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神下戰帖 :時代雜誌專訪 Google CEO Larry Page (下)

評論
評論

本文為 Google vs. Death : 時代雜誌 專訪 Larry Page  的下集, 上半部於此

春季大掃除

Page 在任期內並沒有免於非議,跟其矽谷競爭對手一樣,在今年早些時候 Google 亦捲入了美國政府的間諜醜聞。斯諾登爆出的檔案披露了美國國家安全局一項名為棱鏡的 資料收集計畫 ,內部檔案透露,該計畫可直接瀏覽包括 Google 在內的若干技術公司的伺服器。Google 否認這一說法。「有人認定我們是同謀,這裡面可能有一些誤解。」Page 說 Google 努力去澄清這些事情。Page 和 Schmidt 隨後雖沒有直接批評法律,但呼籲更大的透明性。

Page 還致力於大刀闊斧刪減失敗專案,像仿效 Wikipedia 的 Knol,無人使用的 Buzz 等。Page 的手段則是減少新產品的引入數量,並對部分現有專案進行「大掃除」,Page 有句話令人難忘:「把更多的木頭用到更少的箭上。」(註:製作箭需要箭頭加上木頭製作的箭柄,在木頭數量有限的情況下,做出來的箭越多每支箭就越短,箭柄越短其打擊力度就越小,Page 以箭比喻產品,意指產品不在多而在精,厲害的箭一支就能殺死敵人,否則的話 10 支也殺不死對手,Page 是在關閉 Google Labs 時說了這句話。)

不過,據 Google 的早期投資者凱鵬華盈的創始人 John Doerr 回憶,Larry 聯手 Brin 創辦 Google 時沒有為經營 Google 做好準備。但是現在他無法想像還有誰能比 Larry Page 做得更好(Doerr 也是 Google 董事會成員)。《Google 將帶來什麼(What Would Google Do?)》的作者 Jeff Jarvis 也同意這一說法,稱 Page 對消滅乏善可陳創意的態度:「冷酷無情」。

Google 最瘋狂的創造是在 Google X 。Google X 的職責相當於 Google 的造夢工廠。從 Google 總部出發,騎上該公司上千輛五顏六色的自行車中的一輛,3 分鐘就可以到達 Google X 。 Brin 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這個秘密研究機構上,與科學家及創業家 Astro Teller 一起經營 Google X 。 Astro Teller 的頭銜是「登月隊長」。除了長髮和鬍子以外,他跟自己的祖父──氫彈之父 Edward Teller 長得出奇的像。

據 Teller 說, Google X 的登月計畫有三樣東西是相同的:解決全球重大問題、擁有一項潛在的解決方案、具有改變一切的技術突破可能性(賺錢是其次)。但是即便提案滿足這三點也未必能過關。 Teller 說,令他和 Brin 感到相當興奮的是,那三點是必要而非充分條件。他解釋說,視具體專案情況而定,可能還需要專家顧問、開發原型,有時候還得組臨時團隊來看清目標方向,然後跟團隊說:「你的目標是儘早死了這顆心。」

有 4 個大的 Google X 專案已被公眾所熟知。擴增實境眼鏡 Google Glass ,上面有一個攝影機及一塊右眼可窺視到的連網螢幕,眼鏡還具備語音和手勢識別。 Makani Power(馬卡尼電力),該公司是 Google 先投資,接著又在今年 5 月收購的一家風力發電新創企業,其做法是將風力渦輪發電機,安裝在距地面 1000 英尺的飛翼式飛機上,然後在地面用線纜栓住飛機。 Project Loon 的目標是讓這個星球的偏遠地區也能用網路,傳遞網路信號的是盤旋在 12 英里高、長達 39 英尺的氦氣球。儘管 Calico 也是一項 Google X 式的大賭注,但這家新創企業將會獨立於 Google X 經營。

如果你非要找出一項最有可能永久改變我們生活方式的 Google X 計畫,自動駕駛汽車可擔此任。早在 1990 年代中期在史丹佛大學的時候, Page 就對這一想法產生了興趣。 Page 顯然對這麼好的想法都沒人做感到悲哀。 Page 覺得 Google 做大事的魄力在於只需告訴大家,「嘿,我們準備動手了,這是一單大生意,該把它了結了,然後就到公路上去測試並保證安全。我們將證明這些事情是有可能的,而這些東西 10 年前就該實現了。」

Google 的自動汽車目前使用雷射和攝影鏡頭,來觀察其他車輛和道路信號,迄今為止已在加州、內華達及佛羅里達的公路上完成了 50 萬英里的路測。現在在舊金山灣區看到這麼一輛車在路上遊蕩已經不足為奇。去年秋天, Brin 宣佈 5 年之內「普通人」也能體驗到這項技術。不過,Google 如何銷售這一技術尚不得而知。

儘管 Google Glass 曝光度已經足夠,但顯然仍處於試驗階段。Brin 經常戴著,Google 以外也有幾千人拿到了 1500 美元的 beta 版。有些公司,如 Evernote 和 Twitter 已經針對這種設備開發了應用程式。明年之前 Glass 不會推出售價更低的商業版,但是 Glass 讓使用者瀏覽資訊和捕捉圖片的方式已經引起對隱私的擔憂。(用戶經常被陌生人問的問題是「你是不是在錄我?」)

Teller 說 Glass 的限量供給,就是為了在這項技術成為大眾生活一部分之前,先對它的影響進行討論:

我認為,如果我們對登月充滿渴求,但卻按照今天的文化規範去設計東西,從任何方面來說這麼做都是毫無意義的。如果你沒有完全擺脫那些東西的束縛,你就無法充分幫助社會。但是我們也不會認為自己可以決定新的文化規範。

Google 的登月計畫跟 NASA 現在的使命不一樣,前者不會有資金不足之憂。 Google 有 540 億美元的現金待命,更不用說幾個最重要的產品均擁有主導性的的市場配額。但是這些遠期計畫有沒有可能成為 Google 未來的金雞母呢?也許。Teller 說,Google 不是慈善組織。但是這些專案沒有一個是根據是否有明顯的盈利潛能來挑選的。不過要是你從根本上讓世界變得更美好了,錢自然就會以優雅的方式自動找上門。

核心

Google 的主要服務——搜尋,YouTube 、 Gmail 、 Google Maps 以及 Android,並不需要為沒人關注而擔憂。Page 說:「這很有趣,你可能會覺得這些領域已經不會再有什麼新的建樹了,但我們這些核心的服務對人們的生活非常重要:獲取資訊、瞭解這個世界、通信、與他人交流、促進你的工作等等。每天能為這些服務工作實在是令人激動!」去年,Google 發表了「知識圖譜」(Knowledge Graph),這幫助搜尋引擎理解,並回答類似「Justin Bieber 多高」這種問題。從技術上來說,這不亞於 Page 和 Brin 最早創立 Google 時的演算法。

去年 11 月,YouTube 在洛杉磯建立 YouTube Space ,這是一個 41000 平方英尺大,用於製作影片的工作室。之後在倫敦和東京也建了類似但規模較小的 YouTube Space ,未來將會拓展到全球更多地方。 有關 YouTube 的策略,商業運作主管 Robert Kyncl 說,「程式設計師喜歡聚集到矽谷來,但提到創作者,紐約、洛杉磯、倫敦、孟買和東京這些地方才是他們的大本營。所以我們應該在這些地方為他們搭好帳篷。」

Page 說他主要的職責是保證整個 Google 都富有遠見,能從更大的角度思考問題。Google Geo 的 VP Brian McClendon 於 2004 年因原公司被 Google 收購而加入,並將其 3D 繪圖專案改名為後來大名鼎鼎的 Google Earth。他對 Page 的評價是:「他永遠會問你棘手的問題。有時候問題甚至會顯得有些離譜,他就是要逼你去思考,思考自己是否真的發揮你所有的潛能,即使你已經做得相當不錯了。」

即便創始人已經如此專注,Google 有時也難免受到外界的干擾。今年 8 月份,有消息稱 Brin 與妻子 Wojcicki 已經分開。緊接著,對他們私生活的報導史無前例得多。更重要的是,像蘋果和 Amazon 這樣的巨頭也意識到,挑剔的投資人如果不高興了,就會在股票市場,通過讓你股價下跌的方式來懲罰你,這會損害公司的長期利益。不過好在 Google 目前並沒有受到股價的困擾,7 月份的股價達到了歷史新高的 928 美元。

Page 承認,過去人們一直覺得他比較低估投資者這方面的困難程度。「我對事物一直都很樂觀、堅定,覺得問題都能很快迎刃而解,其實有時並非如此。」比如他提到最初構想的是 Android 會在一年內成為下一代智慧手機作業系統的典範,最後卻發現 Android 花了 5 年的努力才達成目標,儘管 Android 如今確實取得了智慧手機 80% 的市場份額。

又一次,我們聽到了他言談中的不耐煩。「許多大公司,也許也包括 Google 在內,並沒有達到創立之初所應取得的成就。」儘管 Page 沒有提到 Google+,Google 用來對抗 Facebook 的社交網路,但這卻是說明他這句話的一個很好的例子。 2011 年,他將每一位員工的部分獎金與他們在 Google+ 上貢獻程度掛鉤。儘管如此,卻不能掩蓋其與 Facebook 之間存在巨大差距的事實,無論是影響力還是盈利能力。

Page 招牌的 10 倍思維,實際上是創造了一個無限的迴圈:只要你相信未來永遠有可能比現在的自己(或其他人)好 10 倍,那你就永遠無法滿足。這也意味著,即使 Calico 、 Google Glass 、自動駕駛汽車、 Makani Power 和 Project Loon 這些最終都被證明過於瘋狂, Google 卻不會停下尋求下一個神奇計畫的腳步。對 Page 來說,他唯一擔心的,或許是 Google 推出這些計畫還太慢了。


精選熱門好工作

Software Manual Test 手動測試工程師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樂趣買 事業開發 Business Development(Rakuma)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前端開發者 / Frontend Develop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