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半沢」在新創公司……

網路上對於「半沢」的評論多如洪水。當中,身為矽谷創投的伊佐山元,從他「職業病」的角度提出「如果『半沢』是個創投或新創公司創辦人,有可能成功嗎?」的疑問,並從三個由台詞延伸出的人格特質進行分析。(請注意:本文有提到一點劇情哦。)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黛博拉「上輩子」是軟體工程師,清華電機所畢,曾任職於飛利浦半導體與宏達電。目前是從事文字轉換工作的家庭主婦,定居於日本長野縣。喜歡探索蘊藏於事物表像下的本質。

本文轉載自她的部落格「黛博拉看日本」。

網路上對於「半沢」的評論多如洪水。當中,身為矽谷創投的伊佐山元,從他「職業病」的角度提出「如果『半沢』是個創投或新創公司創辦人,有可能成功嗎?」的疑問。有別於其他文章的論調,伊佐山桑的切入點頗為有趣,並從下列三個由台詞延伸出的人格特質進行分析:

1. 復仇心:「以牙還牙、加倍奉還」

「復仇」的情感,是創業者「一天 24 小時、一周 7 天」不眠不休持續工作的重要因素之一。在大公司不受重用或抱負難伸而壯志未酬、不受社會認同而懊惱、市面上的服務或產品難用到讓人想罵髒話…將這些負面經驗所產生的挫敗感與暗藏已久的醞釀轉變為反撲力道,開創新的局面,以「你們都給我走著瞧」的精神奮戰。

創業來自於負面情感,乍看之下似乎並不是什麼健全的心態,但伊佐山桑表示,在評估新創公司的未來發展上,這類強烈情感的驅動,反而是加分的項目。忘不了當時的悔恨、失敗、恥辱…… 這些臥薪嘗膽的發憤圖強成為在創業路上突破重重困難的原動力,也常是分出勝敗的關鍵。因此伊佐山桑認為,復仇心切的「半沢」多年來持續努力不懈的態度,與新創公司的八字非常相合。此外,「半沢」的機動性高、臨場反應迅速。新興企業每天所遭遇的眾多難題,「半沢」應該能奇蹟式地迎刃而解。

不過,伊佐山桑認為「半沢」卻非能在銀行或大公司出人頭地的類型。大企業的領導人,必須具備不計較私人恩怨的寬容大量,與跳脫制式框架的變通能力。伊佐山桑所言甚是。有這麼一說,能夠當上社長的人,並不是最有能力、最有戰功的,而是不會擋住各路人馬前程的人。因此,最後一集「半沢」出乎意料地被碾出銀行並調職到子公司的結局,其實是非常符合現實狀況的情節。

2.「戰場前線」主義:「你要把一個素昧平生的人推上社長的位置?」

世上有不少看起來好像很專業,但實際上是個大外行的傢伙。在創投圈裡,就有這種三不五時把創辦人叫到自己公司的會議室開會,到最後卻在一次也不曾親自拜訪過對方 (戰場前線) 的狀況下,便決定投資這些新創公司的怪事。此外,在 Google 搜尋大量的資料,有如專家似地侃侃而談的人也愈來愈多。伊佐山桑認為,像這樣就是只會紙上談兵的知識型蠢蛋。對創投來說,「戰場前線」便是全部。只是翻著上百頁的報告、聽取專家的意見而不到前線走一趟,完全是白搭。前線的火藥味、員工的士氣、接待人員的應對進退、會議中場休息時間的閒聊、喝咖啡時交換的八卦…等,皆表露出該新創公司的文化與個性。勤跑前線所獲得的第一手資訊,比從會議中拿到的數字等分析資料有意義得多了。哪些是有展望的新創公司,只要拜訪他們的辦公室就能一目了然,而這也是所謂的百聞不如一見。

伊佐山桑表示「半沢」與新創公司的八字非常相合的另一層理由,特別在於劇中「半沢」了解虧損連連的螺絲工廠其實擁有世界頂尖的技術能力,認為只要提供營運上的輔導便能使其轉虧為盈,以及對於欲開設美甲沙龍但缺乏創業經驗的女性,「半沢」看出她的潛力並提供融資的片段。要做出以上的決策,光靠理論或縝密的計算是行不通的,需要的是能否在前線感受出這些人的處世態度、能否理解這些人對事業所投注的心血、以及能否看出這些人未來發展的豐富想像力。伊佐山桑對如此重視戰場前線的「半沢」頗有好感。

3. 人本主義:「決不能看輕人與人之間的情份」

伊佐山桑表示「半沢」這齣連續劇之所以能獲得廣大觀眾的共鳴,在於對人的信賴、以人為本的考量貫穿全劇所致。

投資新創公司時,很容易便一頭栽進該公司的技術能力或服務內容。的確,所創事業的旨趣與構想是一大關鍵,但更重要的是所集結的人才,也就是團隊。特別是汰舊換新速度快的資訊產業,已經沒有所謂的「絕對獨特技術」或「萬年通用服務」。因此,進行投資時更該重視的是創業成員的團隊能力。不少人認為「人才可以之後再來更替或遞補」,但伊佐山桑表示,實際上成員經常換來換去並不會帶來什麼好結果。遠在個人職稱之上且肉眼所看不見的信賴,是否連繫了公司的每位成員?眾人是否不計較得失,為了組織的成功無私奉獻一己之力?領導中心是否擁有澆不滅的熱情、信念與決心?伊佐山桑強調,比起技術的可專利性或服務的新穎度,更必須仔細觀察做這些事的「人」。

「半沢」面臨了諸多困境與無理要求。但很幸運地,他身邊有值得信賴的同梯夥伴、忠誠的部下,以及在背後力挺的上司。也因此,「半沢」能夠對付、化解一個又一個的難題。伊佐山桑特別欣賞「半沢」與兩位同梯間的合作關係 (雖然後來近藤變節…),也就是當中有人陷入困境時,夥伴們挺身而出並嚴格予以訓斥、砥礪的行動力;私利私欲靠邊站、為了夥伴好而傾全力支持的忠誠度;不論個人造化如何,以同年度進公司為榮的同梯情誼。這也是新創公司的創業團隊成員所被冀望的理想型態。

長久以來,日本的金融以看得見擔保的融資與政府公債等「安全標的」為主,並被揶揄為沒有「風險資金」的存在。伊佐山桑表示,他透過創投這個職業,將「以承擔風險為目的之資金」提供給更多的新創公司。而投資理由除了技術的優勢或服務的嶄新度之外,更在於創業者對事業所投注的熱情,以及「想把世界變得更好」這種沒來由的自信。

劇中,中野渡行長說了「對銀行行員而言,最該具備的是什麼?是看人的能力!會不會精打細算還在其次!」這麼一段話。對此,伊佐山桑的感想則為「創投最該具備的是什麼?不是投資或技術方面的知識,而是看人的能力!」。

很久很久以前,日本的銀行們也提供融資給默默無聞的公司,並給予這些種子養分,進而拉拔出世界知名的大企業。不知從何時開始,這些銀行保守得不願再踏進創投的冒險世界。「半沢」在劇中說了這麼一段話:「有夢想,就光明正大地去銀行借錢。銀行是為了這個而存在的」。伊佐山桑舉雙手贊成,並認為世上的資金應更積極地投注於新一代產業與事業的育成。當然,得在大家的夢想消失之前。

譯自 〈 半沢直樹はベンチャーで大成するか?


精選熱門好工作

賣家關係維護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行銷協理

數字銀河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PopDaily 視覺設計師–【設計部】

數果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