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自造者,在小工場「印」出大革命

3D 列印不再是遙遠難以親近的酷炫名詞,現在台北已有開放的工作坊 FabLab,提供免費的數位製造機器,讓所有人體驗「自造者」的樂趣。於「嘖嘖」募資逾 250 萬的 ATOM,便是在這座宛如遊樂園的小型工場醞釀而出的產品。
評論
評論

如果沒有親眼見到機器運轉,實在很難體會「3D 列印」的奇妙之處。週三下午踏進 FabLab 越過滿是塗鴉的黑板,直往地下室,看到先前自己筆下的 「ATOM」3D 列印機 就近在眼前,一如宣傳照中的精緻簡練,噴頭正緩緩地刻畫另外一個自己——沒錯,它正在自我繁衍身上的零件。

3D 列印約莫是近一兩年才進入台灣大眾的視野,不過,ATOM 創造者李曜任早在 2006 年於建築事務所工作時就體嘗到 3D 列印機的魔力。當時「印」出一個個房屋模型的 3D 列印機要價百萬,六年後李曜任回到台灣,「自造」出售價僅與一台筆記型電腦價錢相差無幾的 3D 列印機,放上「嘖嘖」募資成果驚人,已籌集 250 多萬台幣、吸引 70 多人下訂,搶當自造者(maker)。

設計思惟注入,打造精緻 3D 列印機

這 70 多人,跟李曜任一樣,多為設計出身,或工程師、或者「玩家」。儘管 3D 列印「將掀起社會革命」的口號喧喧騰騰,不過距離一般人,仍遠。雖然看似只需將放著 3D 檔案的記憶卡插進列印機,就能好整以暇等待成品,只是,前置的 3D 繪圖、計算 layer、調整溫度、色彩、比例等參數,都不是隨便敲兩下鍵盤就自然變出的魔法,而是需要悉心學習的知識或技術。

何況,台灣不若歐美、特別是美國有著旺盛的 DIY 文化,不少美國人的後院和車庫堆滿各式各樣的工具,由於人工費昂貴,自己修水管、組桌椅對他們來說稀鬆平常,因此 3D 列印進入一般家庭的障礙小了許多。

美國已有 Makerbot 這類致力於推廣 3D 列印普及化的公司存在。它們除了販售 3D 列印機,還建立了一個開放「自造者」上傳 3D 列印物品的平台 Thingiverse,並在權限許可內開放原始檔案下載,減少普通人體驗 3D 列印的阻礙。「ATOM」即是李曜任利用 Makerbot 生產的 3D 列印機「繁殖」出來的新生兒。

ATOM 上的零件都是 Makerbot 3D 列印機琢磨而來,而這個簡約的三角柱體結構,還得益於 RepRap 開放的軟硬體資源。一年半的時間裡,李曜任沉浸在打造 ATOM 的原型,雖無工程背景,但憑藉網路上豐富的資訊以及討論,他與幾名設計師友人共組的地下連雲協作空間彼此扶持、以及 FabLab 結識來自不同背景的朋友相互指教切磋,終於造出心中理想的 3D 列印機。

FabLab 台北,歡迎人人來自造

FabLab 台北創辦人洪堯泰

今年五月伊始,旨在推廣數位製造的國際非營利組織 FabLab 在洪堯泰的推動下,在台北落地生根。隱身於重慶南路寧靜巷弄內的民宅,FabLab 不安份也不平凡,它已成為李曜任與許多居住在台灣的自造者,彼此激盪創意、化虛擬為現實的空間。

只要一走進 TechShop 的舊金山店,你就會被叮鈴鐺啷的聲音給包圍,這是他們店內價值 100 萬美金的設備發出的聲音,同時也是人們打造夢想的聲音。

FabLab 台北:一座大家一起跟機器玩耍的遊樂小工場

「協作空間」與 3D 列印一樣,在國外早已風行。美國科技媒體 GigaOM 這段形容 TechShop 的畫面,恰恰就是 FabLab 的寫照。採訪過程中,「自造者」來來往往,有的在小房間操作機器,有的正用電腦旋轉、位移 3D 模型。好幾台 3D 列印機擺在不同的長桌上不疾不徐執行任務,大型的鐳射切割機、數位控制機床各自佔據一方,書櫃、桌上無處不見 3D 列印出來各異其趣的模型。

這是一個凌亂的空間,卻充滿自由與活力。拍攝 ATOM 時,有人詢問,要不要移到比較乾淨的地方?李曜任十分隨性,「我喜歡這樣啊」。不同於商品攝影必須在乾淨而明亮的環境下拍攝,ATOM 擺在原始的誕生之地,一旁散落著螺絲起子、尖嘴鉗、膠帶台,美麗的產品就是這樣「挽起袖子弄髒手」得來的。

3D 列印,台灣製造再現榮光

在加拿大、英國求學就業多年,李曜任帶著在西方吸收的創意養份返回台灣。縱使 3D 列印的風氣才剛萌芽,家鄉卻是製造列印機器的沃土。台灣強大的製造業與直接暢通的溝通管道,讓他的量產計劃始能順利且快節奏地進行。若在歐美進行,得透過遠端與亞洲生產端聯繫,最終還是得親自飛一趟(或很多趟)。

「Made In Taiwan」的 ATOM,品質有保證。有別於我們一般在網路上所見四四方方、各式電線纏繞的 3D 列印機,一眼望去,ATOM 的外型特別突出,作為設計人,以及建築背景為他帶來的一以貫之美學與實用並重的態度,李曜任為機器灌注優雅洗練的風采,弱化凡人難以親近的技術感,是 ATOM 進入商業市場的優勢之一。

接下來,李曜任將把心力放在包裝與設計、以及說明書,務求打造最好的體驗,盡力打破普通人使用 3D 列印機的限制。而在台灣嘖嘖募資量產計劃暫告一段落之後,他也計劃帶著從機器到包裝到行銷,一切準備就緒的 ATOM 登上 KickStarter 向全球發聲,走入世界舞台。屆時,「台灣製造」的科技產品,或許就將因 3D 列印機再度閃爍耀眼光芒。

你,準備好印出第三次工業革命了嗎?

ATOM 光是這樣一個零件(紅色)就要兩個小時。

一台經由 3D 列印機複製的 ATOM 加上組裝時間,大概需要 30 個鐘頭,費時耗工,但李曜任說:「看著自己做出來的 3D 列印機印出東西,實在太爽了」。這一小群走在前頭的設計師已經進化到自造 3D 列印機,我們該怎麼追上他們的步伐?

其實台北不乏讓我們親嘗「自造」樂趣的空間。ATOM 的出生地點 FabLab 群聚「自造」專家,他們就張開雙臂,歡迎一般人前去體驗數位製造工具,動手將腦中創意化為可在掌中把玩的公仔、戴在腕上的皮革飾品、覆蓋臉上的鬼怪面具、抑或,幫媽媽做一個曬衣夾。正如先前提到,「玩」3D 列印的門檻不低,但別擔心,為了幫助民眾卸下心防,FabLab 的玩家們不定期舉辦免費的工作坊,例如本週日就有 3D 掃瞄的課程,一解 3D 列印之謎。

在國外,各種產業的 3D 列印實驗如火如荼,也有少數個人自造者已經利用 3D 列印實現物美價廉的理想。突破織物侷限、設計師與工程師合力創作的斗篷洋裝成為巴黎時裝周的閃耀焦點,17 歲少年製造平價義肢造福身障者,明年 NASA 甚至也將把一台 3D 列印機送上太空自印零件。

美國創業家、Y Combinator 創辦人 Paul Graham 曾把 3D 列印等數位製造工具喻為這個世代的「文藝復興」,而長尾理論發明人、Wired 雜誌前總編 Chris Anderson 更親自跳入 3D 列印的場域,領頭醞釀他口中的「社會革命」。

關於名人說的話,我們聽得太多,關於 3D 列印的變革,我們只見媒體追捧,分辨不出是夸夸其談還是真有其事。終於,這股浪潮襲捲來台,已在網路與實體空間濺起點點水花,3D 列印已不再科幻遙遠,驗證的機會就在眼前。

無論 Pro 級還是小玩意,無論是老、少、青年,FabLab 歡迎所有人同樂。
(部分照片取自 FabLab Taipei Facebook

靜謐小巷中的 FabLab 仍然人進人出,有些人或坐或站圍在一塊討論最近數位製造的趨勢,也有人一直忙著利用各種材料與機器創造獨一無二的作品。鮮紅的 ATOM 一角經過兩個小時已經成型,一旁另外一台 3D 列印機仍在運轉。除了 ATOM 之外,FabLab 的夥伴陸續展開幾個專案,欲望印出燦然的未來。您呢?準備好捲起袖子,參與自造者革命了嗎?

如果您躍躍欲試,或者想要瞭解 3D 列印與 FabLab 空間,FabLab 創辦人洪堯泰將於 2013 DOIT 亞洲青年共創日 擔任講者,分享全球化的 Fablab 國際組織如何推動數位工具使用,有興趣的讀者可 按此瞭解詳情 ,或 直接報名 。(Inside 為本次活動合作媒體)


高雄市實現智慧觀光抗疫!遠傳大數據應用助攻精準分析景區人流

今年 7 月份,第一波疫情稍緩,高雄市迅速推出結合 AI 和大數據科技的「高雄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不但能即時在人潮密度過高時提出警示,旅客也能便利地透過電腦或手機查詢不同景點的即時人流狀況,讓不少計畫「報復性出遊」的旅客和景點攤商深刻有感。快速因應的「科技防疫」背後,其實是遠傳電信攜手政府單位,從智慧觀光到智慧城市的長期布局。
評論
Photo Credit:遠傳
評論

在疫情趨緩的時刻,一方面要振興觀光,另一方面又得堅守社交距離,維持防疫,對於政府和民眾都是一大難題。高雄市政府觀光局指出,「高雄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的推動,就是為了因應防疫需求快速應變。

Photo Credit:遠傳
高雄市因應防疫需求採用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透過三種燈號輕易管控景區人潮。

由於許多開放式風景區的幅員廣闊,而且沒有單一出入口,即使在出入口使用遠紅外線或 CCTV 監視系統掌握景點內的容留人數,依舊難以精準管理、分析特定熱點的聚集人潮;相對之下,運用電信大數據不需要採購、佈建大量硬體,更能省時省力地因應分秒必爭的防疫需求。觀光局說明,「高雄市觀光局在今年初透過招標評選與遠傳電信合作,採用去識別化的電信大數據和 AI 技術,希望利用較精準的科技方法分析開放式景區的人流情形,以供未來擬定觀光相關策略參考運用。」

結合遠傳既有的海量數據、分析技術和人流分析系統介面,可迅速依需求進行客製化調整,例如高雄市目前使用的觀光旅遊管理分析平台只花一個月就建置完成,並可依需求調整框選的景區範圍,後來因應防疫考量,又在兩周內及時設立了燈號系統,不只提供管理單位管控人潮的依據,也能提供民眾作為出遊參考。

電信大數據   協助政府單位實踐「數據治理」

打開高雄旅遊網的景區人流警示網頁,直覺清晰的燈號顯示,讓民眾能直接一覽各景點的人流是否擁擠,還串接景點周圍的交通資訊、天氣狀況等開放資訊,連停車場都能查詢。

Photo Credit:遠傳
民眾出遊前瀏覽高雄旅遊網的景區人流警示頁面,即可快速了解景點人流、天氣及停車場資訊。

「其實是用新方法解決老問題,過去的旅客洞察可能是透過抽樣問卷等方式來進行,電信數據這樣的新技術則可以同時達到動態的遊憩行為分析和人流管制的雙重目的。」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經理周玫芳表示。要達到這麼細緻的人流和移動分析,單單擁有電信大數據還不夠,需要搭配相當龐大的投資,才能即時針對海量資料進行運算。遠傳從五、六年前開始引進相關技術,最早其實是為了進行網路優化、提升用戶的網路品質,軟硬體層層疊加升級下來,漸漸延伸出電信大數據在公共政策上的應用。

從早期透過農村旅遊、遊樂園、路跑活動等不斷驗證、滾動式優化調整,到後來陸續和臺中、臺南、高雄、新竹市政府合作推動智慧觀光,遠傳的電信大數據現在不只能推估人數,也能針對旅客的旅次鏈、停留時間、留宿率、重遊率等遊憩行為和遊客輪廓進行更深入的洞察分析,還能回溯系統佈建前的電信大數據歷史資料,進行前後趨勢比較,或檢視觀光推動的成效。以高雄市的觀光大數據平台為例,管理者除了從線上儀表板掌握即時人流資訊,也能透過遠傳每個月提供的分析報告,協助後續觀光活動、假期交通疏導等政策的擬定。疫情期間,遠傳的電信大數據還被中研院用來分析人流移動模式,實際協助政府觀察疫情變化、提前預測重熱區。

遠傳大數據平台  實現數據多元應用、創新體驗

除了電信業者獨有、適合進行人流移動相關分析的電信大數據,遠傳長期從電信海量數據分析經驗建立起的大數據平台和技術能力,也能協助企業建置大數據平台來分析企業自有的數據資料。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資深協理陳佳玲說明,「我們提供專業顧問服務和平台產品協助企業客戶建置大數據平台,做到數據的清洗整理、建立分析模型、設計分析儀表板,讓企業客戶的營運數據能達到更有效運用,也能結合物聯網數據資料做到戰情室分析,進而輔助企業決策。」對於品牌或零售業者,還能結合遠傳線上線下足跡的數據分析,協助鎖定目標 TA ,透過簡訊或數位廣告等方式發送行銷活動內容,達成精準行銷的目的。

Photo Credit:遠傳
遠傳大數據團隊提供專業且客製化的一站式服務,致力成為政府與企業數位轉型的最佳夥伴。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資深協理陳佳玲(左)、經理周玫芳(右)。

從電信本業出發,拓展到電信大數據的應用,再到以大數據分析平台技術實現智慧化管理,遠傳不斷創造各種數據應用新體驗。近年來也跨業結盟,透過整合上、下游產業鏈,以 5G 特性結合遠傳「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資安及雲端技術助政府及企業升級轉型,提供從規劃、建置、移轉、維運的完整 5G 一站式服務。正如遠傳 Slogan 「靠得更近,想得更遠」所要傳達的,讓智慧觀光、智慧防疫、智慧城市、智慧零售不再遙遠,各種未來理想生活,咫尺可及。

Photo Credit: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