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從蠻荒走向 IPO (上)

評論
評論

2010 年秋天,Twitter 還是一團混亂。當時,這個剛剛成立了 4 年的微網誌(micro-blogging)網站,除了擁有 1.45 億使用者,在獲利模式上毫無進展。網站支離破碎,員工矛盾也一觸即發。 混亂,是 Twitter 的家常便飯。

Twitter 的首位 CEO Jack Dorsey 把公司從一個創意變為現實,但又在把一切搞得亂七八糟後被炒了魷魚。Twitter 的繼任 CEO,Evan Williams 見證了最初使用者數量的激增,卻對隨後的使用者數量增速緩慢束手無策。董事會又開始謀劃把 Williams 也辭掉,但問題是:到底誰能勝任呢?

Twitter 的原 COO Dick Costolo 成為一個備胎。不過,由於他沒有任何經營大公司的經驗,所以他也不像是能掌控全局的人。Feedburner 是 Costolo 運營過最大的一家公司,主要提供內容整合業務——在 2007 年被 Google 收購時,還僅有不到 100 名員工。然而,此時的 Twitter 員工數早已超過 300。不僅如此,Costolo 已經 47 歲了。放眼矽谷,他真的青春不再。像 Mark Zuckerberg 和 Drew Houston 這樣的著名創辦人,年紀是他的一半,但成就早已翻倍。

在不知所措中,董事會重新審視手中的牌。他們可以在尋覓到合適人選前,讓 Costolo 暫時出任過渡期 CEO。Twitter 與高管招聘人員 Paul Daversa 聯手發掘潛在候選者,並已經擬定了幾個不錯人選。

或許,董事會可以給 Costolo 一個機會。對於 Costolo 來說,COO 的工作曾經也是一份不小的挑戰,但他卻出色得完成了。同時,Costolo 對公司的內部工作駕輕就熟,董事會成員也對他十分信任。

有趣的是,最終決定權握在即將被解雇的人手中。擔任 CEO 後、Evan Williams 仍是 Twitter 最大的股東。他與 Costolo 相識十餘載,上世紀 90 年代由共同好友 Eric Lunt 引見。為了讓其隱退得更加自然,董事會邀請 Williams 加入到篩選候選人的過程中。最開始他並沒對 Costolo 接替自己的提議感到興奮;不過最終,也是他促成了這項變動。

2010 年 10 月 4 日,Williams 正式辭去 Twitter CEO 一職,由 Costolo 獨掌大權。

如果只聚焦 Twitter 即將到來的 IPO,你或許會錯以為 Twitter 發展順遂,成功的那麼理所當然。但事實並非如此。

「是誰促成了它的成功?」是歸功於提出創意的 Jack Dorsey?是慧眼識珠、堅持執行,接管 CEO 的 Evan Williams?還是真正將 Twitter 引入商業化的 Dick Costolo?亦或是投資人和幕後英雄?

事實上,Twitter 的成功絕非一個天才的創意,而是合作的產物。在它的不同時期,不同的人貢獻出領導力、遠見、以及公司需要的技能。

但這項團隊合作,看上去並不太美。Costolo 接管 Twitter 後,公司還是異常混亂。雖然,當時僅有 4 年歷史,但整個公司已經充滿領導人宿仇、失敗的產品、辦公室鬥爭以及領導人更迭等諸多弊病。

Twitter 的早期歷史為什麼會如此混亂?它最終又是如何回歸正軌?接下來,我們一起回顧下本年度科技界最引人注目的 IPO 公司的故事。

Part 1. 被歷史遺忘的早期共同創辦人

了解 Twitter 的人都清楚,創業前 5 年的公司亂的像一鍋粥。根源是創辦人們無止境的爭吵形成的這種糟糕的文化。他們爭論產品、運營人選,甚至還糾結公司的創辦人到底是誰。

Twitter 的創業故事離不開三個人:Jack Dorsey、Christopher "Biz" Stone、以及 Evan Williams。

故事是這樣的:

Blogger 被賣給 Google 後,Biz Stone 和 Evan Williams 曾一同在 Google 就職。後來,他們共同創辦了一家 Podcast 公司:Odeo,它迅速流行起來。Jack Dorsey 只是員工之一,他提出了 Twitter 的創意,Stone 和 Dorsey 制作了原型,Evan Williams 則成立了新公司。

這是 Stone 和 Dorsey 的版本,但與 Williams 在 2006 年 Twitter 正式成立時講的故事略有出入:「Twitter 是我同 Noah、Jack、Florian 一起奮鬥了數月打造而成的。與 Odeo 不同,它與音樂和 Podcast 無關。」

那麼,誰是 Noah 和 Florian? 從 Twitter 早期員工口中得知,他們是被人遺忘的創辦人。尤其是 Noah Glass,早在認識 Evan Williams 之前,他獨自在家中創辦了 Odeo 。

一切從 Odeo 開始

在 Twitter 成立的 4 年前,Glass 便與 Williams 相識。當時,他們是舊金山的鄰居。Glass 在 Williams 的電腦上看到了 Blogger 的標識,又在雜誌上發現 Williams 是 Blogger 的創辦人,於是,他才鼓起勇氣介紹自己的真實身份。Williams 寫道:「他曾向我提出一個古怪的建議:人們撥通一個電話號碼,記錄一條訊息,然後通過一個按鈕發送到網站上。」這個古怪的創意後來變成了 Odeo,又最終演變成 Twitter。

最初,Williams 是 Odeo 的投資人兼顧問,而不是創辦人。隨後,他發揮了共同創辦人般的積極性,並最終成為公司的 CEO。而技術上來說,Christopher "Biz" Stone 也是 Odeo 的共同創辦人——他將在不久後登場。

Odeo 從 Glass 家搬到了 Williams 家中。Williams 從出售 Blogger 所得當中拿出來一部分,買了一所房子作為 Odeo 的新辦公地點。在那段時間,Glass 才是 Odeo 的領導人,而不是 Williams。前員工 Ray McClure 說:「我認為 Ev 只是對 Odeo 感興趣,但大部分時間是 Noah 在做事。」

t02

很快,Odeo 搬進了真正的辦公室,並開始雇佣員工。其中一個便是時而安靜、時而興奮的 Jack Dorsey,他留著亂糟糟的頭髮,還戴著鼻環;另一個則是工程師 Blaine Cook。Odeo 還有一個叫 Kevin Systrom 的實習生,他後來創辦了 Instagram。當年,Systrom 坐在 Dorsey 旁邊,兩個人聊了很多關於「圖片」的想法。

t03

2005 年 6 月,Odeo 上線了一個備受爭議的 Podcast 產品。TechCrunch 創辦人 Michael Arrington 曾這樣描寫它 :「要是下面這篇報導(指 Odeo)沒能讓你感受到我們平常的興奮和熱情的話,那抱歉了。我們有一種奇怪的直覺,iTunes 4.9 將有可能做出一個對 podcast 市場影響巨大的動作。」Arrington 預言成真。蘋果推出 iTunes podcast 平台,並將其和 iPod 綁在一起。與此同時,Odeo 的員工發現,他們連自己都不會用公司的產品。「我們打造了 Odeo ,對它做了很多測試,但卻從來不用。」工程師 Blaine Cook 回憶道。

2005 年秋天,來自 Charles River Ventures 的 Odeo 投資人 George Zachary 也對產品失望透頂。那時候,公司有 14 名全職員工、Biz Stone 是其中一員。

雖然,Williams 和 Glass 手裡還有 500 萬美元融資,但他們深知面前只有兩條路:要麼關門大吉,要麼想出新的創意。他們激勵 Odeo 的員工,想出更多新點子。於是,他們開始夜以繼日得投身於新產品研發。

Odeo --> Stat.us --> Twttr

Odeo 的共同創辦人 Noah Glass 注意到了 Jack Dorsey,認為他是公司的「明日之星」。

Dorsey 有一個與眾不同的新點子:Stat.us,它能讓使用者看到朋友們在做些什麼(在任何指定時間)。這個安安靜靜的設計師在加入 Odeo 前,就在紙片上描繪出了 Stat.us。現在,他與 Odeo 的同事,在舊金山公司附近的操場,一邊吃著墨西哥菜,一邊分享自己的創意。

t04

起初,Glass 不以為然:「他向我描述 Stat.us,而我卻在艱難地尋找它吸引人的地方。」很快,Glass 領悟到其中的玄機。

2006 年 2 月,Glass、Dorsey 和一位德國合同開發商 Florian Weber 共同向公司其他員工呈現了這個創意。Glass 將「Stat.us」改成了「Twttr」。使用者可以在 Twttr 上向特定號碼發送簡訊,該訊息會同時被使用者的其他朋友看到。起初,簡訊被限制在 160 字符內。由於簡訊需要附帶使用者名,Twttr 的文本最終被限制在 140 字以內。

Glass 促使 Odeo 的其他員工參加到 Twitter 項目中,因此,他被稱為 Twitter 的精神領袖。Williams 對項目大開綠燈,讓 Glass 全權負責。

「在我們的所有項目中,我最中意 Twitter。」Williams 在給 Odeo 高管的郵件中寫道,其中不包括 Dorsey。Williams 經常拿不定主意,而做決定的時候也是依賴直覺。「我們可能還需要更多的討論,但我認為現在已經到了做決定的時候,直覺指引我選 Twitter。」

那時候,Dorsey 還是一個普通工程師,但卻已在 Twitter 的研發團隊中佔有重要地位。他和 Florian Weber 負責寫程式,Stone 負責設計,Glass 主管產品發展,並提出指標性功能,例如 time stamps。

曾經有一段時間,Twitter 全部的早期服務都是在 Glass 的 IBM Thinkpad 上運行,Glass 說:「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桌子上,我可以隨時拿起 Twitter,帶它去世界上的任何地方。」

「Glass 和 Dorsey 比公司的任何人更痴迷於 Twitter 。」投資人 George Zachary 說。

2006 年,Glass 的婚姻正步履維艱。Twitter 讓他填補了情感的空虛和無助。Zachary 記得 Glass 說過:「Twitter 讓你感覺到你正在跟對方溝通,這是一種完整的情感衝擊。」對於 Twitter 過多的情感投資,讓他愈發難以處理接下來的問題。

2006 年 3 月,Odeo 做出了 Twttr 原型。7 月,TechCrunch 第一時間對其做出報道。那時候,Odeo 的員工已經開始使用 Twttr,他們簡直為之瘋狂。所有的 Twitter 訊息全部通過簡訊發表,要知道,簡訊是要收錢的。一個月的簡訊費加起來就有幾百美元,不過,公司同意為員工們買單。8 月,機遇伴隨一個小型地震襲擊了舊金山,消息最先在 Twitter 上傳開。9 月,Twitter 便有了數千使用者。

從那時候起,工程師 Blaine Cook 感覺到 Odeo 內部分離出兩個公司——一個是 Noah 、Florian 、Jack 和 Biz 運營的 Twitter,另一個是其他人支撐的 Odeo。

Odeo 員工 Ray McClure 說,Twitter 是你想百分百為之努力的公司。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對 Twitter 抱有這麼高的期待。董事會的信心不足,直接導致 Williams 做出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商業決定。

回購 Odeo 股份,意在補償,還是陰謀?

2006 年 9 月,Williams 給 Odeo 的投資人寫了一封信。信中說,他看不到 Odeo 的未來,並對此表示難過。由於太過悲傷,他希望買回股東手中的股權,以挽回他們的損失。在這封信中,還簡短的提到了 Twitter。他寫道,「Twitter 是我目前看到 Odeo 最具價值的部分,但下定論還為時尚早。面世兩個月,註冊使用者僅僅不到 5000 人,我會繼續投資 Twitter,但很難說什麼時候能夠得到回報。」

最終,Odeo 的股東同意了提議,將總共 500 萬美元的股權全部賣給 Williams 。正因如此,他時至今日仍是 Twitter 最大的股東,擁有 12% 的股份。與之相比,Jack Dorsey 股權不足 5%,而 Biz Stone 和 Noah Glass 的股份不得而知,也許他們也變賣了自己那一部分,或許比重實在太小,不值一提。

Odeo 的投資者們仍有一個巨大的問號:

當 Williams 回購股份時,是否已經預料到它的價值?回購是不是一場陰謀?還是 Williams 真的覺得 Odeo 的創意失敗,想要補償投資人?

這些問題十分合理。Williams 知道,一些 Twitter 的早期使用者都十分狂熱,因為他曾替員工支付每月高達 400 美元的簡訊賬單。Glass 也稱移動運營商曾表示:在 Twitter 出現前,從未見過簡訊會如此活躍。

人們之所以會懷疑 Williams 的動機,是因為這位 Twitter 的共同創辦人一直以精明著稱。甚至 Blogger 的合夥人 Meg Hourihan 也曾對紐約時報表示:「我認為 Williams 不是知恩圖報的人。」紐約時報也引了 Williams 的話:「每一個商人在成功的路上,總免不了會遇到幾個敵人。」一位 Odeo 的員工也認為 Williams 早有預謀:「Ev 篤定 Twitter 會前途無限,所以他買下所有資產,讓其他人出局。」

另一位員工卻給出了不同的意見。Odeo 工程師 Blaine Cook 回憶道:2006 年夏天的一個會議,恰恰就在股份回購的幾個月前,大家還在討論要不要關閉 Twitter。人們都不知道,6 個月後,Twitter 會一夜暴紅。

同時,在回購後的幾個月,Williams 以 2500 萬美元的估值邀請其他投資人加入,其中包括 Charles River Ventures,矽谷天使投資教父級人物 Ron Conway 等。

無論怎樣,2006 年秋天,Williams 還是成功從投資人手中買回了 Odeo 全部股份,並迅速為公司改了新名字:Obvious Corp。

同時,原 Odeo 的一名重要員工將不會出現在新公司。他就是 Odeo 的創辦人——Noah Glass。

「創造了這一切」的 Noah Glass 出局

在 Glass 向 Odeo 董事會陳述 Twitter 的創意後沒多久,Williams 邀請他一同散步。那天是 2006 年 6 月 26 日。他們漫步 South Park,Dorsey 就是在這裡提出了 Twitter 的點子。也就是在這裡,Williams 解雇了 Glass。

Glass 非常震驚。Williams 提出給他 6 個月隔離期,但會為其保留 Odeo 的股份。如果 Glass 不同意,將被公開解雇。兩周後,Glass 離職,所有人都為之驚訝。看到一個對 Twitter 如此痴迷的人,卻要被迫離開自己的產品,著實讓人心痛。

那麼,Williams 為什麼要解雇 Glass?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性格迥異:Glass 喧嘩高調,Williams 安靜低調。

「Noah 永遠在高聲說話,而 Ev 卻始終在沉默思考。」一位 Odeo 的員工分析、Glass 正是因為太過情緒化而被解雇。那段時間,他要同時處理一個搖搖欲墜的公司,和一段岌岌可危的婚姻。情緒波動在所難免。

Glass 則認為被辭退源於權利的爭鬥,他可能在表現對 Twitter 的狂熱時太過張揚。早在 Williams 和 Stone 認可 Twitter 前,Glass 便想將其獨立出來,成立新公司,並擔任 CEO。「當涉及權利時,往往會產生諸多分歧。」

還有一個解雇 Glass 的理由,似乎來自 Odeo 的另一位員工:Glass 心目中的朋友 Jack Dorsey。Nick Bilton 在《Hatching Twitter》一書中寫道,Dorsey 曾找過 Williams ,並坦言,如果 Glass 不走,他就會離開。

起初,Glass 沒有拿到任何 Twitter 的股份,離開後不久,拿到少許股份。不過份額很低,即便 Twitter 上市,也不會為他帶來多少財富。另一位早期員工,Florian Weber 收獲更加少得可憐。2005 年,Williams 聘請他作為 Odeo 的非全職承包商,直到今天,他都沒有拿到 Twitter 半點股份。Glass 和 Weber 並不是唯二錯過 Twitter 福利的人。Odeo 的質量總監 Dom Sagolla,在 2006 年 5 月被 Williams 開除。同 Weber 一樣,他也沒有拿到半點好處。同年夏天,Odeo 的商務拓展總監 Adam Rugel 離職;產品總監 Tim Roberts 也於秋天退出。

對於 Glass 來說,被驅逐出 Twitter 簡直是致命一擊。「我感覺被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公司、被身邊信任過的人、和付出一切的事業背叛了。如果早知是這種結果,當初為什麼要辛苦經營?我花了很長時間,自己一個人反思經歷的一切。」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 Williams 解雇了 Glass,但還是在老朋友離開後,多次提到 Glass 在 Twitter 中的貢獻。Glass 說:「我知道 Twitter 是團隊的功勞,但更清楚,沒有我,也就不會有 Twitter 。」至今,他的 Twitter 簡介還這樣寫道:是我創造了這一切。

Twitter:從蠻荒走向 IPO(中)


精選熱門好工作

客服專員 擴大徵才中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行政工讀生 (Part-time Intern)

Wanted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Game Animator 遊戲特效動畫師

Banana Whale Studios 香蕉會兒設計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