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型手機正在改變攝影的藝術形式

當手機攝影逐漸流行的時候,是否存在一些負面的影響呢?我們常常擔憂,社群網路讓我們不再深度思考,手機鏡頭是否也在毀掉一種藝術形式?針對這個問題,衛報採訪了幾位攝影方面的專家。
評論
評論

在訊息爆炸的時代,智慧型手機是我們手中的「瑞士軍刀」。它的優勢不是各種功能都做到極致,而是方便攜帶並且堪用。自從智慧型手機普及以來,各種單一功能的設備紛紛被取代,相機就是其中的一種。從 Instagram、Vine 等 app 的火紅中,我們可以看到,使用手機拍照的人越來越多了。

相比專業相機,智慧型手機除了方便攜帶之外,還有其它優勢,比如快速地分享照片,可以用各種軟體來美化照片等等。各手機廠商在宣傳產品的時候,都會強調一下拍照功能。

不過,當手機攝影逐漸流行的時候,是否存在一些負面的影響呢?我們常常擔憂,社群網路讓我們不再深度思考,手機鏡頭是否也在毀掉一種藝術形式?針對這個問題, 衛報 採訪了幾位攝影方面的專家。

「這真的很奇怪,」生活在倫敦的墨西哥攝影師 Antonio Olmos 說,「攝影從未如此受人歡迎,但是它正在毀滅。從未有這麼多的照片出現,但是攝影正在死亡。」

Olmos 說,正如攝影機讓一些畫家失業,iPhone 的興起也在毀滅攝影師,「我們越來越不需要攝影師了,我們自己也可以做的很好。」他並不反對技術上的進步,但是他認為,沖洗出來的照片才能真正表達出攝影的意義。「iPhone 的鏡頭很垃圾,你用 iPhone 拍了一張漂亮的照片,將其放大後列印出來,效果非常糟糕。」

他講述攝影課程的時候,會讓人們去沖洗照片,「這是為了讓他們慢下來,讓他們去製作——而不僅僅是拍攝照片。」

衛報的攝影師 Eamonn McCabe 表達了類似的想法。他認為,沖洗出來的照片有一種深度。如今,攝影變成了一種懶惰的行為。以前收到某個拍照任務,McCabe 通常會用上兩卷 24 張裝的膠卷,如今,他會拍攝上千張照片,然後做大量的編輯工作,「我不認為攝影已死。它只是變成了懶惰的行為。人們拍攝了許多照片,但是沒人去看。」

當然,並非所有人都反對手機攝影。英國時尚設計師 Nick Knight 最近的兩個重大案子,全部是用 iPhone 完成的。「我經常用 iPhone 工作,它幾乎成為了我的首選相機。」

Knight 認為,手機攝影是一場革命。60 年代的時候,時尚設計師 David Bailey 放棄了三腳架,轉而使用手持攝影機。「這給予他自由,並且從藝術上改變了攝影的定義。對於我來說,iPhone 是同樣的東西。多年來,我一直用 8×10 相機拍照,它並不便移動。如今我有了自由。」

手機攝影頭很垃圾?「誰在乎?影像不夠清晰?沒什麼大不了!我最喜歡的攝影師是 Robert Capa。他的照片有時會有些模糊,我喜歡它們,因為他抓了某個時刻。」

手機攝影的興起使專業攝影師的地位受到威脅。倫敦藝術大學的學生 Magda Rakita 說,專職攝影師越來越少了,因為報紙和雜誌都在壓縮成本,而且,藉由新技術的探索,業餘攝影師們也能夠做出出色的照片,而他們的工具只是自己的手機。不過,技術也有利於專業攝影師。他們能夠使自己的作品走向更廣泛的人群。至於如何謀生,她認為,創造觀眾群越來越依賴於一種新的獲利模式:群眾募資。

攝影師 Olmos 同樣認為,自己能夠生存下來,因為他有攝影技巧。「我是依賴影像來講故事的人;我的構圖比大多數人要好。你的電腦裡有微型處理器,並不意味著你能成為一個作家,你的手機裡有 instagram,並不意味著你是一個偉大的攝影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