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部落格定義,Medium 美到令人一讀上癮

評論
評論

Medium 首頁的極簡設計。圖片來源: Medium

本文編譯自 Medium 的 〈What Medium Is〉,作者為即時工作階段公司 Expert Labs 的主管,同時身兼資深部落客的他,詳細闡述了他眼中的 Medium 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內容管理系統,以及這個神秘的內容平台為何如此吸引人。

我之所以會寫這樣一篇文章,是因為我就在 Medium 紐約辦公室的旁邊(在寫的時候我甚至過去諮詢了他們),並且 Medium 的創始人 Evan Williams 算是我的一個老朋友了,從他創立 Blogger 起我就是他的一個忠實粉絲。Evan 在他起手創立 Medium 之前就曾問過我關於 Medium 的思路和到底應該取什麼名字。所以,以這樣一個算是有點自誇的方式,我來給大家稍微介紹一下 Medium。我其實非常喜歡寫部落格,並且非常希望 Medium 能夠成功。

最近關於 Medium 到底是什麼的疑問越來越多,其實讓人迷惑的並不是 Medium 的本質,而是它的設計。

Medium 是形式上是部落格,但在結構上並不是

Evan 一直都非常贊同部落教父 Dave Winer 關於部落格的定義:「部落格是個人未經編輯過的心聲」。對於這兩位實踐部落格定義的人來說,我覺得這個概念已經算是很恰當,看看現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的動態訊息(News Feed)吧,在內容本質上和 Medium 大同小異。

但 Medium 卻避開了這些主流內容生產平台的形式,而是以「Collection」的方式來管理它的內容,Collection 可以由作者或者是讀者創建,類似文章分類的意思。

collection

圖片來源:Medium

另一個重要元素則是「反時間流」。眾所周知,部落格從一開始就有了時間戳記(time stamps)這個元素,並且幾乎所有的內容平台的規則都是最新的內容必定顯示在內容流的最上方,這就形成了一種潛意識的約定,讀者總會認為部落客會在未來寫出更多的內容,但這其實並不符合閲讀的本質。

時間戳記也有正面的影響,它為讀者和作者及其內容創造了一種持續的關係,不過對於部落客來說,這無形中就變成了壓力和負擔。為了不停地更新內容,寫作漸漸地變成了一個負擔很大的義務,而內容流頂端總是最新內容的規則讓數不清的部落客們不爽,這也是為何在 Medium 上看不到文章的發佈日期的原因。

雖然有像 Williams、Winer、Denton 等人極力反對反時間流的內容呈現形式,但 Medium 以 Collection 來呈現管理內容、不強調部落客的身份、讓內容之間的聯結更加簡單的呈現形式,到底像什麼呢?答案是:YouTube。就像 YouTube 使用者把影片進行分類一樣,大多數時候我們會點進去看影片是因為別人發了一個連結過來,並不是因為我們會去在意這個影片是誰上傳的。Medium 正在朝著類似方向發展,我們收到一篇別人傳過來的文章連結,這個內容可能是他想讓我去看、去喜歡的,但重點是,在我們看完之後,我們還會在 Medium 上四處看看,說不定點擊一些其他文章。

Medium 並不能像 YouTube 一樣將內容嵌入到其他網站,但從「內容生成」與「內容挖掘」的核心使用體驗來說,Medium 的概念與 YouTube 更加接近,更別提 YouTube 正是靠這種形式才讓自己在網路上幾乎無所不在。

Medium 是一種更好的雜誌

當 Facebook 聯合創始人 Chris Hughes 買下了 The New Repubilc 雜誌時,我覺得時代又很有意思的倒退了,企業大亨又開始將自己的錢往出版業傾注,還有買下華盛頓郵報的亞馬遜 CEO Jeff Bezos。他們之所以這麼做,核心原因始終並沒變,這些商業大亨們買下良好聲望的出版商是為了建造一個傳遞自身想法的大型平台。

但是,儘管我喜歡 Hughes 所要呈現的,以及他對於經營 The New Republic 的周到想法,但我很肯定地是,自從他買下雜誌後我完全忘記這家媒體的存在。我贊同 The New Republic 還有一小部分的忠實用戶,雜誌品牌對他們仍有影響力,但是內容的「文化信譽」已經不再完全仰賴一個聲望良好老字號就可以辦得到的。

相反的是,Medium 作為一個免費的內容平台,就算是有一些垃圾文章發佈在上面,無可爭議地引來各種批判,但是目前 Medium 上的許多付費邀稿的文章品質,早就趕上甚至超過了 The New Republic。

不過我更加覺得 Hughes 與 Williams 之所以在打造新媒體內容平台上的差異鮮明,是源自於他們的個人背景的差異。Hughes 屬於那種老派的學術風,以優等成績從哈佛大學畢業,而 Williams 則是中途就輟了學。

所以從 Medium 的本質上來看,它主張的是一種開放和平等的立場。以一種粗魯的比喻來說,就是 Medium 覺得 1 萬隻猴子都打造出的雜誌都比常常春藤名校的編輯都要好,以更加文雅的比喻則是,大眾文化可以強化那些被傳統機構排除的個人聲音,儘管可能會夾雜著輕率負面的內容。

無論 Hughes 和 Williams 誰的戰略比較成功,Medium 至少是對那些一直以來靠收購就成功的企業大亨故事的反面教材,比起將傳統媒體收入囊中作為自己的內部刊物,Medium 不僅打造了一個圖書館,並且把出版權也給了大眾。

細細品味 Medium

展望未來,Medium 必須在成長路上想清楚未來的路。由於它的註冊必須使用 Twitter 帳號,它就省去了去驗證使用者的麻煩,但現在 Medium 並無法很好地將付費邀稿的內容與普通內容區分開來。不是要強調「付費」的內容有多重要,而是突顯這些高品質的文章,便可以傳達出「這類文章是 Medium 所大力推廣作者創作的」。

每一個社群媒體都非常注重在早期的名聲爆發,Medium 也成功將自己定位為一個「嚴肅的」或是人們心中理想的線上寫作平台,但現在 Medium 所面臨的風險就是它逐漸在變為一個那些高收入技術人員的玩物。誠然,Williams 在打造 Blogger 和 Twitter 的早期時解決過這樣的問題,但現在這些擔憂又回來了。

同樣地,我感到很興奮能夠看到 Medium 在技術方面的優化,它並沒有一個很明顯的社交模式,不能追蹤其他人(可能是想要免除部落格主發文的壓力),此外,追蹤內容分類主題,一篇文章整體上較不易被讀者發掘。

往更深層次看,Medium 的創作環境是與眾不同的。而 Williams 團隊在 Github 上不停地分享 Medium 的代碼,讓我覺得或許像 Medium 這樣美好的使用體驗在未來會大大普及。

Medium 還有很多細緻的功能,比如為部落客提供文章的數據,不止是流量,以及有多少讀者是「真正看過」你的文章等。這些其實都算是 Williams 計劃中的一部分,而他對於付費內容也相當有興趣,他認為付費內容說不定會是 Medium 未來的一個收益來源,畢竟它可以完全改變現在內容呈現和廣告的關係。

medium_2

Medium 大塊留白的文章陳列方式,閱讀起來相當舒適。圖片來源:Medium

事實上,Medium 現在是一個完全基於 web 端的內容體驗(自適應的網頁設計:Responsive Web Design 。然而在行動端的寫作體驗很差,並且沒有原生應用),這對於矽谷的正統來說簡直就是個異教徒。雖然我們可以想像未來 Williams 會考慮 app 的可能性,但 Medium 注重 web 端的事實對於我們這些喜愛 web 的人來說就是一個勝利。

Medium 未來最重要的部分和技術無關,Medium 之所以有意義是,改變了內容呈現的方式,因此延續了優秀作品在網路上的影響和價值,跳脫 banner 廣告形式網站的侷限。Medium 之所以有意義是因為它推動了部落格的發展,從十年不變的網頁媒介,進入一個新的時代。Medium 之所以有意義是因為它看上去很眼熟,但安靜中卻蘊含著真正的創新。

(編者註:試用了 Medium 有段時間,雖然說對於其在美國及海外市場的內容並不太瞭解,也不知道究竟哪一些內容是國外使用者比較喜愛發佈的,但的確如文中所說,科技類的部落客佔了很大一部分,當然這可能是因為我關注的 Collection 類型。不過 Medium 在新聞領域並不像 Twitter 有一定的主導權,相反的是我更覺得 Medium 比較像還未被公開評價的 「知乎專欄」。但 Medium 的內容呈現方式及其背後的設計文化上來說,的確是有了質的飛躍,寫作與閲讀的體驗都讓人耳目一新,乾淨,非常具有視覺衝擊性,這已經算是一個巨大的創新了。為何每個人都想要去定義部落格呢?我覺得我不在乎 Medium 到底是什麼,在使用後,你覺得它很棒、你會上癮,那麼它就是很棒,就好比 Instagram。)

延伸閱讀:

  1. 為什麼網頁不能給我們雜誌般的閱讀體驗?
  2. 讓部落格回歸本質——Medium 誕生記(上)
  3. 讓部落格回歸本質——Medium 誕生記(下)
  4. 讓文字發光,第三代部落格平台——Medium

精選熱門好工作

Video/Image Processing Software Engineer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iOS 工程師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iOS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