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Anderson:第三次工業革命是屬於所有人的機會

本週三《長尾理論》作者、《WIRED》前總編輯 Chris Anderson 來台參加「Change!預見創新大未來」論壇並發表演說,他不斷強調,「自造運動」帶給全世界機會,製造不再是特權。而既然創造事物不再高高在上,第三次工業革命便是屬於所有人的機會。
評論
評論

本週三《長尾理論》作者、《WIRED》前總編輯 Chris Anderson 受到今周刊邀請,來台參加「Change!預見創新大未來」論壇並發表演說,Inside 是這次的媒體夥伴,我們也出席了這次的論壇,以下是我們綜合了 Chris Anderson 的演講內容與論壇所寫的報導。

工業革命與科技民主化

Chris Anderson 談起兩次工業革命以及電腦時代後的數位化革命對人類社會的影響。每一次新科技的普及,都會大大改變我們的生活,從紡織機到電腦、免費瀏覽器(對,以前的網路瀏覽器是要付費的)都是屬於這樣的例子。但就像印表機給人一種想像,彷彿有了印表機就可以自己辦報、出書,我們知道結果並非如此;同樣的,被 Chris Anderson 認為足以被稱為第三次工業革命的現在,有了 3D 列印機,也不代表人人都可以開工廠。「3D 列印機不是來跟大量製造競爭的。」3D 列印機的出現與普及,代表的是我們將創意化成真實產品的其中一道障礙被降低。

人們將創意變成產品的過程簡單來說可以分成三個階段:點子、原型與商品。過去人類已經解決從原型到商品量產的問題,今天任何一個人都可以上網尋找遠在千里之外國度的製造商,用低廉的價格大量生產品質穩定的產品。「而且他們還接受 PayPal 付款。」而價格越來越便宜的 3D 列印機則是移除了把點子變成原型的障礙。

上個世紀,那些沒有被記住的發明者

Chris Anderson 的外公 Fred Hauser 1926 年從瑞士移民到美國,是一名機械師(machinist),他後來在自家的車庫發明了讓一般家庭用於後院草坪的自動灑水系統,可用電子鐘控制水閥的開關,1943 年,Hauser 先生為自己的發明申請到了專利。

不過接下來才是 Chris Anderson 故事的重點:Hauser 先生拿到專利後準備將自己的發明商品化,亦即量產,可是他自己並沒有能力蓋工廠自行生產,因此必須找到願意做的廠商。儘管最後找到了這樣的一家公司,願意支付 Hauser 先生專利費直到專利過期為止,但商品的控制權並不在他的手裡。Chris Anderson 說,外公甚至不認得市售的產品就是來自他的發明,當他走進生產的工廠,也沒有人認出他就是專利的發明人。

Chris Anderson 透過外公的故事凸顯了上個世紀工業發展的侷限之處:人人可以從事發明,但若要商品化可說是困難重重。以他的外公為例,當商品製造的掌控全落在廠商手裡後,他便無法參與產品的設計、開發。「他從未走出自己的車庫。」Chris Anderson 說。

本世紀,人人都可以不只是發明者

我們將時間快轉,故事的主角換成 Chris Anderson 自己,他擔任《WIRED》總編輯的時候接觸了到 3D 列印的技術與創客文化,他覺得自己想要參與產品的發展週期,於是他又回過頭去研究外公的灑水器設計,這次,他在網路上找到願意與他合作的人,三個對灑水器一無所知的人,一起設計出整合 Arduino 開放原始碼單晶片微電腦的新一代灑水器,並且在深圳找到製造商,全部的過程只花了三週。

後來他因為想要引起子女對科學的興趣(顯然他們對電視遊樂器更加感興趣),試著將馬達、電路板、感應器與模型飛機結合(小孩子只對最後一項有興趣),於是他開始上網逛論壇、找資源,還架了一個叫「DIY Drones」的網站,讓網友交換自己的設計,討論自製無人機的相關話題。

沒想到這個 Chris Anderson 的業餘興趣從 2009 年起一路發展成一個事業——「3D Robotics」,一個 Chris Anderson 與一位沒上過大學的墨西哥青年 Jordi Munoz 共同創辦的公司(Jordi Munoz 的知識都來自網路、來自 google),最後還讓這位《WIRED》總編輯放棄了自己原有的工作,現在他們的公司每年的營業額超過 500 萬美金。Chris Anderson 意識到,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像他的共同創辦人 Jordi Munoz 一樣,從無到有,在短時間內將點子變成實實在在的事業。

簡單(easy)擊敗最好(best)

Chris Anderson 的兒子叫 Tobby,他很喜歡皮克斯的動畫作品《WALL·E》,覺得如果自己能夠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機器人「TOBBY·E」似乎也很不錯,於是 9 歲的 Tobby 自己設計了一個——他到「Tinkercad」網站畫了 3D 圖,再透過網站的列印服務印製出自己設計的「TOBBY·E」。

不需要百萬授權費的專業 CAD 軟體、不用受過高等教育、甚至也不必擁有 3D 列印機,9 歲的小孩一樣可以完成。更何況現在市面上已有許多現成的 app 可用,例如 Autodesk 公司開發的 app「Autodesk 123D」可讓使用者透過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的鏡頭,以多角度拍攝物體的方式快速製作出 3D 模型。「簡單可以擊敗最好。」Chris Anderson 是這樣看待如今 3D 列印技術。

大會與談05

演講結束,Chris Anderson 則接受主持人與聽眾提問,我們選出幾個有意思的回答,與讀者分享。

放下羞恥,勇於失敗

Chris Anderson 說,能夠生活在這個「科技民主化」的年代,何其有幸。這是個令我們得以不斷嘗試冒險,卻不必付出高昂代價、不用害怕失敗的年代。他提醒我們,放下羞恥心,多方試驗,因為失敗了並不會帶來嚴重的後果。

而在數位製造崛興之後,我們或許仍感陌生,Chris Anderson 鼓勵大家放膽嘗試,別怕做出醜的東西,失敗再重來,畢竟數位製造所帶來的就是製造能力下放,成本低廉,我們沒有藉口不加入這場自造者運動。

更何況,科技取代勞力後,也已開始威脅腦力,我們唯有不斷發揮人類獨有的創新能力,才不致被環境淘汰。而數位製造提供了一個創新低成本的方式,從 Chris Anderson 的演講中,不到十歲的小女兒以及墨西哥青年,都已跟上浪潮,我們還等待什麼呢?

自造運動撼動中國「世界工廠」地位?

3D 列印浪潮波濤洶湧,有些人認為將會淹沒中國製造業。不過 Chris Anderson 強調,數位製造與傳統製造業應當分開來看,前者無法取代後者「大量生產」的優勢,卻能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以往高高在上的製造權力下放,人人實現創意不再需要豐厚資本,如此將促成個人創業風氣勃興,幾百幾千件的小訂單倍增,考量供應鏈與效率問題,不必遠渡重洋到中國生產,而是就地製造。

不過,訂單規模達數萬計者,仍須倚賴「世界工廠」。「自造者侵吞製造業」言過其實,但未來自造普及之後,「跳蚤個體戶」挑戰「大象企業」,卻可能是沛然莫的趨勢。仰「大象企業」鼻息而活的工廠,如何因應跳蚤「客製化時代」衝擊,在堅強的生產與完整的供應鏈之外,有無創新力,才是最待考驗的事。

對台灣的印象:網路好慢!

習於從各種國際趨勢大師找尋指引明燈的台灣人,當然也要問問 Chris Anderson,台灣的前途在哪裡?但,面對這個問題,Chris Anderson 不若先前侃侃而談,他反倒思考了一下 。PC 王國進入行動時代顫顫微微,眼見下一波浪潮又將襲來,台灣究竟是否能夠掌握契機重新振作?Chris Anderson 並未明確說明他對台灣的展望,但我們反而可以感受到,在他眼中,台灣競爭力正在流失。

「網路好慢」,是 Chris Anderson 對台灣的第一印象,或許也是唯一的印象。儘管聽眾殷切期盼從他身上聽到對台灣的看法,但 Chris Anderson 並未著墨太多,而把問題還給我們。製造、量產我們拚不過深圳的巨型工廠,台灣過去領先的高級技術人才、健全的法規與從商環境都不再獨特,與美國的關係也漸行漸遠。而雖素有山寨惡名,但近年中國也不斷向全世界展現其強韌的創新力道,如果台灣過去相對對岸引以為傲的創意欲振乏力,我們的下一步,科技趨勢大師也難以預測。

韓國閃耀卻脆弱的經濟模式

談完中國,台灣,接著聊聊也與我們有著複雜情緒的韓國。Chris Anderson 雖然讚揚韓國成功開拓世界市場,但他認為,這種主由國家扶植的財團經濟並不比「由下而上」的經濟發展扎實。韓國的經濟模式存有創新力喪失的隱憂,稍有不慎,很容易崩垮。

第三次工業革命號角響起

Chris Anderson 不斷強調,「自造運動」帶給全世界機會,製造不再是特權。而既然創造事物不再高高在上,第三次工業革命便是屬於所有人的機會。Chris Anderson 曾在接受 今周刊轉訪 時說道:

這些跳蚤一時半刻還不能取代大象;但隨著跳蚤越來越多,分食的餅越來越大,大象獨霸的時代也將畫下句點。

你準備好與眾人一起,靠著雙手的力量,挑戰大象霸權了嗎?

延伸閱讀:
Chris Anderson:3D 列印機不會傷害台灣的製造業
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搖籃——舊金山直擊!


精選熱門好工作

客服專員 擴大徵才中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Video/Image Processing Software Engineer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Shopee APP - 實體活動企劃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