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e 十年傳奇——奇怪的故事,卻改變了世界

評論
評論

微軟收購 Nokia 裝置與服務部門的事情,引起一陣嘩然,其中的收購價格,更是讓人們唏噓不已。因為就在兩年前,微軟收購 Skype 時還出了 85 億美元。在 Skype 的發展中,有什麼特別的故事?採訪幾位創辦人後,Ars Technica 網站 為我們道出 Skype 的傳奇。

2000 年,在網路風潮席捲美國的時候,歐洲一家娛樂和新聞入口網站 Everyday.com 準備上線。發起人是瑞典電信公司 Tele2 的老總 Jan Stenbeck。在招募相關技術人員時,Tele2 愛沙尼亞辦公室的行銷主管建議找愛沙尼亞人。於是 Tele2 在報紙上刊登招募廣告,給出的薪水是每天 5000 愛沙尼亞克朗(約 300 美元)。

最後成功爭取到該職位的三個人是:Jaan Tallinn、Ahti Heinla 和 Priit Kasesalu。三個人都熱衷技術,而且是同一間學校的校友。他們在很短的時間就掌握 PHP 語言,並完成 Tele2 給他們的任務。除了這三人之外,負責網站的人還包括:老員工 Niklas Zennström 和 Janus Friis,新員工 Tovio Annus。兩位老員工分別在盧森堡和阿姆斯特丹工作,新員工 Tovio Annus 和 Jaan Tallinn 等人在塔林工作。

這六個人後來成為 Skype 的創辦人。

Kaaza

Everyday.com 是一個商業上的失敗。公司的兩位員工 Niklas Zennström 和 Janus Friis 離開公司,開始思考新的出路。當時美國的 Napster 正在遭受音樂和電影產業的圍勦,兩個人卻也想做同樣的事情,不過他們希望能夠和娛樂業合作。他們去塔林找到了 Jaan Tallinn 技術三人組。Kaaza 誕生了。

Kazaa 由 Jaan Tallinn 開發。它是一個點對點文件分享軟體,無需中間的伺服器,從而解決 Napster 的問題。它很快成為網路上下載量最大的軟體。但是在商業方面,Zennström 和 Friis 並沒有和美國的電影和音樂公司達成協議。Kaazz 因鼓勵盜版和散播色情內容而遭到起訴,而他們也就成為了美國律師追擊的目標。

Zennström 不斷躲避法庭傳票。某一次,他去劇院看戲的時候,一個陌生人遞給他妻子一束花,然後拿出了一張傳票,Zennström 起身逃跑。另一次,他在倫敦遭到摩托車的追趕,不過再次逃脫。當 Zennström 去塔林與團隊會面的時候,他一直很緊張。有時候陌生人進門,他甚至會躲到桌子下面。

負責技術的三人組從未遭到起訴,但作為重要訊息的掌握者,他們也受到牽連。在加州法院的兩次要求之後,愛沙尼亞政府讓步了,三個人在美國律師在場的情況下接受了質詢。

由於害怕被捕,Zennström 和 Friis 多年都沒有去美國。最終,他們向美國音樂和電影產業支付 1 億美元的賠償費。

Skype 的誕生

在 Kazaa 被律師圍攻的時候,軟體開發者們開始思考 P2P 技術的新用途。而 Annus 和 Friis 想到藉由 Kazaa 那樣的點對點分享數據的方式,使語音傳輸變得便宜而方便。2003 年春天,軟體 alpha 版完成,由 20 個人進行測試。

Skype 由「Sky」和「Peer」組成,追隨 Napster 的例子,名字縮寫為 Skyper。由於 Skyper.com 已經被註冊,於是變成了 Skype。一開始的時候,參與測試的人對 Skype 沒什麼熱情,但是當他們意識到自己能夠用電腦與世界另一端的人免費通話後,態度就開始轉變。

這個新產品從一開始就是逃避審查用的。Skype 對話經過加密,而且無法截取。這使得 Skype 成為罪犯的完美工具。後來軟體開發者們發現,Skype 成為罪犯的工具,不得不設法打擊這樣的行為。

網路通話也吸引了其他人的參與,愛沙尼亞的電信公司也曾發表競爭產品,但是多年之後,這個產品被關閉,而 Skype 仍然活得很好。這是因為它能夠突破防火牆,不會在網上留下痕跡,而且語音通話的品質也得到極大改善,易用性也非常突出。一位 Skype 早期員工說,打從一開始,公司就是要做一個簡單的軟體,讓人們無需任何網路知識也能使用。

但是,Skype 並沒有賺錢。到了 2003 年的時候,Skype 的開發停止,因為公司無力支付開發者的薪水。當時正值網路泡沫的泡泡破滅之後,公司得到投資的希望似乎也不大。

這時候,一位美國的創投 William Draper 卻認為,投資 P2P 的時機到來。他派出了一位代表 Howard Hartenbaum,前往歐洲與 Zennström 和 Friis 談論合作。投資人表示,由於 Kazaa 的前例,團隊已經獲得了他們的信任,無論他們做什麼產品,都會得到全力支持。最終,Draper、Howard 及其它天使投資人為 Skype 提供了百萬美元的投資。

Skype 於 2003 年 8 月 29 日上線。當時 Skype 團隊有 20 人。為表示慶祝,他們在斯德哥爾摩看了 Startup.com,一部記錄科技泡沫破滅的紀錄片。第一天,Skype 的使用者就有 1 萬人。隨後的幾個月,使用者人數便達到 100 萬。

投資

突然,創投們開始對 Skype 產生興趣,但大多遭到 Zennström 拒絕。不過還是有部分創投共同對 Skype 投資了 1800 萬美元。其中一位投資人 Steve Jurvesten 祖籍正是愛沙尼亞。當談到 Skype 是在愛沙尼亞誕生的時候,他說:

我記得自己很疑惑:他們為什麼這麼棒?與典型的專案開發相比,例如微軟的專案,為什麼一個小團隊能夠在短時間做出這麼多事情?我覺得,這或許是因為蘇聯統治期間,電腦性能差,你必須知道如何好好地寫程式,有效地、吝嗇的、非常優雅地去寫,使其輕量、有效、快速。這與微軟不同,那裡寫程式的環境非常懶散,做出來的程式碼會有 memory leak(記憶體洩漏)和各種問題,總是當掉而且沒人在意——因為那是微軟!

Jurvesten 對團隊的信心最終獲得回報。公司投資的 800 萬在兩年後變成了 3 億。

新創公司

2004 年的時候,Skype 已經是一家跨國公司,但是它非常低調。它分布在愛沙尼亞、倫敦和盧森堡的辦公室甚至沒有門牌。

在盧森堡,公司的總部是一個多層建築,不易為外人所發現。往上走幾個樓層,你會發現一間公寓,在那裡,有一位會計在客廳工作,另一位在浴室。電話會議通常在黑暗的浴室進行。

Skype 將總部設在盧森堡的原因有兩個,一個原因是那裡是歐洲增值稅最低的地區,另一個原因是它提供了安靜的工作環境。Skype 的法律顧問 Robert Miller 經常會查看公司在倫敦和盧森堡的信箱,當他找到電信公司或政府部門發來的憤怒郵件之後,他不看內容,而是把郵件扔到碎紙機裡。

一位 Skype 員工說,Miller 是很少見的律師,他不妨礙公司做生意,「許多律師總是在說什麼不能做,什麼不該做。Robert 為我們找到能做的方法…… 身為一家新創公司,你反正是一個海盜,不可能遵守每條法律規定!但是當你的公司和微軟一樣大的時候,你就不能那樣做了。」

Zennström 說,他們一直很小心地遵守法律。他們將 Skype 定位為電子訊息供應商而不是電信商。

最好的時光

在 2005 年以前,Skype 的運營是非常隨意的。員工可以隨時上下班。在公司決定提供 Skype Out(撥打電話)服務,並擬定價格表的時候,他們根本沒做市場調查。相反的,價格表是兩位員工一個晚上趕出來的,使用的工具是 Excel。在運營三年之後,有人提出了一個點子,為什麼不弄個年度預算?

這樣的氣氛毫無疑問,很吸引人。一位美國人 Eileen Burbidge 放棄了 Yahoo! 的工作來到 Skype。她在倫敦辦公室免費工作了 8 個月,並且說,那是她人生中最好的時光。當然,她的薪水後來補上了。根據她的說法,第一天上班的時候,Zennström 和她談論的都是如何工作,完全沒有提到薪水問題。至於數個月沒有反應這個問題,則是她自己的過錯。

Burbidge 發現,愛沙尼亞團隊的工作效率很高,而且技術主管們一點也沒有自大的心理,他們不在乎頭銜,不會比手畫腳。他們極端執著於讓公司成功。「他們有一種責任感和原則,那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

Skype 內部的 IT 部門也很隨意。公司的伺服器在那裡,誰為它們付錢,伺服器有多少?這些問題,只一人有模糊的印象。他是系統管理員 Edgar Maloverjan,也被稱為 Ets。

當開發團隊需要什麼東西的時候,Ets 會去商店裡揮舞公司信用卡。如果某個伺服器需要重啟,Ets 會給公司的合作廠商打電話。有時候,這些人會說,「我辦不到——不知道哪個伺服器是你的。」

當 Ets 需要伺服器空間的時候,他會搜尋「資料中心」和「盧森堡」,找一家小型的服務提供商。有一次,他用卡車把伺服器從瑞典載到丹麥。

出售給 eBay

不過,隨著公司成長,它越來越需要專業精神了。公司開始出現了更多陌生的面孔。其中,Skype 的服務與電信網路的連接是英國人完成的,他與著名歌星麥可.傑克森同名,而設計方面的工作則交給了年輕的丹麥設計師 Malthe Sigurdsson。

許多公司都對 Skype 有興趣。2005 年的時候,Skype 要出售給 eBay 的事情傳開了。這個決定是創辦人做出的,特別是 Zennström 和 Friis。

他們做出這個決定是有原因的。當時,微軟、Yahoo! 正在使自己的服務更加完整,而 Google 也推出了 Talk,並有傳言說,Talk 將允許免費打電話。當時 Skype 唯一的收入來源就是收取撥打電話的費用。公司創辦人意識到,風險正在升高。在這個情況下,他們不得不重新考慮公司的前途。

與 eBay 的交易完成後,美國人派了一位管理者 Brian Sweeney,去塔林了解一下 Skype 的情況。他抵達辦公室後驚奇的發現,所有人都安靜地敲著鍵盤。

當美國打來電話詢問情況的時候,他回答說,「似乎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不過,Sweeney 逐漸愛上了愛沙尼亞。這裡的辦公室讓他想起 eBay 的早期歲月。不過,Skype 多年的成長,還是發生了變化。塔林的工程師團隊和倫敦的行銷管理團隊之間、愛沙尼亞和美國文化之間,在交流上都有不小的挑戰。Zennström 認為,這種組合或許能夠造就強大的公司和文化。但他的預期並未成真。

為了創造公司一體的感覺,Skype 的國際團隊受邀參加了愛沙尼亞的化妝舞會。2006 年的時候,Skype 還邀請了 eBay 代表們參加聚會。那是 Skype 歷史上最瘋狂的一次聚會。

但這些都無法彌補文化上的差異。Annus 離開了。2007 年,Jaan Tallinn 向全公司發了一封郵件,指出 Skype 技術和財務上的失誤。他說自己願意投資 100 萬,只要問題得到解決。

微軟

Skype 和 eBay 未曾真正融合。2011 年,微軟以 85 億美元收購了 Skype。

如今,Skype 早期的人幾乎都已離開公司。決策不再是塔林和倫敦的事情,而是來自 Redmond(微軟總部所在地)。Skype 已不再是家新創公司了。

公司早期的作風也不存在了。從 Edward Snowden 洩露的資料看,如今 Skype 樂於和執法單位合作。2011 年,eBay 曾向美國情報部門開放過 Skype。另外,Skype 還有一個配合政府訊息需求的秘密專案 Chess,只有公司少數人才知道。

對 Skype 的早期員工來說,公司即將到來的十歲生日是它的葬禮。當 Ars Technica 編輯打給 Skype 早期投資者 Steve Jurvetson 的時候,對方遲遲無法讓 Skype 軟體正常運作。於是,編輯只好打電話過去。「微軟把 Skype 搞砸了?」「我不奇怪,微軟幾乎搞砸了所有事情。」他回答說。

如今,Skype 的創辦人都是億萬富翁。但他們沒有變得自大或者虛榮。幾乎沒有人購買昂貴的跑車。從表面上看,變化比較大的是 Kasesalu。他剪了所有的頭發,體重減輕許多,而且開始考駕照。這些變化如此明顯,朋友們開始問他,「Priit,你是不是生了什麼大病了?」

Tallinn 說,他的人生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說,在投資人類生存的研究上,他或許是 Peter Thiel 之外出錢最多的人。

今天在塔林工作的員工們士氣並不高。辦公室的環境更好了,但是那種內在的熱情和合作精神已經不在 。有消息說,公司的員工調查證明,想要辭職的員工越來越多。Jaan Tallinn 說他已經不關心 Skype 了。愛沙尼亞的辦公室是否在十年內關閉?他說,有 35% 的可能性。

Zennström 則保持樂觀態度。他認為,微軟關閉 MSN 的事情證明,他們是看好 Skype 的,「我希望你在 10 年後給我寫 email,說你想寫 Skype 第二個 10 年的故事。」


精選熱門好工作

客服服務品質稽核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Backend)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行銷企劃專員(海外市場/電商)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