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茲的哈佛歲月

正如任何王國的崛起,第一代創業者的天才、運氣和不懈的努力,往往是最讓人著迷的事情。《賈伯斯傳》的作者 Walter Isaacson在哈佛網站撰文,回顧了 Bill Gates 大學時期的故事。
評論
評論

Bill Gates 早已不是微軟公司的管理者,但他仍然是人們熱衷談論的對象,而當他發表意見的時候,人們仍然會聆聽。最近,當微軟面臨下一任 CEO 人選的時候,不少人在期望他的回歸。 Bill Gates 的名聲和地位,自然是因為他創建微軟帝國,普及了個人電腦,從而改變了電腦發展歷史。正如任何王國的崛起,第一代創業者的天才、運氣和不懈的努力,往往是最讓人著迷的事情。《賈伯斯傳》的作者 Walter Isaacson 在 哈佛網站 撰文,回顧了 Bill Gates 大學時期的故事。

在高中的時候, Bill Gates 就創建了湖濱學校程式設計社,為太平洋西北地區的公司編寫電腦程式,並以此賺錢。當他向大學提交申請的時候,選擇了三所學校:哈佛、耶魯和普林斯頓。針對三所學校,他表示了三種不同的志向:耶魯是為了政治;普林斯頓是為了電腦工程師;哈佛是為了數學。他被三所學校錄取,最終選擇了哈佛。Paul Allen 警告他說,哈佛有比他更聰明的人, Bill Gates 回答說,「不可能!不可能!」

在哈佛大學,他的學習節奏讓室友驚訝。一位室友說,「他的習慣是一次學上 36 小時或更長時間,睡 10 個小時,然後出去,吃個披薩,回來繼續學習。如果這意味著他早上 3 點開始,那也無所謂。」有時候,他會拉上室友玩 Atari 上的 Pong 遊戲,或者在哈佛電腦實驗室的主機上玩經典的 Spacewar!。

Paul Allen 的警告被證明是正確的。來自 Baltimore 的 Andy Braiterman 比 Bill Gates 的數學更好。他們經常在 Braiterman 的屋子裡徹夜鑽研 Math 55 課程。Braiterman 說,Bill Gates 是個非常熱切的人,而且是一個「好辯手」。他會很有說服力地指出,很快人們都會有一台家用電腦,用來看書和查看訊息。兩個人決定成為室友,並且搬到了 Bill Gates 喜歡的 Currier House 公寓。

Bill Gates 決定主修應用數學而非純數學。他說,「我遇到數學部裡的一些人,他們比我的數學好很多。這改變了我學習數學的想法。」

在學校裡,他還發展出了自己的學習模式:只上自己沒有選修的課程。對於這條規則,他非常認真地遵守。「在大二的時候,我只聽那些與實際選修課時間重疊的課程,以確保自己不會犯錯誤。因此,我是一個完全的拒絕主義者。」

他還迷戀上了撲克遊戲,玩七張牌梭哈,通宵賭博。他更擅於評估牌力而不是了解其它玩家的想法。「Bill 是一個偏執狂,」Braiterman 說,「他會專注於某種東西,然後一直遵循它。」某次,他把支票簿給了 Paul Allen ,以阻止自己浪費更多錢,但很快又要了回去。「在學習詐唬上,他付出了很大的代價,」Paul Allen 說,「他會一晚上贏 300 美元,然後第二天晚上輸掉 600 美元。那個秋天,他輸了上千美元,他不停地對我說,『我玩的越來越好了。』」

在 Micheal Spance 的經濟學課程上, Bill Gates 遇到了 Currier House 公寓裡的另一位學生 Steve Ballmer 。Steve Ballmer 是一個大個頭,喧鬧,喜歡群體生活。他參加了速成布丁俱樂部,管理一個足球隊,Advocate 報的出版商,Crimson 報的廣告經濟人。兩個人看起來非常不同,但是一種超級的熱情將他們聯繫在了一起。他們會大聲交談,辯論,並且來回搖晃。他們一起去看電影。「我們去看了『萬花嬉春』和『發條橘子』,兩者的唯一聯繫就是一首常見的歌曲,」Bill Gates 說,「然後我們變成了超級好的朋友。」

Bill Gates 的生活在大二的時候突然改變了。某一天,Paul Allen 來到了他的宿舍,手裡拿著一本新買的《大眾電子學》雜誌,封面上是一台 Altair。他說,「這件事情在我們沒參與的情況下發生了。」

兩個人決定編寫一些軟體,讓業務愛好者們能夠在 Altair 上運作程式。更準確地說,他們打算為 BASIC 語言編寫一個編譯器。那將是第一個為微處理器編寫的商業化編程語言。他們給生產 Altair 的公司 MITS 寫了一封信,宣傳自己編寫了一個在 8080 上運作的 BASIC 語言編譯器,但實際上,當時他們還沒有編寫任何軟體。由於沒有收到回信,他們決定給 MITS 打個電話。 Bill Gates 建議 Paul Allen 打電話,而 Paul Allen 認為 Bill Gates 更在行。後來,兩個人決定, Bill Gates 打電話,但是宣稱自己是 Paul Allen,因為一旦成功的話,出面的人將是 Paul Allen。Paul Allen 看起來像成年人, Bill Gates 還像個學生。

接聽電話的人是 MITS 的創辦人 Ed Roberts。他說自己已經接到了太多的電話,因此,第一個拿著可運作的 BASIC 到公司的人將會獲得機會。

由於兩個人沒有 Altair, Paul Allen 決定在電腦實驗室的 PDP-10 上模擬一台,然後他們買來了 8080 微處理器的手冊。在幾週內,Allen 做好了模擬器和其它開發工具,與此同時, Bill Gates 在黃色記事本上不停地寫程式碼。在模擬器準備繼續後,他將程式碼敲進了電腦中,有時候,這會持續好幾個小時。

在八週的時間裡, Bill Gates 、 Paul Allen 和另一位學生 Davidoff 日以繼夜地工作。有時候, Bill Gates 會睡在終端前。「他在編寫程式碼的時候,會逐漸向前傾斜,直到鼻子碰上了鍵盤,」Paul Allen 說,「在睡了一小時或兩小時後,他睜開眼,看看螢幕,眨兩下眼,然後繼續自己的工作——一種驚人的專注力。」

程式碼的精簡是非常重要的,因為 Altair 的內存只有 4K。三個人會不斷競爭,看誰的程式碼能做出更精簡的程式碼。晚上的時候,他們會研究打印結果,找出使程式碼更加精簡的辦法。1975 年 2 月,在八個月緊張編程後,他們將程式碼精簡到了 3.2K。「這不是我是否能夠編寫程式碼的問題,而是能否將它濃縮到 4K 以下,並使其超級快,」Bill Gates 說,「它是我寫過的最酷的程式。」

決定性的一天到來了。 Paul Allen 在 MITS 公司打開 Altair,讓紙帶輸入機載入程式。這花了 10 分鐘時間。Ed Roberts 和同事們交換著好奇的目光,他們已經懷疑這是否成功。但是,機器打出了「MEMORY SIZE?」。一位員工叫到,「Hey,它打出東西了!」Paul Allen 輸入了答案:7168。Altair 回應說:「OK。」

隨後, Paul Allen 輸入了「PRINT 2+2」,Altair 回應:「4」。這是在商業化的家用電腦上運作的第一個軟體程式。當 Ed Roberts 看到後,他叫了起來,「哦,我的天。它打出了『4』!」

一個月後, Paul Allen 成為 MITS 的軟體主管。 Bill Gates 決定留在哈佛。但是,他遇到了一件麻煩事。學校秘密的管理委員會找到了 Bill Gates ,說他觸犯了學校的規定。原來,國防部的一位督察員在檢查資助給學校的 PDP-10 的時候,發現使用時間最多的是 Bill Gates 。 Bill Gates 不得不寫了一份書面辯護

,描述自己開發 BASIC 的過程。他自身的過錯被放過了,但由於他讓校外人士 Paul Allen 使用自己的密碼,還是受到了懲罰。 Bill Gates 同意將早期版本的 BASIC 放到公共知識領域。

那時候, Bill Gates 已經將更多的時間花在與 Paul Allen 的合作上。1975 年春,他完成大二學業,然後去了 MITS 公司。他決定放棄大三的第一個學期,在公司工作。1976 年春秋,他回到哈佛,完成兩個學期,然後離開了哈佛。他差兩個學期未能完成學業。2007 年 6 月,他回哈佛接受榮譽學位。在演講的開始,他對聽眾中的父親說,「我已經等待這一刻 30 年了:父親,我已經告訴過你,我會回來拿到自己的學位。」


我把教室 FUN 大了!打造以孩子為中心的智慧校園

近年教育部致力推動國內中小學打造「智慧校園」與「智慧教室」,讓科技工具成為老師創新的助力,不但讓第一線教師更願意用活潑的互動教學取代傳統「老師講、學生聽」方式,學生也紛紛回饋「上課變好玩了!」,達到縮短數位落差、培育跨域數位人才,實現智慧國家、落實數位平權的目標。
評論
Photo Credit:兔包
評論

身處 21 世紀的我們,面對快速變遷的世界,學習新知與適應環境的方式都需要改變。由美國教育機構率先提出的「21 世紀技能」(21st Century Skills),包括創新的思考能力、獲取資訊及使用資訊科技的能力、溝通與團隊協作能力等,這些能力被認可為本世紀每個人都應該具備的基本技能。由此可知,具備資訊科技能力重要性大幅提升。

因此,越來越多的世界各國教育政策朝向結合新興科技的素養教育方向發展,台灣科技教育也不落人後,藉由前瞻基礎建設「校園數位建設推動計畫」的著力點,希望數位學習工具普及成為師生上課的好幫手,打造智慧學習環境。推動過程中發現,當校園數位基礎建設到位,不但第一線教師更願意用活潑、創新的互動教學取代傳統的「老師講、學生聽」,學生也紛紛回饋:「上課變好玩了!」

智慧教室 把學習的快樂還給孩子

根據教育部調查顯示,當學校教室的資訊基礎環境提升,教師開始將數位科技融入教學,有高達 80% 學生覺得課程變得有趣並能了解上課內容;而在課堂互動方面,約 70% 學生喜歡跟老師或同學進行互動,更覺得能夠專心上課;且有超過 60% 學生覺得使用資訊科技設備進行作業發表時有成就感。

校園數位建設推動計畫主持人政大資科系李蔡彥教授表示,全台灣有 6 萬多間教室,目前執行團隊已輔導完成近 5 萬間智慧教室的建置。「當我們剛開始到學校訪視,最常聽到老師反應的問題是網路不穩、投影看不清楚」,授課品質不佳,學生提不起興趣,即使老師想嘗試新的教學法也有困難,「這些設備對都市學生來說可能都很基本,卻不是每個偏鄉孩子都能擁有的權益。」

李蔡彥說,數位基礎建設的內容很廣泛,不同縣市、不同學校有不同的需求。「我們也希望透過這次全面性的檢視,了解各縣市學校的數位落差,再去彌補起來。」李蔡彥舉例說,有的學校不是每間教室都有投影機和 WiFi,那就要優先購買這些設備;有的學校教室顯示器材已經很不錯,又打算發展特色課程,就可以考慮採購平板、增建虛擬實境等。「現在全國有 40% 教室都已經裝了大尺寸觸控螢幕,教材呈現更多元,師生互動更活潑,孩子反應都很熱烈。」

應用數位科技 點亮教師手中的魔杖

宜蘭松羅部落學校(宜蘭縣大同國小松羅分校)全校僅有 35 名學生,許多孩子來自單親或隔代教養的家庭,數學科林政琦老師一直希望能突破教學瓶頸,提升孩子的學習動機,嘗試過各種方法都失敗。

參與「校園數位建設計畫」輔導後,採用平板搭配民間教育平台(如均一教育平台)教育雲等數位平台輔助教學,有了很大的改變。「我們上課很少用課本,但我進步很多」、「不懂的地方可以看影片複習,一直看到懂為止」、「可以跟同學討論,分享我的想法,聽不懂沒關係,不會被罵」松羅分校的孩子們說道,神情充滿自信。

「以前這些孩子遇到考試都愁眉苦臉,但現在竟然會跟我說:以後我也要當老師。」林政琦老師笑說,有了行動載具,透過影像化、遊戲化的學習資源幫學生打好基礎,能增加課堂上的操作練習時間,反覆熟練到學會為止,「當我發現孩子真的對學習產生興趣,在上課以外的時間還會自己用平板練習做題目,真的非常感動。」

連江縣立中正中小學也藉由前瞻計畫的挹注提升網路環境,將各班全面改建為智慧教室。比方說,電子講桌可以存放各年級教材,學生不用再扛一堆課本上學。而有了穩定的網路,更能發展遠距教學,例如國中部就與台北市的數位學習中心中崙高中合作視訊教學,國小部則有台大國際學伴交流等,讓偏鄉孩子有更多機會。

此外,李蔡彥教授更提到,3 年多前全台所有國中小的網路管理業務多由資訊組長或資訊老師處理,是一大負擔,現在透過專業團隊設計智慧網管,能夠快速查找、診斷、排除甚至預測網路問題,輕鬆維護學校網路暢通,降低維運成本,「這應該是全世界的創舉。」

為台灣科技教育贊聲

放眼國際,我們看到智慧校園的影響力可以走出教室,更可以走出國界。你希望透過科技,解決什麼問題,台灣的未來又會變成什麼樣呢?

隨著台灣社會的數位化高速發展,培養同時擁有運算思維及設計思維、橫跨科學及人文藝術領域技能的人才,是全民共識的 21 世紀未來人才特質,這些技能不只學校老師應該教給學生,成年人也應該持續自學,為自己的未來加值。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