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y Ive,蘋果魔術幕後的男人

評論
評論

(Photo: Apple)

當 Jony Ive 被問及“如果蘋果不再需要他的才華,他將何去何從”時,有一段漫長的沉默,隨後他意味深長得給出了答案:哪裡也不會去。

“看這把椅子,我們了解它,是因為它的外形和功能是相同的,這也是幾百年來製造業運作的方式,

”他一邊把玩著手裡的 5S,一邊用柔和的英式發音解釋道。“但最近幾年,出現了一系列的問題:外形不再與功能有關,而且它們被許多複雜的原因束縛。”

如果說蘋果有一個設計的魔術師,那一定就是 Ive。1992 年加入蘋果,他一直以多產和注重細節聞名。他推出的產品包括糖果色的 iMacs(1998)、iPod(2001)、iPhone (2007) 以及 iPad(2010)。不俗的設計幫助他贏得了無數設計大獎,並被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賦予了新名字: Sir Jonathan。

Ive 和他的硬體設計團隊與蘋果的軟體工程高級副總裁 Craig Federighi 的團隊緊密合作,設計搭載 iOS 7 作業系統的 iPhone 5S 和 5C。業內觀察者與消費者共同關注這款新產品,想看看賈伯斯的公司是不是依然 think differently。

相比於脾氣友善溫和、喜歡出現在公眾視野內的 Federighi,Ive 則顯得十分低調,我們只能從蘋果的影片裡才能看到他的身影。但正因蘋果試圖極力避開三星和其他 Android 手機的競爭,我們對於這個神秘人物也只能從幕後一瞥。

在一次難得的採訪中,我們看到 Ive 和 Federighi 一起,在一個簡潔的會議室裡,討論他們的團隊,個人哲學以及對蘋果產品毫不動搖的熱忱。

化學反應不能強求

蘋果以保密 (?) 和有條不紊推進計劃而聞名。坐在同一張灰色小沙發上,兩人相互傾聽。

兩人都穿著休閒--Ive 身著藍色 polo 襯衣,白色的寬鬆褲子,Federighi 則穿一件略皺深色襯衣,搭配牛仔褲。見到彼此,都非常禮貌得握手。

雖然從多種角度來說,兩人都算作同輩,但 Ive 的氣場明顯更勝一籌。他開場便提到:蘋果正在推出一個全新的作業系統,將會顛覆原有的邏輯

,他用與生俱來的自信接受了這個挑戰。

“去年 11 月,我們坐下來聊 iOS 7 ,我們知道人們已經習慣觸控螢幕,他們不再需要物理按鍵,”Ive 說,“所以我們有了極大的自由,不需要刻板得參照物理現實世界。我們試圖創造一個不那麼具體的新環境,需要突破性的設計。”

Ive 其實是在暗指 iOS 7 更加簡潔、二維的設計。所謂的 skeuomorphic 設計在賈伯斯時代就已經建立,比如,Game Center 的標誌就像一個綠色的台球桌,而如今,它只是一團五顏六色的氣泡。

Federighi 認為 iOS 7 的新容貌與科技的進步密不可分。“這是首次' 後 Retina'UI 設計,多虧了 GPU (graphics processing unit) 的進步,我們得以採用更精緻的製圖,用不同的方式解決了 7 年前首部 iPhone 發佈時遭遇的問題。之前,陰影效果可以很好得分散注意力,緩解顯示螢幕自身的限制。但有了更加清晰的顯示螢幕,所有的細節都將暴露無疑,所以我們想要一個更加簡潔清楚的圖像。“

Ive 接著說,”的確,我們想要依託內容,另闢蹊徑“,他拿起自己的 iPhone,滑向通知中心,所有觸碰過的訊息立刻顯示出一層霜樣的模糊痕跡,而其他部分依舊清晰可見。這就是透明化的魅力。“

生產是一門哲學

很多生產商基本不談哲學,一味追求手感,用“更大意味著更好”取悅消費者;更有的則採取低價策略。蘋果最近宣布 5C 的價格將高於預測的 99 美元(有運營商補貼的價格),引來無數商家揣測--已經在美國智慧型機市場佔有 40% 份額的蘋果,如果不走低價路線,如何吸引中國這樣的新市場。新 iPhone 發佈後,蘋果的股價也應聲狂跌。

儘管 Ive 和 Federighi 都對商業話題絕口不提,但從他們的回答中能清楚得推測出,蘋果一如既往重品質、輕數量。

“看攝影鏡頭部分,我們都在追求像素,但圖像因為傳感器太精細,看起來會很糟糕,”Federighi 說,“我的家人更關心的是拍出更好的照片,而不是在乎像素數目的高低。帶著這樣的理念,我們製作著每一部手機。我們想要傳遞一種體驗,而不是完成一堆數字。”

Ive 說,“的確,用數字更容易表現出產品的屬性。關注價格、螢幕尺寸,這都很簡單。但更難的是,做更好的產品,而你很難估算實際的價值。這有著致命的重要性,我們在乎的是產品看不到的內在,因為我們認為這才是正確的選擇。”

蘋果的共同創辦人賈伯斯就十分痴迷於消費者所看不到的細節,這一切來源於他的養父 Paul。1996 年,賈伯斯這樣描述設計:“這是個有趣的字眼,許多人認為設計是關於外觀,但如果你深入挖掘,其實設計是關於產品如何運作。”1 年後,他和 Ive 共同推出了糖果色的 iMac,他相信同樣的喜感和變化也反應在新系統 OS X 上。

從各種角度,Ive 都對細節保持著相同的狂熱。這可能也是對員工非常苛刻的賈伯斯卻仍把他視為“精神合夥人”的原因。

Robert Brunner,曾在 1989 至 1997 年擔任蘋果的設計總監,他力荐這位來自英倫市郊 Chingford,與 David Beckham 就讀同一所高中的 Ive。當時,他從 Northumbria University 畢業,在一家叫做 Tangerine 的設計公司上班。

“他給我看了一款設計前衛的無線家用電話,所有的功能都令人瞠目結舌,”Brunner 與 Tangerine 簽訂了幾張蘋果的設計合約,為的就是把 Jony 挖過來。

起初,Ive 拒絕了 Brunner 要他去蘋果工作的請求,但接下來去公司總部北加州的幾次旅行動搖了這個倫敦人。隨後,他便把灣區當作了自己的家,並帶著妻子和兩個兒子搬遷至此。

“在他心目中,Jony 是一個工匠,”Brunner 說,“他也同樣是一個絕頂的好人,一般明星都不會如此低調。他在蘋果享有很高的聲譽。”

Brunner 認為 Ive 更適合蘋果,因為這是為數不多的一家全權以設計為重的公司。他們從使用者體驗入手,通過外部構造,讓一切成為現實。這一切都需要一個強有力的聲音引導,所以 Jony 是如此重要。

Max Chafkin 最近花費數月採訪了蘋果的老員工。他說:“蘋果的樂天派認為,Jony 將成為公司設計的守護者。iOS 7 激進的設計已經滿足了這樣的預期。”

“來自前蘋果員工的一種聲音認為,蘋果已經很久沒有作出冒險,無論你討論的是 iPod 還是 iMac,他們總在將設計和特性混為一談。而 iOS 7 是一種全新的體驗,他們好像正回過頭來,重新震驚了我們。 ”

請叫他 Jony

儘管那些年 Ive 設計的產品曾經深深的震撼了世界--口袋裡放 1000 首歌?但他本人卻沒有像他的產品那麼酷炫,依然是低調華麗有內涵的一款。

“我知道很多人將簡潔等同於混亂的反義詞,但真正的簡潔其實是一直走,一直走,直到你發現了自己真正想要的,而除此之外,再沒有任何可以讓你衝動的選擇。”

說起 iPhone 5S 的 TouchID,他說,“這正是我深愛蘋果的原因,那些你意識不到的尖端複雜又強大的技術會不斷讓我震驚,所有看似簡單的技術都離不開多種功能的協同運作。”

Ive 說,在蘋果工程方面的工作讓他學會的不僅僅是問題解決的能力,更多的是為了未來的設計整合硬件和軟件團隊。

如今,Tim Cook 是蘋果的 CEO,但 Ive 是否也是掌舵人?或者 Ive 和 Federighi 的團隊共同駕駛 Steve 締造的巨輪?

儘管賈伯斯的精神從未遠離,空氣中也瀰漫著對於他的敬仰,但當前人們能感受到,蘋果可以在這個光環外繼續前行。

“我在這裡工作了許多年,我們工作的方式是相同的。每個人都在為了未來的產品,試圖解決一系列史無前例,毫無參考的複雜問題。”

Federighi 接著說,“人們為了一個共同的價值聚集在一起,而這份價值在我們的每一個產品中都會體現。每一個決定,都是為了這個價值:更簡便、更專注。這貫穿在我們每一次的討論中,你可以說這是賈伯斯的傳奇,但它現在是蘋果的。”

Ive 承認他會關注競爭者的設計,但他絲毫不為所動。“我們和蘋果愛用者們一起引領蘋果的未來,而不會因其他公司而改變。製造出新產品很簡單,但它後天就不會再是新的,因此,我們需要的是做更好的產品。” ("It's very easy to make something that is new, but it won't be new the day after tomorrow. So we are trying to make things that are better.")

原文於: usatoday.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