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o Barra:我為何離開 Google 加盟小米

Google 高層 Hugo Barra 八月底宣布離開 Google 投效小米,牽扯情感糾葛的流言蜚語四散。他首度接受媒體專訪,談到自己早有倦意,形容小米「可能是一輩子只出現一次的機會,一個真正的夢想般的工作」。
評論
評論

8 月底,負責 Android 產品的 Google 高層 Hugo Barra 突然 宣布離職,加盟小米 。在此之前,Barra 和 一位 Google 員工 關係親密,但該名員工後來離開 Barra,轉向 Google 創辦人 Sergey Brin。Sergey Brin 也在 Barra 宣布離職後不久與結婚 6 年的妻子分手。

然而 Barra 說, 離開 Google 的原因並非如此 ,在這之前就

已經萌生退意。2008 年,Barra 離開待了四年多的語音識別公司 Nuance,加入 Google 行動部門。起初,Barra 一直在歐洲工作,為 Google 的全球化發展貢獻力量。

在加入 Google 的第二天,Barra 飛到北京,參加一個特別的季度會議。在那裡,他遇到了小米的現任總裁之一林斌。林斌當時負責管理 Google 行動產業在中國的開發。這次碰面是雙方日後合作的一個開始。

2010 年底,Barra 轉到 Android 團隊,在 Google 總部加州山景城工作。而那時,林斌已經離開了 Google,和幾名關鍵的 Google 工程師和產品經理一起開發小米。

Barra 後來被小米的發展吸引,經常到北京拜訪他們。當小米開始做手機後,Barra 把小米手機帶回 Google 總部,然後向公司同事展示。

Android 設計主管 Matias Duarte 告訴 Barra,他認為小米是 Android 最好的拓展平台之一。聽完 Durate 的描述,Barra 對小米的興趣更加濃厚。

「對我來說,那是個特殊的重要時刻。」Barra 回憶說,「Matias 的話確實發揮了作用。這也是一個強烈的信號,小米在做正確的東西。」

和 Barra 關係密切的天使投資人 Robin Chan 是小米的早期投資人,正是他促成了 Barra 和小米的對話。談判從 2012 年夏天開始,那時小米正在準備發布第二款手機——小米 2S。

「起初他們的問題是『你認為我們該如何拓展國際市場』,到後來問題慢慢變成,『或許你應該過來幫我們』。」

最吸引 Barra 的是林斌希望他能接管小米的國際業務。「我不是個生意人,不過他希望由一個擁有深刻使用者視角的人來領導這項業務。」

非正式的談判一直持續了大約 6 個月,在今年早期,談判開始升溫。儘管 Barra 說自己在 Google 過得很開心,但是中國市場看起來充滿更多可能。

「對我來說,這可能是一輩子只出現一次的機會,一個真正的夢想般的工作。」

Barra 隨後決定向 Google 公開自己的想法,這時 Android 負責人已經從 Andy Rubin 換成 Sundar Pichai。Barra 希望自己的離開能激起公開、透明的討論,兩邊企業都能參與。畢竟對小米而言,Google 是它最重要的合作夥伴。

對於 Google,小米或許更重要。Google 過去一直希望中國市場能出現實力雄厚的 Andr

oid 裝置商,在 HTC 面臨挫敗後,Barra 加盟小米,某種程度上並非壞事。

Barra 說雷軍主要關注行動領域的三項內容:硬體、軟體和服務,他把這些比喻為「鐵人三項」。現在「鐵人三項」已經成為小米成功的關鍵,「他們像製造軟體一樣生產硬體」。

雷軍告訴 Barra,要像對待功夫一樣思考行動產業。「對於功夫,雷軍告訴我速度可以擊敗一切。」Barra 說,「所以團隊關注高性能表現,同時希望越快越好。」

現在看起來還不錯。小米去年賣出 700 萬台手機 ,今年預計是 2000 萬台。2013 年小米的營收預計將達 40 億美元,公司目前的整體估值是 100 億美元

和產業鏈供應商們的緊密關係是保證增長的關鍵,小米同時為使用者提供更多差異化選擇。「他們很多地方都這麼做,借助主題讓使用者自行設計手機。讓設計師和工程師時刻關注身邊使用者的使用習慣,聽取他們的回應。」

Barra 認為小米的特點就是關注使用者,目標是為使用者提供低價但又能讓他們讚歎的手機,然後讓使用者更加堅定地使用它。

而小米未來勢必邁入「左右潮流」的市場,比如美國和歐洲。Barra 也樂於接受挑戰,他說「如果我做得正確,幾年後,全世界都將和討論 Google 和蘋果一樣討論小米。」

Barra 不久後就將在北京扛起重責,他已經開始學中文,不過這實在令他很頭痛。他說:「中文的四個聲調特別困難,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挑戰。」

Source: AllThings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