(私有化)。破產或是被收購算是真正的退出,但從公司的角度來看,但其他兩種並非如此。雖然你可以說是個人方面的退出,你可以打造一家公司並在合適的時候全部賣掉,但是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打造一家公司如果不是為了長期的目標,你為何要那麼費勁呢?一家只是為了最後讓少數人富有的公司其實本身就無法長久,目光短淺不會讓人有長期的動力,我從來就覺得衡量一家公司的成功與否的唯一標準,就是使用者的滿意程度。

最近我還看到了一些更麻煩的趨勢,一些人拿了些錢打造了一個高成長率高強度的公司。但以那樣的速度來運營一家公司不可能是長期的,所以到了一個點所有人都開始支撐不住,而當他們開始意識到打造公司是一場馬拉松而不是短跑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想要出售公司。這時這些創業者大可休息一年,投資人也賺了大筆錢,但卻讓之前的員工們不得不再去找新工作、無聊的工作,而客戶則完全被遺忘。之後這些所謂的連續創業家又開始這樣的循環。

我聽很多矽谷的新創公司和投資者聊過這種模式,就好像這就是成功的方法,但在我看來,唯一從中獲利開心的只有創業者和投資人。但如果你真的想打造一家長期的公司,你需要將所有人的利益掛鉤。投資人在公司更加成熟後拿到的回報會更多,創業者遵循當時向客戶許諾的承諾,員工能夠和公司一直共同奮鬥下去,還有最重要的,情感和愛。

對於我的公司來說,最近一直被問及 IPO 的事,我也可以稍微談一下:

IPO 不是退出

至少對我來說不是,還有我的管理團隊、我的員工和任何長期的投資者。如果我們最後成功上市,所有內部的人把股票全部賣掉,那這根本不是退出,而是大屠殺的血洗。

IPO 是為了讓公司籌集更多的現金,而不是游戲的結尾。最主要的點就是從公開市場的投資人那裡募集資金,以完成公司的擴張和改善提供給客戶的服務。雖然 IPO 有著好處多多的一面,就是讓股份能夠變為現金流,但這並不意味著要把所有股份都換成現金,這也是不被允許的,會引起股價的突然下跌和市場的恐慌,類似的拋售對誰都沒好處。

我之所以成立 Puppet Labs 是因為我同時看到了市場上的一個機會和一個問題,打造這家公司就是為了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從而抓住那個機會。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或許不再是做這個工作的最佳人選,但我就是不能說服自己去做其他事,為使用者解決問題只會在我最後失敗的時候才會感覺到無聊。我不會因為一個問題太難而退出一家公司,反倒是無聊則有可能讓我辭職。

之前有一個員工曾問我:「如果最後發現 Puppet 並不是解決使用者問題的答案,那你會怎麼做?你會不會重新建立一家公司來解決?」

「不會」

第一,沒有一家公司一直會是解決所有使用者問題的答案,市場變得太快。但如果我們選擇某些有特定問題的使用者,並組織一個出色的團隊來試圖解決那些問題,那麼就不會面臨上述的問題。如果我們選錯了使用者群,不知道他們的問題在哪裡或是建立的團隊問題重重,還是可以隨機應變。

又或者你真的做得很好,並且瘋狂到想要離開,或者你搞砸了,感覺有義務去恢復公司原來的狀態,不管是哪樣,個人的退場策略是一個對使用者不負責任的表現,缺少承諾感,而不是什麼成功的行為。

所以,Puppet Labs 並沒有什麼退場策略,我個人也沒有。我們的使命是為了幫助降低使用者使用任何科技的成本,讓技術成為他們的競爭優勢。我們相信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獨立,雖然我不能保證最後我們會真正的成功,但那是我們的目標,我們也計劃會長期為此而奮鬥,越長期越好。

本文編譯自: recode.net,對這篇文章感興趣的朋友,也可以參考我們過去刊登的這篇 〈 昇陽電腦創辦人:我們要捍衛矽谷精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