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神下戰帖 :時代雜誌專訪 Google CEO Larry Page (上)

40 歲的 Page 所領導的公司是這個星球上最成功、最出名和最古怪的公司之一。Google 的第一重身份,當然是眾所周知的搜尋引擎巨無霸,線上廣告業務是其收入支柱。但同時,它還有 Mobile OS、無人駕駛汽車、可穿戴設備、線上地圖、可再生資源和提供網路的熱氣球等五花八門的業務。這家公司的發展策略就是:賺大錢的主流業務 + 為未來鋪路的激進計畫。
評論
評論

本文為 Google vs. Death : 時代雜誌 專訪 Larry Page  的上集, 後半部於此

和 Larry Page 面對面交談時,你會發現他的聲音小到有點難以聽清楚。這是 14 年前的聲帶神經損傷和去年夏天的感冒造成的,這使他只能用剩下的聲帶,十分有限地振動發聲。即便如此,Page 也沒放慢語速,你必須聚精會神地去聽,好在他的話總是值得傾聽。

40 歲的 Page 所領導的公司是這個星球上最成功、最出名和最古怪的公司之一。Google 的第一重身份當然是眾所周知的搜尋引擎巨無霸,線上廣告業務是其收入支柱。但同時,它還有 Mobile OS、無人駕駛汽車、可穿戴設備、線上地圖、可再生資源和提供網路的 熱氣球 等五花八門的業務。這家公司的發展策略就是:賺大錢的主流業務 + 為未來鋪路的激進計畫。

Page 喜歡把 Google 形容為一家有著「登月」(moonshot)野心的公司。「我不是建議把所有的錢都投在那些冒險計畫上。」他在 Google 總部接受採訪時說,「但我們必須抽出一般公司用來研發產品的等量資源,花在那些有著長期影響和更大野心,且超出普通人想像的事上,比如登月之類的事情。」

Google 現在就正在準備著一個徹頭徹尾的「登月計畫」他們正在籌備的 Calico 是一家以醫療健康與延緩衰老為主要方向的公司。生化科技先驅 Genentech 的前任執行總裁 Arthur Levinson 也向這家完全獨立的公司注入了資金並出任 CEO 一職。有著生物化學博士學位的 Levinson 仍然保留他在蘋果以及 Genentech 的董事會主席職位。換句話說,Google 這回和死亡槓上了。

在這方面,Google 曾有過失敗的嘗試── Google Health,一個個人醫療記錄服務。但對於 Calico,Google 要為它制定比大部分醫療保險企業更為長遠的計畫。在接受時代雜誌的專訪時, Page 說:「在很多行業裡,一個想法從提出到付諸實行需要 10 年甚至 20 年時間。醫療絕對屬於這樣的行業。我們必須聚焦在最有意義的事情上,然後花上這麼多年來實現它們。」

矽谷不會有第二家公司敢做出這番宏論,小公司沒錢,大公司無志。蘋果的產品發表會也許稱得上炫目,但是隔幾年只推出一兩款產品的路線,被大部分人視為一種短期規劃。相反的, Google 的路線卻每每都能讓人驚呼:「這不會是真的吧?」上個星期蘋果發佈了一款 金色 iPhone ;而 Google 呢?不好意思,他們成立了一個有朝一日可能戰勝死神的公司。

於是,這樣一個問題就被擺上了檯面:為什麼一個建立在搜索和廣告上的資訊公司,要不惜付出一筆可觀的資源向人類的基本生存法則──衰老和死亡發起挑戰?又要由誰去完成這項挑戰呢?

新地平線

Google 對探索未知事物的喜愛和能力,有很大程度要歸因於 Page 本人。在他還是史丹佛大學電腦科學的研究生時,他敏銳地察覺到「最相關網頁」即是被連結最多者,這一點成為了一個極精確搜尋引擎的基礎,該引擎是他和同學 Sergey Brin 一起創辦的。1998 年,Google 成為了一家公司,此後不久更是成為了一種現象。

Page 擔任其 CEO 直至 2001 年── Google 從軟體巨頭 Novell 引入了資深的 Eric Schmidt 。即便是那個時候,由 Page、Brin 和 Schmidt 組成的三駕馬車,他們的不循常規依然吸睛,權力共享的威力讓 Google 快速發展了多年。 2011 年 4 月, 38 歲的 Page 重新掛帥 CEO ,而 Schmidt 則成為了執行主席。

Page 對 Google 的領導效應立即展現, 2012 年,為了自行生產設備,該公司以 125 億美元完成了對麻煩不斷的終端製造商 Motorola Mobility 的收購。 Page 還重新改造了 Google 的管理架構,建立起了所謂的高階 L 團隊(L 即 Larry Page)。

此舉導致一些人的出走,如 20 號員工 Marissa Mayer ,後來投奔了 Yahoo 。更重要的是, Page 展示了備受質疑的、嚴重依賴廣告的 Google 發展其他業務的能力。Google 500 億美元的收入裡面,主要仍然來自搜索廣告的相關業務。分析師估計 YouTube 能收入 40 億美元,而手機作業系統 Android 預計能帶來 68 億美元。

除此之外,最簡單的一個事實是: Page 的雄心和急性子都異於尋常,而他希望自己創建的 Google 也是如此。「對我來說,如果你看到一家公司已經變得很大,但卻只做一件事情的話,肯定是永遠都不會滿意的。」Page 說:「理想情況下,如果你的人和資源越來越多了,就應該能做更多的事,解決更多的問題。我們的哲學一貫是如此。」Google 的長期觀察家傾向同意這一點。「像 Larry 那樣的傢伙不會把注意力放在保持價值上;而是去考慮創造新價值。」風險投資機構 Andreessen Horowitz 的聯合創始人 Ben Horowitz 說:「這是從無到有進行創造的優勢。」

雖然 Google 從前試圖解決過許多跨界的事情,但從來沒有一件像這件事情這麼前所未見:死亡。把衰老當成一種疾病,而非無法改變的事實。這其實已經是老笑話了──或至少說是場白日夢。至於把它當作科學?美國抗衰老醫學科學院 1992 年就已經成立了,但迄今仍未能在主流醫學界立足,等到研究出結果的時間很慢。

可以看看 Sirtris 製藥公司,這家公司開發的專利藥物 SRT501 前景可觀,其成分是白藜蘆醇,提取自紅葡萄酒,被認為具有抗衰老功能。 2008 年,葛蘭素史克以 7.2 億美元把 Sirtris 搶購到手。但直到 2010 年,由於推不出有市場前景的藥物,以及面臨現有白藜蘆醇研究的挑戰,葛蘭素史克停止了該項試驗。而其他的抗衰老計畫純粹是非盈利性質的,並無即刻推出商業產品的計畫。

為什麼 Google 在抗衰老研究中,所受到的關注連製藥巨頭也達不到?Page 本人並未吹噓自己對該行業的知識。「我對這個技術沒有什麼特長。」他承認說:「我只是略懂一點點,僅限於矽谷範圍。」Google 投資了基因序列公司 23andMe,該初創企業是由 Brin 的妻子聯合創立的。今年 2 月,Levinson、Brin、Facebook 創始人 Mark Zuckerberg 及俄羅斯創業家 Yuri Milner 設立了 3300 萬美元的生命科學突破獎,旨在──承認那些治癒疑難雜症、延長人類壽命的卓越研究。

如果你生活在矽谷那看不見的穹頂之下,把 Google 的冒險當一回事,也許就會容易些。矽谷,是這樣一種世界觀的發源地,這種世界觀認為,從廣義來說,沒有什麼問題是大量運用技術後不能解決的,一切皆可解決,只要將其歸納為資料,然後對其施加足夠的處理能力。

技術愛好者是對的,至少在某種程度上如此。醫學正走向成為資訊科學的路上:醫生和研究人員現在可以從病人身上採集、挖掘大量資料。而 Google 則非常擅長處理大資料蒐集。儘管現在 Google 對 Calico 還遮遮掩掩,但預期它會用自己的核心資料處理技能來對熟悉的衰老相關疾病進行重新詮釋。熟悉此計畫的消息源頭者認為它會從小處著手,專注於新技術的研究。

什麼時候 Google 才有可能推出能賣的東西呢?誰都說不準。可以確定的是,通過對資料和統計的分析來審視醫學問題,而不是簡單地把藥物推向市場,定會招來許多有違常理的評論。

「大家有沒有在關注正確的事情?」Page 沉思道:「有一件事情我認為是比較令人驚歎的,如果你突破了癌症,人類的平均壽命就能增加 3 年。我們認為攻破癌症是可以改變世界的大事情。可是如果你退後一步看看,是的,癌症病例的確很多,也很令人痛心,但就總體而言,它的程度並不如你想像那樣。」換句話說,對於 Page 而言,解決而非治癒癌症這項任務也許還不夠大。


精選熱門好工作

產品經理 / Product Manag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Software Manual Test 手動測試工程師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資深商品開發人員(Sr. Product Development)_台北、上海

科毅研究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新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