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守,意味倒下——百年企業全錄的轉型之路

美國全錄公司是全球最大數位與訊息技術產品生產商,也是影印技術的發明者,同時它的影印機市佔率也為第一。成為影印技術的代名詞對於全錄來說,是對其地位的認可,但是也制約著它的發展。在影印技術之外,全錄也提供著分析和資訊服務,並且這些服務創造的收入並不比影印技術少。
評論
評論

Google 已經成了搜尋的代名詞,微軟成了操作系統的代名詞,心相印成了紙巾的代名詞,這種現象就像我們經常說「Google 一下」,而不是「搜尋一下」,許多時候,品牌已經和行為或者產品成為了同義詞。這種現像還發生在全錄(Xerox)身上,有時候,美國人即使用著惠普的影印機,但仍用「全錄」代替「影印」(在美式英語中有將 xerox 直接當作 photocopy 的非正式習慣)。

美國全錄公司是全球最大數位與訊息技術產品生產商,也是影印技術的發明者,同時它的影印機市佔率也為第一。成為影印技術的代名詞對於全錄來說,是對其地位的認可,但是也制約著它的發展。在影印技術之外,全錄也提供著 分析和資訊服務 ,並且這些服務創造的收入並不比影印技術少。

在麻省理工學院的一次 招募活動 中,全錄技術總監 Sophie Vandebroek 看到 IBM 和 Google 的席位前排滿了應徵的學生,而全錄席前卻寥寥無幾。事實上,全錄公司也在世界 500 強之列,但對於優秀畢業生的吸引力卻遠不如 IBM 和 Google。Sophie Vandebroek 問一個學生為何不願到全錄工作。該學生如此回答:

哦,你們只是一家做影印

機的。

這對全錄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諷刺,在影印技術上的地位反倒成為招募優秀人才的障礙。因而,Sophie Vandebroek 說到,全錄再也不做影印機了。這並不是一時賭氣說的,事實上,全錄確實已經停止對於普通影印機的主要研發工作,把工作重心轉向了智慧型多功能設備。

自 2006 年起,Sophie Vandebroek 開始領導象徵這家百年老店轉型的創新部門,而結果也比較明顯,全錄的創造力得到發展,給人一種矽谷初創企業的感覺,甚至在企業氣質上有些像 Google 那麼「性感」了。

作為一家離消費者比較遠的企業,人們也確實很難感受到全錄的變革,但是這種改變確實在進行著。比如全錄最近的一個教育產品 Ignite。一般來講,美國教師打分分為 ABCD 四級,這種評分制度比我們慣用的百分制更模糊,但是不管是 ABCD 還是百分制,都不能反映學生的具體成績細節。而 Ignite 的作用就可以顯現出來,教師可以把測試輸入到 Ignite 之中,然後 Ignite 就可以進行分析,得出學生的弱點到底在哪兒,而不是一個簡單的 ABCD 四級。

Ignite 的這種分析能力對於需要確切掌握學生訊息來因材施教的從教人員來說有著很大的參考意義。尤其是當一個教師負責幾十名學生的時候,就可以大大省去教師的分析時間。而教育無疑是一個全球性的產業,全錄科學家 Eric Hamby 在該產品發表的時候就表示,拉美國家也是其今後的目標市場。

這種產品最終會運用到課堂上去,而它的開發工作也是來源於課堂,許多研究者深入課堂來直接觀察教師如何工作,如何更有效率的工作。這種研發方法決定了該產品不會是拍腦袋想出來的。

這種與客戶深入交流的方式還體現在其他地方,在過去,客戶對於全錄的要求很簡單,就是需要一個更快更便宜的影印機,但是他們從不會想到從影印中提取數據的功能,也不知道可以有更好的方法去了解學生的具體情況。因而,全錄啟動了一個「夢想會話」項目,這個項目的主要目的是讓全錄和客戶一起,尋找需求的痛點,激發解決問題的創意和方法。

一次失敗的招募活動讓全錄如夢方醒,全錄也開始在招募上下工夫,一批有創造力的員工得以進入全錄,Sophie Vandebroek 表示,快樂工作成為工作準則之一。她相信,只有對工作抱有樂趣,才能真正發揮智慧,激發創造力。

作為一家經營超過 100 年的企業,作為電腦圖形化使用者介面

的發明者,全錄錯失了那一次浪潮,讓微軟和蘋果成為站在浪潮之巔的企業。現在,一大批年輕有活力的企業出現,更加顯得全錄年邁的氣質。作為一家老牌的企業,以及和影印成為同義詞的全錄也到了需要轉型的時候,就像曾經是膠卷代名詞的柯達一樣,固守很可能就意味著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