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 Y Combinator 踢回家後,我獲得了 650 萬美元融資

2010 年的時候,我進入了 Y Combinator,然後又被踢回了家,共同創辦人也走了,但然後我又從一些重要的投資人那拿到了150 萬美元融資,再然後我又獲得了500 萬美元的A 輪。這就是我的故事,這就是 Storenvy 的故事。
評論
評論

本文由電子商務社群平台 Storenvy 的創辦人 Jon Crawford 撰寫,詳細介紹了他的公司在被 Y Combinator 接受但又因團隊解散的原因而被 Y Combinator 踢回家的過程,以及他如何與妻子兩個人又把公司一步一步帶上正軌,最終獲得總計 650 萬美元的融資。這篇文章很有意思的地方在於,作為公司僅有的唯一創辦人,他

很好地利用了灣區的資源和人脈,慢慢地把 Storenvy 帶入使用者和投資人的視野。

在 2008 年,我創立了 Storenvy ,一個基於社群網路的電子商務平台,為人們提供免費簡易但卻精緻的線上商店。關於 Storenvy 最特別的一點就是它完全是圍繞線上社群建立起來的,並且我們整合了所有線上商店的功能,試圖打造一個社群電子商務市場,更具體的形容,我們就是「Tumblr 版的電子商務」。

不過在 2010 年的時候,我進入了 Y Combinator,然後又被踢回了家,共同創辦人也走了,但然後我又從一些重要的投資人那拿到了 150 萬美元融資,再然後我又獲得了 500 萬美元的 A 輪。這就是我的故事,這就是 Storenvy 的故事。

外來者

在去年春天我就開始認真思考如何為公司找到融資。我熟通 Ruby on Rails,是個典型的產品人,而在當時我對創投一竅不通。Storenvy 是我的第一次創業,但我住在矽谷之外的堪薩斯城。不過在我們有了一些不錯的產品、早期的關注度和一些人脈之後,我走向了灣區,去和一些我在 AngelList 上認識的有名的創投接觸。

02

會面都還不錯,回應都很正面並且都有約到下一次會面,但仍然沒有確定下來的承諾。這些創投當中有個我比較熟的邀請我去吃早餐,當時還有另外四家新創企業的創辦人,他們其中有幾個正在 Y Combinator 的孵化中。我並沒有太多想關於 Y Combinator 的孵化因為那時我們已經有了產品、客戶和營收,我只是想盡快拿到投資以招聘更多的員工。但在早餐時有個人很喜歡我們在做的東西,他寫了一封 Email 給 Harj,Y Combinator 其中一個合夥人。但是是 5 月中旬,Y Combinator 夏季的申請報名已經截止了,但在第二天我和 Harj 喝了杯咖啡之後,他就邀請我去進一步地面試以獲得 Y Combinator 的錄取。

一周後,我回到了舊金山並去 Paul Graham 家裡坐了一個小時,之後我又直接去了機場。與 Paul 和 Harj 的談話可以說是一種體驗,Paul 常常問些很刁鑽的問題,並且總是在我嘗試著回答事打斷我,但他的建議的確很有遠見。由於他創立了 Viaweb(之後被雅虎收購,更名為雅虎商店),Storenvy 對他來說好像一個親密的產品。「這很有趣,我們從來沒有投資過一家打造線上商店的公司」。

我和他談了有近一個小時,這對於平常只有 15 分鐘的 Y Combinator 面試來說,很少見。之後在去機場的路上,我又接到 Paul 打來的電話,告訴我他們希望能夠投資我。那種感覺爽呆了,我進了 Y Combinator,世界上早期新創公司的精英育成中心。而我甚至沒有填過任何麻煩複雜的申請表。前途很光明。

之後我發了一些慶祝的 tweet,雖然我一直被告知最好把好消息留在最後,但不管如何,我實在是忍不住。我自認為我自己並不屬於矽谷,我是個外來者,但卻拿到了一張入場券。唯一的問題就是:夏季的育成在 7 天後就開始了,而我必須在這段時間內把公司搬進灣區。

03

我還想在這裡告訴大家一些內幕,這很重要。Storenvy 是由我和另外兩個人共同創立的。當時我們打造了產品的原型,在不同的城市(堪薩斯、聖地牙哥和奧蘭多)。另外兩個人都非常聰明、很有創意並且做事認真,他們都已經成家,所以我是知道搬去灣區對他們來說很為難,雖然他們很願意很想這麼做。當時我們談論了很久,在 Y Combinator 開始前兩天,他們還是決定不去,因為創業生活並不是他們想要的。他們更希望在家裡運營我們當時創立的另一個 T 恤印製公司,一個把營收用來營運 Storenvy 的公司。而我就在接下來的 36 個小時裡收拾東西,準備出發。



在 Y Combinator 開始前一天,我發了一封 Email 給 Paul 告訴他我們的團隊有了變化。當時我並不覺得這會是一個大問題,我天真地認為他會給我一些關於如何處理新情況的建議。但是,哎,Paul 對於這個改變很不高興,但我也只是做了我認為對自己公司最好的決定。不過在幾個小時後,我還是和妻子、狗以及所有家當登上了去往灣區的飛機。7 天時間根本不夠在舊金山找到一個像樣的房子,所以我們暫時住進飯店,而誰也想不到一住就是一個月。

第二天一早,Paul 就回了我郵件並且安排了一個與整個 Y Combinator 顧問團隊的會面,試圖討論一下 Storenvy 的未來。由於我當時還沒車,我沒有太多空閒去想太多,花了 100 美元搭計程車就去了山景城(Mountain View)。在走進 Y Combinator 的路上,感覺很不錯,就像是一個新創企業的大學一樣,你能夠感受到裡面的滲出的能量和智慧。我和妻子坐在那等 Paul 和 Harj,我試著擺弄手機,但實在是無法集中注意力。他們會說什麼?我開始緊張起來。

現在我其實並不太記得當時會面的具體細節,我只記得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並試圖成熟地處理壞消息,但一切都是白費功夫。我想要說服 Paul 我能夠重新打造團隊,這並不會影響到 Storenvy 的潛力。而他拒絕我的主要原因是改變太多了,並且他們不太看好只有一個創辦人的新創企業。時機不太對,不過我也沒辦法,只能一直向他們推銷我自己,強調 Storenvy 的前景,而他們似乎還是有些猶豫。等最後他們又到辦公室裡討論了之後,還是告訴我他們並不准備現在投資 Storenvy,但讓我等到冬季的 Y Combinator 再來。這就好像是我在手術台上失去了一位病人一樣,你如何能接受在同一天進入 Y Combinator 然後又被踢回家?我很理解他們的決定,但當時的我真的是很絕望。

04

我很失落地回到了酒店,但仍然殘存著希望,我到處發郵件,祈禱我身邊有人能夠告訴我該怎麼做才能改變 Paul 的決定。但一過就是 5 天,結束了。

媽的。

我在一個不熟悉的城市——沒有團隊、沒有資金、住在酒店,那一周的變化實在是太爛了,簡直就是天堂到地獄。

而這正是大多數人會放棄的時候。但我是個非常頑固的人,當我真正想要做什麼事時,我不知道放棄是什麼。當時我的確花了一些時間才回過神來,甚至也想過「嗯⋯⋯我是不是應該去我媽那呆幾個星期”,但那些念頭很快就沒了。我還有一些可以支持幾個月的現金,我決定繼續下去。

拼命

我知道如果我仍然希望我的公司能夠走到預想的那個階段,那麼我必須待在灣區,所以我和妻子第一件事是先把住所找到。在六月份我們搬到了一個臨時的公寓,然後我就開始瘋狂地參與社交活動。無論早餐、中餐、晚餐都會和一些灣區的創業者們一起,我一向是一個比較容易打入人群的人,性格也外向,網路名聲也不錯,而現在有開始參加一些創業會議之類的活動。而我妻子更是開始表現得像一位共同創辦人。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進行推廣,但我們是以一種更加私人的方式進行的,而不是像大多數公司一樣以官方的名義。我們把我們的真實身份公佈在 Storenvy 社群裡,讓大家了解我們是誰。我們每週都會隨機贈送一些贈品並製作一個好玩的影片來告訴大家誰贏得了獎品,人們很喜歡這樣。我們的使用者實實在在地開始和我們有了一種關聯,而這樣的透明度,是有正面的意義的。

幾個月後,Y Combinator 的 demo day 開始了又結束了,而我們的狀況也開始好轉。我能從每個月增長的使用者趨勢中看出,已經到了一個需要第二次融資的階段了。我可以寫一些關於我是如何融資的一些技巧,但是說實話,看 TechCrunch 的文章就夠了。在接下來的四周裡,我不僅拿到了確定的協議,甚至我決定把原來初定的融資金額加倍,好讓給多的人參與進來。最後,從一系列的投資人身上,我們拿到了 150 萬美元的融資,包括了 Spark Captial、First Round Capital 等等。(再之後又獲得 500 萬美元的 A 輪,不過這是後話了)

人們開始詢問我是如何做到的。在我這一年的經歷中,我學到最多的就是「別做什麼」,只是我還是沒學會。但實話實說,真正對我有幫助的其實是一個事實,我已經失敗過一次了,並不怕再次失敗。投資人很喜歡創辦人的一種特質,那就是彈性。你可能會說說不定是因為我被 Y Combinator 踢出的經歷讓我拿到了融資,這就好像是一個不錯的賣點,但其實是因為我挺過了低潮期並且一直沒有放棄 Storenvy 最初的願景。

05

我想說明的一點是,我非常尊敬 Paul 和 Harj 等 Y Combinator 的團隊,他們是一個為新創企業服務的非常棒的專案。Paul 放棄 Storenvy 的決定是對的,在當時的情況下。我也很希望當時事情能夠成功,推薦所有的新創企業都可以嘗試著報名。但我也希望大家明白,Y Combinator 的拒絕並不等於市場和使用者的拒絕。

這一年的經歷非常珍貴,一年前我絕對不敢想像事情會這樣發展下去,現在我住在舊金山,全家都在。我過上了我希望已久的創業生活,如此熱愛!

最好玩的地方在於,我並沒有感覺到任何成就感,只是覺得終於得到了我希望得到的資源。

我一位朋友曾說過:「一個公司是建立在三個點上的:願景、團隊和引導力」。現在我們已經有了願景和引導力,我正在努力建造一個團隊。

[本文編譯自:joncrawford.com]


精選熱門好工作

平台營運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客戶管理企劃 Key Account Management Planner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後端工程師

AsiaYo.com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