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與 Nokia 的交易內幕

評論
評論

「我們聊聊吧?」

這是微軟 CEO Steve Ballmer 在一月下旬,打電話給 Nokia 董事長 Risto Siilasmaa 的開場白。當時是微軟總部 Redmond 的早晨,Nokia 所在地芬蘭的晚間。這場對話僅持續了 5 分鐘,雙方就達成了在即將於巴塞隆納舉辦的全球移動大會上會面的決定。

言辭雖短,意味深長。

儘管兩家公司存在很強的合作夥伴關係,但以 Ballmer 為代表的許多雙方人士都開始對 Windows Phone 的緩慢發展表示堪憂。事實上,微軟和 Nokia 雙方都為各自旗下手機品牌以及 app 開發投入了可觀的經費。而雙方的工程師團隊卻無法達成密切合作,在某些領域甚至各自做著重複的工作。其結果就是,Windows Phone 的市場佔有率僅僅為一位數。這種情況,讓微軟在 Google 的 Andr

oid 和蘋果的 iOS 對行動市場的高佔有率面

前,被漸漸邊緣化。

更嚴峻的是,如果在銷售業績上萎靡不振, Nokia 作為一個獨立企業的未來將備受質疑。目前其在股票和財務方面的表現已經出現頹勢。投資者關心的關鍵問題在於, Nokia 照此趨勢發展下去會不會下滑的更快。而微軟方面更擔心的,則是這樣低迷的態勢會最終將 Nokia 推向 Android 陣營。而這對於 Windows Phone 的未來是不可接受的。是時候從新審視兩大企業的關係了。

在交易達成之後,據雙方公司相關的消息,這次交易方案的達成耗時 8 個月,經歷了無數次跨越全球的高層會議。這期間的對話並非一帆風順,幾度頻臨談判破裂的邊緣。最後的成功要歸功於一系列的堅持,包容的人格魅力,還有一個意外介入的玻璃茶几。

m02

巴塞隆納的 Rey Juan Carlos 酒店

隨著巴塞隆納全球移動大會的臨近,雙方團隊都試圖對合作關係做出評價,並尋求進一步的解決方案。在巴塞隆納的 Rey Juan Carlos 飯店,Ballmer 與 Siilasmaa 進行了一小時的長談,討論了各種方案。其範圍涵蓋了從對現有合作關係的輕微調整,到

進行更深度的商業合作乃至合併。

在這次會面之後,Siilasmaa 與 Ballmer 各自引薦了雙方公司的數位高層,以求進一步探尋潛在的方案。在意識到對話的最終方向可能會走向收購談判後,Siilasmaa 與 Nokia 董事會便開始審視他們所有可能的選擇——也就是說,還包括了非微軟的收購方案。

接下來就是包括雙方公司高層的拉鋸談判。根據與雙方企業都有緊密聯繫的消息人士透露,本週一最終宣布的交易結果可以追溯到那次巴塞隆納的會面,以及其後緊接著的三次集會。

對這樁代號為金牌工程(Project Gold Medal)的收購案,微軟內部命名為 Edwin Moses(美國前奧運金牌跑步選手)。而 Nokia 則採用代號 Paavo Johannes Nurmi(九次獲得金牌的短跑選手,被稱為「飛翔的芬蘭人」)。

然而交易的達成卻比短跑中的障礙多的多。

4 月 22 日, Nokia 與微軟相會於 Nokia 的外圍法律公司 Skadden Arps Slate Meagher & Flom 位於紐約的辦公室。 Nokia 的代表為董事長 Siilasmaa 和 CEO Stephen Elop(曾任職微軟高層),以及其內部首席法律顧問 Louise Pentland,還有首席財務官 Timo Ihamuotila。

微軟方面的核心人物為 CEO Steven Ballmer,W

indows Phone 部門總監 Terry Myerson,時任 CFO Peter Klein(以及之後繼任的 CFO Amy Hood),以及長期法律顧問 Brad Smith。

在 4 月 22 日的會議中,Smith 因為要在華盛頓特區為國會移民改革案提供證詞而無法及時趕到。他本希望能夠在對話開始之初抵達,但無奈作證過程比預想的要長。Ballmer 不得不通過電話與他進行溝通,而 Nokia 方面的法律顧問 Pentland 也以簡訊與他聯繫。

當他最終抵達會場的時候,談判已近乎陷入僵局。微軟已經出手,事實上拋出了收購的意向。而 Nokia 正在準備做出回應。在雙方重新開會前,Smith 僅能與微軟團隊溝通 30 秒。

會議重啟,Siilasmaa 冷靜有禮的花了 10 分鐘來陳述雙方在估價上的差異是天差地別的。Ballmer 表示了解對方的立場。

在此之後,雙方決定會議無需繼續進行。在會議室中又討論了 10 分鐘之後,Smith 與其微軟同僚便前往機場。這或許是 Smith 經歷過最短的紐約歷程。

儘管會議結果陷入僵局,Smith 還是建議其同僚們一天後重新審視一下談判內容。在 Nokia 方面,也有人表示雙方的差距或許並沒有表面上那麼大。或許僵局的形成錯在過早的談論價格,尤其是 Nokia 的很多業務微軟可能還未完全理解,因此未能作出合適的估價。

第二天也就是 4 月 23 日,Siilasmaa 發了一封簡訊給微軟 CEO Steve Ballmer,討論雙方是否還有值得商榷的地方。而 Smith 與 Pentland 也決定會晤,釐清雙方天差地別的鴻溝究竟在哪裡。

據可靠消息,一系列的電話會議將雙方拉回了談判桌。雙方決定在 5 月 24 日會面。這一次是在微軟位於倫敦的外圍法律公司 Simpson, Thacher & Bartlett 的辦公室。

5 月 24 日,雙方碰面展開談判,在一些方面雙方開始有達成共識的苗頭,但仍有些問題僵持不下。直到晚間,大樓裡僅剩下微軟和 Nokia 的人員。雙方各自佔據樓層的一邊,仔細研究對方的主張。

就在 Ballmer 與 Smith 走回會議室的時候,Ballmer 本來走在 Smith 的左邊。但忽然之間,伴隨著一聲尖叫他就不見了。那種強有力的尖叫只能是來自聲如洪鐘的微軟領袖。那聲咆哮震動了 Nokia 團隊,他們以為是他們的某條建議惹惱了 Ballmer。然而那些微軟員工則是一頭霧水。而後他們聽到人員奔走的聲響,令人略感不安。

事實是,Ballmer 因為沒看見眼前的一個透明玻璃茶几而被絆了個大跟頭,前額眉毛之上撞破了一個大傷口。兩名微軟警衛人員跑去尋找急救包。最後,Myerson 發簡訊通知 Nokia 團隊究竟發生了什麼。Ballmer 一邊接受包紮,一邊與跑出來查看他傷勢的 Sillasmaa 和 Elop 交談。

之後雙方團隊共進晚餐,只是 Ballmer 的臉上多了一個大繃帶。就在雙方在第二天早上返回會場之際,「肇事」茶几已經從樓層大廳的中央移到了一個窗台下。到了下午,就被徹底移走了。

但談判依然舉步維艱。一個很僵持不下的爭議點是: Nokia 的地圖業務。Siilasmaa 認為這項業務對於 Nokia 繼續作為一家企業是至關重要的。而微軟也堅定的認為,必須掌握定位技術才有機會在行動市場取勝。

為了解除僵局,Smith 和 Ballmer 親自飛至芬蘭,於 6 月 14 日週五下午抵達。他們在位於 Nokia 公司以西 30 公里的小鎮 Batvik 內,一個 Nokia 擁有的宅邸中會面。這裡曾經歸屬於俄羅斯軍方,擁有桑拿房、游泳池、狩獵屋,還有一個老火車廂房子。距離知名的冬泳海灘很近。

微軟團隊與 Siilasmaa 和 Elop 歷時數小時,溝通了談判中的難點。會議並未達成一個結論,但是雙方都同意在此基礎上繼續進行。在一頓傳統的芬蘭式宴會之中,話題從合作關係轉移到了美國國家安全局還有震動世界的 PRISM。下午 4:30,Ballmer 和 Smith 踏上了返回美國的飛機。起碼 Smith 在芬蘭停留的時間比上一次在紐約略長。

隨著 7 月來臨,雙方都決定是時候審視交易是否能夠達成了。如若不然,則選擇其他的方案。Pentland 聯繫到 Smith 並提議會面。但當時雙方都過於忙碌。微軟高層正在專注

於 MGX,即每年七月第二週的年度銷售峰會。而 Nokia 也在忙於敲定收購西門子網路裝置部門的交易。

雙方最終同意在 7 月 20 日會面,又回到了紐約。同時他們決定會議僅限八名關鍵人物參與——即微軟方面的 Ballmer, Myerson, Smith 及 Hood, Nokia 方面的 Siilasmaa、Elop、Pentland 及 Ihamuotila。在籌備會面的一周前,微軟高層一邊研究 Nokia 的條件,一邊還要兼顧 MGX 的職責。參與 Nokia 收購案的四人小組通過電話會議進行溝通——Smith 與 Hood 坐鎮微軟總部,而 Ballmer 與 Myerson 遠在亞特蘭大。

當他們重聚紐約之時,地圖業務的問題還是沒有取得突破。Ballmer 對於無法提供一個解決方案感到非常挫折。他將微軟的 app 比喻為油桶,而 Nokia 的地圖數據則是原油,二者缺一不可。而微軟並非唯一需要原油的油桶。 Nokia 希望能夠為更廣泛的合作者提供地圖技術服務,這包括了與之競爭的手機企業,汽車以及其他設備製造商。而微軟則只是希望能將地圖業務應用於它的手機、平板、電腦以及網頁中。

而談判的最終結果表明,或許他們並不需要搞這種分裂。因為地圖業務作為軟體,雙方可以共享程式。 Nokia 可以保留智慧財產權。而微軟可以獲得「等同於所有權」的權利。也就是說本質上微軟不僅可以使用 Nokia 的地圖數據,還可以對程式做出其所需的修改。Ballmer 和 Myerson 通過電話與微軟線上業務總監陸奇溝通,以確認這是否可行。

他認為沒問題。

Siilasmaa 在紐約聞訊後找到 Nokia 地圖業務總監 Michael Halbherr,獲得了同樣的認可。在紐約會議的最後,Ballmer 與 Siilasmaa 友好握手,儘管在當時他們僅就幻燈片上的一些原則問題達成了初步共識。在其後的數週內,法律與商業部門致力於將幻燈片上的概念落實為條款。雙方都竭盡全力,期望在 9 月 3 號之前能夠達成決定性的共識。

為了達到這一目標,雙方團隊每天會面,以決定哪些問題需要上報給由 Hood、Smith、Pentland 以及 Ihamuotila 組成的四人小組。最終結果並非簡單的一紙協定,而是包含了一系列專利協議、商標權,出售手持設備業務以及經歷激烈爭論達成的地圖業務協議。

這一切還在進行的時候,微軟又發生了另一個大變動。在一系列複雜事件之後,Ballmer 決定從微軟 CEO 位置上退休。就在對外宣布之前,他打了電話告知 Nokia 的 Siilasmaa 和 Elop,並徵得了認可。

在協議敲定前的最後時間裡,雙方往來的交流越發頻繁。雙方都在試圖利用將材料遞交給對方審核期間的時間差,抓緊時間休息。因為第二天一早就要開始審核對方發回的回應。

9 月 1 日星期日,Ballmer 已經坐在飛往芬蘭的飛機上了。在他於週一抵達芬蘭之後,雙方已就最終簽署收購協議一切準備就緒。

SOURCE: allthingsd.com


精選熱門好工作

樂趣買Web Designer(Rakuma)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行政工讀生 (Part-time Intern)

Wanted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資深行銷專員(MK)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