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Anderson:3D 列印機不會傷害台灣的製造業

長尾理論發明人、Wired 雜誌前總編輯 Chris Anderson,經歷洋洋灑灑,最新的職稱是 3DRobotics 執行長、「自造者運動」代表人物,今天他受今周刊之邀來台演講,因時間緊湊,上午舉行記者會,除了發表一小段談話之外,也在現場回答了幾個媒體的問題。
評論
評論

長尾理論發明人、Wired 雜誌前總編輯 Chris Anderson,經歷洋洋灑灑,最新的職稱是 3DRobotics 執行長、「自造者運動」代表人物,今天他受今周刊之邀來台演講,因時間緊湊,上午舉行記者會,除了發表一小段談話之外,也在現場回答了幾個媒體的問題。

台灣應在自造世代中,重拾創新能量

Chris Anderson 首先談到他與台灣的淵源,他曾於 1999 年擔任經濟學人記者時來到台灣進行調查報導,當時他對台灣經濟與產業印象深刻,也對台灣的前景感到樂觀。然而時過境遷,當 Chris Anderson 再度踏上寶島,過去以 PC 產業創造榮景的台灣,活力已然消沉。

而主要原因就是 90 年代個人電腦的時代逝去,在行動運算興起的浪潮中,台灣找不到一席之地。他強調,台灣的問題不在政治,就 Chris Anderson 幾次來台與訪中的觀察,隨著海峽兩岸經貿密切整合,台海戰爭應該不致成為憂慮,台灣人的當務之急是思考如何重新以經濟實力與創新能力站上世界舞台。

因此,能否掌握「第三波工業革命」,是台灣能否重新綻放光采的關鍵。Chris Anderson 口中的「數位與實體」的整合,便考驗年輕世代將數位世界中的創新精神帶進實體製造的能力。而 3D 列印、CNC 等機器的崛起,無疑降低普羅大眾進入實體製造的門檻。這將成為全世界每個角落都能做到的事,就看台灣是否能夠把握人人自造的契機,重拾創新能量。

讓 3D 列印機進入校園

Chris Anderson 今天上午也與馬英九總統會晤,他稱讚馬總統對於這波新工業革命「懂不少」,也相當理解未來的趨勢,但同時也建議「每所中小學、圖書館都該擺放一台 3D 列印機,從小培養兒童的創造能力」。

3D 列印機不會傷害製造業

面對記者提問 3D 列印機的普及會不會傷害台灣的製造業,Chris Anderson 指出,過去對於創新者來說,實踐創意或是商品設計主要有兩個障礙,一是將點子發展、製造成原型,二是將原型改善後投入大量生產。越來越便宜的 3D 列印機排除的只是第一階段的障礙,目前我們所談論的 3D 列印機只是讓點子轉換成原型變得更容易,並不是用來進行大量生產的理想工具。Chris Anderson 用過去 2D 印表機剛普及時,也有人擔心是不是這樣一般人就可以自行印製報紙與傳統媒體競爭,結果我們都很清楚——沒有人用印表機印報紙做大量發行。

(其實台灣也已經有業者明白這一點,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 〈3D 列印浪潮來襲,台灣「自造者」聯盟要走自己的路 〉 這篇文章。

你不能限制機器可以做什麼

不過 3D 列印機既然可以製造模型、零件,那是不是也有可能製造槍枝、武器呢?事實上國外已經不只一次出現利用 3D 列印機製造出槍枝的新聞 1

面對社會這樣的疑慮,Chris Anderson 明白表示,他不認為我們可以限制像 3D 列印機這樣的工具「什麼可以製造」、「什麼不可以製造」,就像沒有人會限制 2D 的印表機可以印什麼,一旦你列印了非法的東西被發現,那麼法律會懲罰的是人,而非印表機本身。Chris Anderson 認為掌握科技的關鍵還是在人,以電腦為例,有人用電腦創作詩文,也有人用電腦寫病毒散播。

未來將有 20% 的家庭擁有 3D 列印機

我們向 Chris Anderson 提問,已成為熱門話題的 3D 列印機,究竟已經發展到何種程度?是上世紀 70、80 年代剛起步的個人電腦嗎?未來又會如何發展?Chris Anderson 同樣以 2D 列印機舉例,他說 3D 列印機的零件其實跟我們熟悉的 2D 印表機沒什麼不同,只是多了一個維度。目前速度還是很慢的 3D 列印機有點像是處於 1983 年點陣式印表機的發展階段,但未來會以兩倍於過去 2D 印表機的速度發展。

至於 3D 列印機會不會像紙筆或智慧型手機一樣人人都可以上手、操作,Chris Anderson 表示未來 3D 列印機可能會朝兩個方向發展,一是像今日我們在辦公室常見的,集掃描、傳真和列印於一身的多功能事務機,或是像縫紉機一樣,你不會常常使用,但有一定的普及程度,或是普遍出現在校園中:每個學校都有圖書館,每個學校都有 3D 列印機;另一個方向則是工業用的專業機種。Chris Anderson 估計,未來會有 20% 的家庭擁有 3D 列印機。

「也可像家家戶戶都有的微波爐那樣普及,誰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