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戰八卦:雅虎CEO Marissa Mayer如何讓她看不爽的大股東走路

開頭引這句話實在有夠聳動,不過過去這一年裡 Marissa Mayer 真的是有夠紅,擔任 Yahoo CEO 才剛滿一年不久,就有許多報章媒體開始訪問她過往的同事,檢視她過去一整年的成績單,當中最誇張的當屬 BusinessInsider 這篇自稱是 “Marissa 非官方自傳" 的文章,把她求學歷程、戀愛經驗都講得栩栩如生,身歷其境一般。而今天要講的,就是摘錄自這些文章最八卦的部份。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為:卡拉史維社,已取得作者授權轉載。

人類的文明史,就是一部階級鬥爭史

開頭引這句話實在有夠聳動,不過過去這一年裡 Marissa Mayer 真的是有夠紅,擔任 Yahoo CEO 才剛滿一年不久,就有許多報章媒體開始訪問她過往的同事,檢視她過去一整年的成績單,當中最誇張的當屬 BusinessInsider 這篇自稱是 “Marissa 非官方自傳 " 的文章,把她求學歷程、戀愛經驗都講得栩栩如生,身歷其境一般。而今天要講的,就是摘錄自這些文章最八卦的部份。

話說在前頭,其實我一直覺得最近這批大量湧出的報導,多半只是記者與她的前同事訪談錄。由於缺乏現任合作同事與 Marissa 本人的意見,再加上他們訪問的多半是離職員工,有些還是被 Marissa fire 的人,裡面許多關於 Yahoo 現狀和公司治理方面推論實在很隔靴搔癢。但裡面關於商戰與八卦的部份,讀起來還是頗有看頭。今天就來摘錄一些片段。

image

Marissa 的 41 道陰影

(別誤會,這跟情色無關…)

Marissa 在 Google 時期,管過最知名的產品就是 Google search。當時 Google search 每一項重要的 UI 改變幾乎都要經過她首肯。其中最為人所知的就是 2009 年這篇 紐時的報導 :當時,Google 內部以 Jamie Divine 為首的 designer 為 Google logo 挑定了顏色,但 Product manager 卻認為,他們過往的實驗證明,如果 Google 的 logo 的 G 這個字如果比較綠一點,點擊率會比較高。

為了擺平與 designer 之間的爭議,Marissa 決定透過 bucket testing,一次測試 41 種不同的藍色。

此舉最終解決了 Google 的 logo 問題,但無巧不巧的是,Jamie Divine 在該篇報導刊出後的一個月內離職,而 他貼在部落格上的離職宣言 的最後一句話是:

Most of all, I’ll miss working with the incredibly smart and talented people I got to know there. But I won’t miss a design philosophy that lives or dies strictly by the sword of data.

最後也最重要的是,我會無比懷念我在 Google 所認識的那些極度聰明的天才人物,但我絕不會想念這種以數據為導向的設計哲學。

從此,Marissa 跟 “data-driven design”,”A/B testing” 這些關鍵字就再也離不開了。

 

Ross Levinsohn 與失之交臂的 Yahoo CEO 寶座

關於 Marissa Mayer 是怎麼從 Google 跳槽並搖身一變成為 Yahoo CEO 的,Business Insider 這篇有相當完整(且充滿八卦)的一段描述:

場景發生在 2012 年 7 月 12 號。當時,Yahoo 已經歷經三任 CEO 下台,正由 Ross Levinsohn 擔任臨時 CEO。這麼頻繁的走馬上任,尤其是第三任 Scott Thompson 在四月時推行的大裁員,讓整間公司元氣大傷,內部員工都已經在祈禱不要再換人了,就讓現任的 Ross Levinsohn 從臨時轉專任 CEO 吧。

大股東(而且是剛趕走 Scott Thompson 的)Daniel Loeb 卻不這麼想。

7 月 12 日這天,是 CEO 職位的最後一關面試,Ross Levinsohn 一直很有信心,這職位是他的囊中物,這面試應該只必要手續而已,他一定能輕騎過關。他率領著一眾主管:負責企業策略執行的 Jim Hackman,負責 Mail 與通訊部門的 Shashi Sheth,媒體部門的 Mickie Rosen,財務長 Tim Morse,行銷部門的 Mollie Spillman 等人走進面試會場。這些主管,幾乎都是 Ross 過去數個月來安插在 Yahoo 的主管,都是他的人馬。

Ross Levinson 的簡報開始了。據報導,Ross 的計畫是,Yahoo 將會跟 Microsoft 簽約,將 Yahoo 的搜尋業務完全轉到 Microsoft,當你在 Yahoo 按下搜尋按鈕,將會看到 bing.com 上的結果;Yahoo 將會得到一筆為數可觀的授權金,然後公司將會進行瘦身…

就在這個簡報的當下,Daniel Loeb 所指定的兩位董事,發難了

" 我可以理解這個 deal 對 Microsoft 來說是好事,但為什麼這對 Yahoo 來說會是好事?"

" 這個 deal 真是短視近利"

而更重要的是,Daniel Loeb 在整場面試中,頭也不抬一直在玩他的黑莓機。甚至到最後,他直接去上洗手間,十分鐘後才回來。

根據報導,在場的一位與會主管心裡想的是:”抱歉 Ross,這個 CEO 位置不是你的了。”

會後,沮喪的 Ross Levinsohn 飛到了愛達荷州散心,一邊猜想到底是哪裡出了錯。直到當周禮拜日深夜,一通從 Google 友人打來的電話解開了謎底:

"Ross,你有沒有聽說禮拜三面試那天,Marissa 也有去參加?"

一切謎底揭曉了。隔天週一,Yahoo 發布正式公關稿,Marissa Mayer 正式成為 Yahoo CEO。

隨後發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Ross Levinsohn 在當月底離職,而他當時所任用的 Jim Hackman,Shashi Sheth,Mickie Rosen,Mollie Spillman 在接下來的一年內,全部都離職了。

 

震撼教育

關於這些人怎麼離職的,報導中也有些有趣的細節。譬如:

Ross Levinsohn 得知 Marissa 就任後,曾經約了一次見面。Ross Levinsohn 的辦公室原在 LA,當天他特地飛到 Sunnyvale。到了會面時刻…Marissa 卻沒有出現。

Ross 對 Marissa 秘書說,我位置就在不遠的隔間,我回去我位置上等。

秘書說:不行,你得在這等,這樣 Marissa 一來會議就可以直接開始。

Ross 回答:”Not so much.”,然後就永遠的走出了這棟大樓。

至於其他的主管,則是歷經了一陣快問快答式的震撼教育。她首先跟底下的眾多重要主管約了一對一的會議,等到主管走進辦公室坐下,Marissa 便連珠砲式的發問:

" 你那間學校畢業的?"

" 你從哪來的?"

" 你現在的主要職掌是什麼?"

談到產品時,她的問題轉為:

" 這個結論是怎麼得來的?"

" 你們當初是怎麼研究的?"

" 你怎麼會支持這個結論?"

大多數人走出她辦公室的時候,都感覺彷彿歷經一場震撼教育。沒有太多簡短的寒暄,一切都是 “Boom Boom Boom” 一連串的問題。

而事實上,跟不上她節奏的人,在不久之後都被掃出決策圈。而報導也指出,經過一連串密集的會議後,開始有部屬能夠跟得上她的節奏,提出建議,甚至,開一兩句玩笑。

而那時你才會看到 Marissa 放鬆的笑容。

 

Daniel Loeb 如何離開董事會

身為 Yahoo 董事會的大股東,強悍的 Daniel Loeb 也是外界矚目的焦點之一,不過在今年七月,Daniel Loeb 卻突然出脫他手上大多數的持股,並離開董事會。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大家都很驚訝,而且,為什麼?

這兩天  Vanity Fair 貼出了一篇文章 ,當中的解釋是:

Daniel Loeb 本來認為,Yahoo 應有的股價在 25 -- 30 之間。而沒想到 Marissa 上任一年之後就達到了這個數字(Marissa 上任之前,股價最低時在 14-15 USD 間徘徊)。Daniel 本來跟 Marissa 提議說他要賣 1/3 的股份。沒想到 MM 告訴 Daniel 說,我用保證 29 元收購你的股份,條件是你要賣掉四千萬股。

Daniel Loeb 整個傻眼。以一般投資角度來說,大股東大量出脫持股很可能會導致市場恐慌股價下跌,不一定能全都賣到 29 這個價,所以 Marissa 的這個提議無異是一個非常慷慨的無風險出場;但代價是,如果賣掉這麼多股份的話,Daniel 所持股份將會少到他和他所提名的另外兩位董事都得離開。

換句話說,Marissa 傳達的訊息是:你該走了。

對 Marissa 來說,Daniel Loeb 跟她理念並不太合(譬如報導指出 Daniel 一直堅持要大裁員,但 Marissa 上任前答應,就任後卻不肯)。評論認為 Marissa 巧妙的躲開他們倆未來極有可能出現的爭端。事實上,依 Daniel 原有的本錢,是有機會可以在董事會把 Marissa 搞走的,但最後走人的卻是 Daniel 。

現在 Marissa 有 Yahoo 的絕對控制權了,報導如此評論道。

註:以上報導,除了 Google 的那一段,Marissa 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