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傳記唯一的負評⋯⋯妻子給的

由 Brad Stone 撰寫的《The Everything Store: Jeff Bezos and the Age of Amazon》上個月剛剛出版,整體而言寫得不錯,也很有趣,好評居多,迄今為止只有一個人給了它一星的負評(不過隨之又增加了五個),這個人是貝佐斯的妻子,MacKenzie Bezos。
評論
評論

Amazon 是首先允許商品負評出現在列表上的零售網站之一,這一做法現在已為全球各地同行效仿。該話題也是 Brad Stone 描寫 Amazon 創辦人與 CEO 貝佐斯(Jeff Bezos)的新書《The Everything Store: Jeff Bezos and the Age of Amazon》焦點之一。

這本書上個月剛剛出版,整體而言寫得不錯,也很有趣,好評居多,迄今為止只有一個人給了它一星的負評(不過隨之又增加了五個),這個人是貝佐斯的妻子,MacKenzie Bezos。

書評 中,本身就是小說家的 MacKenzie Bezos 以與貝佐斯 20 年的婚姻擔保,書中所述有很多地方與事實不符:

在第一章裡面,該書為貝佐斯決定辭職建立網路書店做了鋪陳。「當時貝佐斯正在考慮下一步該怎麼做,他最近剛看完了石黑一雄的《長日將盡》,描述的是一位男管家留戀地回憶起戰時英國做服務期間的個人及職業選擇的事情。因此貝佐斯想到用他所謂的『遺憾最小化框架』來決定其職業生涯的下一步時,他記住了要回顧生活裡的重要時刻。」這是一個很好的開頭,且與後面所述結合的很好。可這不是真的。《長日將盡》是貝佐斯創立 Amazon 一年後才看的。

MacKenzie 還對該書試圖揣摩貝佐斯動機時偏離事實而「性格刻畫」過多提出異議:

「貝佐斯覺得……」「貝佐斯相信……」「貝佐斯希望……」「貝佐斯盯住……」「貝佐斯擔心……」「貝佐斯很沮喪……」「貝佐斯很著迷……」「在貝佐斯的大腦迴路裡,某個開關被打開了……」這樣的文字在書中比比皆是,讀者讀到這樣的文字時應該記住,Jeff 從未就此書接受過採訪,而且還得注意,這些有關他的感受和動機的猜測很少有腳註來說明有任何其他來源對此加以證實。

值得注意的是,Brad Stone 的書一開始就說開始寫書時跟貝佐斯的會談。Brad Stone 找了貝佐斯,想得到後者的首肯去採訪其家人朋友及其他熟人。理論上這可以提高 Brad Stone 讓那些人在不怕引起貝佐斯不滿的情況下講話的機會。所以,MacKenzie Bezos 這麼說的意思應該是指那些問題可能沒被問過,不然就不是由貝佐斯回答的。

此外,MacKenzie Bezos 的書評還談到了該書在進行商業敘述和講述絕好故事之間的緊張關係,指出此書為了在某些場合刻畫出一個有感染力的人物塑像,對主體的思想和動機揣摩用力過度。

不過,當作者打算把一本書當做非小說來推銷時,他就不得不找到一條帶有懸疑性質的故事主線,讓其既不用依靠錯誤描述也無需迴避事實的重要部分。我感到慶幸的是這是

個網路的時代,非小說類文學作品中的人物可以從書裡走出來,像 Jonathan Leblang 和 Rick Dalzell 那樣,替自己說話。從原則上來說,作者都會很小心地確保大家知道自己讀的是歷史傳記還是對人物進行有趣的小說化。這一點好萊塢往往要實誠得多:「基於真實的故事改編。」如果作者不承認自己已經越過了這條底線,裡面的人物會替他們做的。

上面提到的是 Jonathan Leblang 是 Amazon 的 Kindle 總監,Rick Dalzell 則是 Amazon 的前資深副總裁。Jonathan Leblang 在書評中對 Brad Stone 有關貝佐斯生父(雙方已多年未見)的說法提出了一些異議,認為這本書裡面有 20% 的說法與事實不符。而 Rick Dalzell 也指出了書中的一些不實之處,包括一段對貝佐斯的笑的描述:

儘管我發現此書相當有趣,但有很多故事都沒提或根本就是不准確的。Brad 把 Jeff 膚淺地刻畫成了一個無情的資本家。完全沒有提到他的熱情、幽默以及同理心—這些在他身上大量體現的品格。

Jeff 的笑是我喜歡的東西之一。但 Brad Stone 完全曲解了我的意思,他是這樣寫的:

「你不要誤會,」Amazon 的前 CIO Rick Dalzell 說,貝佐斯經常在別人沒法達到他的高要求標準時發出這種笑聲:「他想消氣,又是一種折磨。他在懲罰你。」

這太離譜了。事實上,Jeff 的笑是無意識的、真誠的、熱忱的、也是討人喜歡的。它可以緩和緊張的情況。顯然,Brad 曲解了我的意思。

MacKenzie Bezos 等人的回應對於那些已經或打算讀此書的人來說是一個有價值的來源,可以幫助從另一個角度去了解情況。有趣的是貝佐斯首先向 Brad Stone 發問的問題之一是打算如何處理那些「敘事謬誤」。

「敘述謬誤,貝佐斯解釋說,是 Nassim Taleb 在《黑天鵝效應》中創造的一個術語,說的是人類如何傾向於將復雜的實際情況變成為但撫慰心靈卻過於簡化的故事。」

Nassim Taleb 在書裡給出的解決方案是避開講故事的渴求或者不要依賴於回憶,而是盡可能精確和客觀—靠數據去支撐敘述。顯然,MacKenzie Bezos 認為 Brad Stone 的書這一點做得不夠,並用 Amazon 首先讓數據壓倒敘述的手段—客戶評價來表達她的不滿。

Amazon 負責全球溝通的副總裁 Craig Berman 對 Brad Stone 的書給出了最新的回應:

在作者的報導過程中,Amazon 幫助他安排了與超過 6 位 Amazon 資深高管的會面,他有充足的機會就前員工所述的東西去詢問或進行事實核查。他沒有這麼做。我本人至少跟他見面了 3 次並交換了 10 幾封電子郵件,可他卻只核對了若干說法。他完全有機會進行徹底的事實核查並為其敘述提供更為平衡的觀點,但他卻對此書守口如瓶,就是不肯做這件事。


精選熱門好工作

外場服務人員

Sugar Pea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前端開發者 / Frontend Develop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BD 商務開發

WeMo Scooter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