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o Barra 留下的臨時空缺與 Android 團隊新樣貌

因為撲朔迷離的原因,Android 產品管理副總裁 Hugo Barra 上週突然宣布加入小米。這對於小米來說當然是值得高興的事,但是對於太平洋彼岸的 Google,尤其是 Android 部門來說,卻是個不小的損失。
評論
評論

而在此之前,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 調往 Google 內部的其它專案。對於外界來說,Andy Rubin 和 Hugo Barra 就是 Android,尤其是 Hugo Barra,我們經常可以在關於 Android 的活動上看到他登台講解宣傳。Rubin,Barra 和工程副總裁 Hiroshi Lockheimer 曾被視為 Android 產品決策的三頭馬車。

目前,Android 是由 Sundar Pichai 所領導,這位才華橫溢的高層同時還負責 Chrome 和 Google App 部門。Google 稱,Hugo Barra 是 Android 領導團隊中重要的一員,Android 也被 Google 寄予厚望,定位於成為無所不在、承載著 Google 服務的管道,那麼在 Hugo Barra 和 Andy Rubin 相繼離開的情況下,Android 部門又該何去何從?


Matias Duarte

Dave Burke 是 Android 部門的工程主管,對於 Android 面臨的的問題有深刻體會,被認為是團隊「極為重要」的一部分,從事的也是 Android 核心所在的平台工程。去年的開發者大會 Google I/O 上,他介紹了讓 Android 系統的動畫達到 60 FPS 的「黃油計劃」。在工程方面,Dave Burke 是 Google 需要提拔的不二人選。

此外,Google Now 負責人 Johanna Wright,侍衛內容副總裁和 Google Play 負責人 Jamie Rosenberg,還有 Google+ 負責人、Google 資深工程副總 Vic Gundotra 也有能力和機會被調往 Android 部門。(編按:事實上 Vic Gundotra 幾乎是所有 Google 大型發表會第一個上台並貫串全場的人物。)

可以說,Google 就像一支擁有絕佳板凳深度的球隊。

挑戰依舊

話雖如此,上文列出的 Android 團隊的領導者們面臨的挑戰依然不小,雖然目前 Android 的在智慧型手機的市佔率已經達到 79.5 %,但生態系統碎片化、分裂化的問題依舊。Android 也較難吸引到付費使用者。

另外,可穿戴式裝置蓄勢待發,怎麼把 Android 推向並配合智慧型手錶等裝置是個問題,而智慧型電視的狀況也一樣。因此,這些產品需要一個像 Hugo Barra 一樣往上能引導開發工作,向下能對大眾推廣解釋的產品主管經理,而現在,這樣一個被團隊信任而又台風甚佳的人物已經投靠小米了。

Android 新一代領導者面臨著諸多挑戰,包括諸如生態系統碎片化的老問題,當下開發者也對難以吸引 Android 使用者在 Google Play 上付費感到沮喪。較新的挑戰包括將 Android 推向新種類的裝置,例如可穿戴式裝置和電視相關配件。那些產品需要一個專門的經理,一個既能引導它們的開發工作、又能向大眾解釋產品的經理。過去 Google 有這麼一位合適人選——Hugo Barra。而現在,Google 需要為 Android 品牌尋找一名既有團隊信任又富舞台魅力的新大使。

對於這幾年的手機產業來說,Android 系統的出現具有劃時代的意義。而這半年間,Andy Rubin 從事秘密專案,Hugo Barra 奔向中國的小米。Google 有最聰明的人才開發新一代 Android 系統,而突然之間,Hugo Barra 三年來將第一次不會參與其中。Sunder Pichai 致力於將 Android 王國與公司的其他服務整合,而他最大的挑戰在於,確保其他領導團隊成員能夠完成 Android 的願景。他現在所做的決策會改變 Android 乃至 Google 未來幾年的樣貌。


「微企e時貸」為你的大夢想「助燃」!利用手機1天內快速取得企業資金

國銀中小企業放款龍頭第一銀行,蟬聯11年中小企業放款第一名,堅持做企業最強後盾。現在只要利用手機,簡單資料填寫即可審核、快速撥款,申請貸款不再受營業時間和地點限制。想要踏出夢想第一步,「微企e時貸」讓你隨時都可以出發。
評論
Photo Credit:第一銀行
評論

 …從事金屬加工業的阿展,是一間中型工廠的老闆。多年營運穩定,本來和2至3家民營銀行往來,但阿展始終覺得應該分散風險,希望授信往來銀行可以增加公股銀行,透過「微企e時貸」進件申貸,順利獲得300萬的周轉金額度。…

…小芳今年初開了一間包裝禮盒設計店,她最喜歡收到客戶「開箱」包裹後的欣喜回饋,雖成立未久,但業務仍是持續成長。豈料,5月時遇到疫情,嚴重影響訂單,原本僅和民營銀行存款往來的她,疫情期間申貸也僅獲得很少的額度,適逢年底大節日將至,缺乏備料資金又急需接訂單,頓時陷入雙重困境。幸好,小芳在網路上看到「微企e時貸」廣告,用手機成功申貸300萬元紓困。…

即便是鴻海集團,也是從10萬元標會金開始

這是阿展與小芳的故事,也是第一銀行「微企e時貸」的真實客戶故事,更是台灣社會許多小老闆的縮影。根據統計,2020年台灣中小企業家數將近155萬,佔全體企業98.9%,囊括全台就業人口的8成,「若我們能照顧好小微企業,等同照顧整個社會。」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第一銀行法人金融業務處副處長林峻嘉談起「微企e時貸」的創立初衷,就是希望能協助中小企業發展,或是比中小企業更小規模的微型企業,因為所有大夢想的開端,都需要小火種助燃,「所有大企業、上市櫃公司,都是從小公司發展而來,鴻海集團的最一開始,也是郭董(郭台銘)的媽媽標會10萬、20萬,一點一點打拼成型。」

一銀已蟬聯國銀中小企業放款龍頭11年,深知中小企業信用資料向來不易評估,剛創業的微型企業更是難以拿出漂亮的申請文件,為因應數位金融、普惠金融以及中小企業放貸市佔率第一名的趨勢和優勢,一銀希望藉由融合AI的金融數位化服務,提供簡便、快速的服務。

快速、簡單、便利的一銀微企e時貸

為什麼選擇手機作為主要申請介面?因為即便是實體服務也有顧及不全的地方。曾有一間在一銀附近開業近50年的老店家,因為網路服務這才第一次接觸到一銀,「還有個好處是,不受時間、地點限制,結合線下服務,銀行端也能同步拜訪客戶,協助解決申貸問題並提供企業發展建議。」網路申貸甚至間接解決企業老闆們的面談壓力,線上核貸過程即便受到拒絕,也相對不會造成太大心理壓力。

林峻嘉也透露,「微企e時貸」每日申貸高峰時間為晚間9時至12時,「這代表我們有打到企業主的使用痛點,白天大家要忙著打拼沒空,晚上才是能鬆一口氣好好處理資金需求的時段。」現在只要透過手機,就能簡單填寫資料即可審核、快速撥款,充分展現線上申貸解決時間地點限制的優勢。

今年上半年,許多商家營運受到疫情波及,導致信用或資產紀錄不佳,想順利籌資度過難關更是難上加難。而「微企e時貸」卻能奠基一銀長期以來協助中小企業發展的經驗,更能確切評估企業的未來性、競爭力,以及未來是否能轉換為可行的商業模式,加上搭配移送政府信保基金,亦能確保資金用途明確、還款來源可靠、信用無瑕疵、具發展潛力,但擔保品不足的資金需求者,順利取得融資。

「微企e時貸」對於申貸無企業成立年限要求,貸款額度最高500萬,貸款期限最長可至5年,只要是所有銀行總融資額度在50萬元以下且取得信保成數9.5成的中小企業,都能透過手機進入平台填寫基本資料試算額度,線上送件後就有專員聯繫提供申貸所需資料。

夢想推手的下一步

目前「微企e時貸」已協助2萬名資金需求者進件,其中1.6萬戶成功撥款,累放款金額達到300億元。這成績早已超出一銀原先預期,未來若法規再鬆綁,有更簡便的方式協助企業主提供備齊相關財務資料、核准設立文件、近三年財務報表及最近一期暫結報表、負責人及保證人身分證影本等貸款相關文件,一銀即可在現有基礎上快速建立線上對保功能,加速核貸。

Photo Credit:第一銀行

只要透過「微企e時貸」平台申貸,可有前3個月1.68%以上的年利率優惠,如果對於試算額度不滿意,也可選擇由專人聯繫,客製化貸款額度和貸款利率。一銀期待,能與中小企業與微型企業主相互學習,一同找到營運平衡點、發展出長遠經營策略,並協助企業主在追尋夢想的過程中,獲取另一條順利融資的管道。

☞現在就申請微企e時貸