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o Barra 留下的臨時空缺與 Android 團隊新樣貌

因為撲朔迷離的原因,Android 產品管理副總裁 Hugo Barra 上週突然宣布加入小米。這對於小米來說當然是值得高興的事,但是對於太平洋彼岸的 Google,尤其是 Android 部門來說,卻是個不小的損失。
評論
評論

而在此之前,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 調往 Google 內部的其它專案。對於外界來說,Andy Rubin 和 Hugo Barra 就是 Android,尤其是 Hugo Barra,我們經常可以在關於 Android 的活動上看到他登台講解宣傳。Rubin,Barra 和工程副總裁 Hiroshi Lockheimer 曾被視為 Android 產品決策的三頭馬車。

目前,Android 是由 Sundar Pichai 所領導,這位才華橫溢的高層同時還負責 Chrome 和 Google App 部門。Google 稱,Hugo Barra 是 Android 領導團隊中重要的一員,Android 也被 Google 寄予厚望,定位於成為無所不在、承載著 Google 服務的管道,那麼在 Hugo Barra 和 Andy Rubin 相繼離開的情況下,Android 部門又該何去何從?


Matias Duarte

Dave Burke 是 Android 部門的工程主管,對於 Android 面臨的的問題有深刻體會,被認為是團隊「極為重要」的一部分,從事的也是 Android 核心所在的平台工程。去年的開發者大會 Google I/O 上,他介紹了讓 Android 系統的動畫達到 60 FPS 的「黃油計劃」。在工程方面,Dave Burke 是 Google 需要提拔的不二人選。

此外,Google Now 負責人 Johanna Wright,侍衛內容副總裁和 Google Play 負責人 Jamie Rosenberg,還有 Google+ 負責人、Google 資深工程副總 Vic Gundotra 也有能力和機會被調往 Android 部門。(編按:事實上 Vic Gundotra 幾乎是所有 Google 大型發表會第一個上台並貫串全場的人物。)

可以說,Google 就像一支擁有絕佳板凳深度的球隊。

挑戰依舊

話雖如此,上文列出的 Android 團隊的領導者們面臨的挑戰依然不小,雖然目前 Android 的在智慧型手機的市佔率已經達到 79.5 %,但生態系統碎片化、分裂化的問題依舊。Android 也較難吸引到付費使用者。

另外,可穿戴式裝置蓄勢待發,怎麼把 Android 推向並配合智慧型手錶等裝置是個問題,而智慧型電視的狀況也一樣。因此,這些產品需要一個像 Hugo Barra 一樣往上能引導開發工作,向下能對大眾推廣解釋的產品主管經理,而現在,這樣一個被團隊信任而又台風甚佳的人物已經投靠小米了。

Android 新一代領導者面臨著諸多挑戰,包括諸如生態系統碎片化的老問題,當下開發者也對難以吸引 Android 使用者在 Google Play 上付費感到沮喪。較新的挑戰包括將 Android 推向新種類的裝置,例如可穿戴式裝置和電視相關配件。那些產品需要一個專門的經理,一個既能引導它們的開發工作、又能向大眾解釋產品的經理。過去 Google 有這麼一位合適人選——Hugo Barra。而現在,Google 需要為 Android 品牌尋找一名既有團隊信任又富舞台魅力的新大使。

對於這幾年的手機產業來說,Android 系統的出現具有劃時代的意義。而這半年間,Andy Rubin 從事秘密專案,Hugo Barra 奔向中國的小米。Google 有最聰明的人才開發新一代 Android 系統,而突然之間,Hugo Barra 三年來將第一次不會參與其中。Sunder Pichai 致力於將 Android 王國與公司的其他服務整合,而他最大的挑戰在於,確保其他領導團隊成員能夠完成 Android 的願景。他現在所做的決策會改變 Android 乃至 Google 未來幾年的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