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界老兵的 Google Glass 八個月使用心得:這東西註定失敗

儘管科技圈名人 Robert Scoble 過去曾經大力稱讚 Google Glass,認為那是自 iPhone 之後最有趣的產品,甚至連洗澡都戴著它。然而進入 2014 年,他使用 Google Glass 8 個月之後卻認為:這東西註定要完蛋。
評論
評論

先前討論過,儘管「可穿戴裝置」的概念已經炒熱至讓人有點厭煩的地步(他們背負著「智慧型手機之後的下一個大趨勢」、「顛覆生活方式」等巨大期待)然而很大一部分的裝置還處在發展的早期階段,還需努力獲得消費者的認可。

其中一個好例子,就是 Google Glass。不久前,WIRED 作者 Mat Honan 在使用 Google Glass 一周年後發表了他對這款裝置 愛恨交織的感受 ,他覺得戴上 Google Glass 有種被旁人認為是「異類」的不適感。


當初有人問 Robert Scoble 有多愛 Google Glass,洗澡也戴著嗎?上圖就是他的回答 XD

而 Robert Scoble——科技圈名人、Rackspace 創業團隊聯絡官,先前他認為 Google Glass 是 自 iPhone 之後最有趣的產品 ,卻也接力發表了一篇吐槽 Google Glass 的文章。當大家都在展望 2014 的科技新進展,他卻預言 Google Glass「完蛋了(Doomed)」。身為使用 Google Glass 八個月的科技圈人士,他的吐槽或許有些不準確,但應該比較中肯,同時也很有趣。我們挑選了一些跟大家分享:

(人們對 Google Glass)期望太高。 這款戴在我臉上的裝置,是我人生中所擁有最具爭議性的產品。而大家都將會把 Google Glass 和蘋果的 iWatch 拿出來一起比較,到那時就會有很多「Google Glass 不流行」的文章出現了。

太難以買到了。 由於需要綁定帳號,而且有一個全新的使用者界面,人們需要經過訓練才知道如何使用 Google Glass。Robert Scoble 稱,如果你需要花上 1-2 小時在 Best Buy 與 Google 的工作人員學習如何使用這副眼鏡,成本就更高了,這也是 Google Glass 難以成為暢銷產品的原因。

app 數量卻不足。 不少開發者為 Google Glass 的產品感到振奮,但其他很多開發者還沒有看出該裝置的市場前景,因此 2014 年為此投入開發的人依然是少數。很多專業開發者對該產品還處在觀望階段,而 Google 卻沒有積極地推廣 app 商店,而是設定不允許廣告內容的奇怪規定,也沒有詳細解釋什麼東西可以允許使用。

電池續航力問題。Robert Scoble 稱,如果用 Google Glass 來錄製影片,電力就只能維持 45 分鐘,而且裝置會持續發熱。

照片的使用流程很糟糕。 當你興奮地用 Google Glass 拍了一堆照片,卻不能直接在 iPhone 上看到,需要接上電腦或者在 Wi-Fi 環境下同步。那能否通過 Glass 分享照片?當然可以。那麼照片描述呢?抱歉,在演唱會、球賽這些使用者最想要分享照片的地方,由於環境過於吵雜,語音識別功能容易失效。

缺乏內容過濾機制。Robert Scoble 抱怨,Google Glass 在他站上講台的時候依然給他推送 Twitter 的內容。「為何他不能夠識別人在會議當中?Google Glass 真的需要在不同的環境中推送適宜的東西。」例如在滑雪當中,就應該推送和所在地雪山相關的訊息,而如果在購物場所,則應推送商家相關的折扣券,還有使用者的購物清單。「Google Glass 現在挺笨的,導致各方面的使用體驗都很糟糕。」

售價非常重要。 有傳言稱,2014 年 Google Glass 的售價將會在 500 美元以上,Robert Scoble 認為這樣會讓產品賣不掉,除非能把價格壓在大眾接受的 300 美元以下,或者有兩個版本,才能在市場上嶄露頭角。雖然 Robert Scoble 最後又繞回來,稱 Google Glass 相當具有前瞻性,繼續發展的話到了 2020 年或許會不錯,不過最後他還是留下了這樣的評語:

說實話,如果在 2014 年這東西賣 600 美元而且長成這副呆樣(dorky looking),那麼前景將會一片暗淡,因為大眾期待實在是太高了。


疫情帶來自利時代, 團體戰助社創及中小企業打開數位轉型2C大門,幫助社會注入正能量

自利時代下,為促使整個產業生態圈良性循環,擁有豐富資源和操作經驗的龍頭企業讓社創商家在享有專業一條龍式的完整資源之餘,更可以心無旁騖地專心發展產品與服務。
評論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評論

COVID-19 疫情尚未明朗,為避免人與人的接觸,許多商家被迫停止營業、餐廳禁止內用,台灣人的消費習慣也隨之改變,根據馬斯洛的需求理論,在疫情下人們最基礎安全需求受到威脅,也衝擊到了社會需求,「自利時代」也因此興起,人們更關注自身的健康意識與需求,消費者也更在意商品品質,品牌是否提供現貨、方便性及促銷也成為考量重點。因此原先已成為台灣人生活一部分的線上購物、APP 訂餐外送等服務需求更加擴大,但仍有許多商家在此時才開始意識到數位轉型的迫切性。

根據馬斯洛的需求理論,疫情衝擊下社會需求減少,人們更關注自我,「自利時代」興起,消費者需求也跟著轉變。/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中小企業轉型刻不容緩 需師傅領過門

這波數位轉型浪潮中以貳樓餐廳為始,第一時間對疫情做出應變,與線上訂購系統合作推出前所未有的優惠,雖然一推出即訂購踴躍造成系統負擔,但貳樓餐廳隨即進行滾動式調整並結合社群操作,化危機為轉機,在疫情期間表現亮眼,堪稱這波疫情間數位轉型的典範。

另外,以現場桌邊服務及客人互動為賣點的乾杯燒肉,在疫情間也推出「宅家乾杯」的線上訂閱制服務,利用社群成立私密社團,由店員直播傳授烤肉秘訣,將體驗搬到線上,趁著疫情完成一直想做的數位轉型。然而,許多傳統微型企業因背後資源不足,在經營上本就面臨困境,如欲在新的管道建立品牌名聲,則需要有社群行銷力,抑或是提供消費者最小阻礙的金物流服務,又容易成為中小企業的負擔。

乾杯燒肉在疫情作出應變,將著名桌邊服務搬到線上。/圖片來源:乾杯燒肉居酒屋臉書

以擁有 21 年資歷的台灣知名本土電商 PChome 24h購物為例,其在知名度與搜尋可靠度上可為社創企業帶來紅利,建立品牌知名度,此外也能運用社群行銷的長才,協助社創企業鎖定目標客群並更快速地傳播訊息。據 PChome 24h購物統計,其擁有超過一千三百萬名會員,而在疫情推波助瀾下,使用信用卡無接觸支付的比例突破 8 成,其中今年上半年使用行動支付占比超過 3 成,這些不同於傳統實體交易的消費方式,是傳統社創商家需要開拓的資源。除此之外,可預期性的到貨服務,便利快速的物流體系,皆可為社創商家解決物流合作的成本及送達區域問題。

從1到N,公私協力助社創正向循環

台灣社會創新組織興起於近十年,然而根據經濟部的調查,社創組織僅 27.9% 獲利,台灣民眾對於社會企業的認知度也只有 33.7%,為了讓社創從 2B 進入到 2C,經濟部除了提供社創基地外,也進行資源串聯,每年辦理 Buying Power 社會創新產品及服務採購獎勵機制,鼓勵大型企業進行責任採購;歷年來也推行過許多社創計畫,如女性創業飛雁計畫,針對女性創業者提供客製化服務;中小企業城鄉創生轉型輔導計畫,推廣地方產業創新及平衡城鄉發展等。今年更與時俱進邀請 PChome 24h購物加入,將中小型社創企業帶進電商產業,注入活水,更朝永續經營發展。

經濟部中小企業處 Buying Power 計畫策展的「有ㄗㄜˊ商行」在 PChome 24h購物推出,以推行有「責」生產及有「擇」消費為目標,圍繞環保、社會、經濟三大主軸,挑選出具有美好理念的商家,讓消費者自己擁有選擇的權利,如推行青銀共農與友善耕作,讓世代與土地交流耕種出無農藥殘留好品質黑豆的幸福千千歲;在意環境友善及公平交易,致力於偏鄉農友福利及作物品質的卡維蘭,也都在「有ㄗㄜˊ商行」的合作對象中。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有ㄗㄜˊ商行」嚴選合作社創商家,圍繞好品質、好故事及友善環境與社會,並協助其擴大線上服務也提供消費者更好的選擇。/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於十月上路的振興五倍券,今年納入國內電商平台,為了達到協助實體小商家的目的,政府也制定了電商須在首頁設立專區,讓小店家、小農獲得優惠的規定。PChome 24h購物也配合政府政策規劃五倍券專區,針對在地商家、庇護工場、或是受疫情影響的廠商及商品,給予免費廣告資源和行銷活動協助,並減免平台上架費用,此外也會針對五倍專區推出優惠活動,運用站上廣大的行銷資源及回饋消費者的方式邀請大家一起支持在地中小型商家。

政府邀請商家加入五倍券,電商平台也響應。/Photo Credit:行政院臉書

自利時代下,為促使整個產業生態圈良性循環,擁有豐富資源和操作經驗的龍頭企業讓社創商家在享有專業一條龍式的完整資源之餘,更可以心無旁騖地專心發展產品與服務,也跟隨消費者習慣的改變滿足需求,與政府及消費者一同朝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 SDGs(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的目標邁進,除此之外,更發揮品牌的影響力,以身作則,帶領產業甚至是整個社會的正向循環,也給予消費者更多正能量與愛。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