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ls Girls 為高科技冷感女孩注入熱血

2010 年誕生的「Rails Girls」在全球城市辦起免費的工作坊,開門見山告訴妳,寫程式沒有那麼難,直接幫助女性破除那道跨不過的門檻。2013 年九月,台北有了第一場 Rails Girls,三位男性推手鄧慕凡、高見龍、蘇泰安與 Inside 讀者分享舉辦活動的心得。
評論
評論

八月初 Inside 刊登了一則 Rails Girls 女生快樂寫程式 的活動訊息,出乎意料獲得熱烈迴響,什麼 Yahoo! Hack Day、AAMA 創業競賽等等行之有年的活動,在網站上的流量或分享數據指標,全都不敵這個打著「女孩」名號的課程。首先,「女孩」這個字眼出現在調性偏剛硬的網站已屬特殊景象,再加之其與「程式」兩者的衝突性,不引人注目也難。

電影《社群網戰》劇照

不過,「女孩」與「程式」真的這麼格格不入嗎?或者擴大範圍,女性與 STEM(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為何相看兩相厭?從事科技產業的女生其實並不罕見,走一趟行銷或財務等部門,可以看到不少幹練女性的身影,然而真正在第一線創造產品的女性,屈指可數。《社群網戰》中在電腦前風馳電掣咻咻咻敲出一行行程式碼的幾個人全部都是男生,描寫駭客多神的電影幾乎從來不是女生當主角。我們從大學開始流行的「好人」直覺聯想到的全是男同學,您或許也曾聽過主修電機或資工的朋友抱怨陽盛陰衰。文法商是女生為多,但徒經理工學院,只聞濃濃的雄性氣息。

這似乎是一種「常態」,大家習於歸因男女天生擅長的事物本就不同,或者傳統社會壓力、缺乏同性友人,但其實女性本身對數理科技缺乏自信心才是關鍵 1。猶記得高中當年想必有一些人跟筆者一樣,也不是對社會組特別有愛,但因自認「數學白癡、物理智障」而毫不猶豫的放棄自然組。「男理工女社會」的印象深植人心,我們的潛力與興趣沒有真正被發掘就在 16、7 歲鑄下未來的道路;這種現象當然並非台灣獨有,美國拿到 STEM 大學文憑女生人數不到男性一半,而女性佔資工(computer science)領域的比例更只有 27%。2

不過,近幾年來隨著網路無遠弗屆,鼓勵女性踏入理工領域的聲音愈來愈能被聽見。比如我們 先前採訪過的邱慕安 ,其所任職的 GitHub,就定期邀請科技圈傑出女性演講,鼓勵更多年輕女子卸下心防。而 2010 年誕生的「Rails Girls」更在全球城市辦起免費的工作坊,開門見山告訴妳,寫程式沒有那麼難,直接幫助女性破除那道跨不過的門檻。2013 年九月,台北有了第一場 Rails Girls,三位男性推手鄧慕凡、高見龍、蘇泰安與 Inside 讀者分享舉辦活動的心得。

舉辦 Rails Girls 的初衷

Rails Girls 台北三名主辦人由左而右:高見龍、鄧慕凡、蘇泰安

三位男性主辦者異口同聲,其實一直以來,程式的世界都非常需要女性加入。但是,即使 Ruby 的社群活動再怎麼蓬勃熱鬧,永遠都是男性獨 High,縱有女性也是小貓兩三隻。已辦過幾次大型 Ruby Conference 的鄧慕凡說,上百人的參與者中,有三個女生可能就要偷笑。

直到今年他們舉辦「有心人課程」,希望藉由免費課程為公司尋找並培養有潛力的工程師,發現學員竟有四分之一是女性。以往的「常態」似乎有了波動,觀察到這個令人驚喜的現象後,高見龍恰巧又在日本巧遇「Rails Girls」活動,如獲至寶,返國找齊夥伴,著手籌辦屬於台灣女孩的 Rails Girls。

但是,為什麼是 Ruby On Rails 呢?程式語言百百種,為什麼不是 PHP Girls、JavaScript Girls、還是 C++ Girls?Ruby On Rails 是有什麼魔法還是魅力讓全世界一大群人傾力推廣,組織大大小小的社群宛如聚落在全球遍地開花,甚至積極拉攏女生進入程式的世界?

從線上到線下,熱愛分享的 Ruby 社群

鄧慕凡笑說,「Girls」的號召當然非由 Ruby On Rails 壟斷,任何程式語言的熱衷者當然都可以想辦法吸引女生。至於他們首開先例的原因,得從「Ruby」這個語言說起。Ruby 是日本程式開發者松本行弘 1995 年編纂的程式語言。摒棄傳統機械式的思惟,他為程式注入人性,以人的角度出發與電腦溝通,而非一味被機器的邏輯牽著走,提出「我們是主人,他們(電腦)是僕人」的理念,打造出「紅寶石」。

而真正讓這顆紅寶石變得平易近人的,是美國 37 Signal 共同創辦人 David Hansson 釋出以 Ruby 為基礎編寫的框架「Rails」,精煉簡潔的型態在工程師之間迅速流行起來,早期的 Twitter、GitHub 等看似龐大的網站其實都立基於 Ruby On Rails,而國內的 T 客邦、愛料理亦如是。

從創始人積極打破程式枯燥的刻板印象,到後繼者慷慨分享去除瑣碎環節的框架,Ruby On Rails 成為「人人皆可玩,而且很好玩」的程式語言。後來衍伸出的社群活動都是根植於這種開放精神。鄧慕凡、高見龍都自覺,從前寫程式是一種工作,下了班立刻變身不沾鍋,但 Rails 卻有種讓人主動鑽研的魔力,愛好者甚至組織許多定期聚會,相互交流,堪稱程式界 O2O——把人從線上帶到線下的翹楚呀 XD。

鄧慕凡說,松本行弘自己都經常帶著社群成員賞花泡溫泉(閒話家常外,聊的當然是程式啦),以人為本的開放精神從程式本身渲染到整個群體,Rails 愛好者或許是世界上最熱愛分享的工程師。只是,儘管人味濃厚,女生依舊稀稀落落。但這麼熱愛分享的族群,誕生「Rails Girls」這個別開生面的活動並不令人意外,2010 年從冰冷的北國芬蘭開始,女生聚在一起寫程式的熱烈氛圍一路蔓延到全球各城,今年終於在「有心人」的推動下,來到台北。

Copy & Paste,從做中學

中間為 Ruby On Rails 台北場少數的女性教練
Rails Girls 第一回合實況/照片來源:rails girls tw

本來三位主辦人很忐忑,找了一堆親朋好友讓參與人數好看一點,沒想到後來吸引了 300 多個女生報名(看到 Inside 報導 而去報名的請舉手 XD),找樁腳的時間白費了,他們這會忙著從中篩選「看起來跟程式完全不熟」的學員。當然,若能具體寫出自己對程式好奇的原因更是大加分,比方說,一名台大歷史系的同學就因參與網路創意學程,而希望對程式有更深的理解,順利入選。

一個夜晚又一天,厲害的前端工程師、正在念社會系的學生、時尚雜誌資深記者、遠從花蓮北上的國小老師⋯⋯來自四面八方的 31 名學員與 15 名教練在 CLBC 舒適的協作辦公室中,從安裝到架設網站處女作,中間還安插了個便當盒 mix 網站架構的小課程。小小的空間從頭到尾吱吱喳喳,學員亦步亦趨跟著教練的指令,在終端機和文字編輯器往返敲打,靠著 copy & paste 生出一個網站。

不到 24 小時就能有這樣的成果自是十分令人開心,不過相信大多數人對於 Ruby On Rails 仍是懵懵懂懂。課程終了,渴盼繼續鑽研的學員,怎麼繼續下去?與鄧慕凡、高見龍相比,蘇泰安的背景與程式幾乎風馬牛不相及,他的經歷或許最能激勵大家:大學念的是食品科學,後來擔任電腦雜誌編輯的過程中開始自學程式,最後終於成為 Rails 工程師。他與我們一樣,一步一步跟著預設教程走,逐漸摸清 Rails 的邏輯。

從爬格子搖身一變為程式高手,copy & paste 的學習過程看似速成而盲目,其實時間久了,自己是能摸索到一些蛛絲馬跡的。「先有成就感,才不會自一開始就排斥」,這是 Rails Girls 的策略。而即使愉快的兩天結束,有心繼續向學的學員依然不孤單。

他們都是出沒在 Ruby on Rails 社群聚會的熱血工程師

因為 Rails 活躍的社群是最強大的後盾,這或許也是學習 Rails 的獨門優勢,碰壁撞牆永遠有人伸出援手。無論是精通程式的佼佼者還是剛跨過門檻的新鮮人,都可以在定期舉辦的各種 Ruby On Rails 社群找到突破窘境或者更上一層樓的方法。這種獨特的凝聚力無疑是克服恐懼的有力保證。

程式的世界,不能沒有妳

只是,紙上談兵簡單,回到現實世界,還是學生的有談不完的戀愛考不完的試,已在職場打滾的大概也少有時間空自我精進。不過鄧慕凡說,確實有日本人因 Rails Girls 開啓的窗而扭轉人生,從 OL 變成工程師,但仍是極少數。

不過,他們仍期望,藉由 Rails Girls 帶動更多女生進入程式的世界,最好真正踏入業界, 當然這不是為了私利啦 。蘇泰安形容,寫程式宛如寫作,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呈現,而自古至今,女性風格一直付之闕如。由男性統治的程式世界,儘管也持續進化中,但若能有更多女性加入,必能激盪出不一樣的火花。

女性工程師有多稀缺,從台北 Rails Girls 擔任「教練大大」的兩性比例也可瞧見端倪,15 名老師中只有 4 個女生。類似 Rails Girls 這類活動或許能夠助長女性學習程式的風氣,但是,對於求「女」若渴的美國 Etsy 購物網站來說,還是太緩慢了。

Hacker School 上課情形/照片來源:Etsy CTO Kellan Elliott-McCrea 簡報

由於 Etsy 的目標對象是女性,它們汲汲營營尋找女工程師,以打造更貼近女生的產品。歷經三番兩次失敗後,他們決定使出大絕招 3——出錢培訓有心向學者,2012 年 Etsy 聯合 37 Signals 與 Yammer 向願意參與 Hacker School 系列程式課程的女性支付每人 7000 美元的生活開支。超過 600 名女性申請,最後有 23 名參與者被挑選出來,占了所有學員一半。後來 Etsy 從中僱用了 8 名成員,其中 6 位是女性。Etsy 的女性工程師自 2011 年的 3 個暴增到 2012 年底 20 個。無論男女,各位工程師說說,這是不是令你們好生羨慕呀!

其中一位幸運入選並成為 Etsy 工程師的女性成員,描述在這間有男有女的教室上課的感覺:

你能想像嗎?原本枯燥的 STEM 領域一下子就湧入了活力!

三位主辦人也透露,當初看到整間教室熱絡無比的反應,真是嚇了一跳。只有單一性別存在的世界,多麼了無生機。在真實的工作場景裡,男女均衡應當也是最理想的狀態,除了就產品面而言有利無害,更重要的是,在兩性均衡的環境裡,才能減少少數性別屈就多數性別的狀況,或者自我弱化在職場上扮演的角色。而為什麼打破科技領域的性別不均特別重要?在網路與程式幾乎全面佔領生活的今天,英國版 Wired 作者 Olivia Solon 的話 4,我們應當仔細諦聽:

很快的我們將沒有選擇接受或拒絕科技的權利,因為它正劇烈的改變著每一個產業,不論是幼兒護理、醫療、金融、時尚、電影、或是設計業。若我們選擇不要科技,那我們將一無所有。

目前已有不少組織鍥而不捨的鼓勵女生突破障礙,只是,Etsy 這種願意花錢投資培育女性工程師的企業畢竟少之又少,特別是在台灣。但我們有幸等到免學費又「家教制」的 Rails Girls。Facebook 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挺身而進」的口號,非常適合放在這裡鼓勵所有想學程式卻因恐懼而裹足不前的女生——如果你無所畏懼,就加入 Rails Girls 的行列吧!事實上,看看上屆「Girls」們認真投入但不掩開心的模樣,妳根本用不著害怕。

報名資訊

第二回合 Rails Girls 將於 11/8(週五)、11/9(週六)舉辦,今天(10/15)中午 12 點正式開放報名。鑑於上次出乎意料的熱烈盛況,這次徵集的 Girls 多出一倍,預計多達 60-70 名女孩可以加入快樂寫程式的工作坊,有興趣的讀者,可 按此前往中文官方網站報名


疫情竟使童婚比例暴增?2023 年前將新增 400 萬女童被迫成婚

全球有無數女童正在面臨貧窮、家暴、性別暴力、失學的困境,在動盪不安的 Covid-19 威脅下,女童遭受的生命危機更勝以往,而你我都不該漠視。立即加入世界展望會的資助兒童計劃,不再讓悲劇發生。
評論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
評論

在新冠疫情、武裝衝突的影響下,阿富汗女性與兒童正面臨重大威脅,不僅人身自由、教育、工作等權利備受衝擊,近期更傳出 12 歲女童被強擄配婚給軍人的消息,使當地長期存在的「童婚」問題更加嚴重。事實上,不只是阿富汗,全世界仍有無數女童深陷在不安與恐懼中,面臨童婚、童工、貧窮,以及女性割禮等殘酷傳統文化等挑戰,這一關又一關的生存考驗,只因為她們是女生。

女童困境恐怕比你想像的嚴重——關於性別暴力、童婚

根據聯合國統計,每年有 1,200 萬未成年女童結婚,她們大多是因為民間習俗或經濟弱勢而被迫成婚,婚姻不僅逼迫這些女童放棄學業,其遭受家暴的風險也將大增,甚至被迫從事性行為,使得尚未發育完全的身體備受負擔;許多未成年少女因為懷孕或分娩併發症死亡,嬰兒胎死腹中或夭折的機率也更高。

來自緬甸的 17 歲少女荷拉(Hla)就曾是性別暴力與未成年婚姻的受害者。在她12歲時,一場重病帶走了她的母親,而酒精成癮的父親根本顧不了這些孩子,因此荷拉被迫離家、在街上討生活。為了尋求避風港,荷拉甚至嫁給了大她 15 歲的男子,並在 14 歲成為一名母親,但生下孩子沒多久後,丈夫便另尋新歡,留下荷拉和孩子相依為命。無助的荷拉為了不讓孩子跟著吃苦,只能忍著思念的痛苦,把孩子送到安置機構。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荷拉小時候常跟著爸媽到各個城市的慶典或嘉年華活動兜售玩具,並以此維生。然而非常微薄的收入,根本無法支撐荷拉與 13 個兄弟姊妹的生活。

幸好在荷拉最低潮的時刻,遇上了世界展望會。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除了支持荷拉重建身心健康,也提供她職業訓練的機會,培養一技之長。僅管有些髮廊仍因荷拉的經歷而不願接受她,但在世界展望會的引薦下,現在的荷拉已找到一份穩定的髮廊實習工作,每月都能賺取 20 美元的薪水,並和同事們住在一起、彼此照顧。從街頭遊童到髮型設計師,荷拉因為世界展望會出現在她的生命中,而有了希望。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荷拉說:「我住在街頭時,常常受到男性的輕蔑和不尊重。即使我根本沒有做錯事,也常常得躲避警察取締,生活充滿恐懼和不安。很感謝世界展望會的幫助和支持,我才能把自己的人生拉回正軌,創造更好的未來。」

女童困境恐怕比你想像的嚴重——關於失學、文盲、童工

荷拉的故事絕不是少數案例。事實上,許多女童不只遭受可怕的性別暴力,也因為貧窮或環境動盪,而被迫放棄受教育的權利,成為失學的童工,甚至不得不從事對身心發展有害的勞動工作。根據聯合國資料,全球童工人數在疫情的影響下,20 年來首次增加至 1.6 億;而全球約 7 億人口的文盲當中,女性就佔了 2/3。困在社會底層的弱勢女童,身心備受煎熬,急需你我關注。

印度女孩珊蜜拉,便是弱勢女童的縮影之一,遭遇令人心疼。珊蜜拉(化名)原本是個熱愛上學的女孩,14 歲時由於家中經濟無法負擔她繼續升學,因此被送到孟買與姊妹們一起工作,幫助家中生計。當時,珊蜜拉請妹夫幫她找工作,沒想到卻是噩夢的開始,妹夫將她送到人口販子手上,珊蜜拉被推入妓院工作,並經歷長達三個月地獄般的生活。

「只有我工作了才會有飯吃。如果我不工作,妓院老闆、甚至是客人就會拿皮帶打我。我被迫喝酒、他們會拿菸燙我的手。我一直在哭,求他們放我回家。」後來珊蜜拉得知自己陷入險境是受親人所害,整顆心都碎了。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珊蜜拉好不容易說出那段記憶:「我經歷的那些,希望沒有其他任何女性需要經歷。我承受了非常多的痛苦,那是一段很難熬的時期。白天會有 12 到 14 個男人,晚上則會有 15 到 16 個。一整天工作完後,所有的女孩會被送到荒郊野外中的一棟建築物裡休息,整間房間裡只有一扇窗戶。因為太偏遠,即便我們大吼著求救,也沒有任何人會聽到。」

終於有一天,珊蜜拉和其他女孩們的工作場所遇到警察臨檢,珊蜜拉便趕緊抓住機會向警方求救。成功獲救的同時,同樣在場的妹夫和妓院老闆也遭到警方逮捕。接著,珊蜜拉花了數個月的時間輾轉換了好幾間避難所,最後終於回到家人身邊。

在家人的陪伴以及世界展望會的支持下,珊蜜拉終於踏上復原之路。由於人口販運的受害者往往受到許多暴力與虐待而留下嚴重陰影,這段遭遇遂成為她們心中無法說出口的痛,且大多數受害者因地處偏遠、經濟貧困,或是覺得丟臉、自責等心理因素,難以取得身心重建的專業支持。因此,世界展望會提供包括創傷後症候群、焦慮、憂鬱、恐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藥物濫用等醫療與心理照護,讓更多像珊蜜拉一樣遭遇創傷的女童,得以重建生命。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珊蜜拉現在加入了印度世界展望會的受害者支持團體,踏上了復原之路。

你有力量打破女童困境:資助 1,000名 女童,扭轉 1,000+ 個家庭命運

在 Covid-19 的疫情衝擊下,脆弱國家的資源更加緊縮,這也讓兒童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世界展望會的分析報告指出,2020 年 3 月全球疫情爆發後,與 2019 年相比,童婚案例在許多社區暴增了一倍以上;而童婚的增幅速度,更攀升到25年來最高,若無法改善,預估 2030 年前全球將再增加 1000 萬名兒童新娘。

對於女童而言,貧窮、家暴、性別暴力、失學等問題是無法分割的,這些威脅往往彼此連動、加乘,為女童的生命帶來嚴重打擊。但從上述的實際案例可以發現,受困女童的命運並非不能扭轉,只要世界上某個角落的某一個人願意付出行動,女童的生命就有希望曙光。

世界展望會推動「資助 1000 個女童 挺聲而進 願景無懼」行動,期待在 10 月 11 日女童日前,能為 1000 個女童找到資助人,每個月 700 元,就能翻轉一個女童的生命,為她提供安穩的生存環境與受教權,並將這份改變延伸至女童的家庭與周遭社區,帶來正向影響力。讓我們一起阻止女童悲劇再次發生,現在,就加入改變世界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