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剔的老闆與 Square Cash 背後的設計故事

先前我們報導過 Square Cash ——一項讓人與人之間轉帳如寄電子郵件般方便快捷的支付服務。但如果你觀看他家主頁會發現,整個頁面的設計和它的支付精神一樣:極端的簡潔。不要小看這種設計,在 Square Cash的設計過程中,因老闆 Jack Dorsey 的挑剔,曾經讓 Square 的創意總監 Robert Andersen 為此大為頭痛。
評論
評論

先前我們報導過 Square Cash ——一項讓人與人之間轉帳如寄電子郵件般方便快捷的支付服務。但如果你觀察 產品首頁 會發現,整個頁面的設計和它的支付精神一樣:極端的簡潔。

不要小看這種設計,在 Square Cash 的設計過程中,因老闆 Jack Dorsey 的挑剔,曾經讓 Square 的創意總監 Robert Andersen 為此大為頭痛。

Square 設計總監 Robert Andersen 在公司的員工編號為 006,而現在公司的員工牌上這個數字已越過了 600。2008 年,Robert Andersen 的一款 iPhone 上名叫 PocketTweet 的第三方 Twitter 客戶端,而受到老闆 Jack Dorsey 的賞識。

很快 Robert Andersen 被任命為 Square 的創意總監,從此二人合力打造了行動支付領域中多款成功的產品。但無論 Square 的產品形態從塑膠讀卡機,到一個智慧型裝置上的 app, Robert Andersen 從來未像 Square Cash 那樣設計一款產品。

首先是 Square Cash 的形態。2013 年 1 月,二人還在探討 Square Cash 的最初理念,Jack Dorsey 突然問 Robert Andersen :「如果和朋友間轉帳可以像發郵件一樣,你認為應該怎麼設計?」

Jack Dorsey 對產品簡易程度的執著,就是直達產品本質,因此這絕不是一句隨便拋出的話。

但為什麼要用郵件這種人人都會用,並且稍嫌不夠酷的媒介?在 Square 的哲學中,產品並非要排擠現有的工具,而是設計出一種方案,讓這些本來已在人們手上非常普及的工具變得更加方便好用——就如之前的 Square 行動支付端一樣,它沒有內置諸如 NFC 的新技術,但卻讓信用卡變得更易用。

匯款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情,難道不就應該像發郵件一樣?Square Cash 的創意讓 Robert Andersen 興奮,但同時也讓他頭痛:「在這個領域基本沒有公司將支付系統建立在郵件上運作」, Robert Andersen 表示,「一個概念親手由零開始最痛苦的是,你不知道該如何做,而且你會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正確。」

一開始 Robert Andersen 在公司內部設計了一個原型頁面,使用者在上面註冊使用者名稱和密碼,綁定銀行卡,就可以使用。但經過公司內部白老鼠幾個月的試用後,Jack Dorsey 的一個堅持讓 Robert Andersen 決定推翻這個設計:「我們在現實中把錢放在朋友手上的時候,需要使用者名稱和密碼嗎?」

於是 Square Cash 有了現在的設計:直接在你的信箱中發出郵件,然後抄送 Square 即可完成轉帳,對於第一次使用服務的使用者,Square 會先回覆一封郵件,使用者只要回覆相關信息,即可完成一切綁定。

「有時候往往一個服務的失敗,就是在於使用者被一個客戶端嚇跑了。」Robert Andersen 表示。由此可以看出,Jack Dorsey 是如此執著於對現實生活的執著,而之所以選擇郵件,是因為郵件太普及了,郵件在手機、電腦、瀏覽器上無處不在,也就是說,使用者使用 Square Cash 根本無需下載任何客戶端,原因很簡單,因為它根本早就集成在系統當中了,最重要的是,所有人知道怎麼使用電子郵件的對吧。(當然,在來自 AllThing D 莫博士的評測中提及到,使用者在轉帳時,很可能會記錯抄送給 Square 的地址,因此 Square Cash 依然發表了手機客戶端)

s02

不過最讓 Robert Andersen 頭疼的是 Square Cash 的主頁面設計,因為 Square Cash 完全依賴郵件,可以說這是一款「無 UI」的應用,因為 Jack Dorsey 對 Square Cash 頁面設計的要求也是「極簡單,簡單到沒有介面的級別。」

當 Robert Andersen 將最初的完成品呈現給 Jack Dorsey 的時候,只換來 Jack Dorsey 揶揄:「我只能說,多到 MoMA(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看看吧!」之後 Robert Andersen 果然將手頭上的工作放下,走到幾個街區外的 MoMA。

在帶著疑問看完一件件藝術品後, Robert Andersen 被一幅美國畫家 Mark Tansey 的作品上那單色的寫實油畫風格所吸引。得到啟發後的 Robert Andersen 迅速趕回辦公室,並在隨手在沿路上用 iPhone 拍攝了幾段紐約的街景影片,在電腦上為影片加入顏色濾鏡後他感覺到:就是它了。

重新設計後的作品果然獲得了 Jack Dorsey 的肯定, Robert Andersen 聽到一句來自老闆的肯定:「太棒了,我愛這種設計。」

但事情還沒有結束,經過九個月的艱辛開發,當時 Square Cash 已箭在弦上,在產品發表前設計師們認為他們新生的作品已無可挑剔,但這時路過的 Jack Dorsey 卻丟下一句:「顏色太死板了。」是的,Jack Dorsey 往往會充當一個旁觀者清的角色,對局內者當頭棒喝。最後 Square Cash 的頁面採用了今天大家看到的青綠色,Jack Dorsey 認為這種配色讓人感到充滿活力。

那麼,和其他產品一樣,Square Cash 如此出色的設計全部應該歸功於愛挑剔的 Jack Dorsey 嗎? Robert Andersen 笑道:「雖然很多決策性的東西都是出自那傢伙之口,但是做永遠比說要難」,他補充道,「就像一道代數題,你可能一早知道等號後的數字,但是問題困難之處在於,這個過程中你需要找到合適的東西,為這條方程式賦予魔法。」

編按:Square 那走簡約風的新辦公室也有獨到的設計理念,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參考這篇 〈 一窺行動支付服務 Square 新總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