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您也患有「冒牌者症候群」嗎?

我能走到這一步,純粹只是好運,現在我得想方設法瞞過所有人我其實只是個平庸的工程師的事實。我一直感到恐懼——萬一上級交代我執行我的能力難以企及的工作,該怎麼辦?儘管我一向保持良好紀錄,成功使用新的語言與架構完成專案,並總在期限之前完成任務。
評論
評論

Facebook 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挺身而進》中曾經提到「冒牌者症候群」一詞,這個「病症」在書中的解釋是「明明有能力、卻自我懷疑折磨自己」的現象。這種心理男女皆可能有之,但女性尤為嚴重。本文作者 Alicia Liu 為生活習慣養成 app Lift 的工程師,身為科技產業的少數女性之一,她誠實地剖白自己如何「停止憂慮並愛上寫程式」的心路。本文譯自 Medium〈Overcoming Impostor Syndrome〉。

在外人眼中,我自求學時期就是走寫程式的路子。我從 15 歲開始就自己架設網站,高中選修程式和網頁設計課程,大學錄取第一志願,主修電腦工程(Computer Engineering)。我在大型科技公司獲得實習機會,編纂數十萬人使用的程式,以優異的成績畢業,然後,一同創辦了家軟體新創公司。

從林林總總的經驗看來,表面上我過得一帆風順,但是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是個出色的工程師。

當我自我剖析,呈現的是一齣完全不同的劇本。我進入大學是因積極的作為,我得到優異的 GPA 是因沒選什麼艱難的課程,我應徵上不錯的工作是因面試的時候只被問到我了解的問題。我的工作表現很好,是因我被交付的任務都在我能力範圍內。我在學校和職場上一路順遂,是因有朋友們與傑出的工程師大力相助。

我能走到這一步,純粹只是好運,現在我得想方設法瞞過所有人我其實只是個平庸的工程師的事實。我一直感到恐懼——萬一上級交代我執行我的能力難以企及的工作,該怎麼辦?儘管我一向保持良好紀錄,成功使用新的語言與架構完成專案,並總在期限之前完成任務。

即使學術和職業成就都堪稱亮眼,患有「冒牌者症候群(impostor phenomenon)」的女性,堅信自己其實並沒那麼優秀,稱讚自己的人只不過是被蒙蔽了。成就無數對一般人而言,或許能夠作為能力強悍的客觀證據,然而冒牌者症候群患者可能一丁點用也沒有。

有些研究顯示,女人比較容易罹患「冒牌者症候群」。對此我不予置評,不過在女性極其稀有的電腦運算領域,作為少數族群,女性的確經常更存有僥倖之心,且缺乏歸屬感。

我在心中為優秀工程師下了定義,但我並未達到自己的標準。我的鍵盤快捷鍵指令含混不清,我不理解各種程式語言的深奧細節,也未探索它的源頭。我沒有宗教般的狂熱,非要捍衛自己慣用、愛用的程式語言不可,也不能明晰闡述它們各自的優缺點。我從沒試過只為好玩而在學術論文裡植入演算法。我未曾沉浸在寫程式的情境裡而廢寢忘食。最脫節的,當屬我從沒看過任何一集星際爭霸戰。

優秀工程師對於程式瞭若指掌,相比起來我的知識淺薄至極。我無法想像自己的程度何時能夠追上他們,所以總是抱著我無法成為一名優秀工程師的心態,自我設限工程師並不是我的天賦所在。因此創辦第一間公司時我為自己選擇了不同的職位:行銷。偶爾我還是寫程式,但只不過是一些簡單的前後端語言,而非真正的程式。

某天,一名同事(我心目中所謂的優秀工程師,他對 ANSI C 標準倒背如流)跟我說,他對我寫的 JaveScript 感到非常驚豔。這件事使我發覺,也許我過去的認知徹頭徹尾錯了。

重塑世界觀

工程師一定會有感到掙扎困惑的時刻,但若是出現以下兩種情況,其實他們根本沒有問題:

  • 第一種情況是,身為一名工程師,你踏進這個領域之際,就得做好學無止境的心理準備。科技的變化速度驚人,工程師經常產生落後他人的無力感,而且眼前的東西還很陌生,後頭馬上又有其它新事物要你吞嚥。
  • 第二種情況則是,寫程式其實是一連串的失敗過程。不若其它事物,藉由充分的練習,通常一次會比一次更進步,程式則是一次又一次的挫敗,跌倒了爬起來,踉蹌前進摔得更多更重,但你只能繼續嘗試,直到它終於開始運作。經驗豐富的程式老手以及程式菜鳥之間最大的區別是,前者懂得更多,所以他們也有更多能夠試驗的選擇。觀察剛入行的工程師,使我理解這種現象有多難以克服。

但是,如果無法認知這兩種狀況都是擔任工程師的必經之路,就很容易陷入某人「不是吃這行飯的料」的思惟裡,即使結果恰恰相反。我自以為放棄掉的那些東西,事實上我已悄悄在幾年間嫻熟,而我的錯誤認知卻把我擊倒。其實,我已慢慢地完成了自己的「10000 小時」(編按:《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裡?》作者所指「任何領域的成功關鍵就是練習 10000 個小時」)。

隨著時間流逝,「我」以及「優秀工程師」之間的隔閡趨於無形,我原先下的定義已經擴張到囊括進我自己。

冒牌者症候群過去深植我心,灌輸我恐懼失敗的心理。我怕發言、我怕提問,全出自於畏懼問錯問題,表現出笨拙的模樣,其他人定會發現我對這塊領域根本一無所知。而在女性罕見的產業裡,這種感受出現的機率更高,我覺得一旦我說出什麼蠢話,也許就會拖累整體女性的形象。我對不擅長的事物默不作聲,即使我自知,進步唯一的方法就是親自動手做。我在心中建立兩只籃子,分別放進「我能做的」以及「我不擅長的」事情,把這兩個自我想像的群體當成理所當然,而且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害怕無能為力而拒絕學習、拒絕做事,是我最巨大的損失。

兩年前我再度返回全職寫程式的行列,猜猜怎麼了,我寫程式的表現優於行銷,我負責編寫 iOS、Ruby on Rails,還加緊學習最新的前後端技術。學習並產生一行一行程式,加上朋友與同事的支持,給了我相信自己其實擅長寫程式的信心。

前前後後歷經十年,我終究準備好相信自己是個優秀的工程師,一如其他人不斷告訴我的一樣。

 

歡迎加入"Inside" 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Akamai 服務上新,於邊緣處推動快速創新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 Akamai 提供的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評論
評論

在雲計算技術還沒有大規模普及前,絕大部分企業和組織都需要自建數據中心,或通過託管的方式來部署自己的硬體基礎架構,並在此基礎上為員工和客戶提供服務。取決於業務或其他方面的諸多要求,此時需要部署的數據中心可能有很多個,並廣泛分佈在不同地區,藉此為客戶提供流暢的體驗,並透過多個數據中心保障連續性。在發展的過程中,隨著「雲端」的出現,讓各個組織的計算開始集中。

而當在線直播、無人駕駛、智能家電、物聯網等應用開始陸續深入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又不同了。以往透過雲平台集中運行和服務的模式,因為距離導致的網絡延遲已經對用戶的使用體驗產生極大影響。為了提供更敏捷、靈活、快速、可靠的體驗,企業需要從最貼近用戶的地方提供服務。因此,邊緣計算就成為最有效的解決方法。

透過將數據的收集、分析和處理等工作,由「雲中心」重新分散到最接近用戶的邊緣位置,企業可以就近為用戶提供服務,通過延遲更低的響應打造更出色的用戶體驗。

「無服務器」的出現,帶來計算方式的革新

以前,當組織需要上線一套業務系統時,首先需要採購並部署相應的服務器硬體,並且要負擔服務器日常運維過程中的管理、維護、補丁安裝、配置等繁瑣任務。

上雲前,組織需要在自己的數據中心,以硬體服務器的方式執行這一系列工作;上雲後雖然簡單許多,但依然需要面對雲服務商提供的虛擬服務器,從本質上來看相關負擔仍相當繁重。

無服務器(Serverless)技術的出現,讓組織可以在不需要考慮服務器的情況下,構建並運行由微服務構成的創新式應用程式與和服務。藉此不僅可以省略基礎架構管理任務,還能為幾乎任何類型的應用程式或後端服務構建無服務器應用程序,更方便、靈活地構建出具備極高可用性的應用。

Akamai EdgeWorkers :為創新賦能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Akamai 超過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當開發團隊在邊緣開啟代碼時,他們會將數據、見解和邏輯推送到更靠近最終用戶的位置。Akamai 的高性能、可擴展式實施模型,可確保數據和計算不會被延遲問題困擾,進而避免對數字化體驗產生負面影響。

在該服務幫助下,開發者可直接在 Akamai 的全球分佈式平台上快速、迭代地創建和部署新服務,以解決問題和自定義交付。

長期以來,Akamai 在邊緣計算的創新和成功實施皆具有優勢。自 1998 年起,便開始為 Akamai 內容交付網絡(CDN)的客戶推出自定義交付邏輯,其他里程碑還包括 2001 年的 Edge Site Includes 、2002 年的 Edge Java 以及 2014 年的 cloudlet 應用程式。

目前, Akamai 在全球擁有超過 4100 個入網點,為 EdgeWorkers 用戶提供出色的邊緣基礎架構規模和範圍,開發人員可以在靠近最終用戶和他們的數字化接觸點的地方部署代碼,以實現盡可能低的延遲。EdgeWorkers 同樣獨立於雲,客戶可以選擇利用 CDN 供應商或雲供應商平台上的無服務器計算功能。在 Akamai 幫助下,客戶可以在整個混合雲或多雲環境中部署單一的無服務器計算平台。

更多相關資訊:https://www.akamai.com/solutions/edge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