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pboard 主管:設計生來就是要自我否定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 David Zax,原載於 Fast Company

跟 Flipboard 設計主管 Marcos Weskamp 聊設計一不小心聊到僧侶。這聽起來有點扯——矽谷創業者跟深居喜瑪拉雅山的佛學扯得上關係嗎?或許是緣於數年的日本求學經驗,Marcos Weskamp 的設計理念有著明顯的東方哲學色彩。

提及設計師以及他們的作品,確定無疑的一點是,所有的構思在落實的那一刻,也就是它過時的時候。「但只要產品一發表,我們馬上就能看到不足。」Weskamp 這樣評價自己團隊設計的產品。「原則上講,一切事物都有提升的空間。我們現在的設計成果明年就會顯得過時,了不起就是 5 年的保鮮期。產品得到提升,使用者的需求也會跟著改變。我從未聽說過一勞永逸的解決方案。」不僅平面設計如此,所有的設計都是如此。

平面設計其實跟僧侶們繪製曼陀羅沙畫(在梵語中像徵著無盡的宇宙)如出一轍。易逝的細沙、塵土是僧侶們作畫時常使用的材料。許多藝術家嘔心嚦血只為作品能夠流芳百世,而僧侶們潛心數小時精工細琢的畫作常因為原材料的易逝性被風吹得無影無蹤。

f02

網頁設計也是一樣,瞬息萬變的使用者需求就像一陣陣風一樣趕著它不斷地更新面貌。「我並不覺得這有什麼悲哀的,這樣的事情一直都在發生。存在本身瞬息萬變。」

Weskamp 認為,設計內在地要求你廢棄過去的作品,這並不僅意味著產品需要反覆琢磨修改,即使某一代產品的開發過程也是如此。他提到了 Flipboard 的 3 月份時一項設計上的更新——使用者可以編輯自己的主題雜誌。「實際上,確定這項設計我們作了大量減法,之前畫了幾千張草圖,做了好幾個產品原型。」Weskamp 如是說。

Weskamp 舉了一個特定的例子:點擊「+」使用者會進入一個簡單的介面。如果比較下最初的構思和最終的版本,你會發現它們差別不大。但從開始設計到產品發布,我們測試過很多花俏的版本。整個團隊經歷的是一個離開、又再次回到起點的過程。

這並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設計團隊如此費周折主要是為了對原始版本進行精益改進。Weskamp 這樣說:「好的設計要經過一個螺旋上升的路徑。你總會回過頭來研究最初的那個想法。在局外人看來,你彷彿在兜著圈子追著自己的尾巴走。但每多繞一圈,你就越靠近事物契合的地方。這個螺旋上升的進程是無止境的,收穫越多,你就越精益求精。哪裡有設計,哪裡就少不了兜圈子。一切事物都有潛力變得更好。」

有這樣一個在 Borges 式迷宮中流連忘返的設計主管,Flipboard 能有幸和大家見面不免讓人感到吃驚。但做出的產品十分地成功;自從去年春天上線了使用者 DIY 雜誌的功能,Flipboard 上累計創建了 300 萬份這樣的雜誌。Flipboard 的忠實粉絲們都喜歡這種從網路上重組內容並以傳統雜誌的格式排版、翻頁的方式。

Weskamp 熱愛自己的工作。正如僧侶們之於自己繪製的曼陀羅一樣,Weskamp 並不覺得這無止境的設計有悲戚之處,相反,這正是宇宙的自在規律。加繆曾說過:人們必須想像 Sisyphus 是快樂的(Sisyphus 曾被諸神處罰,他被要求反復將滾下的巨石推上山頂)。Weskamp 正是一個快樂的 Sisyphus。

「我真的自得其樂,」Weskamp 說道。的確,沒有什麼永垂不朽。不過,「設計生來就是要自我否定。」

SOURCE: fastcompany.com


精選熱門好工作

Data Analyst / Data Scientist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行銷協理

數字銀河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Event Marketing Executive

Mercedes-Benz 台灣賓士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