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足的小綠人,Google 正逐步封閉 Android ( 上 )

一無所有無所謂失去,Android 一開始就是如此,而當獨佔鰲頭時,保持開放、相容就沒那麼容易了。 Android 已然從昔日 Google 的保護傘長成了極需 Google 保護的行動財產。
評論
評論

本篇為「被禁足的小綠人,Google 正逐步封閉 Android(上)」, 下篇於此

6 年前,2007 年 11 月,Android Open Source Project( AOSP )初問世。而 6 個月前,第一部 iPhone 剛剛在眾人矚目中誕生,智慧手機迎來了一個新時代。雖然 Google 當時僅是 iPhone app 上的合作夥伴,它很清楚 iPhone 獨霸智慧手機世界是什麼局面。就 Vic Gundotra 回憶,Andy Rubin 曾這樣說過:

如果 Google 無動於衷的話,我們將不得不接受一個十分可怕的未來,一個沒有選擇的世界:同一個人,一個公司,一台手機,一個營運商。

Google 害怕蘋果會最終統治整個行動世界。因此,當 Google 在行動世界一文不值的時候,Android 作為開源計畫出現實為其對抗蘋果的權宜之計。

那時候,Google 連分得任何一小塊市場都覺得欣慰。於是 Google 決定將 Android 貢獻出來,並將之作為四處安插 Google 服務的特洛伊木馬。之所以這樣做 Google 的出發點在於:如果有朝一日蘋果封鎖了 Google Search,用戶也將在桌面的戰場上失去其搜尋業務。Android 其實是橫亙於 Google Search「城堡」前的一道防衛壕溝,以確保 Google 線上財產在行動平台的保值/增值。

然而,今非昔比。Android 的全球市占率已從零竄至近 80%。Android 或許已經贏了智慧型手機的戰爭, 但「Android 的勝利」並不等同於「Google 的勝利」。由於 Android 是開源的,因此它並不屬於 Google,每個人只要有能力都可以開發出一個新版本來。

Windows Phone 和 Blackberry 10 系統在行動市場的掙扎告訴我們,佔有 app 才是王道。Android 裝機量的優勢意味著它是一個大量 app 平臺。如果另一玩家基於 Android 開發出一套新作業系統的話,它自然地就會相容數以百萬計的 app;這個公司只須自建一個應用程式商店就行了。如果另有一家公司能夠開發出一款比現有 Android 更出色的版本的話,它無疑會對 Google 目前的智慧手機老大地位造成威脅。Google 面臨的最大危險就是,半路殺出一個表現卓越的替代版 Android 來。

一些公司正在試圖將 Google 的足跡從 Android 中抹掉,其中最顯眼的要數亞馬遜 Kindle Fire 採用的 Android(Mojito)了。亞馬遜撇掉了其中所有 Google 附件,建了自家的應用程式商店、內容商店、瀏覽器、雲端儲存和 e-mail, Google 的 Android 沒有得到任何回報。

一無所有無所謂失去,Android 一開始就是如此,而當獨佔鰲頭時,保持開放、相容就沒那麼容易了。 Android 已然從昔日 Google 的保護傘長成了極需 Google 保護的行動財產。行動是網路的未來,不用說控制世界最大的行動平台好處多大。 可「開源」就如一隻妖精,一旦放出來後,要讓它回到水晶瓶裡可沒那麼容易,問題終於來了:你要如何控制一個開源專案呢?

Google 一直都對諸多 Android 替代版本保有防範措施。其實人們所認識的 Android 包括兩部分,其一是 AOSP 的開源元件,是為 Android 的基礎,其二為閉源組件 Google 系 app 群。雖然 Google 既不會走向完全開源也不會完全封閉,但它正在竭盡所能的加大對整個開源計劃的控制力。該公司的主要策略就是將越來越多的 app 整合在閉源的「Google」保護傘之下。

閉源是一場無聲的運動

閉源的 Google app 一直都在。起初它們主要是指 Google 線上服務行動版的使用者客戶端,如 Gmail、Maps、Talk 和 YouTube。當 Android 沒有任何市占率時,在這些客戶端的基礎上,Google 開放了 Android 的剩餘組件。而現在的 Android 猶如一個行動發電場,它覺得自己應該加強對其開原始程式碼的控制了。

對一些 app 而言,Google 仍會以開源組件待之,而一旦專有版發佈後,AOSP 版本上的 app 也將停止運行。更少的開放原始程式碼意味著 Google 的競爭對手們要做更多的補充工作。雖然你不能滅掉一個開源 app,但你可以通過升級版本的閉源化使其前任形同虛設。只要 Google 在 Play Store 中升級或發表一款新 app,就意味著又有相應開源版本的終結。

我們從 Search 應用程式說起,這個例子恰到好處地說明了當 Google 複製 AOSP 功能時的後果。

2010 年 8 月份,Google 推出了 Voice Actions 服務。與此同時,它將「Google Search」引入了 Android Market,當時流行的版本是 Froyo( Android 2.2)。上圖包含最近版本的 AOSP Search、以及運行在 Android 4.3 版本上的 Google Search。沒錯,AOSP Search 仍停留在 Android 2.2 的水準上,而 Google Search 早已整合了語音、音訊搜索及文字語音切換功能,而且它還整合了私人助手服務 Google Now。AOSP 版本則永遠在 Web 和搜尋功能上被迫裹足不前了,以此類推。

在 2010 年 Google I / O 大會時,Google 首次展示了雲端音樂服務,無獨有偶,這也恰是 AOSP 版音樂應用被凍結的時刻。時至今日,它還是一款 Froyo 應用。除了音樂商店和訂閱選項,Play Music 早已導入了 Google 的雲端音樂服務,目前已經歷過多次使用者介面改版,且支援 Equalizer 和 Chromecast。很難想像它們竟曾是同一件東西。

Google Calendar 是近來一款進入閉源之列的 Google 應用。Google 對 Android 社區的說詞則饒有興味:新版日曆即將在 Play Store 開放下載了!將會有更多功能!(哦,閉源又來也)

連鍵盤都難逃此劫。幾個月前,Google 為其虛擬鍵盤增加了滑行輸入功能。猜猜它的原始程式碼在哪兒?反正不在 AOSP 中。上圖可見兩種鍵盤的不同設置選項。Google Keyboard 具備滑動輸入選項,而 AOSP 則不然── Google Keyboard 剛發佈,AOSP 版本就被拋棄了。

Camera 和 Gallery 實際上是一個 APK。AOSP 版本稱「Gallery2.apk」,而 Google 版本叫做「GalleryGoogle.apk」。如圖,Photospheres 實為 Google 版本的專屬功能── 這個創新的相機模式 AOSP 也是無緣染指,Google+ 相冊也是如此。正常情況下, 雲端 Google+ 相簿應該置於個人相簿旁邊。

這裡我們應該表揚下 Google。雖然 AOSP 沒有納入這些新功能,但 Android 4.3 的最新設計項目卻被納入了 Android 原始程式碼之中。

雖然還未發佈,SMS 會是下一個出局的 app 。雖然大家普遍歡迎 Google Hangouts 整合訊息發送功能,並與 iMessage 呈競爭之勢,這也就意味著將 Android 的 SMS 應用程式搬至閉源 app 中去。一旦 Google 作了 SMS 的整合,很可能 Android 一到兩個版本更新後,SMS 應用就不是預設成員了,這與它為 Chrome 而幹掉之前的瀏覽器是一個道理(雖然 Chrome 還保持開源)。

當 Hangouts 真正整合 SMS 時,AOSP 版的簡訊應用程式就會被完全拋棄了,而且訊息這款 app 也快要退休了。(自 Android 4.0 版本後它就沒有重大更新)所以這意味著:開源的訊息 app 也就此終結。

下一塊砧板上的肉應該是開源的 Gallery 了。在 KitKat 的曝光圖片中,有一個叫做「Google Photos」的新圖示。之前我們雖未見過 Google Photos,但其 icon 酷似現在的「G+ Photos」, 看來 AOSP Gallery 又是難逃一死,只能承受被一個 Google+ 配套閉源應用替代的命運。這就是 Google 新的獨立王國的終極闡釋了。

SOURCE: arstechnica.com


網路服務領導者第一線 DYXnet,以優質資料中心及 BMS 方案成企業數位轉型最強助手

第一線作為大中華區領先的電信中立網路服務供應商,提供企業可靠、安全、靈活管理的 IDC 解決方案,包含 IDC 機房服務以及新型態雲服務─Bare Metal Service (BMS),在兼顧效能及成本效益之下,協助企業擁抱新世代商業型態。
評論
photo credit:第一線DYXnet
評論

近年 5G、AIoT、大數據及數位內容等服務蓬勃發展,企業也逐漸走向多雲、混合雲部署,同時因為疫情促使遠距會議、宅經濟及影視產業商機崛起,大幅提升企業對各類數據的應用,為因應雲端化及數位轉型而急速增加的跨國通訊傳輸,企業對於資料的妥善儲存和維護亦面臨極大的挑戰。

第一線作為大中華區領先的電信中立網路服務供應商,提供企業可靠、安全、靈活管理的 IDC(Internet Data Center)解決方案,包含 IDC 機房服務以及新型態雲服務─Bare Metal Service (BMS),在同時兼顧效能及成本效益之下,協助企業全力擁抱新世代商業型態,簡單迅速地佈局海外市場,在後疫情時代下取得先機,創造雙贏。

第一線提供全方位的 IDC 解決方案,解決企業快速拓展需求

第一線提供全方位的 IDC 機房服務,滿足企業對機房環境高坪效、高品質及高穩定度的要求,企業無須煩惱自建機房昂貴的成本及繁瑣的管理業務,即可享有營運商等級的基礎設施、全球串聯的便捷網路,以及安全可靠的設施環境。

第一線的 IDC 機房基礎設施包含強大的跨國際骨幹網路架構、電力備援系統、環境控制及防火保護,以符合國際電信機房的標準。另外 7X24X365 全天候的監控與技術支援服務,讓企業主可在安全的環境中,穩定快速地處理所有對內與對外的需求。

第一線的 IDC 機房基礎設施包含強大的 跨國際骨幹網路架構、電力備援系統、環境控制及防火保護,以符合國際電信機房的標準,提供企業專業的 IDC 服務。(本圖為示意,非第一線機房圖片) / photo credit:第一線DYXnet

第一線曾協助某大型雲端供應商,在 2019 年新加坡宣布暫停建置新資料中心後,透過自身強大的合作夥伴人脈,獨家取得獨立資料中心的樓層,完成建置逾 300 個機櫃的任務。第一線也針對客戶的需求,客製化整體電力、空調系統、機房隔間、門禁系統等,增設維運管理及人力外派,一條龍整合資源,一次購足免除客戶東奔西走的繁雜準備,更能專注於核心業務發展。

輕量彈性新選擇─Bare Metal Service 新型態雲服務

Bare Metal Service (BMS) 提供自媒體、串流平台及遠端應用等新型態商業模式公司,高彈性、高安全性、低營運成本、輕資產,快速部署的雲端資料中心解決方案,企業無須一次性支付大筆費用,以使用量彈性計費,讓每一分預算都能花在刀口上。

由第一線採購部署,縮短客戶採購建置週期,BMS 具有更高的靈活性及成本優勢,也大幅提升資料乘載,能支援大數據、高效能資料庫,更能應對遊戲及財務金融產業,高資料負載需求,讓每個用戶擁有專屬、靈活且高效能的服務。

第一線累積逾20年的服務經驗,為企業客戶提供標準化及客製方案多元選擇,並善用 BMS 的優勢,實現物理性阻隔獨佔使用資源,同時結合全球資料中心足跡與實體資源分隔,提升安全性,滿足複雜的安全與法規需求。

以第一線的電商客戶為例,電商產業淡旺季的資源需求有所不同,傳統的資料中心解決方案無法彈性應變,因此第一線結合紅帽 OpenShift 容器平台技術打造「一體化混合雲解決方案」,除了依照客戶的促銷週期,提供即時標準設備的短期服務及快速擴充,7x24 小時全天候遠端及現場的技術支援,迅速排除困難,在這次的合作中,第一線協助客戶靈活地佈建資源,貼心且可靠的技術團隊也成為客戶最有力的後盾。

選擇第一線 DYXnet,成為產業最前線

數位經濟浪潮加速來襲,身處瞬息萬變的網路世界和高度競爭的商業環境,高效、安全穩定的伺服器、資料庫及網路設備成為不可或缺的要素,有鑑於各國對於資料主權及落地權的要求愈來愈高,企業對於資料中心及跨境連線的重視程度也日益升高。

第一線專業、積極且到位的服務深受大中華地區企業口碑肯定,囊括 ISO 27001、ISO 20000、ISO 9001 認證,採取最嚴格的安全措施,以業界最佳標準作業提供服務。

此外,第一線自 2008 年以來,積極於東南亞佈局網路資料中心,深耕東南亞市場多年,豐富的人脈及合作經驗,也是企業發展新南向業務最為可靠的夥伴。第一線在海內外豐富的合作經驗,能有效提供各類型企業專業的 IDC 解決方案,更推出 BMS 全方位服務,滿足企業成本、安全性、服務品質等多重考量,協助企業在數位經濟下快速發展數位業務。

第一線(DYXnet)憑藉卓越的團隊領導及經營,優良的企業形象,及豐沛的專業素養,榮獲中華民國傑出企業管理人協會頒發的「第二十一屆金峰獎十大傑出企業」。 / photo credit: 中華民國傑出企業管理人協會

第一線 DY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