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Startup Weekend的47小時裡,學到的八堂課

評論
評論

鄭維克,三十而立,大學主修教育科技,碩士論文為線上社群帶領,三年電信服務網路軟體相關工作,目前在美國學習人機交互與新媒體,夢想是做出讓大家一用就讚嘆的好用服務。

因為我之前從來沒參加過任何一個 Startup Weekend,所以我並不是很清楚台灣和亞洲區的狀況,然後因為念書的地方在美中,所以我也不清楚美國其他城市的 Startup Weekend 是不是和我們的一樣,這篇文章單純分享這次參加的細節和心得囉。

 

前言 -- 什麼是 Startup Weekend?

我一直在想一個比較簡單的方法來解釋我去參加的活動,應該怎麼說呢?就是把一群人關在一個地方,拿著胡蘿蔔叫你往前衝,你的終點在 47 小時後。(註:活動是週五晚上六點開始到週日晚上五點結束)如果你很幸運的跑到終點,不管你有沒有拿到名次,你都有機會吃到你的胡蘿蔔,因為有一群種胡蘿蔔的人,在等著把這些馬帶走。在仔細看了主辦單位給你的願景後,大概是可以這樣解釋,試著在這兩天和一群人把你的專案建立起來,呈現,就有機會拿到投資人的資金,然後就開始你的創業了。

這邊好像有什麼不對,參加比賽,不是第一名會拿到錢嗎?不然也會拿到獎盃吧?

就這次的競賽來說,得名的是沒有獎金和證明的,唯一的優惠是第一名可以直接晉級下週的全球大賽,如果不小心又贏了全球大賽,除了可以飛去加州 Google 總部之外,還可以拿到約 60 萬台幣的賞金。

不過,對我們團隊來說,這一點都不重要,這個後面會說明。

開始 -- 為什麼我會去參加 Startup Weekend?

我是一個人機交互的研究生,我的夢想是透過使用者介面來改變世界,我相信在創業的初期,透過我的使用者經驗背景可以協助創業團隊做出一個良好的商品,建立初期的商業架構。這個想法是我最初的動機,不過當然還有早鳥票優惠、聽學長姐說這活動很好玩、想去認識新朋友、和看起來供伙食這些動機......

不過後面碰到的事和我當初的想法是不一樣的,很可怕,我也是後面再說明。

Startup Weekend Indianapolis(簡稱 SWINDY)的報名費,原價為 3000 台幣,早鳥價 2250 台幣,學生價 1500 台幣。我也是報完名了之後,到開賽前幾天才知道可以用學生優惠報名唉呀(抱頭)。

過程 -- 那 47 小時發生的事。

週五晚上是一個晚餐聚會,報到之後會拿到一張貼紙,你得自己寫名字自己貼在胸口,讓別人看到你知道怎麼叫你。大部份人都是站在食物旁邊聊天,這大概是我來美國目前看到最多 Pizza 的一次。晚餐過後有個簡單的暖場,主辦單位介紹了一下四位工作人員,以及這幾天的流程。第一個活動是先讓大家知道如何提案(Pitch),這邊的提案不需要很正式,只是一個 60 秒的快速介紹。主持人要大家瘋狂丟單字出來,然後寫在便利貼上往地上丟。這是一個暖場活動,在滿地的便利貼後,找了幾位志願者上台,隨機在地上撿兩張便利貼後,用電視購物的方式向大家推銷商品。

比方,有人撿到了「侏儸紀」和「啤酒」。

那人就說,喔我發明了一台時光機,然後回到了過去,出現了很多恐龍,一直追我,我好累,想喝啤酒嗎?balabala 之類的。

這輪活動後,就是正式的提案(Pitch)了。主辦單位給每個人一張 A4 紙,在上面寫下題目和名字,然後每個人有 60 秒的時間來說明自己的點子。當然。有人講到一半就被請下台了,也有人順利的說完自己的想法。這些 A4 紙都被貼在牆上,要進行第一輪的投票。

主辦單位給在場的人三張不同顏色的便利貼,商業背景的拿到黃色,設計背景的拿到藍色,開發背景的拿到紅色。在大家把便利貼貼上自己有興趣的主題後,主持人留下了最後 8 張提案(Pitch),然後給 8 個人每人 60 秒,再次說明自己的想法,之後就開放各自去找各自有興趣的主題,並集合成小組。

我學到的第一課 -- 講完不是好事,講不完不是壞事。 乍聽之下,只有 60 秒,要如何在 60 秒內傳達自己的想法並讓對方了解,錯!是要用 60 秒吸引對方,講難聽一點是「騙」對方,讓對方上勾,等對方來找你時再傳達你真正的想法。所以就算講到一半就被切斷請下台,也不是件壞事。

我們小組一共 8 個成員,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最大的一組,其他組的人數大概都是 4-6 位。小組接下來進行了破冰、背景介紹,並開始進行初步的計劃。第一天晚上很快的大家把前測的問題想法,並且各自丟到自己的社交圈找人填寫,我們要證明大家想的和我們猜想的一樣,這天就在問卷做好,南瓜馬車的午夜前大家就下課回家了。主辦單位有要求我們組內必須有人隨時將我們的狀況發文到推特(Twitter)上,並且下標記(#),後來到最後一天我才知道負責發文的同學表示「其實要我一邊討論一邊思考一邊發文還蠻煩的」。

第二天早上九點準時供應早餐,不意外的就只有水果、優格、穀片,我學到的第二課是下次還是自己帶早餐好了(大誤)。當天早上分配完工作,有人留在營地(Camp)做商業調查,有人去外面做訪談,我決定自己去做使用者觀察。

我學到的第二課 -- 自己決定自己要做什麼,因為他們也不知道你可以做什麼。 和我同組的另外 7 個人都是商業背景,有行銷,有財務,有初創。在他們心中的使用者易用性(Usability)和使用者經驗(User Experience)和我的是完全不同,在專案的一開始大家也都是用自己的方式去拿到資料,然後你的資料他們也不一定會重視,因為背景的不同。簡單來說,做自己認為重要的事,並且學習對方覺得重要的事吧。

大約中午時大家都回來了,各自帶著自己的報告,其實這時候狀況是很混亂的,因為原本的創意發想者(我們就叫他組長吧)還遲遲無法確定專案範圍和方向,所以整個討論都是失焦的。主辦單位其實幫我們準備了很多導師(Mentor),其中一位導師很喜歡我們的想法,他說或許他有位在加州的朋友可以協助我們,約好的電話會議時間就定在下午兩點半。最可怕的事來了,我們到電話會議的前 10 分鐘還無法決定方向和範圍。

我學到的第三課 -- 勇敢表達自己的想法,就算是跳針。 就在會議前 10 分鐘的我,其實原本想離開這個團隊了,一來是效率實在不彰,二來是溝通有蠻大的障礙。膚色和語言的差異,讓我很難插入跳針式的討論。最後只好心一橫,也跳針式的加入的我想法,其實一樣的事情我在幾小時前就說過,沒有被接受,但我實在不清楚為什麼一樣的事情在這時間點就被接受了,而且是一面倒的接受(說真的有點被嚇到)。反正如果自己的想法是可行,也確實解決了問題,就勇敢說出來吧。

方向確定後,專案終於回到了正軌,牆上也出現了該有的組織圖、待辦事項和系統架構。前面有提到我們小組 8 個人除了我以外都是商業背景,所以嚴格來說我們並沒有開發人員和專職的設計師,但是最後的成品必須要有可運行的模型(Mock up),我們很幸運的找到一位可以來幫忙的網頁工程師,在他的建議下,我也開始進行模型(Mock up)的組合。

我學到的第四課 -- 原來不是每個人來參加這活動都是為了創業。 當天晚上,我們才發現那位網頁工程師並沒有加入任何一組,他到每一組詢問是否需要幫忙,然後就像打游擊一樣參予了各組的進度;也有人加入了某一組,但是卻不做事,一直在跟別人聊天交朋友;還有人的提案(Pitch)沒被選中,就到處私下挖人加入他的組,然後最後好像看他啥也沒做,一直在玩 Candy Crush...... 換個角度想,因為不是每個人來參加這活動都有一樣的目的,所以就算是組內成員,實在也很難去要求什麼。

第二天的活動表定到晚上十點,不過主辦單位說原則上想留到幾點都可以,只要離開記得鎖門就好。所以當晚我和另一位伙伴在進行銷售頁(Landing Page)的產出,我們是半夜兩點離開,最後走的兩個人。很有趣的是,當晚九點半過後,留在營地(Camp)的人幾乎都在喝酒跟玩桌遊...... 壓力是有那麼大膩?

我學到的第五課 -- 他們一點都不在意軟體介面,他們只在意產品。 我們的商品是一個軟體,但他們完全不在意軟體的樣子,他們只在意商業模型(Business Model)。在我做模型(Mock up)的過程,實在很難找到一個伙伴願意跟我討論流程和用字。他們專注在商業行為上,我不反對他們對商業的執著,但是忽視使用者介面的行為實在讓我很光火。

很快的,進到最後一天了,因為前一天搞到太晚,所以就不想早起過去了。第三天一樣是表訂九點開始,不過我在十一點多才抵達營地(Camp),沒有意外的是果然沒人玩過我昨晚做到兩點的模型(Mock up)。和支援的系統工程師討論了一下幾隻 CSS 的改法,然後再測了一下昨晚做出來的網頁,很快的,又到了演講時間。

前面忘了提到,主辦單位為了不讓大家一直工作,所以除了不斷的餵食外,還找了不少人來分享創業經驗談。最後一場的演講是讓我收獲比較多的,主題是如何在五分鐘內吸引你的投資人。

我學到的第六課 -- 說故事(Tell a story)。 在人機交互的領域,我們也不斷的被提醒要有同理心,解決問題,並且說一個故事。在創業階段也是一樣,因為廣義的來說,創業也是在解決人類的問題,並帶給人類更美好的生活。最後只有五分鐘的提案簡報(Pitch Presentation),要如何講一個故事、解決一個問題、圓一個夢?另外講者也提醒了在簡報的最後一頁不應該是 Q&A,應該是團隊的連絡資訊。還有因為簡報對象是投資人,所以不要專注在介紹產品,要多帶給投資人一些美夢。

 

很不幸的,就在活動結止前一個半小時,因為天氣因素發布了警報,主辦單位基於安全因素要求所有人於 15 分鐘內離開營地。並且修改規則,將呈現改為錄製影片上傳,並將截止時間延後了四小時。對於我們小組來說,多賺了四小時,救了我們一命,卻也差點殺了我們。

我學到的第七課 -- 別貪心,見好就收。 主辦單位要求我們在九點準時將所有資料用電子郵件寄出,其實我在截止前半小時發現了這件事,並不是在九點整把提案影片錄好就好,要轉檔、要上傳、要寄出。和我同組的伙伴,尤其是組長,不知道沒發現這件事還怎樣,當時還在修改預算。最終我們在前八分鐘時錄好影片,前兩分鐘拿到影片連結,九點準時把信寄出。當組長發現事態嚴重,並打電話給主辦單位詢問是否可以因為 Youtube 上傳問題有寬裕彈性,我們得到的結果是「已經比原定的時間晚四小時了,所以一分鐘都不能多」。我無法想像三天的努力因為一張還在修改的投影片而失格或怎樣,別貪心,見好就收。就算還是有不完美的地方,至少你報告交了,因為缺交一定是零分啊!

心得 -- 踏出第一步,就什麼都不難了?

把所有資料寄出後,確認沒有失格(笑),剩下的四位伙伴放心的開了一支紅酒,慶祝這該死的三天和做完的一切。不知道為什麼,大家很冷靜的討論著如果不小心(這是我加的)贏了之後,要怎麼準備下一輪的競賽。下週是創業全球賽(Global Startup Battle),除了有不同的類別競賽外,大家最想贏的是獎金 60 萬台幣和加州 Google 總部之旅的大賽首獎。在一輪的討論後,我們很快的決定不參加下一輪的競賽,原因是下一輪必需要完全公開細節,並讓一般民眾投票。這樣一來,我們的案子很可能會被競業使用,並且讓我們馬上在市場死去。

我其實是持中立想法的,因為既然來參加地區賽,代表我們的想法已經被參與地區賽的伙伴、裁判(Judge)、導師(Mentor)和工作人員(Organizer)們看到。參賽自然有風險,但其他伙伴認為我們的下一步應該是在當地尋找投資人,並鴨子划水,最後育成出場。或許踏出第一步後,他們認為什麼都不難了,

我學到的第八課 -- 其實更難的是在踏出第一步之後的每一步。 在專案進行到一半時,我就下了一個決定,不管最後結果怎樣,我都會離開這個團隊。並不是這個團隊不好,這個團隊很好,我們一起完成了一個很高的到達度的專案,並且最後贏得了地區首獎,但是大家重視的事情不同,這樣下去只是會發生更多的衝突。對我來說,最美好的事情是在隔天的宿醉後,試著回想那些過程,就像是和曾經愛過的人分手後,回想約會的甜蜜,嘴角還是會不自覺的上揚(笑)。

最後我意識到的是,創業不會是一個人的事,而是一個團隊的事。但這個團隊一開始的組成是如此的隨機,所有的成功在回頭去看,都會覺得幸運女神是如此的眷顧我們。

如果有什麼參與相關活動的心得或指正,煩請不吝來訊。


精選熱門好工作

產品專員 Product Associate

SHOPLINE 商線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Campaign Associate 線上活動策劃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行銷企劃專員(海外市場/電商)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