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設計決定書的內容?

您曾經因為封面設計的關係去打開一本您原本不會去讀的書嗎?擁有超過 25 年封面設計經驗、設計過《侏羅記公園》與《1Q84》等書籍封面的設計師 Chip Kidd 告訴您為什麼書的封面設計如此重要。
評論
評論

本文出處為 TEDxTaipei 〈 封面設計決定書的內容? 〉。Inside 獲 TEDxTaipei 授權轉載。

編按:您未必認同本文結論,但無可否認的是書的封面設計與包裝屬於整體閱讀體驗的一環, 而且讀者們確實喜歡

書的封面會影響你拿起一本書閱讀的動機嗎?

美國設計師 Chip Kidd 25 年間致力於將好故事帶給社會大眾:設計書的封面。Chip 用他充滿新奇點子的創意替許多作者的書籍設計封面,將每個生動的故事畫面帶到讀者眼前。

走在書店,看著一本本文學新書架上的書,怎麼樣的書名會吸引我們去拿起一本書?怎麼樣的封面設計,會引起我們的目光,伸手拾起這本書,翻開書的第一頁?書籍封面設計師,這份僅少被提起卻是無比重要的職位,對於一本書能擁有好的銷售量,除了要有能引起讀者共鳴的主題與內容之外,好的封面設計,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封面設計者的角色——賦予故事形體

「封面設計者賦予內容形體,同時,小心地在兩者間取得平衡。」Chip 談道這份工作的核心價值,是要自問:這些故事看起來會是什麼樣子?故事可以是任何東西,當中有些是真實的,有些是虛擬的,但它們都有個共同點:需要長得像某個東西,需要一張臉,來賦予讀者建立對這些故事的第一印象。

Chip-Kidd-1

著名電影《侏儸紀公園》改編自 Michael Crichton 所著的同名小說,這個廣為大眾所知的暴龍圖象,即是 Chip 設計的小說封面。Chip 取材自一本書中恐龍骨頭模型的圖案,利用描圖紙複寫在另一張紙上,將原本空洞的軀體填滿黑色,剩下眼睛、鼻子的中空造型,改變些許暴龍嘴巴張開的幅度、牙齒的形體,便成了《侏儸紀公園》的封面,並被廣用至電影的宣傳版面。

Chip-Kidd-2

一本書名為《Dry》的回憶錄,是作者 Augusten Burroughs 撰寫關於自己戒酒的歲月,Chip 希望這本書看起來充滿歇斯底里與絕望,像是酒精中毒者會做的事情。於是他先將封面字體設計好,用印表機的水溶性墨水將字體印出,並貼在牆壁上,然後拿一桶水往牆上灑,墨水開始一點一滴往下流,Chip 留下這張畫面拿去印刷廠送印,並在印製過程特地在油墨部分局部上光,使得整個畫面看起來像真的在流動一樣。

Chip-Kidd-4

「書籍封面設計者的責任是三重的:對讀者,對出版社,還有最重要的,對作者。」透過一個畫面、一個圖像,設計者要能精確地體現出作者所想表達的資訊,可能是一種感覺、一個觀念、一個驚心動魄的故事,如何能揣摩作者的想法,連結作者與讀者間的心靈交流,是封面設計師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封面設計的價值——引起探索與互動

在網路與科技產品的快速進展下,許多人開始用平板電腦閱讀電子書,一方面不僅環保,節省書籍印製的紙張,另一方面也能節省不少購買書籍的開銷。然而 Chip 可不這麼認為:「嚴格說來, 電子書有很多好處:簡單、方便、好攜帶,但當中有些東西絕對被遺失了:傳統、感官體驗、物質存在的安心感,和一點點的人性。

當一位作家拿到自己出版的新書時,首先會做的事是:聞這本書,接著他會用手滑過紙張,觸碰油墨摸起來的感覺,和書頁帶有毛邊的邊緣。經過許多年,出版過許多書籍,作家仍不厭倦於感受紙本所帶來的溫度。

書籍封面設計的本身就是要引起探索、互動、關心與觸碰。」Chip 為這份獨特角色做下了詮釋,這是電子書所無法呈現出的體驗,更是讀者與作者進一步接觸的橋樑。

儘管電子書有其實用與方便處,然而其卻大大剝奪了透過觸碰與閱讀紙本所帶來的真實力度,或許正是書店能屹立不搖的原因。

撰稿:E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